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腾讯视频app下载文件

      这天肖龙又来到另一座县ᄢ城,反正觉的无所事事,于是就沿着街东张西望地慢慢向前而行。走了不多远便见前面正围着一群人,在看那墙上贴的告示,于是也满怀兴趣地凑前观看。

      只见告示上写着:“近日城中出现采花飞贼,横行祸害百姓,已有数名良家妇女遭其所害먹。其贼倒行逆施祸害乡邻,人神共愤,论罪当诛!可惜现苦于无破案头绪,若有知情者能协助缉拿淫贼者︠,赏银五十两。若有能亲自捉뇍拿淫贼䃴者,赏银一百两。城衙门公示。”

      肖龙看后心中暗暗一笑,心想僑道:‘好!我要是抓鼝了这贼交于官府,即还可赚了那一百两银子,那就足够以后一段时间的的生活费用。再说上次为想抓淫贼,竟然把那苏梅雨姑娘当其淫贼来抓,想起实为好笑,这次可千万不能再闹쟀出这样的笑话。’

      于是边走边想,觉得这里是城府重地,想必官府里的那些衙役,可也不会都是那酒囊伩饭袋。试想想,这淫贼既然能避过官府衙役的缉捕,其人必定是诡计多端,或者武功高强,看来要想抓他也谈何容易?

      看看天色已晚,为了图省钱,就只好找了一家较便宜的客栈投宿,并要了一间极普通的房间。店小二把肖龙带到房间后就离去,肖龙看这房间其位置极偏,又在这客栈的最里面。而且在这里住人也极少,不过到是清静安宁。

      肖龙独处一室,当此夜深人静之际,不禁又◇想起了自己和苏梅雨相遇相识的过程。想想当时的情景,又不觉地好笑起来。而且是越想越睡不覘着,越睡不着越想。此时已是三更时分,夜深人静。就在肖龙沉思之时,一阵似若有若无的轻微女子呼叫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回荡。

      晘 肖龙这时起身凝神侧耳细听,感觉是从隔壁房间传出来的声音。时而清晰时而摸糊,הּ而且确是女子的呼叫声。肖龙的直觉感到有异样发生,想起今日看到섌的告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貱他ᡫ悄悄地出了房门,神不知鬼不觉的走뭦到隔壁房间的门前。在未弄清情况前,为防再闹出笑话,只好先监听一눍下房内的动静。

      为了能准确知晓房内的动静,于是便将耳贴在门上来监听。

      这时就听得房内传出娇滴滴的女子哭说声:“求求你啦,公子。请你高抬贵手饶了小女子吧。若公子要银两的话,小女子可以回家拿给你。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呀!”

      接着听得一粗犷男子的声音说道:“本公子不希罕银两,本公子只要像你这辜样娇俏的美女。哼哼,你不要再反抗了桿,若你不和本公子合作的话,就让你的脸留下几道刀痕!”接着又听到‘啪’的一声,疑是那公子打了那女子一记耳光。

      继而又传来一阵衣服的撕裂声,和那女子的哭叫声。肖龙听此已心里有数,也已知房内正是那淫贼想逞强施威。当下不再犹豫,运足劲力,一脚踢开那房间的门飞身入内。只见那淫贼一身黑衣打扮,脸庞还罩着一块黑布,全然是夜行人的常用装束。

      肖龙喝道₼:“大胆淫贼!竟敢强抢民女!今天是你卞的未日,接我一招!”说着单掌直取淫贼。

      那淫贼见肖龙来势汹汹,忙从床上一跃而起,抬手就接上肖龙击来的一掌。一声响后,双方都ᩄ被对手的貭掌力震开。那淫贼被肖龙这一掌震的倒在床뇷,但他又迅速地跳将起来。

      肖レ龙侧后退二步,才稳住身形。不过心下暗暗称奇:‘此人掌力充沛,内功修为不俗,显然不是普通的淫贼。看来极有可能就是官府要悬赏缉拿的那名淫贼。不管怎样,先拿下了此贼再说。’

      那淫贼跳将起来后,心中也同样纳闷奇怪,并朗声地说道:“小子!你是何人?我与쯐你素未谋面,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干嘛阻碍老子寻欢作乐。如果你也想分一羹,本公子可以与你同乐。但你若想要为这女子强出头,那可不要怪我不客气。我劝你还是快快离去,免得死于非命!”

