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成人电影在线

      半日之后,考试结束。 㶋

      虽然很是意外,但是陆晨还是认真的布置阵法,而且提供的灵材品质很高,还成功炼制出一个二阶的防御阵盘。

      ̬ 然后待在原地,等着检查。

      突然,不远处的一㖮个垻地方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为什么,我的阵法虽然没有完成,但我铭刻的阵石的品质可是很高的。”

      “没有完成就不算合格。”

      䎼 栙 “我要抗议,以前根本没有这种规矩。”

      “你确㠟定,你要抗议?”

      “对。”

      紧接着,陆晨只听到ﵢ一阵拳拳到肉的打人声,就看到一个男子就像一件货物一样被扔瞐了出来,口吐鲜血的砸到地上。

      两个卫兵扯着脚拖走了。

      从身上的衣服来看,这男子就是是火月书院的真传弟子。

      所有人都被吓得大气不敢出一下。

      没多久,핋就轮到了陆晨,他赶紧把自己的阵盘放到考官面前。

      “阵盘?”

      考官很是意外的说道。

      “是的,这是一个二阶的碧水青甲镇,是荁一个防御裉阵法。”

      “那为什么ﻁ要炼成๶阵盘,这样范围小很多。”

      “方便携带啊。”

      陆晨脱口子而出。

      ﰬ 軱 ௺考官微笑的点了点头,拿起笔在书上写下成绩,道:“甲等!”

      陆晨一下子呆住了。

      甲等,这可是月神都的弟子才有的待遇,其他府城的学子૜是不可能得到的。

      陆晨有些不解的走出考场。

      李承得一䮏看到陆晨就跑了过来,接过陆晨手中的东西。

      “终于结束了,我这把老骨头也可以轻松一段时间了,这鬼地方都真不是人待的,䬮喝口水都要钱......”

      李承得一边走一边抱怨,就像个深闺䪎怨妇一样。

      “对了,你最后的品级是多少?”

      “甲等。”

      “太好了,这样明年书院的日子会好过很多,我也能松口气了。帢”

      李承得一脸അ的兴奋,开心得不行。

      “对了,刚刚太书院的人通知我,说甲等的学子要去参加殿试,让我准备一下。”

      “什么,还要考核,还让不让人...等一下,你刚刚说什么,甲等?”

      李承得有些不敢相信的璝看着陆晨。

      “对啊,今年规则变了,我也可以参加殿试了。”

      然后

       李承得呆住了!

      .留.....

      考场外。

      ꫑ 李承得经历了一若番打击之中,直接把陆晨扔在原地,直接跑太书院问情况去了。

      陆晨看天色还有时间,就在火月书院逛了起来。

      作为火月国最大的书院,火月书院不仅仅代表着皇室的面子,更是震慑各大宗门的核心力量,所以先不论有多强大,但是面子上要先过得去。᨝

      믗在走了一圈之后,陆晨就一个感觉。

      挺有范的!

      书院内的亭台楼阁都非常的大气,而且材料都是最好的材料,很多建筑都是灵材制作的,一看就很有钱。而且这个地方还不是真正的核心修炼之地,只是给外人看的,真正的地方不知道得有多豪。

      走着走着

      陆晨就来到了火月书院的藏书阁,一个很高的大房子面前。

      “我去,这么大!”

      说实话,比这高的建筑陆晨不知道见过多少,但是綂建在两棵巨大无比的树上,陆晨还是第一次见到。

      “做什么的?别站在门口。”

      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冲着陆晨吼道。

      ꯴陆晨赶紧说道:“钺我是来考核的学生,来藏錬书阁看书的。”

      㞄 大考这一日,火月书院的薞藏书阁对府城的学子开放,这也是为数不多的福利之一。

      “今天人满了,你过段时间再来吧。”守门学生一脸不耐烦道。竴

      “那这些人是干什么的。”陆晨指着进进出ᒕ出的人说道。

      “他们是书院弟子,当然随时可以进去。”

      守门学櫞生懒洋洋的回答道。

      “以前不是可以进的。”

      “以前是以前,现在我̍说不行就不行。”守门学生的一脸不善的问道。

      춣 “那我不进了。”

      别人的地盘最好别惹事,陆晨打算老老实实离开。

      “你干什么,为什么不让他进去。”

      一声呵斥让涏陆晨停住了脚步,他转身看到一名身穿盔甲的男子在呵斥守门ݲ的人。

      “这个揸...这个外؄地来的小孩子,想硬闯藏书阁。”守门的恶人先告状。

      “你眼瞎了,看不到他身上的衣服吗?”盔甲男子冷声说道。

      “那个...”守门人心中一慌,有些语无伦次道:“今日人太多了,我只是让他过一会再来。”

      “混账东西,太祖陛下立下的规矩,竟被尔等废物视若无物,真想一掌毙了你们。”

      盔甲男子一脸凶相,守门男子吓了一大跳,连忙走进沆步来到陆晨身边,拉住他道:“这位小兄弟,刚刚是我的不是ⴊ,你可以进去。”

      陆晨看了一眼盔甲男子,顺势就走了进去。

      “小子,被人这么奚落,你还想进这藏书阁?”

      看到陆晨一点都不在乎,盔甲男子开口问道。

      “进,干嘛不进。”陆晨满不在乎道:“连这点气都受不了,ᠴ还修炼做什么涨,还不如回家种红薯낷算了。”

      “啊哈哈哈。”听完陆晨这番ᦰ言论,盔甲男子大笑道:“小子,你说话很中听,我看好你。”

      盔甲男子说完就离开了,陆晨无所谓的走进了藏书阁。

      走进藏书阁之后,看着一眼看不到头的书架,还有上面密密麻麻的书籍,陆晨顿时就有一种头疼的感觉。

      都是前世重病留下的后遗症。

      于是他赶紧从另一个门走出了藏书阁。

      .........

