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井美和在线观看

      聂军咚咔咔族一行,没拿一物,没扰一民,一副问责姿态而来,又与鹌多伊尔喜笑颜开相谈,和和气气离开。

      走的时候,多伊尔溜须拍马,小跑的뿘跟在聂军身边,一直将聂军送到了山谷口。

      当然,퉫多伊尔这行为也是有意为之,他就是再用这方式告诉咚咔咔族的人,他多伊尔又傍上了一位大人物。

      待到礼仪相敬,好话说尽后,聂军这才带着厜唐军启程,慢悠悠的离开了咚咔咔族,此时,时间已经来到了卯时。

       到这时候,多伊尔才返回咚咔咔族。

      回⯘来时,他一㳬扫颓势,趾高气昂的踏샃步在路上,一副斗胜的公ᐗ鸡模样。

      在经过多拉古门前时,多伊尔还故意停留了一邤下,不屑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多拉古的家,心中蜚语道:

      “混账多拉古,看到我多僔伊尔的手段了吗?哪怕ⶺ面对唐帝国的军队,以我多伊尔的才智依然能混孀的风声水起”

      屋里,多拉古大叫一声:

      唰 “遭了,多伊尔一定是在记恨我,这可如何是好”

      多伊尔记仇,多拉古深有体会,阿拉伯人那里就有前车之鉴,那些敢于拿多伊尔祭天的人,全都死在了昨夜的战斗中。

      不但如此,其他躲在屋里的人,也是冷汗直冒,现在的多伊尔如那冷脸魔王一般,连笑容都透露着残酷之意。

      僌 他们都看到多伊尔与聂军谈笑风生,揣测着多伊尔是不是又有了新的靠山。

      “这可如何是好,多伊尔已经不是那个病秧子了,再敢得罪他我们都得死”

      身边一直有多伊尔这样的人晃悠,咚咔咔族的人嗓子眼都在冒寒气,第一次发现多伊尔已经是ꟴ他们高攀不起的大人物了,ﱉ更是得罪飆不‰起的狠角色。

      就在这时候,多伊尔的怪叫传了됺出来。

      他垫着脚底,皱쇹着眉头说道:

      “哎呀!我的덈鞋,这里居然有一摊该死的水坑,我居然一不小心踩到了里面”

      这是多伊尔故意在装怪,他拉虎皮装虎样,就是想看看族人们的反应。

      碰!

      重重的开门声。

      多伊尔这话说完,率娭先冲出来的是多拉古。

      只见他三两步并用,以最快᥼的速度的速度跑到舑多伊尔面前,当场跪在了地上,抬起衣袖就为多伊尔擦拭着鞋面。

      编“哎呀!Ӿ这可恶的水坑,居然敢弄脏族长大人的鞋子,我来亲自为族长大人擦干尽”

      一边喜笑颜开,一边努力的清理着多伊尔的鞋子,多拉古在用这种方式弥补得罪多伊尔的事。

      不得不说他也是个明事理的人,多伊尔明白了在找事,多拉古也看出来,只能说一个愿打一㙹个愿挨罢了。

      心情舒畅极了䅨,多伊尔自打生下来为止,这是他人生第一次活到了巅峰,不但慢慢坐稳了族长孈的宝座,还让整个咚咔咔族都被玩弄于鼓掌之间,连可期的将来,多伊尔都看到形势一片大好。

      他心道:

      䨕 “我前有阿拉伯帝国做靠山,背有唐帝国可期,如今我多伊尔背后站펲着两个最强的帝国,力量乃是当世最强的,那我就是咚咔咔族最强势的男쮜人,在这里我还怕谁,还需要怕谁㋽”

      有点飘飘然,认为有虎狼傍身的多伊尔露出了得意忘形的姿态。

      “还有这该死水坑,我作为族长╋又不好绕着他走,你说我该怎么办”

      小人得志的⸴多伊尔得寸进尺,鼻孔朝天,一副高高在上的心态。ʠ

      啪!

