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十大禁播

      周一一大早,秦暮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看着那些陆陆续续进班级的人有些犯迷糊。

      万万没想到,看着那小小的小丫头竟然也有这种心思,回到家后大半夜跑到他的房间中叫嚷着做噩梦了怕黑……

      也不知是真怕还是假怕,秦暮一晚上全在那哄着小丫头睡觉了,而苏心沫却是一脸笑嘻嘻的闹到很晚很晚……

      “哎,木头你回来啦。”

      “木头,什么时候出的院也不和哥几个说一声。”

      “木头,你都躺了一个月老三都以为你爬不起来了……”

      “木头……”

      秦暮听着左一句木头右一句木头的觉得气又又想笑。这么亲切的称呼多久没听到了,强打起精神应付着身边一众寝室舍友……

      “闹什么呢,上课还围着做什么。”一个威严的女声有如炸雷一般响起,几个小伙顿时吓得一个激灵应声散去。

      “秦暮,你回来了?”一个有些肥胖带着眼镜的中年妇女看着坐在那的秦暮竟然有些意外。

      “老师。”

      “嗯,回来就好,你和李明左换个位置换这边来。”

      “啊?”秦暮有些发蒙,李明左是谁?自己早忘了吧……班级里的人这么多,这鬼界三十年除了一众室友以及让自己记忆深刻的班长之外其他的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没法子美女总是有特权的,何况是这种女神一般的班长呢……

      秦暮还在发懵呢,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脑子站了起来一脸幽怨的盯着秦暮。察觉到那幽怨无比的目光秦暮干干的笑了笑……果然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事。还没明白这目光到底是因为什么,无意间看着坐他一旁的女孩似乎隐隐间明白了什么,难道是因为这?

      换好位置的秦暮还未坐下就见得一张脸盯着自己看。秦暮一个激灵,我去原来是这样,这就不奇怪了!

      陈雨瑶看着面前的秦暮微微皱眉,就在刚刚他转身的瞬间那背影竟然与那晚救她的那人有着几分相似!错愕不解与不可置信!一时之间竟然让她看的出了神,很是急切的想从他身上看出点什么,哪怕只是能够证明她所猜想的一点点……

      秦暮看着那直勾勾盯着自己的陈雨瑶竟然有些头疼,他不蠢从哪眼神之中已经知道了她在想什么,极为不自在的从桌面上随便抄起一本书挡在中间挡住了那视线。

      这一幕自然落在了班级众多男同学的眼中,他们自然不会去注意一个刚回来的男同学,他们注意的是那美女班长……可是秦暮这一举动却是让大部分男同学咬碎了牙齿!

      无耻啊!他们想女神看他们一眼都难,这禽兽竟然做出这么一个举动,丧心病狂啊!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秦同学,你这是做什么。”陈雨瑶低声道。

      “咳咳,没有没有,上课。”秦暮故意将声音压低了两分严肃的说道,刚说完话顿时忍不住就想打自己嘴巴!心虚做什么?压声线做什么,此地无银三百两?

      陈雨瑶眉头微皱,她能感觉的出来秦暮故意压低了声线,脸上却是神色不动微微开口道“好好上课。”

      秦暮心中暗暗吐槽,自己这是什么运气啊!那余胖子让自己接的任务就是关于她的吧,自己没接干脆就就被安排到她身边!到底是运气背还是有人刻意安排的……

      “这样不就好办多了?”道门中男子正坐在一张办公桌前扔着骰子,两个骰子在桌子上骨碌碌的翻转着最终都停在六点上。

      “六六大顺呀,秦暮啊接下去就该看你表演了,师傅说的只要那个转折点出现就可以随我折腾了吧。”柳浮生看着桌面上的骰子脸上露出兴奋无比的神色。

      ……

      秦暮不了解别人坐这个位子是什么感受,但是他觉得自己坐这真是太难受了!四周有着虎视眈眈的男同胞们,一边还有着动不动就打量着自己的班长……特别是某人心中还有鬼。

      而自己刚加入道门就碰到了一个这么适合自己的任务,虽然那胖子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这是他别人托他帮忙的。可自己没接任务吧一回学校却又直接被塞到她身边……

      太过于巧合了吧?难道自己刚登场就这么被那些藏在暗中的人给套路了?

      这……

      秦暮嘴角狠狠一抽搐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一旁的陈雨瑶,却是发现陈雨瑶也是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

      呃……这怎么开口。眼神相触瞬间二人不约而同转过头扭向另一边,这一幕相当的尴尬啊……偷看被抓了个正着。

      “大意了,不能心虚……”秦暮低声呢喃着抬起左手支撑着脑袋背对着身旁的陈雨瑶。是不是当人当太久潜意识里养成的习惯,明明有着灵识非要用眼睛去看!是不是傻……

      下课铃响起,教室之中顿时变得嘈杂起来。秦暮依旧托着腮津津有味地看着桌面上的书对周遭的嘈杂声充耳不闻……

      陈雨瑶侧目看着那个安静看着书的秦暮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是被另一个憨厚的声音抢了先。

      “木头,走陪我出去一趟。”一个憨厚身影出现在秦暮面前拉着他的胳膊就往外走,这是他们寝室的老三张海。

      “老三你就放过我吧,让我安安静静歇会。”秦暮一脸无奈的开口道。

      “真有事,出去说。”张海也不顾秦暮的反对,拉着他就往外走。

      秦暮叹了口气满脸无奈的跟出了教室。

      “秦暮我跟你说,别离班长太近了,你知不知道已经有人盯上你了。”张海一脸紧张的对着秦暮说着,脸上写满了担心。

      “安啦,三憨我和她能扯上什么关系,就算我有想法也得看别人有没有想法啊,就我旁边那位,这三年碰壁的人还少吗。”秦暮满不在乎的安慰着张海,示意他的担心都是多余的,要是这样也能惹上那些人,那也真够了。

