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酒店好奇穿拘束衣的故事

      婚礼继续。

      直至新人进房后,嬴政也离开了此间。

      在这段时间内,有潜入冠军侯府的刺客想要刺杀嬴政,但是,犹豫半晌,他们都没敢动手。

      因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刺杀计划。

      且不说嬴政的身边有黑冰台的铁鹰剑士隐藏在暗中保护着他。

      就单单说四周布满的罗网与打更人成员,也让那些刺客们望而生畏。

      嬴渊亲自将田蓁送到屋里,开口说道:“你在这坐着,我去去就来。”

      府内还有很贵客,即使不用去一一敬酒,一些人,他也是要去陪一陪的。

      不然那些远道而来的贵客,会暗地里说,冠军侯不敬地主之谊。

      不管怎么说,都要出去喝几杯酒,当做是认识一下也好。

      比如,楚国大将项燕,还有那个魏无忌。

      他们都是青史留名的人物,的确可以去结交一下。

      只是…没想到燕国也派来了使者庆贺,这是一件让嬴渊感到恶心的事。

      田蓁自然是清楚他要去做什么,只是,当真就能去去就来?

      她忍不住叮嘱道:“夫...夫君,少喝些酒,早去早回。”

      嬴渊莞尔一笑,捏了捏她的鼻子,开口道:“良辰美景,本侯自是不愿辜负。”

      或许就连他都没有注意,今日几乎能来的人都来了。

      就连打更人的八大统领也来了几位。

      只是,他们假扮侍从或者下人,没有让人看清他们的本来面目。

      但是唯独...

      不见朱雀。

      后来还是梼杌找到了她,在一家酒馆内买醉。

      “傻姑娘,你这是何苦,像我们这样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成为他的女人。”梼杌忍不住安慰道。

      朱雀笑着摇头,“哪怕我在他手里,是一件工具,心中也愿,只是看到他成家,这心里,便是忍不住的难受...”

      梼杌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她在心中感叹起来,“杀人无数的美人儿,也会为情所困。”

      ......

      在此之前。

      嬴渊刚出房间,便是来到王翦跟前敬酒。

      他向嬴渊开口说道:“看到你成家立业,为师心中,说不出的畅快,将来大秦,还是要靠你们。至于我与...相邦,迟早是要将权力交到年轻人手中的。”

      相邦手中握有的权柄异常庞大,这点儿是毋庸置疑的。

      而王翦手中的权力,便是骊山大营以及边关军队,总计三十万的大军。

      这三十万,除了嬴政之外,掌握王玺的吕不韦、刚刚就任大司马的嬴渊,这二人,都无法调动。

      唯有王翦见到嬴政本人,才可驱使这三十万大军。

      这些军队,也是嬴政最后的底牌。

      嬴渊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又听王翦道:“相邦,末将所言,可有不妥之处?”

      “言之有理。”

      吕不韦喝了杯酒,在郑货的搀扶下离开此间。

      待即将要出侯府的时候,他扭过头来,看着府宅内所有人,微微一笑。

      随后,便继续向前行去。

      步伐较为缓慢,似有些苍老年迈之意。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吕不韦身上。

      他们也看到了他的那个笑容。

      虽然看似和蔼,但是却让人感到心头一惊,宛若身置地狱。

      那是来自冠军侯府的山东六国豪杰,最后一次看到吕不韦的笑容了。

      日落西山。

      随着他离去的背影,天穹,逐渐陷入灰暗。

      “渊兄,非此来,随行一歌姬,愿给冠军侯献上一曲,不知,渊兄意下如何?”

