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灵异>

      胖和尚摸到一扇窗户前,从怀ᴔ里掏出一把牛角刀,就去撬窗户格扇,他还没有撬开呢,就见两个酱人影忽地出现在他的身边,这两个人正是朱碗主和胖三!

      朱碗主手里Lj握着一把酱杵子,这把杵和他平时使用的杵㐶简直不能相比,可以说是又瘦又小,身ᡂ单力薄。

      胖三手里괽握着一把犯土用的牛角叉,三股叉的叉头磨得发白铮亮,在微弱的月光下闪着青光。

      胖和尚一ᑪ见有人,一个澁腾跃后退了两步,摆謅开了姿势,他来了一个白鸽亮翅。

      붆 朱碗主和胖三从胖和尚䏣的一左一右同时发↲起了进攻,就见朱碗主来了一招罗汉抡锤,木杵带着风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胖和尚的头顶砸去,胖三惐举起牛角叉直刺胖和尚的腋下!

      胖和尚侧身一转,躲过了两ﬡ人致命的一击,他猛一哈腰,一个扫荡腿向胖三扫去,胖三腾空一跳,躲过了扫荡腿,他接连后退几步,以保持賮和胖和尚的适当距离,距离太近了,牛角叉就失去了功效。

      胖和尚一个腾挪沿着院子中的甬道朝院子西南角跑去,他的身形极快,像一条黑色的闪电。朱碗主和胖三手持武器,追了上去。

      “哗啦”一声,胖和ữ尚匆忙之中碰翻了一个放着花盆的花꩚架,泥瓦花盆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在静夜里发出了刺耳的响声。

      院子的西南角有一个井台,大大的辘轳瘤静静地立在井台上,像一只睡着了绵羊。

      西南倒座房的屋檐下放着几只大水缸,頜水缸有半人多高。

      斤 胖和尚跑到水缸前,飞身跃上了水缸的Ṥ缸沿,随后又向嚆上一窜,跃上了倒座굹房,跨过屋脊,跑了!

      朱碗主和胖三追到房檐下,뚭手持木杵和牛角叉,望着房檐,呆若木鸡一般,他俩好像没有翻墙跃脊的功夫,只画能眼睁睁地看着죚采花大盗逃跑消失了。

      “咣当”一声,寂静的夜又一次被打破遦了宁静,倒座的南房的一扇房门突然打开了,四五个手里拿着木棒的彪形大汉从门蹳内冲了出来,他们直奔朱碗主和胖三两人而去。

      双方立刻交上了手,几个回合下来,朱碗主和胖三渐渐处于了劣势,为啥呀?一是对方人多,还都不白给,二是朱⤑碗主和晏胖三两人喝묍了不少的酒䪐,还没有过酒劲,身体被酒拿得很虚弱。

      㑈麻九看到朱碗主和胖三有些不支了,᥎很替他们担心,也很着急。他四周看了一下,发下耳房篭的门边挂着一串串的大蒜,麻九眼前一亮爋,伸手揪下了十几头大蒜,嚯!这大蒜长大很壮实,个头大,蒜瓣也很饱满,整头蒜沉甸甸的。

      打不过人家了,朱碗主和胖三被对方追得在院子里从南跑到北,又从쯛北跑到南,且战且退,十分被动。

      麻九站了起来,对朱碗主和胖三喊道:ꂣ“往这边跑!튰往西北角跑!”

      听到喊૾声,ࠐ朱碗主和胖三先是一愣,看到麻九在向他们招手,他们顿时明白了,调转头䁚朝西北角跑来。

      앛 百花园的保镖们呼啦一下跟了过来!

      保镖们正全力頹以赴地追赶呢,他们张着大嘴,喘着藇粗气。

      “啪”뀢的一声,跑在前面的保镖突然感到眼前白光一闪,什么东西硬生生地打到了自己的嘴上,那东西嵌进了牙齿,辣辣的,还带着麻麻的皮,嘴唇被打破了,鲜血顿时流到了下巴上,嘴唇又疼又䮩辣。

      被打保镖停了下来,从牙齿上抠下暗器一看,居然是一头大蒜!

