1. 九世战神林凡苏月

      《九世战神林凡苏月》

      超邪魅总裁老公

      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风一般的女子见顾凡迟迟没抬起头,心里顿时一颤:糟糕,刚才没收住力气,不会给打死了吧……

        “顾凡?”

        她轻轻叫了一声,见顾凡还是没反应,鼻子一酸,声音顿时带上了哭腔,“你……你……你别吓我啊……”

        顾凡依然没搭理她,因为此时他的脑袋里只有一个声音,如同山崩海啸一般来回冲撞。

        嗡~~~

        女孩心中害怕,顾伯伯家的独苗,可不能被自己给拍坏了呀……

        想到此处,她伸出一根葱白玉指,颤颤巍巍捅了捅顾凡的腰窝。

        顾凡最是怕痒,腰窝即是他的命门,这一下顿时被捅了一个激灵。

        他猛然从桌子上抬起头来,几秒钟之后才回过神来,看向眼前面色苍白如纸的俊俏少女。

        “你干什么!”声音中充满了气愤与委屈。

        “我……”

        由于刚才心生担忧,少女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恍然间,她似乎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在质问我?

        他凭什么质问我?

        他怎么敢质问我?

        他怎么好意思质问我?

        想到顾凡刚才看的那个东西,少女的俏脸顿时涨红,一双美眸似乎要喷出火来。

        “混蛋,你还好意思问我?你刚才在看什么肮脏龌龊的东西!”

        顾凡本来还有点懵,这下听到她的训斥,也回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

        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似乎正在查资料,然后出现了一个垃圾广告……再然后……

        顾凡扭头看向屏幕,那个女人依旧再跑着媚眼。

        得,人证物证俱在,这回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顾凡看着要气炸的少女,一脸羞愧,“我在查资料啊!谁知道……”

        “查资料??”

        想着刚才顾凡就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风骚的女人,少女只感觉自己脑门的青筋都砰砰砰直跳,丝毫不给顾凡解释的机会。

        “行,‘查资料’是吧,那我帮你活动活动筋骨!”

        少女懒得跟他废话,身形一闪,扯起顾凡的手臂,转身,弓腿,手臂腰背同时用力,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瞬间就将顾凡掀翻在地。

        蹲在桌子上伸着脖子看热闹的小七吓的脑袋又是一缩。

        顾凡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就看到了头顶的天花板。

        又是这种该死的熟悉感觉,三年来宛如一层厚重的阴云般笼罩在他头顶的噩梦——过肩摔!

        狂暴!干脆!

        顾凡静静地躺在地上,思绪飘向了并不遥远的过去……

        这个“暴龙兽”少女叫上官可儿,上官隐上官叔叔家的千金,他的青梅竹马,同时也是他的——未婚妻。

        是的,这个顾凡一直羞于说出口的关系。

        就在二十年前,自己的父亲和上官叔叔在一顿酒席之后,互相拍着肩膀,跟玩儿似得,定下了这么一个约定,同性结拜,异性结婚。

        于是,一个不该存在于当今社会的封建思想,指腹为婚,就在他懵懂无知的时候,定下了他的终身大事。

        顾凡性格内敛,脾气随和,上官可儿则豪放张扬,脾气宛如一头史前暴龙,俩人正应了某游戏中的台词:不动如山——迅捷如风。

        上官可儿简直就是顾凡童年的梦魇。

        三年前,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刚刚进入大学的顾凡和上官可儿由于婚约,顿时就成了学校中的风云人物。

        在一次顾凡意外惹怒上官可儿,大庭广众下被她一个行云流水的过肩摔放倒在地后,“妻管严”就成了顾凡永远摘不掉的帽子。

        然而那次只是一个开始,顾凡已经不知道自己多少次被这样放翻在地,他甚至无师自通学会了如何既保持潇洒的落地姿势的同时,又让痛感降到最低,当然也是上官可儿故意放水的原因。

        这种无言的默契堪比经久训练的柔道搭档。

        其实并不是顾凡太弱,由于从小被父亲严格要求,顾凡从来没有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堪比精英部队的训练他已经坚持了十年有余,军体拳、格斗、擒拿也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

        但是这个强弱你得说跟谁比,用某游戏中的排名来做比喻的话,如果顾凡是璀璨钻石的话,那上官可儿就是超凡大师。

        所以被放翻在地的顾凡根本没有反抗的欲望,否则只能是再次重温大地母亲的温暖怀抱。

        “装死?”

        上官可儿眉毛挑起,她出手可是知道轻重的,虽然在别人看起来把顾凡摔的很惨,但是每次她都收了力道,好让顾凡有反应的时间。

        此时看到他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立刻手腕用力,顾凡顿时惊叫连连,“疼疼疼疼……”

        经过一番“殊死搏斗”之后,当然,这是顾凡的说法,用上官可儿的话来说就是“苦苦哀求”。

        反正十分钟后,顾凡终于苦口婆心的解释完刚才的一幕,然后一脸期待的样子看向上官可儿,“你听明白了吗?”

        上官可儿瞪着漂亮的大眼睛,一脸看白痴的样子看着顾凡,“你觉得我会信吗?”

        “你怎么就不信呢!”

        顾凡脑门子都急出汗来了,他把腿盘好,正准备再仔细复述一遍刚才的情形,上官可儿连忙打断他,“停停停,你不用说了,我眼睛不瞎,无需过多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你明天的训练加倍!”

        上官可儿拍板定案。

        “欸,你怎么……”顾凡抗议。

        上官可儿举起两根手指,眼神中仿佛有刀剑出鞘,“两天……”

        “好吧。”

        顾凡明智的妥协了,他知道自己只要再有一丝不同意,就会变成三天。

        “对了,你来干啥了?”顾凡转移话题。

        上官可儿拿眼神示意了一下门口,顾凡看过去,那是一个行李箱。

        “我爸出任务,让我来你这住一段时间,顾伯伯没跟你说吗?”

        顾凡一拍脑门,想起父亲走的时候是提了一句,只是自己没放在心上。

        想到这他又是一阵懊悔,那个破电脑,是该修理了。

        “怎么,不欢迎?”上官可儿嘴角一勾,轻轻笑了起来,露出嘴角的酒窝和一颗小小的虎牙。

        只是这份可爱看在顾凡眼里,那简直是深海漩涡和恶魔獠牙。

        “没,怎么可能呢,可儿你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顾凡连忙拉起上官可儿的小手,像是握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那还差不多。”

        上官可儿抽回手,转身去推行李箱,身后的顾凡仰面倒在床上,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笑意。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呸!是同室操戈的“幸福”生活,又将开始了……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