      韩非起身说道。

      嬴渊脱口而出道:“求之不得。”

      当那名歌姬缓缓登台之时,嬴渊彻底傻眼了。

      那名歌姬,脸上戴着一层薄薄的轻纱。

      身姿诱人,眼光清澈,白衣罩体。

      肤若凝脂,白里透红,温婉如玉,让人心中生起一种错觉。

      就像是一朵莲花于此世间傲然独立着,万物与其相争,都会失去些许风采。

      有美一人,宛若清扬。

      然而,嬴渊的惊呆,并非是因为其美色。

      就在他的屋里,还有一名姿色比她还要漂亮的女子在等待着他。

      之所以会惊讶,是因为他一眼就认出,这女子,乃是弄玉。

      “她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嬴渊喃喃自语,看向韩非所在的方向。

      然而,后者正在没心没肺的笑着。

      似乎,一切都与他毫不相干。

      至于弄玉,则开始抚琴奏乐。

      嘴里念念有词。

      吟唱的一首诗歌,正是《桃夭》。

      白天那些秦国乐官所唱的桃夭,与弄玉所唱的相比,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以往喜欢听曲的嬴渊,此刻的关注点,并不在曲乐当中。

      他对待弄玉的心思,是比较复杂的。

      说不清楚,究竟是感情还是其它。

      一曲终了,弄玉向嬴渊作揖,而后下了台去。

      其余的节目正在轮番上来,给这些王公大臣们庆贺。

      嬴渊刚想去韩非那里小坐片刻,毕竟,弄玉就在那里。

      然而,被楚国大将项燕纠缠住了。

      后者向嬴渊敬酒之时,用足了劲力,臂膀伸直,在酒水当中注入劲道。

      只要前者胆敢毫无准备的接住酒杯,必然会被陡然迸发的劲道所致,导致身形不稳,从而当着众人的面儿丢脸。

      然而,嬴渊根本不可能让他的想法成功。

      于是,他们二人,便暗中较劲起来。

      最终,那杯酒水,嬴渊还是没喝。

      只因为二人劲力所致,已经让酒水变得炙热。

      王翦放下酒杯。

      嬴渊轻笑一声,“承让。”

      这么多年的明枪暗箭都躲过去了,倒是也不差这一次的暗中较量。

      项燕点了点头,抱拳离去。

      魏无忌站在嬴渊一旁惊叹道:“不愧是冠军侯,手段令我佩服,今日乃是冠军侯喜日,不便叨扰,我会在秦国多住几日,等冠军侯忙完手头上的事情,你我在好好一叙,如何?”

      他对嬴渊很感兴趣。

      “信陵君盛情,在下不敢辞。”嬴渊莞尔一笑。

      项燕走后,魏无忌也离开此间。

      不过在临行之时,还对嬴渊说了这么一句话,“在下来到秦国,可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毕竟,秦国想要我命的人,可是有很多,希望冠军侯在百忙之余,能抽调些人手,保护在下。”

      他并没有告诉嬴渊自己的住址。

      是因为,以打更人的能力,不可能查不到自己居住在什么地方。

      而他让嬴渊保护自己,其实,也只是随口一说。

      这样做的目的,是想看看,对方,究竟与自己,有没有长久合作的意向。

      但是对嬴渊来说,多这样一个盟友,显得无足轻重,反而,最终会让大秦多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好不容易身边没了烦恼,想去见见韩非以及弄玉。

      然而,大秦战神郭开也来了。

      一脸谄媚的看着嬴渊,说了很多好听的话。

      而他只说了几句话,就让郭开哑口无言。

      只见嬴渊一把搂住郭开的肩膀,小声嘀咕道:“我说,你也算是和我大秦合作挺久的了,我们也给了你不少好处,眼下,有个小小的计划,你感不感兴趣?”

      “什么计划?”郭开下意识问道。

      嬴渊颇为认真道:“把李牧搞死。”

      闻声,郭开有些惊愕。

      他张了张嘴,犹豫半天,愣是一个字没有蹦出来。

      见状,嬴渊摇头一笑,“这件事情,你可一定要记在心里,没准什么时候,我们大秦就需要你的帮助了。”

      郭开无言以对,只能接连苦笑。

      怪不得李牧不愿赴秦。

      原来是秦国境内,有太多人想让他死了啊。

      吕不韦想让他死,王翦想让他死,嬴渊想让他死,还有谁来着?

      你说说,惹谁不好,惹秦国这帮煞星作甚?

      郭开想到这里,孤自摇头不止。

      然则心中已经做好打算。

      在嬴渊后面,他将自己的名字加上了。

      虽然,他不是秦人。

      但也想让李牧死。

      他死了,赵国内自己再无政敌,可一手遮天,如此便皆大欢喜,多好的事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