      “我和你说真的,那几个我们还是别去招惹的好,你要知道……”张海说些的话却是突然停顿住一脸怪异的盯着面前的秦暮眨了眨眼突然怒吼道“好你个最小的,是不是早就在心里这么叫我了,秦暮啊秦暮,以前你怎么看都是最老实的,怎么现在也跟着那几个混蛋学坏了!你给我交代清楚咯……”

      “哈哈……”秦暮脸上一脸做坏事得逞的笑意立马开溜。这个外号在寝室之中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从没人当着张海的面叫出来,而秦暮也只是突然想起一些那藏在记忆深处的东西这才脱口叫出。

      秦暮一阵狂奔回到自己位置上还未来得及坐下,一个憨重厚实的身影紧随而至,秦暮吓得赶忙高举起双手。

      “投降,投降……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回去吧快上课了。”秦暮笑嘻嘻的看着面前的张海嘻笑道。

      “中午再收拾你。”张海被这样子的秦暮气的不行,伸出手指着秦暮半天却是不知怎么办才好无奈转身离去。

      秦暮看着转身离去的张海心中有些暖暖的,人间自有真情在啊,他自然很清楚张海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他看书虽是专致,可那一道道目光之中却有两道目光给了他一种芒刺在背的错觉。

      不知为何,自从还阳开始秦暮就觉得身上有些不一样了,不是凡人与修士的差别,感觉古怪却又让他说不上来……

      “上官离问你个事。”秦暮意识之中低声叫着上官离的名字。

      “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嗯。”秦暮十分肯定的回答道。

      “这里不方便,咋们换个地方说话。”

      上官离话音刚落,秦暮在这瞬间竟然觉得眼前一黑脑海中一片眩晕随即一头趴在桌子上。

      陈雨瑶看着刚坐下的秦暮本想开口问些什么,刚准备开口却是发现秦暮一头栽在桌面上,竟然睡着了!微微抬起的手就这么停在半空中,最后尴尬的放下……

      “应该是刚出院身体还没恢复吧!忍忍吧,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他……”陈雨瑶看着那沉沉睡去的秦暮似乎又想起了那个鬼脸面具,嘴角微微上扬竟然挂起一抹不可察的笑意,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秦暮满脸郁闷的看着面前的黄裳少女,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她,面对这个一身古装长裙的上官离显然已经有了不低的免疫力。就像有些人表面上看着温文和煦,实际上却是一个暴力狂!什么淑女女神范和她几乎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是哪?带我进来来做什么。”秦暮四处打量着一片黑暗的四周有些疑惑。

      “笨蛋,这是你的意识世界!”上官离满脸鄙夷的看着秦暮开口道。

      “哦,原来我的人生这么单调灰暗,意识世界之中竟然这么的黑暗没有一丝光明……哎,不过……话说你的权限是不是太高了?”秦暮用着一种很是奇怪的语气说道。

      “别耍宝了,带你去个地方。”上官离对着秦暮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不知何时一把黑色折扇出现在她手中,这自然就是那把九离乾坤扇了,只见上官离打开扇子放在秦暮面前。

      秦暮看着黑色扇面上那有如鬼画符一般的几行金色字迹满脸疑问“这图案不都看了几百年了,你也没见我看懂过啊,赶紧的我可猜不到你要做什么。”

      “看好了。”上官离伸出手对着扇面之上轻轻一抹,扇面上的金色字迹慢慢消散扇面上竟然浮现出一片云端宫殿!

      秦暮看着那一片云端宫殿脸上全是震惊!扇面上的画竟然是活的,那云那鸟竟然都在动!这到底是什么?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上官离笑嘻嘻的对着秦暮虚空一抓。

      秦暮只觉得周身一阵波动,再看清时已经出现在了画中!应当说是进入了画中。

      云雾缭绕仙音袅袅,此时的秦暮竟然身处一座白玉宫殿之中!

      这……是仙境吗?

      入眼所见一切这的一切皆以白玉为基调,玉质细腻通透荧光隐隐,雕梁画栋惟妙惟俏!纵然是真正的玉宇天宫亦不过如是。

      而这宫殿四周无数座仙山玉林悬浮在云雾之上,仙光粼粼。

      这真是在扇中?

      秦暮这一瞬觉得他就是一个真正的土包子!哪怕他去过鬼界,走过黄泉路,进过阎罗殿!奈何桥上蹦过迪,忘川河中钓过鱼!六道轮回随他闯哪怕是那酆都大殿主位他也坐过,可是……和这比起来简直就是渣渣。

      “这到底是哪?真是画中?”秦暮看着一脸得意的上官离不解的问道。

      若这真是在画中,那么这真实的触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早就和你说了吧,这……才叫做自带空间,就你那块黑石头里的那点空间算个屁,和本姑娘的这一方世界比起来都是渣渣!”上官离扬起下巴,活脱脱一只骄傲的小孔雀。

      “得了吧你,赶紧给我解释解释,按照你昨天说的我修为不应该差很多?”秦暮满脸疑惑的看着上官离。

      “的确,你的修为还差很多,所以我不可能带你的真身进来,粗略估计想要真身进入这片世界你少说也要元婴之上才行。”上官离低头沉思说道。

      “而这片世界叫做琼霄天宫……怎么解释好呢,你可以理解成是画中世界,也可以理解成这扇子不过是一道门,这世界是另一片世界。”上官离用着一种很是不确定的语气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