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大佬云集

      1.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太阳照旧升起,透过窗户照耀到房间中,神乐微眯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好累啊……”

        这段时间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着战斗,突然闲下来了,后遗症当然也就爆发了。

        天照大御神和神奈川是一伙的,既然被太阳照到了,那也就说明她的一举一动都在神奈川的监视下。

        虽然有屏蔽的手段,但好麻烦,反正也不需要隐瞒,无所谓了。

        雪樱在外面叫她吃饭时,神乐才从被窝里爬出来,其实早就醒了,只是在发呆而已。

        今天的目的是解析清子的身体,说到底这种研究一样的事情她并不擅长,不过也只能勉强一下了。

        “嘛,总之过程可不舒服,现在还有放弃的机会。”

        神乐打起精神,浑身的气势和早上那慵懒模样差距甚大。

        “要是放弃的话估计也只是换成尸体吧。”

        清子笑着说出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就算她选择放弃,但神乐依旧会研究她的身体,只不过从活的换成死的了而已。

        至于反抗?开玩笑吧,这可是直接推平了半个世界的家伙!

        “有觉悟就好。”

        神乐的房间中,地面上刻着大量的术式,浑厚的灵力充斥着这个空间,而神乐则以自身作为了灵力源。

        清子毫无心理负担的躺在了术式的中央,身上早已光溜溜的,露出白玉般的身躯。

        不过要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一些术式的痕迹,但却如此贴近人类,要是没有凭依创造一个生命,这种技术堪称奇迹。

        “呐,要是我死了,你会记得我吗?”

        加藤清子金色的眼眸凝实着面无表情的神乐,这一刻难得的非常认真。

        “这就是你的遗言?也不一定会死。”神乐手指上包裹着一层薄薄的灵力快速流动,凭空构成了一把灵力刀,解剖什么的总不可能拿着一米半的太刀来吧?

        “要是没死的话,咱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你也不欠我和凤栖任何东西了。”

        清子笑了笑,甚至还打了个哈欠,这一觉可能睡得会有点长,不过终于能休息了呢。

        神乐当然察觉到了清子异样的情绪,不过这和她有什么关系,换成和她无关的人她倒是不介意了解一下,但这种时候可不能心软。

        地面上的术式被激活,清子脑袋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解析一个物品的性质或者其拥有的痕迹也不算太难。

        手掌贴在清子额头,灵力强制渗透进去,一路上压制着试图反抗的妖力沿着经脉运转一周。

        这也是让清子昏迷的原因之一,让妖力进入活性最低状态,否则单单这么做就会因为灵力和妖力的冲突,搞不好就直接炸了。

        过程很费劲,清子毕竟是顶级大妖,不过在充足灵力的消耗下,神乐的灵力总算在清子体内转了一圈。

        经脉几乎和人类一般无二,但性质略有不同,应该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吸收血祭能量而做出的修改。

        手术刀在清子手臂上切开一道口子,鲜血流出,伤口很快就愈合。

        手指沾了一点鲜血,神乐放在舌头上,因为她的身体是纯粹灵体,所以对各种能量十分敏感。

        妖怪的味道,使用的也是妖力,但经脉却偏向人类,并且人类状态下除了恢复力外和普通人类没什么差距。

        神乐皱眉,疑惑太多,有人类的特征也有妖怪的特征,但却不是取各自的优点,而更像是大杂烩一般。

        不过这些其实不重要,她对于制造清子的技术不怎么在意,说是制造顶级大妖的技术,但要真能随随便便造出来,九御门早就平推平安京了,肯定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

        她的目的是找到凤栖留下的痕迹,想要插手九御门的血祭仪式肯定不容易,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在清子身上做手脚。

        不过能在一诚真守眼皮底下做手脚而不被发现,那隐藏的痕迹一定很难被发现,不过要是直接彻彻底底研究清子的身体的话应该不难,一诚真守可不会闲的没事肢解清子,要是坏掉了就麻烦了。

        随着解析的深入,神乐倒是没找到凤栖的痕迹,反而发现清子身上竟然还有一丝神性,祸神的神性,而且不是在平安京的那次血祭中沾染上,而是早就有的。

        人类、妖怪、祸神?见鬼,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根据这些反推一下倒是不难猜出,以人类这种兼容性极强的身体为底子,用妖怪为祭品血祭出一个祸神,和那场大血祭差不多,这样作为核心的清子才能更稳定。

        所以清子有人类的经脉,妖怪的力量,至于祸神的性质倒是很不起眼,要不是神乐和神奈川待的久了,再加上身边拥有神性的人也不算少。

        鲜血流淌一地清子的模样有点惨不忍睹,除了脑袋没什么变化外,身体已经非常惨烈了。

        妖力活性大大降低,妖怪的恢复力也很难起到太大效果,现在停手倒还好,但神乐差不多已经知道关键地方,可是真要那么玩的话,清子九死无生。

        盯着清子高耸的山峰,神乐当然没有在意什么别的,而是好像能看到那颗正在缓慢跳动的心脏。

        人类的底子,哪怕是拥有了妖怪的恢复力,清子要是心脏出问题也会直接死亡,而关键点估计也就是心脏了。

        “就算继续下去也很难有关键性的帮助,是吧,凤栖。”

        神乐将扎成马尾的头发散开,还好不是肉身,也不会出汗,就是精神状态不怎么好。

        就算经常经历战斗,可这么仔仔细细的解剖一个人的身体还是第一次,总是有点难受。

        治疗的手段貌似没有,神乐只能用灵力丝线缝合伤口,这样听说不会留疤,虽然妖怪的体质也不会留疤就对了。

        清理掉了地上的血迹,解除昏睡的术式,打开窗户让微风流通起来。

        帮助不大,这就是神乐对这次研究的断定,并且确定有一块鬼彻碎片在清子的心脏里,当初收集了鬼彻的碎片,怎么都少一块,想来就在这里。

        说到底,凤栖的问题还是出在鬼彻上,使用鬼彻的代价大概就是灵魂的堕落,在黄泉中永无来世,只不过无法确定鬼彻被打碎会发生什么变故。

        也许更好,也许更坏,谁也没有打碎过鬼彻,可想而知想要破坏鬼彻的难度。

        “凤栖,你个笨蛋,留下这么个烂摊子给我。”

        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