      蛑只见话刚落音,多拉古就趴在了水坑中,一点不嫌污水炝鼻,喜上眉梢说道:

      “这小小水坑怎么可能让族长大人绕行的,你就尽管外⃘前面走,有水的地方我都会亲自为族长大人铺路,保证族长大人的鞋子不会再沾到一点넁水渍”

      哈哈!!!

      多拉古的样子,让多伊尔扬眉吐气,大笑着踩上了多拉古的后背。

      走的时候,多伊尔还故意用力踩了一脚,在多拉古后背蹬了一下。

      多拉古疼的龇牙咧嘴,但他哪敢有丝毫反抗,努力维持着笑意,高声叫到:

      “族长大人踩得好,族长大人慢走,我多拉古现在就为族长大人开路”

      有一就有二폝!

      多拉古率先做了表率,当着咚咔咔族来了这么一ቋ出,一下就给其他人提了醒。

      整个咚咔咔族一下就热闹דּ了起来,原本躲在屋里的村民们全都冲了出来턚,努䢣力在縥多伊尔面前表现着。

      他们理解到了,现在就是拍多伊尔马屁的时候,希望这位心情好了就别再记恨他们以前犯下的过错。

      只见有女人在多伊尔面前努力娇声直喘,嗲ﰠ声嗲气的捎弄着发梢,口口夸赞䓊多伊尔英姿飒爽,一表人才。

      也有老人拉着小孩,想依葫芦画瓢,为多伊尔铺路淌水৅,要不是他们实在不堪,多伊尔不愿意,估计多伊尔走到族长房屋前这段路,能一▁直踩着人走过ꮸ去。

      当然,也少不了男人们,他们都是昨晚的幸存者,在此时都围着多伊尔打转,一遍表忠心坚决拥护多伊尔,一뤚边祈求多伊崭尔看在同族的面子上,给他们留一条活路。

      “族长,뤚这才是族长该有的”

      此情此景,多伊尔心鱉中不停的大叫着。

      他在人生达到巅峰这一刻,心情也ꐻ达到了高潮,被初簇拥,被敬畏的感觉让多伊尔脸上潮红一遍,亢奋中甚至有了生理反应。

      但是,得意忘形的多伊尔忘了,咚咔咔族里面还有两个阿拉伯暗哨,他们也在看弌着这场滑稽到极点的坴大戏。

      “好威风啊,多伊尔族长”

      他们靠在暗处,冷眼旁观,阴沉的脸上不屑一顾。

      “这家伙怕是䉝已经忘了阿布德大人的警告了,看来我们的好好敲打敲打他”

      他们这样说道,咬牙切齿的看着多伊尔。

      “嗯,不让他弄个明白自己有几两僇重,搞不엡好还真有可能出买我们”

      펳 聂眆军离开,多伊尔谈笑风生,这些事都落在两个阿拉伯暗哨眼中。 烁

      他们本就是来监视咚咔咔族的,怎么能容忍多瘚伊尔跟唐军走的太近,他们还不想因为多伊尔死在这个㣄地方。

      “去通知一下阿布德大人,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看看这多伊尔能玩出什么花样”

      两个阿拉伯暗哨商量了一下,其中一个带着消息消埩失不见,赶到山谷里ڭ通风报信去了。

      㨆而这里的事,离开的聂军完全不知,他能猜到阿拉伯人之后的反应,却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到来,居然被胆大包天的多伊尔利用,在咚咔咔族里面玩了这样一出。

      不过也罢,就算聂军知道,同样也只会把这事当成一件笑料,毕竟在正常人眼中,这事匪夷到了可笑的程度。

      此时!

      聂军正带着唐军,有目的乱晃悠,他打着巡逻的幌子,没有对唐军说明情况,拖着部队围着九头蛇山慢慢移动着。

      他们骑马遛弯,时不时停留闲聊。

      㨳縬“聂校尉,我们在这乱转什么”

      뜹 这种明显不正常的巡逻,被军士们看出完全是一种常理,这才有人忍不住提问。

      聂军轻笑,故作神秘说道:ႄ

      “你猜!”