      出了火月书院之后,陆晨来到天工堂。

      濻 查看灵船的炼制情况。

      这段时间以来,陆晨有空就来参与灵船的炼制,给几位炼器师打下手,他在灵纹上的造诣也获得了天工堂的师傅们的认可。

      大师傅们有时还指导他一番。

      潤如果不是听说陆晨是书院的弟子,有两位大师甚至还起了收徒的念头,所以陆晨打算考核结束后向他们说清楚顶替的事情,看看能不能加入天工堂。

      炼器作坊中,一群人正忙碌着。

      突然,一个穿着红色华服的男子带着几个狗腿子嚣閪张的闯쑲了进来。

      “都停下来,我们月辰公子有事情要说킧。”

      一个狗腿子嚣张的喊道。

      天工堂的炼器作坊很大,同时还有好几艘大型法器在炼制着,十几个炼器师都停下了手中的ꂉ活计,一脸不䩾解的看着来人。

      谁也没答话。

      “这谁┒啊,你认识吗?”

      陆晨问旁卞边一个熟悉的炼器师傅道。ቩ

      “不认识。”炼器的师傅摇了摇头。

      “那⋍还让률人进来,炼器可是不能被打扰的,这炼废了算谁的。”

      “就是!”

      땴和陆晨说话的炼器师本来就是个暴脾气,马上拿起传讯器开始叫人。

      那个月辰公子摆了一会造型,见没人理他。

      顿时不高兴了5。

      “谁是陆晨,给本公子滚出来。”

      见是找自己的,陆晨赶紧从飞车上走下来。

      “你就是陆晨?”月辰公子嚣张的问道。

      “是啊?有事吗?”陆晨不解的问道。

      “听说这灵船是你的?”Ụ男子斜眼看着灵船问陆晨。

      “是啊?”陆晨说道。

      “是就好,㒠本公子看上你这灵船了,打算花两千灵石买下来,你觉得怎么样?”

      陆晨一下子愣住了,其余的炼器师也都一样,这是哪里来的疯子,竟然想这么好的事情。

      “你先别忙着拒接。”月辰公子旁边一个㞕狗腿子开口说道:“你从小地方来的,可能还不知道我们月辰公子뎃是谁,他可是陛下最宠爱的五十九公主的嫡长狫子,是火月书院的真传弟子,灵上真人的弟子.......”

      随着那个狗腿子叽叽歪歪的介绍,陆晨勉强听清了什噜么情况,就是一个皇室的公主家的嫡长子仗着家世,想强夺陆晨的灵船。

      强取豪夺也就算了。

      竟然还抢得这么不要脸,那语气仿佛就像看上你的东西是给你面子一样。

      “那个...我打断一下,严格来说,这灵船其嬈实不能算是我ꥻ的。”陆晨开口道。

      “什么?那你刚刚还说是퍸你的?”月辰公子生气的吼道。

      陆晨补充道:“我刚刚说错了,这灵船我只有一部分。”

      月辰公子:ꎽ“什么意思?”

      陆晨:“我从四海阁借了靥一万䑰五千块灵石,所以这灵船大部分应该是四海阁的。”

      月辰公子:“......”

      狗腿子们:“.....”

      过了那么一会,月辰公⃛子反应过来,有些不屑的看着陆晨道:“小子꼺,我不管你说什么,总之我现在告诉你,这灵船是我的了,至于其憅它的.....”

      “砰!”十几个护卫一下子推开门冲了进来,大吼道:“什么人来闹事。”

      忍了这么久的炼器师们终于爆发了。

      ꮕ马上指着月В辰公子几人大叫道:“快点,就是这几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疯子,打扰我们炼㪇器,还弄坏了好多法器,赶紧把他们抓起来。”

      领头护卫看向月辰公子,脸色突然变了一下,为难道:“月辰公子,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了,我不能来这里吗?我可是你们权副堂主的贵客ꆃ。”月辰公子满不在乎的看着护卫队长。

      “哎哟!”

      护卫队长刚想开口说话,就被远处一个大师᳥傅扔过来的刻刀砸中。

      “成大海,我管他嬴是哪里来的什么狗屎公④子,我马上要开炉炼器了,闲杂人马上滚出去。”

      䨤护卫队长为难的ﴘ说道:“可是,这可是堂里的贵客,而且...哎䪠哟哎哟...各位大师别生气”

      下一瞬间,十几把刻刀和无数杂物被毅扔了过来,护卫队长连忙拉涣着月辰公子一行༹人跑出了炼器作坊。

      人被赶走了,但是这些大师傅还不解气。

      “刚刚扔出去的刻刀全部不要了,让他们送新的来,损失算在权副堂主头上。”

      “对,今天罢工,一人发十个灵石的损失费。”

      “把新送来的那个炼器炉砸了,也算他们头上。”

      “让权鸿的漂亮女徒弟过来陪我们喝酒,不然不开工。”

      “对。”

      ......

      陆ۣ晨在旁边直接看呆了。

      相处了这么久了,他知道这些炼器大爷们最难伺候,已经骂走了十几批ꎥ伺候激的人,骂哭了一百多个漂亮的侍女了。

      不过让他无语的。

      那个月辰公አ子刚刚进来的时候不见他们发飙,护卫队进来了才发狂。

      这前后差距也唹太大了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