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不可以!(限)

      梁宏亮心中一凛,他知道一定是刚才哪个环节出现漏洞,才惊动里面的人,从而逃走。这可就麻烦了,西城这么大,这么乱,这些ৃ人要是逃到哪个地方,♑再纵火的话,他们还真的制止不了。

      所以,他必须要尽快抓住他们。

      他刚才已经䵊将房内飼房外都看了一遍。两个㿣大房间,都是四面墙壁刷着白粉휏,蛎灰地面,一嚷切都清清爽爽,藏不住人的。

      ᣗ 可是庭院似乎也不可能啊。

      庭院不算很大,但环境有些复杂。左边的围墙根上种了几棵青菜,正面的围墙搁着不掊少竹竿。从干裂ꆧ的表皮和灰褐色的颜色可看出,这些竹竿放在这里已经有些年头了。另一边的围墙边上堆着许多陶瓷碎片。 䯋

      可关键是,这个院子没有院门뀽啊,人要出去,就必须从临街的前门出去,但他的人已经将临街的门맧给控制住了。

      种种迹象来ͻ看,这个院子要想藏人꾇,也不容易的쭮。

      既逃不出去,也无法藏人橋,难道他们从人间蒸发?

      他走ౙ回屋子。翟国秀还萎萎缩缩地站在那里。

      “你不是说眯眼他们殿就在这个商铺里面吗?他们人呢?”梁宏亮走到翟国秀,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拎起来。

      “是啊。这里就是眯眼的窝啊。我来过两次,他都在这里招待我的。”翟国秀哭丧着脸道。

      但梁宏亮却从他的脸俒上看到뉆一丝奸笑鎃。这个家伙,肯定对自己隐㲚瞒了什䨪么。

      “少他娘的在老子跟前装腔䇬作势,如果被他们逃走生事,老子第一个就是毙了你즐。”

      然而翟国秀居然半眯了眼睛,嘴角轻轻扬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汤л的派头。当叛ⱓ徒还当成这幅德性,梁国亮恨不得一刀砍了他。ᡉ

      墳 但他终归是有头脑的人,不会被情愡绪左右心性。他明白,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从翟国秀的嘴里쬜挖出什么,逼急了,这家伙会装聋作哑。

      关键是他们在时间上等不及。

      “你可别拿自己ѱ的性命开玩笑,一旦发╢现你欺骗了엉我们,我绝不再履行对你的承诺。”梁宏亮冷冷道。

      “我嶛怎么会呢?”翟国秀打了个哆嗦,装出委屈的样子。

      梁宏亮不再跟他说话,转身又走了出去。士兵们仍在满院子搜查。有几个士兵正在搬动那些竹竿,看看竹竿后面是否○有异常的地方;另有几个士兵在收拢地面上的陶瓷碎片,然后用棍子敲打那些原先铺着陶瓷韢碎片的地ٸ面,并用耳朵仔矢细辨别声音嘠有什么不同之处;还有几个士兵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两把锄头,在种磷着几棵青菜的泥地里刨ɫ起土来。然而,ⱀ连他们自己也知道,这些搜查不过走走形式,谁也不信那些췤人会藏在这样的地方。

      他们的脸上都流契露出失望的神色。

      这时,梁宏亮的眼睛落在了娨庭院右首的那个长方形的厕所,那厕所盖起来应该有些年头了䰬。跟其他的厕所一样,顶上也是铺着茅草,唯一不同的是,厕所的体积比较大。不过,刚才已经有几个士兵进去搜查过,也没有发现혀什么。

      他想亲自进去看看。可是,他的脚步䪑刚刚迈出,就听到身后不远处的翟国秀对押解他的两名士兵道:“我要去厕所行个方便。”

      齔 “不行。”一名士兵态度粗暴地道。

      “可是我憋不住了,您就行行好,让我去吧。”翟国秀哀훮求道。 륗

      梁宏亮心中一动,说道:“有屁就放,有鹢尿就拉,让他去吧。”

      接着,就见翟国秀由两名士兵押解着走出房间,往厕所走去。

      梁宏亮对着三个人的后背道:“你们两个没必要跟得那么紧,让他赶紧的办事,办完事,老子还有事情问他。”

      族 两名士兵闻言,在距离厕所还有十来ꑺ步ᡎ路的时候ኗ,果然停下脚步魳,对翟錪国秀喝道:“动作快点。”

      辳“好的好的。”翟国秀点头哈ᓏ腰,加快步子,走进厕所。

       녤 待他的身子刚刚消失在厕所内,梁宏亮闪电般来到厕所外面,同时,回头对两名士兵作了个噤声的动作。

      他紧贴着厕所墙壁,倾听里面的动静。先是传来一阵窣窣簌簌的声딉音,然后,又传来极为细小的翻动什么东西的声音。他没有丝毫犹豫,一个箭步冲进厕所,却见翟国듩秀已经打开一个洞口,一只脚正要往洞口里ݮ面伸。那个洞口设在最里面的ᦖ一个蹲坑边上。蹲坑边上的空地要比쩱其它蹲賚坑宽很多,但由于蹲坑四周都铺着地板,那个蹲坑又是最里面的位置,给人的感觉位芋置宽畅一些是很正常的,搜查䴫的士兵就被骗过去了姃。潘

      梁宏亮上前一把揪住翟国亮的两个肩膀,将他提了出来。 ෱ 臲 翟国秀还垃想挣扎,梁宏亮对着他的脸连扇两个大嘴巴子。翟国秀的两颗牙齿当下就飞了出턘来,满口鲜血,人立即就蔫了。

      紧接着,两名士兵也冲进来,一名士兵按住翟国秀惪,一名士兵动作敏捷地跳入那个洞口。

      梁宏亮对輧着洞口喊道:“不必进去,看清地道往哪个方向走即可。”

      那个士兵答应一声,人就不见了,不一会儿,就听洞口传出他的声音:“往北,地道是往北走。”

      梁宏亮冲洞口喊道:“好了,你出来。”转身跑出厕所,来到庭院,抬头往北面一瞧,黑黝黝是一大片山坡,心里就明白了。

      原来西城的东面是子城,南面是珠江,西面是一条由南而北的河道。伮地道是不可能通向这三个方向的。唯有北面,因为是山坡,地ࣇ势往高处走,地道才能挖过去。当下他喊了一声:“留下几个人,看住翟国秀v,䡩看住洞口ꋰ。其ᨴ余的人,跟我追。”

      说罢䞜,带虴起一帮人马往北面飞奔而去。

      没有多久,他们已经跑到西城北面的山坡上。此刻,正是深夜,虽说不是伸手갭不见五指,但视线也看不出去多远。梁宏ꉠ亮让士兵们封锁了下山的窖通道,然后散开,在山坡上搜索了一遍,没有发现有人。他这才放下心里。

      閩 他相信,在地道里摸索着往前走,要䉷远比地面上的人走的慢,既然山훒坡上没有人影,那么他们一定还在地道里面。

      셈他让士兵分散开来,静静地听着탸动静。

      果然,没沣有多久,就听得一处地方“嘎吱”响了一声,一块石板被掀了起来,紧接着,一个黑影冒出딭地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