      肖龙冷冷一笑,说道:“你这个大胆淫贼还想嘴硬,看谁要死于非命?现在还言之过早。”说着双手一起,便扑向那淫贼。那淫贼先前接过肖龙一掌,知他不是泛泛之辈。当下也不敢大意轻敌,急忙凝神提气,双掌齐出。掌风浑然茉成盾,向꟦肖龙连绵不断的攻了过去。 믲

      二人都拼着全力斗在一起,论拳脚功夫肖龙可没有过人之处。渐渐抵挡不住那淫贼的凶猛而又沉稳的攻势,由初始的招招抢攻,逐渐轮为守势。虽然偶尔能施鬔以突击,希望一搏得手。但拳脚比拼,原非是肖龙强项。加上他根本没想到会有此一战,仓促之下竟赤手空拳而来。虽拳脚能时不时地攻去,不是被那淫贼闪避开鄩来,就是被他的掌力化去。久攻不下,不得要领,一时之间也束手无策。

      那淫贼遇到肖龙的死缠烂打,心中不免也烦躁起螳来。他一咬牙忽地掌势一转,拿出拼命招式,凌厉掌风连连打出。只攻不守,向젱着肖龙周身如****般겎地打去。

      尽管肖龙也是不要命地顽固稳守,但毕竟拳脚比拼却略逊一筹。这淫贼朱又像发了狂一样地,又快又狠的打来。肖龙就有点抵挡不住了,连着几个렱失手,臂膀和小腹就已中了两掌。幸而不是身体要害处,受点小伤也无关紧要。可这时心中是暗暗叫苦,情急之下也想不出办法来,只有在苦苦硬撑。

      那淫贼可容不得肖龙在死撑下去,便毫不留情地使出狠毒杀招。逼的肖龙是且战且退,不知不觉地就已退到门边。那렡淫贼还以为肖뚇龙有逃跑之意。当下欺身跃到门边,挡住了肖龙的退路。并得意忘形地说道:“你这个该死的东西,你是休想逃掉。你坏了老子的好事,你只有死路一条。”说着,又连续几掌打向肖龙的面门。

      肖龙被逼的只好又向房里退去,慢慢地已退到那床边处。蓦地,床上那衣衫不整的子女一起身,拿起放在床边的剑就递给了肖龙。肖䐱龙快速接过并拔剑出鞘,但觉一道剑光扑面而至。剑身凝光流转,令人为之一振。顿妀时信心大增士气大长,便顺手挥剑砍向那淫贼击出的手腕。騊

      那淫贼起先逼得肖龙正是狼狈不堪,正在沾沾自喜时。岂料肭那床上的女子,竟然拿剑递于肖龙。这淫贼可是大吃一惊,无奈之下,硬生生的急忙回手收式。

      肖龙有剑在手,可就㘫如鱼得水。只见他运剑如飞,气势大盛。씛浑身散发出的剑光,宛如一抹斜阳,铺天盖地的围绕着淫贼。那淫贼无ꨒ奈之下身子一矮,向侧滚坼地一闪,仅仅避过剑锋。

      那淫贼没有武器,且已失去先机。为之心惊胆战,当下再不敢恋战,只好放㸁弃床上如花似玉的少女,想夺錆门而逃。

      肖龙见那淫贼向门处逃去,对那女子说道:“你赶快关好门窗,我去捉拿那淫贼。”说完人已冲出门去。

      那淫贼冲出客栈后,头也不回的向南逃去。肖龙可是心头怒火中ﲅ烧,便是奋起直追。肖龙的轻功身法可要比那淫贼高明得许多,他身子几起几落,便已追上那淫贼。

      肖龙疾言厉色的大声说道:“你这淫贼,看你还能往那里跑。”便一招‘旋风飞转’,剑光已团团地把那淫贼包围住。只见剑光闪动,那淫贼的双手和双脚都၇分僣别被剑光划澔破了几道伤口。

      苴 吓得那淫贼顿时瘫倒在地,再也不敢动弹反抗了。

      肖龙押着那淫贼,又Ᏹ回客栈里来。为怕这淫贼逃脱,肖龙把他全身要穴封住,让他连说话也不能,只能乖乖的任由摆佈。

      那险被强暴杊的姑娘见淫贼被擒,忙向肖龙拜倒,激动的哭说道:“谢大侠相救,大侠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永世不忘。”

      肖龙扶起那姑娘,安慰地说道:“姑娘请起,救人于危难是江湖人士的本色,姑娘不必在意。”然后肖龙又问道:“敢问姑娘芳名,家住何处?待天明之时我送姑娘回去。”

      那姑娘拭去眼角的泪水,莺声地说道:“谢谢大侠,小女子姓董,名露琴,家住永州。”

      肖龙不解地继续问道:“姑娘家在永州城,何以被那淫贼虏到这时来?”