      他肯定不能正常回答这个问题,绝不能告诉这些人转悠的理由是为了让仇天魁这些人看到,那样一来,他们此次出行的目的,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发现。

      但聂军也不能真不回答,这样也会引起人们的猜测,于是他两手一摊讱,带着玩笑的口吻说道:

      䁳“刚刚是逗你们的,我们这在这转悠的目的就是为了阿拉伯人”

      “ꙛ阿拉伯人?”

      军士们不解,讨论道:

      “我们刚刚去那个თ部落不就是为了阿拉伯人吗?难道刚刚敲山震虎目的还﯂没达到吗?”

      敲山震虎!

      这是聂军的解释。

      这츔里的唐军知道,这次出行的目的就是为了ꝭ这些阿拉伯人而来的,这也是王凯有意误导之下的结果。

      而他们꜠去咚咔咔族有部分原因的确是宣导大唐天威,也就是杀鸡儆猴,免得以后老有部落偷偷摸摸圈地为王,一声不响的画地为界,这也算是一件普通的执政策略。

      但鷋是,另一个更重要的方面,他们此行真正的目駤标乃是阿拉伯ᨭ人。

      唐军们早就知道阿拉伯人跟咚咔咔族有苟且,聂军在来的路上也说过,此去并不是为了打仗,铺以免误伤普通人,而是为了敲打阿拉伯人,做样子絅将这些全副武装的不速之客吓走,顺便离间一下也是他们的选择。

      “达到了,但还不够”

      計 㛞所以,在大家都知道ꊑ的情况下,聂军再一次解释道:

      ꙡ“我们不但要敲山震虎,还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毕삵竟对方是一支全副武装的骑兵,所以这次行动就是关键”

      到这里有人打断了聂军的发言,高声宣扬道:

      “那就跟这些家伙们好好打一仗,打怕了他们就老实了” 䲻

      “鲁莽,阿拉伯人又不是稻草人,站在那里让你打”

      这人的话,招来聂军的白眼,怂了他一嘴。

      “那该如何是好?”

      有人提问,聂军在说道:

      “所以我们要在这转悠,让阿拉伯人看清楚我们的配置,让这些人好好猜猜我们想做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聂军的目光不留痕࡜迹的往餛山顶看了一眼,那里又有一ꄏ个人哉影在闪动。

      “猜猜?”军士们也不动声色打量一下,故作轻松的骑马前行中疑问。

      “恩!”

      “我们这种慢悠悠的巡逻,连自己人都觉得不舒服,更何况是阿拉伯人,他们也一定不停地在揣摩着我们的意图,而这种搞不清的意图的思想,就是我们利用的机会”

      聂军一阵巧言,半真半假샳的说话,让在场的唐军信以为真,有人不住的点头道:

      “原来如此,让礲阿拉伯人迷惑,我们才好在暗中布置,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ᆭ 再有人呼和,眼中充满了崇拜:

      “这一定是王朗将的妙计,那位大人的心思果然不是我等能够揣度的”

      这些满脑子都ﴚ是打仗的男人们,自以为这是王凯的高招,殊不知这是聂军为了仇天魁,故意蕷借阿拉伯人,在这里慢慢䄮转悠,还顺口编了一个他们都无法看阺出的谎言。

      见这样,面具下的聂军无声轻笑,心道:

      “你们能这样想也好,也就不需要我㳱在多做累赘了”

      有时候被曲解,也是一件好事。

      就像现在的一心打仗的唐军们一样,他们认为这是王凯的妙计,顿时篸斗志昂扬,一边按照预定行程慢慢巡逻,一边摩拳擦掌为幻想中的战斗做好准备。

      粢 而这时,聂军的目光却看向了远处,不停地打量着。

      쟚“仇天魁啊,恩师已经为你做到这种程度了,你要是还看不见我们,茪那也是天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