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与黑人

      江户真拼命的想要求生,脑海中充斥着疯狂的不甘,他不想要这么死!不想要这么憋屈的死!他是天皇御前第一武士!是斩杀了无数妖魔才获取⺸了如今威名!他怎么能这么憋屈的死!

      他的身体表面渗出一滴滴血珠,ᄶ这些血珠直接爆炸开来,将所有妖魔都远远的㫠掀开。

      此时围住他的三个妖魔,身上的血色,几乎只有一开始的三分之一。

      他脚下猛的使力,震碎了脚下的㋾地面,ኖ身体就要像左侧冲去,逃离这里,但是就在这时,斩杀之刀的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血影武士,这个血濁影武士的面容并不清晰,但是他的眼神却与其他血影眸子的纯粹并不一驶样。

      ⅞ 陆川,降临于此!

      㤈 ⹇他握住了ꄐ刀柄,轻声道:“双重斩杀——空气、摩擦力!”

      此地除了空气,连摩擦力也一起失去。

      江户真如同一个默剧演员,滑稽쨋的在原地不断的做出奔跑的姿势,可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移动。

      就这样,짥哪怕强大ꑬ如他,也只是坚持了四分钟,就痛苦的倒在地上,手脚无力的乱蹬着,嘴张得大大的,想汲取并不存在的氧气,可是哪怕是他用双手扯大自己的嘴,脚再怎쉢么乱踢,最终身体还是僵住,不再动弹。

      箑 陆川意识回到了本体,感受着血卫之衣之中多出了一道灵魂,便又回到血影武士身上,拔起斩杀之刀走了숌上去,来到了江户真的尸体旁边。

      看着这个武士死了后依然睁到最大,如同要跳出来的眼睛,瀾以及浑身的血迹,他举起刀就要刺下,但是下一刻江户真身上的血就闪╏烁起光芒,直接爆开。

      爆炸笼罩了一片的宫殿,天皇皇宫内,正在喂天皇葡萄的侍女,陡然一惊慌,葡萄滚落在地。

      鯐天㧹皇惊愕的看着텚外面,而他的侍从和武士也是纷纷站了出来,将天皇保护的撱严㰴严实实,而外面看守的武士走进来后,立刻大声道:“天皇陛下,江户真大人与妖魔战斗之后,所在的地方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局势尚癋不明朗,请您立刻赶往其他地方!”

      䥟天皇用扇子遮住半张脸,皱起眉头,扫了一眼滚落在地的葡萄,发出了一声叹息:“真是可惜了我今天的好心情。”낍

      说完,转뵁身就走了뼹。

      ᒙ 侍女想要跟上,但是一旁鏧其他的侍从已经听出了天皇的意思,他很不开心!坃

      ⵱一名侍从直接拔出刀,从侍女硏的背后捅入。

      侍女一声痛呼,美丽的面容满是不甘,但是其他侍从却ⴘ没릤给她说话的机会,纷纷抽刀捅入了她的身体,然后都收好刀,跟上了天皇。

      天皇听到身后的痛呼脚步没有停顿,只是有些哀伤的跟着身旁的侍从道:“給又一朵美ꂮ丽的花枯萎了啊,墁是我的过错,是我太过于信任于江户真的力量了훓,这真是让我悲伤。”

      侍从轻笑道:“陛下您太过仁慈了。”

      뎵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这쬏间宫殿之中,只有侍女赮的尸体,与地上的那一枚葡萄彼此相伴着。

      ……

      当烟鮝尘散去,血影武士的身体变得极为透明,只有繻淡淡的粉红色,除此之外,几乎化为了透明,而泷其他三个血緳影妖魔睈则完全没有事뮤情,在爆炸刚开始的那一刻,他们뭊便化作了隐身的无形状态。

      陆川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有些휝不囸知道该说什么。

      天皇还真是有底蕴啊﹙,竟然有这等的武士存在。

      话说这还算是人吗?简直是行走的炸药桶㚚吧?꓅死了都能让血液继续爆炸?

      吃一蛰长一智뫘,陆川记下了这次的教训。

      ☫他等待了几秒,身侧突然再씆次出现了一个血影武士,只是矃这个血影武士的鸼身高和衣着,都与江户真极为相似。

      陆川将殱意志转移到了江户真化成的血影武士体内,活动了一下手脚,感受着这具身体里蕴含的强大力量,他都有些为江户真抱不平。

      强大的体质,血液ရ还具有对妖魔的杀伤,还可以通过秘术爆炸,这俄样的实力,竟然就这么死了?

      感受着江户真的实力,陆众川真切的替他感受委屈。

      可惜血影武士继承的只有涄能力,并推没有相关的记忆,否则他还真想知道江户真是凭的什么拥有这份能力的。

      但这似뉁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力量,除了使用楩的经验以外澮,陆川并不知道它的来源。

      不ꌸ过这具血影中关于诸多刀㸐术的修炼记忆,还有一些秘术,都窃是很详细的,事后倒是可以书写出来,以后想来也用的上。

      ᖔ 血影蜈蚣魔神突然匨从天空中把脑Ớ袋伸下,叼走了斩杀之刀。

      牅这是陆川指示的,虽说身边还有着一些血影护卫,但斩杀之刀这种神器放在身闬边,会让他更加安心。

      斩杀之刀的效果已经消散,陆川走了几步,捡起了之前江户真被爆炸崩飞的刀。

      这把刀上铭刻彃着大量阴阳术的咒文,不过如今大部分的咒文都已经黯淡残缺了。

      ᘎ不过刀身倒是没有多少缺口,依然是一把好刀。

      “真是六扇门中好修行啊,这种刀一定可以称之为顶级法器了吧?我可ᡃ不信一般的斩魔武士,能有这种м等级的刀。阴阳师这帮只为天皇服务的家伙,一定跟法师那帮大檨爷一ꥥ样,对于一般人是眼睛长在天上的。”

      陆川看着刀身㛣上残缺的咒文,不由颇有兴致的评价着。 䑾

      说完江后悤,他一偏头,淡淡道:“你说对吗?不知名的阴阳师……”઩

      角落的阴影中,一个身材中等䤁,相貌英伟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正是如今的日本第一阴阳师,阴阳寮的寮头芦屋恭平。

      芦屋恭平撒出了一叠符咒,每一个符咒都散发出光갰芒,化成了一只只妖魔,或者说式神。

      “阁下对阴阳师有着一些误解,只要是朋友想要打造刀,我们都会全力以赴。在下芦屋恭平,蒙天皇陛下之恩,添为阴阳寮之寮头。깴不知阁下是?”

      뷹 芦屋恭平很是恭敬的行礼,似乎放出式神,只是为了防止陆川一个不爽把他砍了而已。

      ⸤ “真是豪华啊……不过芦屋?那个芦屋道满的后揅裔?芦屋家的人,也能成为日本这个岛屿之国的众阴阳师之主吗?”

      陆ꓛ川微微吃惊。

      芦屋道满平静的道:“在下的先祖正是大阴阳师芦屋道满,不졘过햻请不要误会,众阴阳师之主并不是在下,而是伟大的天皇陛下。至于我是如何当上阴阳寮寮头的,我泶很乐意与阁下喝茶时详谈。”

      ꞧ “喝茶吗……”

      陆川㯚轻笑,上一个请自己喝茶的人,估计这时候已经下葬␯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