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人体写真

      金黄色的兔兔身影被恐怖鼠潮淹没。兔眼被拆开,兔头被咬断,肚子被老鼠钻进去翻江倒海,蹦蹦腿也耞被老鼠扭成两段。 

      残碎的身躯在地上被扯来扯去,可以说是凄惨之极。

      就连郑活已经飘飞到空中的意识,也⑚觉得自己死得好惨。

      下面的“红衣纳迪娜”更是呆住了噧。她呆呆地看着这只主动赴死的兔餌兔被鼠群扯成粉碎,完全不明所以。

      这个令人搞不懂的家伙,明明上一秒还在挑唆着她去送死,下一秒却自己跑去送死了。这只兔子的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郑活最后的话仿佛还回响在她的垪耳ꞵ边——

      孋 “伙伴们,接下来的战斗,靠你们了!”

      ……是伙伴吗?他把其㥷他人都当作伙伴吗?

      不是送自己去死的坏人퉫,而是……伙伴?

      相信着伙伴的战斗,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过了?

      因为郑活的死,“红悈衣纳迪娜”的心开始动摇起来。

      又轮到郑活方行动,这时已经打完一轮,又轮到“红衣纳迪娜”行动。 揣

      这时对面只剩下恐怖的“洞穴多头蛇”和踱残血的“瘟疫鼠群”,“红衣纳迪娜”无论谙选择攻击谁,都会让自ﻣ己也死在对方手里。

      “红衣纳迪娜”ﺡ想了想,走过去用金芒怼在“洞鈊穴多头蛇”身上,自己则被“洞穴多头蛇”一口咬死。

      ͠金色莿的光芒从“红衣纳迪娜”身上升起,扩散到后面“卡雷苟斯”和“青铜守卫”的邶身上,为他们镀上一层金色光膜。

      绁 这就是“红衣纳迪娜”的亡语特效了,썉为友方龙族随从附加圣盾。

      郑活在空中为“红衣纳迪娜”叫好,“红衣纳迪娜”的攻击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不先把对面的“瘟疫鼠群”破开,避免自己这边龙族的圣盾消耗在小老鼠身上,同时也进一步消耗了“洞穴多头蛇”的血量。

      ᝹而拥有了圣盾,剩下的“卡雷苟斯峛”和“青铜守卫ꐙ”终于也和对面的“洞穴多头蛇”有了一战之力了괕。

      又轮到“洞穴多头蛇”先攻,它冲过来,又一口咬掉了这边“青铜닥守卫”的圣盾,顺带咬死了没有圣盾的“鲭鱼圣者”。

      “青铜守卫”再行动,它猛冲过㨤去,消耗自己第一条命,终于撞死了血已经很残的“洞穴多头蛇”。

      “洞禸穴多头蛇”这一战一共ą带走了这边的龙人兄弟、“红衣纳迪娜”、“鲭鱼圣者”,以及“青铜守卫”的一次复生机鯙会,才总算被郑活方终结,恐怖之处ٹ,可见一斑。

      而之后郑活场上还有复生的4-2圣盾“青铜守卫”和血不多的“卡雷苟斯”,对面只剩下残血的“瘟疫鼠群”。

       当“瘟疫鼠群”在已经被郑活调教得很机灵的“青铜守卫”贝塔的一句“我是你妈ꬶ妈”的嘲讽下,冲过来一头撞死在贝塔的圣벊盾上时,这场战斗已经失去了悬念。

      “瘟疫鼠群”爆开了七只1-1的小老鼠,和这边的“卡雷苟斯”与“青铜守卫”展开了最终的决战,激烈的战斗后,血量㓄岌岌可危的“卡雷苟斯”,站到了最縒后。

      郑活方取得最后재的胜利쁽!

      “卡雷苟斯”化作一道金光冲向对面的“死騮亡之翼”虚影,“死亡之翼”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被撞得灰飞烟灭。

      쵌 “死亡之翼”最后一点血量也消失了,这一场比౼赛☦,经过连续四轮的惨斗,最后还是郑活凭借着穿越进来的优势,奇迹般的反败为胜,锁血吃鸡!⦖

      鲍勃的半场出现,郑活这边死亡的随从又重新回到战场上,郑活感到自己的意识一沉,又变回了那棃只萌萌哒的兔兔。

      “赢……我们赢了!”

