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美女

      “诸位爱卿,这该如何是好?”ꕧ李渊无法再淡定,尤其带着帽子还觉的脑瓜凉嗖嗖的,更是乱了方寸。

      满朝文武一个个全都低着头,仿佛地上有钱等着他们去捡。

      “裴爱卿,你有何见解?”

      裴寂出班,“臣还未想好!”縫

      他现在已然暗䇰投了李世民,这个时候还땱是装糊涂为好。

      卲“魏爱卿,你素有智谋,有何见解?”

      魏征已是李建成㈡的铁杆,但是考虑到洛水新败,这时候正该低调做人,于是只得把心里ౘ话憋回去,“臣也没想好!”

      李渊没办法,只好看向抬头挺冎胸,如桩子一般的李世民,“二郎,你说该怎么办?”

      䆉 臋“国之威严不能侵犯,父王当派一支精稸兵,再次讨伐两界᪈山!”

      “二郎可愿意领兵?”

      “儿臣두最近身体欠佳,实셀在不宜出战溕!”

      你身体欠佳?看着保都比一月前胖了一大圈,脸色红润的如同刚做了新郎,这还叫欠佳?

      궤李渊一阵气苦,却又不能点破,“那你看何人出战为컘好?”

      “大兄运筹帷幄,英勇善战獐,儿臣俅建议由他率兵前往!”

      所有朝ʻ臣都看向了李世民,没办法,这一招太狠了,堪称黑⠂虎掏心,猴子摘桃,鵩再加撩阴腿的完美组合!

      李渊差点甩袖而走,这不仅打了李建成的錫脸,也等于抽了他一耳光,如果不韕是他一意孤行,拿走了李二的兵权,如果不是他执意招惹陈三郎䣫为外甥出气,哪会闹到这个対地步?

      但是,他不能,因为事ഁ情不解决,下一次恐怕就不止是被剃光头了。

      他轻咳一声,“二郎就不要推辞캝了,着你全权处理此事,并加封为大元帅,总领大唐之兵!”

      풻 李世民也知道该见好就춋收了,“如此,儿臣打算亲自去一趟两界山,争取不费刀兵解决此事!”

      먉 “你看着办吧,有什么需要开口就是!”

      ……

      十天之后,李世民轻车简从来到长寿村,陈大郎和徐懋公在村口迎接。

      看到徐懋公来俛迎,他已经猜到这位恐怕已经被陈三郎给텎收服了。 ﶍ

      跟二人亲切的交谈几句,然后来到了陈家。

      陈季平也没摆谱,在门口迎侯,哴算是给足了面子。

      几个高级俘虏先见一밚面,騝李孝恭有吃有喝ᥰ,没有受到丝毫䪋虐待,安修仁和李元吉待遇一样,都是汤面加唟咸菜,最倒霉的是王玉清,一天只给一顿吃的,快饿脱线了!

      “二널表兄,救救鄀我,他们要饿死我!”

      对于王玉清这样的纨绔,李世民向来텫不喜,不过毕竟是亲戚,他好言安慰了几句,反倒对李元吉不假辞色。 皣

      探望之后,发现几栉人都没有少零件,他知道陈三郎做事还算比较有分寸,如此可操作的空间就大了许多。

      双方私下里进行了一番໡密谈,谁都不知具体谈了些什么,不过从李世民春风满面的神情来看,砿谈判的成檬果似乎不错。

      随后,李世民当众宣读了唐王的旨意,这旨意原来只是盖过章的空白页,内容是新填上去的。

      大意是:长寿村村民陈三郎与大唐之间的摩擦,均추系误会,自此以后既往不咎,两쇤界山以及青石镇,作为陈三郎的封∥地,神圣而不可侵犯!

      陈季平表示,拥护大唐的统治㒕,愿意为华夏族的昌盛和繁华贡献自븠己的力量。

      一应过场走过之后,李世民并没有离开,他亲自为陈大郎和韩翠英䟳主持了婚礼,包括李孝恭涁、安修聀仁在内,都留下吃了一顿极其丰盛的酒席,唯有李元吉和王玉清提前离开了。

      三天后,山村恢复了平㸌静,陈季平也长出了一口气,事情终于解决뙔了,而不久前的“秘盟”,他和李二算是彻底绑定了,对方付出的順是保陈家以后三代平安ঊ,而他答应暗助对方上位,并创造一个大唐盛世!

      有了这ĝ些承诺,彼此都能安心,算是双赢的局面。

      许久没进山去找猴子,拿着酒菜过去了。

      “听说你那里最䓠近热闹的很,快说说!”猴子迫不及待的想听鏠故事,五方揭谛和四值功曹也搬好了板凳。

      “话说…᏾…”

      ㄶ 当陈某人说到李渊被剃光了头,孙悟空不由兴奋的抓耳挠腮,恨不能马上亲自实践一湆回!

      괛“……欲知后事如何,且听縆下回!”

      껾“这就没了,那个姓王的就放过他了?”猴子不爽道。

      “我犯不着跟他计较,这次应该能让他长记性了,至于太原王家,想必李世民崋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五方揭谛赞许道:“如此方为处事ꍤ之道,正所冔谓凡事太尽,缘分必然ᣤ早尽,三郎ࡍ它日若做天官,想来会有一番成就!”

      “做甚腌臜天官?莫听他们胡说,还是当个逍遥王最好!”

      爎众人不由一笑,知道又触动了弼马瘟的逆鳞也!

      ⼘……

      䇓 陈大郎和韩翠英成亲后,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成天形影不离,近日又收到了来自凉州刺史的一份礼物,重新整修过的酒욟醋铺又还了回௎来,不仅如此,还有两份酿酒的秘方。

      礼物是由安怀义送上,背上还插了一根荆条,陈三郎佝“大人不计ݞ小人띷过”,让其㐦徒步走回凉州,事情便就此作罢。

      安二公子感激涕零,心里怎么想,是个人簍都能猜的出ᅦ来!

      不久后,李大力传渦来消息,太原王氏支援大唐夺取天下,特意贡献⟾了十玞万石粮食,嫡系子弟王玉清被送到䳣军前效力。

      陈季平听说此事載后,说了句“便宜他了”,嘌便不再将这事放在心上。

      转眼又是一个元日节,过了뽿节之后,陈大郎恋恋不舍告别了新婚妻子,洛阳之战即将打响,此时不去捞一笔军功,等待何时?

      陈刘氏少不了又开启飙泪模式,倒是韩翠英,㤶虽然眼圈嶍发红,但是一滴泪都凛没落下,“夫君放心,家里一切有我,你儤只需照顾好自己!”

      ⧽“等战事结束,我便接你过去享福!”

      廟“我獅等着这一天!”

      韩翠英说到做到,不仅家务做的好,还接手了油坊、酱菜坊的经营,陈老㏚汉见她家里操持的有声有色,把地下酒坊的钥匙亲手交给她,并传授了蒸馏뀉酒的Ა方法。

      ⊜“翠英啊,这是咱们陈家家传的产业,且忌勿要外ꔍ传!”

      “꾮孙媳妇知괹道!”韩翠英郑重的点头,她知道以后不再姓韩,而是叫㼘陈韩氏了!

      …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