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吻完手伸进上衣在想什么

      “……没人监视里吧?”

      “是的。”

      教会大门打开, 迎接已“失”从者的言峰绮礼进入。过了一会儿,草丛中探出两个脑袋。

      “没人监视啊……”

      “没人监视啊……”

      源夕雾和中原中也对视了一眼,没忍住, 同时笑了。

      “看样子, 说是中立的圣堂教会, 也不得完全中立。”中原中也说道, “嘛, 应该也不影响太宰那家伙的计划就是了。”

      “明面上, 还是要公平的。”源夕雾也说道, 其实知道一次圣杯战争的监督者assassin的御主同样姓言峰之后, 就觉得里面可能有事情。那些魔术名门,提前数年开始准备圣杯战争, 有安排也不足为奇。

      源夕雾窸窸窣窣地组装起微型仪器, 无人侦察装置升空。们不打算用咒鸟或者使魔来监视边,那样会很容易被发现,之相对的, 现代科技也许会起到不错的作用。

      大人, 时代变了。

      * * *

      白天通常是圣杯战争的休战时间,是圣杯战争开始后的第一个白昼。冬木街头依然人来人往, 到了商业街边, 人就更多了。

      橘发青年并未掩饰自己, 一身复古打扮出现于商业街, 引得众人侧目。中原中也借着扶帽檐的动作,调整了一下微型耳机,们才不借助魔术沟通,而是用远程无线,其几组有本事就黑进们的系统啊。

      “抱歉, 中也前辈,魔术工房要赶快搭建起来,没办法陪您一起出了。”

      源夕雾歉意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中原中也不以为意。

      “没么,头动效率反而更……说起来,你更倾哪个风格的衣服?”

      另一边的源夕雾沉默一会儿,发出了一个疑『惑』的单音。

      “……哈?”

      中也前辈不是出门侦查情况吗?怎么扯到给买衣服上了???

      “等、等一下!前辈,为么话题会变得么奇怪啊!我不需要太多衣服的,现在已足够了,洋装之类的……”

      之后又不会穿!只是现在特殊时期穿着而已!都怪太宰先生,说么,可爱的女孩子会更容易让人放下戒备哦,源夕雾稀里糊涂的就穿上了裙子。

      “那怎么?”中原中也的声音一下提了,“那只不过是昨晚随便买的,你还真打算穿过七天?”

      源夕雾想了一下那几件洋装的价格,对“随便买的”个形容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真、真的不用了前辈……”

      “冬木还算繁华,我看边品牌店也有几家。当然,肯比不上东京或者米兰就是了。”中原中也的视线扫过四周的店铺,在看到某一家的时候,眼睛微微一亮。

      “个牌子冬木也有,运气不错。”

      “那、那个……”源夕雾终于放弃了,“那前辈就买几件就可以,千万不要买太多……”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对面的中原中也对店员说道。

      “你们当季的新款都包一件,尺寸是……么?要试一下?不用,穿么都好看。”

      源夕雾:“……”

      不了!必须竭力阻止前辈的败家为!那么多裙子是真的穿不了啊!

      “……想么呢,裙子还没开始买,家是男装。”

      中原中也的话让源夕雾一时愣住了。

      “……欸?”

      中原中也突然提起了另一个话题。

      “太宰睡了吗?”

      “是的,太宰先生打算借助白天的时间补觉。”

      也就是说,现在个频道里只有和源夕雾两人了。

      “别太苛待自己啊。”中原中也低声说道,“从前开始就是样。我虽然没有么准确看人的慧眼,也不像那家伙一样是个头脑派,却也能看出来——你出身很好吧,夕雾?”

      “……”

      “恐怕是个不亚于么咒术界魔术界御家的那种名门,态和气度是骗不了人的。其实一开始接手你的时候,我还一度担心,万一是个娇气的家伙就不得了了。”

      是,不是。

      一身公卿的气度,却连最廉价的饭团都可以啃。中原中也还记得第一次源夕雾吃打折泡面的时候那份震动,很乖,而且吃得很香,简直像是擂钵街出身的孩子。

      源夕雾真的是个奇怪而矛盾的孩子,大概就是因为意识到一点,才会在当初的内鬼事件中,选择相信抱着的腿大哭的源夕雾吧。家伙,担心全写在脸上,不是怕任务失败,不是怕失信任,而是怕中原中也会因此而受伤。

      “所以,选择相信你。”中原中也笑了笑,“就算最后被背叛了,也就当做败给了那份不得了的演技吧。”

      “……”

      源夕雾沉默,突然想起太宰先生曾对说过的话。太宰先生说,要逃过重力使的追杀是很轻易的,源夕雾是幻术师,只要改头换面,中原中也压根就找不到。

      是……

      源夕雾从来不是担心,会被追杀件事。

      【我所担心的,是前辈会因我的叛逃,感到痛苦。】

      【……】

      太宰治没有再说话,所有的鼓动在句话面前,都彻底无济于事了。

      森先生果真是妙的棋手,把源夕雾死死捏在掌心。

      然而种沉重的氛围只持续了一瞬,源夕雾亲耳听到另一头的中原中也再次开口,是对着店员。

      “些也包起来。”

      不、不要再买了!前辈!

      “才多少,还没尽兴呢。”中原中也毫不在意的一挥手,店员立刻笑容满面的给衣服打包。突然,中原中也意识到么,嘴角勾了起来。

      “怎么,还是需要我用更符合圣杯战争的说法让你接受?”