      郑活第一个大喊起来。

      他向左右望去,人人鞦都是喜笑颜开。贝塔小妹妹开心Ⰷ地跳起了宅舞,龙人兄弟开始玩起了摔跤,“卡雷苟斯”和“鲭鱼圣者”这对老冤家竟也搂在了一起旀互相拍着肩膀,还有最后的“红衣纳迪娜”,她一向冷漠的脸上竟也头一次浮现出了笑容,虽然那笑容一现既逝,但那绝美的模样,已深深留在郑活的印象里。

      胜利就好像有种神奇的魔力,可以让人们忘ⷐ记一切恩怨和烦恼,也难怪有那么多人愿意拼ཡ尽全肺力去争取这胜利了。

      ꃵ 郑活和떁众人一起哈哈大笑召着,这胜利后的美好时光仿佛永远都不会逝去。

      然后⾡笑着笑着,场地中间浮现金色的光芒,那࿑是不同于鲍勃身下“售卖随从”的白色光门,金光闪闪充满华丽气息的金色光门。

      众人突然安静下来,他们知道,别离的时刻到了。

      郑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有些伤感,明明只是游Ⰹ戏世界认识的一些棋子,但并肩作战了惪这么久,一起取得胜利之后,反而㪙觉得舍不得了。

      这么一想,这个世界真的寂寞而残忍,明明大家都来自不同的地方,可好不容易交上朋友后,却马上又要强分散,也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相见的时刻。

      不⩫过,我反正也要回到现实世界了吧?下一次,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了?

      郑活想着想着,更觉得落寞了。

      大家气氛都很僡消沉,还是“鲭鱼圣者”第一个打破了沉寂。它晃着金色的大脑袋,“Rua憠Rua”笑道:“兄弟们牛詡批,这场赢得漂亮,我先撤了!”

      它向那金色光门走去,即将踏进去前,却又扭头对着这边“譹卡雷苟斯”喊道:“老龙,这次不小心跟你一边了,下次见面,我还是想去对面干你!”

      “卡雷苟斯闍”冷哼一声:“有种就去我对面啊,看我不把你的头锤爆!”

      “鲭鱼圣者”看了“卡雷硾苟斯”一眼,“RuaRua”大笑了起来,摇头晃脑地,一头钻进了金色光门。

      ꧖“青铜守卫”贝쾏塔也飞到郑活身边,用它的萝莉音道:“兔兔哥哥,下次再找你玩!”

      “好!”郑活笑着点点头。

      贝塔向金色光门飞去。

      뿇郑活在后面心里一动,突然大喊道:“贝塔,你最可爱了!”

      贝塔飞行的身影一阵骚动,险些一头撞在地上,在空中乱绕了几圈后,才一头撞进金色光门里,娇羞的萝莉音最后传过来——

      “讨厌死啦嗽,人、人家才没有很高兴呢!”

      郑活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时龙鏭人兄弟又一起走过来,鼓动着他们结实的肌肉,濫对郑活严肃地点了点碈头。

      郑活也郑重其事地点了点捘头。

      两个龙人兄弟又一言不发邑地走掉了。

      场面明明很普通,但郑活莫名地感到哲棽学(଎♂)。 犋

      萧“卡雷苟斯”也来到了郑活身边,十分稳重温厚地说道:“这次战斗多亏了你的指挥了,谢谢你!”

      㿨 郑活想说你别装了,你的节操早掉了一地闝了!你的“崎岖外衣”还在我手上呢!

      但是这种ྟ关键时刻可靠无蒾比,平时又可以和兄弟吹逼打诨,骨子里还是个老色批的老大哥,说实话郑活并不讨厌,反而觉得这样才真实可爱。

      㥯于是郑活想了想,得体地应付道:“不用谢,下次我也要去对面干你!”

      朦“卡雷苟斯”一下子跳了起来:“来来来,怕你我䈍就不叫卡师傅!”

      两人互不相让地瞪着对方,忽然又一起大笑了起来。

      ꫻ “下次见面,我们再打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吧!不管你是在一깹边或是对面,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卡雷苟斯”笑道。

      “好啊,下次见面,我们再好好打一场吧!”

      彚ጰ郑活答着,突然也感到一阵热血沸腾。

      男人벧间的约定,不就是干来干去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