      他使劲把大蒜向地上摔去,大蒜摔在画甬道的鹅卵石上,顿时解体了,蒜瓣向四周飞去,一股ꍃ浓烈的辛辣味弥漫开来。

      几乎与此同时,第二、第三个保ར镖都和第一个保镖经历了同样悲惨的命运,大蒜㦛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他们的嘴上,鲜血染红了他们곓的下巴,他们停下脚步,愤怒地抠出大蒜,摔向地面,蒜瓣像爆竹的碎屑一样,飞向四面八方。

      팆在保镖们忙活自己嘴巴的时候,朱碗主和胖三顺利地翻出了院墙,麻九又投出了几头大蒜,狦把后来上来的几个保껭镖压了下去,麻九也飞身跳上木头堆,翻出了院子。

      保镖蕧们没有出院子追赶,也许是害怕麻九的暗器了,他们知道,如果不是大蒜,如果是石头的话,他们的牙齿早就ᾫ脱落了,嘴唇早就豁了뎜,那样的话,不但成了残废,还成了丑八怪了。

      麻九三人回到了客栈。

      一进屋,朱碗主就拍拍麻九的肩皒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麻护法,这件事是榖我犬和胖三做的太唐突了,没有和你商量,都怪我们心术不正,有些贪恋女色了,我正式向你道个歉。”

      一旁的胖三也挠了Ꜧ一下脑袋,说道:“是呀!麻护法,都是我们的不对,叫你担䆴惊受怕了。”

      麻九把걿两人推坐上床上,走到地桌前,在即将燃尽的蜡烛上点着了一根蜡烛,把它插陱到烛台上,才看䮎着垂头丧气的两人帑,Ç缓缓说道:

      “你们不用向我道歉,这件事实좀质上是你们个人的私事,你们有权力自主决定,再说了,你们这次去百花园,还쮆是有很大收获的。”

      麻九说냸到这儿宱,就见胖三把大嘴一咧,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麻护法,别开玩嶠笑了,我们叫保镖追的像过街的老鼠,要不是你去了,撇几头大蒜,我俩的丑就出大了,还收获呢,收获一肚子气吧!”

      “唉!你俩真不明白还是装蒜咋地?你俩不是打跑了那个淫贼胖和尚吗?你俩要是不去䓊,那个淫贼不就得手了吗?不知道那个仙女就要썙遭殃了玒,说不定,你俩救的就是小黄小青或是小紫ᡟ呢?这不是大收获۾是啥?”

      闻听麻九的话,朱碗主和胖三对望了一眼,萎靡的神情都消Ԓ失了,眼神也都变得明ㄺ亮起来。

      麻九的一番话,叫他们从失败者变成了惩奸除恶的英ឯ雄,心情当然不一样了。

      胖三吧嗒吧嗒嘴,抬起脸来,朝麻九说道:

      “这么说,我们这趟去对了?” 䣩

      “那还用说吗?没有你们的行动,七位仙女就遭殃了,你们的行动保护了仙女们,这是大功一件啊렡!”

      听了麻九的话,朱碗主只是淡淡的一笑,胖三则笑的半个门牙苕都晾晒出来了。

      三人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儿,麻九假咳几声,两眼看着胖三,说道:

      “胖三碗主,你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你下那么大的决心,费那么大的气力,去找小青呢?” 摱

      ⷔ闻听麻九的问话,胖三轻蔑的一笑,没ꐜ有回答麻九的提问,而是反问道:“麻护法,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相信,一见钟情⊴的情况也不少。”麻九淡淡的点点头,神色平静地说道。

      ꢧ “那你焷有和女孩乥子互相解渴的感觉吗?”

      㵠 闻听此话,봛麻九遗憾的一笑,说道:“没有。”

      “我和小青一见面,就感觉我们认识了很久,那感觉特别亲切,特别温馨,尤其是她趴在我怀里的时ᶰ候,我就感觉쑡我们结合在了一起,我和她是那么的融洽,那么的合껃拍,我手触摸她的时候,我的心就融化了,那种感觉简直䤸太美妙了,而她也特别的享受,微微喘息着,像一只嗷嗷待哺的羔羊,我俩亲近,有相互解渴的感觉,我就暗想,我们应该再进一步,要不然,必将遗憾终生。”

      “胖三碗主,相互解윞渴应该是纯粹的**콶满足,媮这并不是你说的一见钟情,一见钟情是爱情,任何一个嫖客都可能和窑姐相互解渴,这是赤裸裸的性。”

      闻听麻觎九的话,胖三有点呆傻,他不相信自己和小青的关系是嫖客和窑姐的关系,可,一时又找不到很好的理由来驳斥麻九,只得坐在那儿,发愣。

      朱碗主一看麻九否定了胖三的爱情,便想帮助胖三一下,因为,总感觉自己的情况和胖三完全一样,帮助胖三建立信心,就是帮助自己收获小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