      董露琴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说来惭愧,我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但我俩却情同手足,感情甚好。几月前我这姐姐离家出走,要去寻找曾救治过她的结识姐姐。可自她出走后,就一直毫无音信。她的妈妈整日里为她担惊受怕,整日里为她愁的是茶不思、饭不饮。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所以前不久才离家外出来寻找我这姐姐。”

      董露琴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肖龙仍在凝神静听的望向她。只见眼前这女子正是Ꭲ二八年华,容姿端丽,清秀不可方物,兼带有一点不吃人间烟火的气质。但稚气未消,脸上自然的流露着一种大家闺秀应有的神韵气度。再看她那一双刚哭过的眼睛,显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董露琴又继续说道:“今天下午我闲着无事,于是在街上行走,不料被这淫贼盯上。晚间时被淫贼突然冲出,二话不说的一把将我抱起。当时,我十分惊慌,不住地拼命反抗。但那淫贼力度奇大,岂能挣脱?”

       肖龙听得紧张,忙追问道:“后来怎样?”

      董露琴的情绪也有些激动,声音微微颤抖,然后又说道:“我只好大吵大嚷,那淫贼怕被人听到,竟一掌把我打昏。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身在这里了。若不是大侠及时出手相助,恐怕,恐怕。”说着,她的声音愈发颤抖,盈眶的热泪就要涔涔而下。

      ꪽ肖龙好言安慰道:“董姑娘,现在事已如此,今晚你就先在此好好休息一下。一切都交给我处理好了。

      董露琴闻言大为感动,微微躬身道:“小女子在此谢过大侠,不知大侠怎样称呼?”

      肖龙微笑着说道:“在下肖龙。”

      这时听到那淫贼一阵呻吟声,只见他人在扭动着身子。肖龙便对董露琴说道:“董Ꞛ姑娘,先失陪了。我要仔细审问一下这淫贼。”说完把剑留给了她,于是提着那淫贼回自已住的房内去了。

      回到房间,肖龙解开那淫贼憭的穴道,又掀开蘵那蒙面的黑布。只见这淫贼竟然是个二十四五岁的浓眉大眼之ɸ人,但眼神里不经意流露出的是色迷迷的淫邪之光。那狮子鼻朝天孔,嘴阔唇厚,更显冷酷。这淫贼的穴道一被解,当即对肖龙破口大骂道:“你个臭小子,快放了老子,你他妈知道老子是谁吗?죻再不放我,以后就有你好看。”

      肖龙本就䟍是个性子刚烈之人,此能听他相威胁,怒气地喝道:“我管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一个无耻卑劣的淫贼。”说着拿起刀指着他的胸前。

      这淫贼见肖龙好像不吃这一套,心中略惊,但气势不减。仍说道:“老子是那张家堡堡主张伟清的儿子张松生,你胆敢对老子不敬,就是和整个张家堡的人为敌。”

      肖龙愕了一愕,口中吟语低喃了一会儿。张松生还䖫以为自己的来头太大,唬住了肖龙。可他那知道,肖龙曾听苏梅雨讲述过那张家堡的罪恶行径。当肖龙知道面前此人,就是张家堡那罪魁祸首的儿子时,不퉝由地怒火中烧,气上心头。语气渐渐地严厉起来,挺刀对他说道:“真是有其父呣必有其子,你父溱张伟清作恶多端,你也恶盈满贯。近日城中一连串的淫盗案,可是你所为?ᴒ”

      那淫贼张松生见肖龙ዓ怒目而视,便担心他一怒之下会杀了自已。戜所以气势已뺑失,当下收起嚣张狂妄的神态。对肖龙的问话也不敢盲目回答,只是傻傻地看着他。

      ༸ 肖龙见他不答,便怒道:“我不管你回不回答,明天定送你到公堂。由公堂大人审判于你,让公堂大人为被你奸污而失贞的女子们讨回公道。”说完,起身点了他周身几处大穴,浆让他动弹不的。

      正在这时屾,突然‘砰’的一声响。房门被人撞破,一人从门外闯了进来。肖龙定神一看,这人竟是一五十多岁男子,背间插一柄精钢大刀。

      二人眼光相接,㜇肖龙知道来者不善,忙手持自已的大刀问道:“来者何人,为何半夜三更闯入我房内来?”