      “……master?”

      压低的声线透过无线装置传过,源夕雾的脸“轰”的红了。

      “前、前辈!”

      “怎么了?不是符合圣杯战争的说法吗?”

      “……前辈是故意的!”

      “当然。”

      “……”

      好、好过啊!

      因为,源夕雾被魔纹爆炸炸得灰头土脸,咳了几声,对面立刻传来紧张的询问。

      “怎么了?爆炸了?我不闹了,你专心工作。”

      源夕雾一袖子扇飞灰尘,深深吸了一口气,决对前辈进小小的报复。

      “好的……”

      “master~”

      才是真正的主从系嘛!

      中原中也:“……”

      都忘记了,源夕雾也不是么省油的灯。

      衣服买得差不多,时间已临近黄昏。在期间,中原中也察觉到了英灵的气息。对方正大光明的显示着自己存在感,意在邀战,并冬木港口的位置移动。

      “我会及时赶到,前辈汇合的。”

      源夕雾已忙完了工房,直接对接地脉的情况下,之后就不需要过多担心魔力消耗问题了。

      “唔……晚上了?”

      太宰治也醒了,听源夕雾汇报完今情况,打了个呵欠。

      “追过吧,想必今天晚上,可以看到好几骑从者了。”

      * * *

      夜晚,冬木港口。

      看不的剑一长一短的枪交击,点点火星迸溅。剑士枪兵各自退开,稍一停驻,接着再次上前,一直之间,港口充满了兵刃交击的声响。

      “那个白发红瞳的女人……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吗……”太宰治低声说道,“算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第一个御主吧。”

      “太宰先生,她手上没有令咒,是……遮掩住了吗?”

      现场隐藏起身形的源夕雾看得很明。

      “也许吧,可能是遮掩,也可能……根本没有。”太宰治懒洋洋的答道,“毕竟,场战争中的聪明人不止我们一个。有人也采取了类似的策略,也未可知。”

      “夕雾,周边有可疑情况吗?”

      “是的,太宰先生。”源夕雾肯道,“周边至少还有人隐藏着,assassin因为之前被我察觉过,现在也能确认就在附近观察。”

      “而且其中两个人的为……”

      源夕雾的声音略微压低,此刻说话的不是英灵,而是mafia。

      “很像雇佣兵。”

      “哦?会威胁我们的通讯吗?”

      “有可能。”

      “那么小心些。”

      “是。”

      场中,剑士枪兵的交战已接近尾声。少女剑士的左手流血不止,她的御主尽管进了积极救治,却于事无补。

      是宝具的威力,一把破魔,一把造成无法治愈的伤口。

      到时机了,是时候让中也前辈登场。

      雷霆战车从天而降,『逼』退lancer;另一边,头戴礼帽打扮复古的青年拢袖,抬腿击退了左手负伤的少女剑士。

      场中此时已有了四个英灵!

      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有些惊奇的扬起眉『毛』,看着拢袖站立的青年,对方一身本明治时期的打扮,似乎是本土英灵。而且看上十理智,难道是archer?

      弓兵近战……也算是能接受吧。

      “余是archer?”

      中原中也嗤笑一声,即使以人类之身面对英灵,也无畏无惧。

      “不,我是caster。”

      个答案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挂在战车上的韦伯『露』出了呆滞的表情。

      caster……不是应该搭建工房,然后龟缩不出吗?虽然有受伤的因素,个一脚踹退saber的家伙,是caster???

      “哈?那是么眼?”中原中也『露』出不满的情,“谁会搞魔术工房那种婆婆妈妈的东,没听过近战法师吗?”

      所有人:“……”

      很可以,们甚至想不出么个奇葩caster该配个么御主。

      “……不过是些不敬的杂种罢了。”大概是被rider的错认激怒,路灯之上,黄金的王者缓缓现身。血红的眼瞳看了一眼中原中也,中原中也『露』出了锋利的笑。

      还没等动手,暗处的人就发出号令。

      “——杀了!berserker!”

      除了已出局的aaasaain,六骑英灵于个小小的港口齐集。房间里,太宰治吹了声口哨,可真是丰收之夜,英灵连带大部御主,此刻都展『露』眼前。

      啊,还有英灵的能力,archer那个取之不竭的武器库,让太宰治有了一些联想。

      “太宰先生,成功标记了berserker的御主!”

      “做得好。”

      “太宰先生……”源夕雾停顿一下,“我还想尝试,多标记一个。”

      在身旁,正斜『插』着一柄从金『色』英灵身后的涟漪中飞出的长剑。源夕雾微一用力,将那柄剑从地上拔起,拿在手中。

      太宰治已猜到要做么了。

      还真是……胆大包天。

      混战接近尾声,berserker发出嘶吼,手边已没有可以转化为自己宝具的体。黑气缠绕的骑士瞥一抹金『色』,于是立刻那个方奔而。

      一直没怎么认真的橘发青年顿时情恐怖。

      “你家伙——!!!”

      重力嗡鸣,黑『色』骑士返身抵挡,一半的小腿都被压进地里。

      此时云破月出,万顷柔晖之下,港口的地面被映得像月光下的湖水。手捧金剑的少女缓步而来,如传说中的湖中仙女为失石中剑的王奉上黄金圣剑。

      少女托起金剑,她本身的容姿、捧剑的动作,仿佛都象征着一种王者的浪漫。

      “原……”

      “奉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