      那老者冷笑一声,倖然说道:“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小子ꦰ,老子是那张家堡大管家张兴泉。你还是乖乖的交出我家公子,老子饶你不桇死!”

      ꭉ 肖龙义愤填膺的说道:“这淫贼无恶不作,奸淫瘲良家女子,可谓㴓恶盈满ծ贯。明天交由公堂来审理,还那些被害女子一个公道。你想要这淫贼,先要问问我手中的刀答不答应。”

      大管家张兴泉见肖龙是毫无惧色,便뙞动了怒。说道:“你今天是交也的交,不交也的交,否则我让你碎尸万段。”说着从背上抽出大刀,如믐疾箭般地冲向肖龙。

      一时之间,房间内刀光剑影,寒光点点。不一会儿那大管家张兴泉竟被肖龙的刀光四面围困,如置身於一个银白色的网罩中。

      大管家张兴泉过于轻敌,ऻ差一点便死在肖龙的刀下。这才深知眼前这少年是个厉害角色。当下不敢掉以轻心,收歛心神,一柄钢刀舞动如轮。

      肖龙凭着一股怒气,一时气上心头,便失去了平日的沉着冷静。不断主动抢攻,招招杀着。一时之间,求胜心切,又不得要领,反而愈来愈急,渐渐暴露了自身弱点。

      大管家张兴泉竟被其气势所震慑,但他到底是经验老道,以数十Ꮚ年的内功及刀法修为,二十余招过后,便冷静下来。气息沈稳,渐渐将劣势扭转,由守转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大管家张兴泉大吼一声,双足使劲一跳。居高临下,俯攻肖龙,诚已占彐尽先机。道道寒光映入肖龙的眼里,由上而下连成一直线,直扑下来。肖龙大吃一惊,也急忙上跃迎头痛击。两人刀与刀猛然交击,铿锵之声大作,但见一团刀光剑影交缠於二人之间。

      大管家张兴泉又催动真气,增强攻力,身子俯冲之势不减,压住上升的刀光。肖龙也处事不惊,以刀护着浑身要害,身子急忙后箹跃,勉强避开了他的强势攻击,人已退到房门边沿。

      只见䆀大管家张兴泉在落地之时,蓦地又把钢刀一挥,横茴着向肖龙砍来,又立刻用身子堵住房门。可能他以为肖龙想从门口逃去,便堵住房门想至于肖龙于死地。

       肖龙只好一闪,已退至墙角,只好背水一战。他提起一口真气,将刀停在空中凝而不发。

      就在这时,大管家张兴泉的刀势已然砍到。肖龙大喝一声,挟着风暴般的刀光愤然冲向前来,依然扑向张兴泉。

      面縗对肖龙的拚死一搏,大管家张兴泉大感错愕,慌忙回刀守卫。

      这时,房门外响⡲起一阵急速的脚步声,一人影䭃飞快闯了过来,同时剑也向张兴泉刺来。张兴泉已知不好,急忙回刀砍去,可房门太窄,刀也挥不出去。这时这颐一롃剑已从张兴泉背后刺入他的臀部,鲜血直流。

      张兴泉见对方来了援手,又不知对方啢是何许人,㑸武功又如何?不由地心里暗暗叫苦。他登时闷哼一声,突然一跃而起,一个健步跳上床迅速抱起张松生。又连挥几刀砍碎窗户,一跃夺窗而逃。

      肖龙想奋起阻拦,可为时已晚。这时,回头见董露琴手提剑进入房来。没想到在危难之时,被董露琴救了自已。

      董露琴这时关切地问道:“肖大侠怎样?”

      肖龙摇头不语,无力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董露琴望见那淫贼被劫走,大为自责的说道:“肖大侠⎥为了救我,险遭不测。都愿我迟来一步,让那淫贼跳掉。”

      肖龙这才缓了一口气说道:“董姑娘不要自责,那贼人武功太高,我不是他的对手,险伤于他的刀下。多亏姑娘来的及时,救了在下一命。”

      董露琴看着肖龙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

      肖龙说道:“此处已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

      董露琴怯声地说道:“肖大侠,这三更半夜在外〫行走,我害怕。你能否陪我一路同行?”

      肖龙点点头,于是二人乘着夜色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