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喷的动态图

      几个大人物早已在这片上山川中印刻“道纹”,凝聚ឣ了“天势”,隔뷤绝了与外界的联२系,因此这里的修士无法出去。

      他们只能在这片天地一点插点的探索,去找寻从妖帝坟茔中跑出的宝物,石年混入其中,慢慢的向着阴坟靠近。

      忽的,血色寒潭出现异动,䋀整个荒原都被血光笼罩,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好像寒潭鞑深处有什么东西要出现了。뚰

      生活佀在这片荒原上的灵兽最先察觉쟱出不对,Ꮇ猛禽荒兽全都向远方退去,像是碰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

      “唉,你听到什么了吗?我怎么觉得有女子在哭泣?”远处一个修士对另外一个说道。

      “什么响动?还是赶快……”ᄹ

      同伴停止了说话,把没有说完的话咽下腹中,因为他也听到了异样的响动。

      响声很小,刚开始很多人都没有察觉,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响声越来越大,传乴得越来越远。

      “翁~翁~”

      神圣的响声只有一个音节攳,鈿可众Ӎ人却听到了不同的声音,有人听到龙吟,有人听到凤鸣,有人听到先民的祷告,有人听到大道真经的颂鸣。

      阴坟中一道玄黄之色的小塔飞出,彳其中极道气息流转,九层荒塔散发出极为恐怖的气息䒗,好像其中居住着一位神祗,荒塔不断的发写出神圣的“嗡翁”声,像是在传递着某种信息휟,神音急速的向远处传去。

      荒古禁地,一个앏高大的身影站在山崖上,他的双眸露出金色的光芒,ę向着妖帝坟陵这边看来,随后他发出一声叹息,跳入身后ﵲ的深渊之中。

      摇光圣地,姬ᮛ家,均有퓲老人从沉睡中醒来,他们的眼眸深如宇宙,一同向这里看来。

      神音急速的向远处传去,一瞬间,神音就传遍了쥈整个东荒南域,紧接着神音继ﱌ续向外传去。

      东荒中部的大衍圣地,万初圣地,紫府圣地,道一圣地,风家;东荒北域的姜家,瑶池圣地,均有圣人醒来,纷纷把目光望向这里,一时间,神音惊动了整个东荒。

      随后,中州的四大皇朝,西漠的佛教、天妖宫,南岭的蛮族,北原的黄金家族……均有强者被惊醒。

      中州、东荒、西漠、南岭、北原,各大大势力同一时间全部被惊动。

      太初古矿有生灵被惊起,不死山有至尊醒来,仙陵有长生者复苏、神墟有神灵叹息、轮回海、葬天岛……一个个至尊在沉睡中被惊起,随后惊异不定。

      神音传遍了整个葬帝星,随后向着宇宙深处传嚗去……

      “那是东荒人族至宝——荒塔!”一个老修士颤抖的说道,传说中的东荒至宝再次现世,定会引起血雨腥风。

      ⊜ 荒塔通体九层,由仙金打造而成,如今它悬挂在天空中,不䐄时的发出恐怖傈的气息,里面好似有什꿝么东西在对峙着。

      那五个大人物如今被荒塔垂下的一缕气息压在地上,动弹不得,段德ᙒ这个无良道士也被压的死死的,但是他胖胖的脸꣧庞上露出喜意:

      ⊩“无量那个天尊,传说中的东荒至慃宝荒塔,缩以后它是᡻我揻的了。”

       荒塔不为所즿动,里面的神祗正在和青帝的元神对抗,以往神祗总是处于下风,可如今它却越战越勇,荒ꎡ塔神祗旧日的回忆在回归쮮,神祗正在一点点恢复་巅峰。

      随着神祗越来越强大,塔身变得越来越小,最终竟变成一个三寸大小的仙金荒塔,立于地上三尺之处的高空。

      荒塔内时不时的有神音传出,有光芒闪动,时而可以听᭨到有神祗在自语,时而又归于平静。

      远方的修士很快发现了异状,这荒塔竟然立于三尺高空中,一屛动不动。

      “嗯,这荒塔怎么回事?”

      很快,外面籌的人发现了荒塔的异样,荒塔ឹ在那里一动不董动,像是失去灵智,无意识的散发똰出道道威压,越是靠近,越是恐怖。

      蟥 “我知道了,宝物有能者具之,荒塔一动不动只是散发ꘕ着威压,这应该是在考验着我们的实力与勇气!”远方的一个老修士猜测道。ₛ

      㻺段德和那五个大人物也都茊是这么想的,他们祭出自身的宝器,勉强的支撑着身体站起来,一点一点的向荒塔靠近。

      随着靠近,众人身上的护身宝器一件又一件的爆裂,这让他们肉疼不已。

      㴅段德前行的最快,他拿出一件又一件的宝器,仿佛用之不竭,取之不尽。

      赑叶凡在远龪处看着无良道士随意的消耗宝器,他泪流ꚃ满面熶,其中有几件是从他身上搜刮所得。

      뾂 묓 恐怖的威压极力的压迫着他臃肿的身躯,无良道士一点一点向前走,五个大人物面露冷色,因븤为他们被甩在后面。

      见状,段德面鹄露微笑,挑逗几人:

      “哈胬哈哈,无量天尊,我就说这东荒至宝与我有缘,你ꎀ们几个还是不要向前走了,省几件宝器吧!”

      越是靠近荒塔的威压就越大,到了最后十米,段德再也承受不住了,他被压趴在地上,久久无法动弹。

      看到段┻德出丑,再也无法前行,五个大人物松了一口气,其中一人冷脸喝斥道:“哼,你这野道士好Dz大的口气,竟想染指我圣地的宝敾器。”

      说完,五人祭出一件件宝器,继续向前一点一点的缓步行走着。

      「段德看着即将靠近自己的五人,面露苦色,他知道自己落到他们手里没有好下场。

      于是段德像一个虫子一样趴在地上,一拱一拱的向前走,慢慢的靠近着荒塔,可是越是向前就越艰难。

      잔段德与荒塔蒳有十米的距离,可就是这十米,他拱了半个时辰才走了一半,越是向前,压力越紪是成倍的䥙增长。

      后面的五个大人物也鸍好不到哪里去,他们更为不堪,为了荒塔,他们也放下了尊严,一个个的如同青虫在地上向前爬着,㊾六个人一前一后的向前努力爬着。

      “再努力,再努力荒塔就是贫道的了。”段德像一只肥胖的青虫,一拱一拱极有韵律的向前爬着。

      “拱”到最后,段德不断的祭出宝器,꤆随后宝器˶纷纷炸裂,一件件通灵武器碎裂,让段德心痛不已。

      “这都是我辛辛苦苦抢,找来的宝器啊!”

      胖道士差点说漏嘴,不过想到即将的收뤗获,他舒缓了紧皱的眉头:

      “一切都是值得的,那些凡夫俗子的通灵宝器怎么能和我的襤荒塔这种仙器相比?”

      最炰终,在后Е面五个大人物愤怒的眼神下,段德缓缓爬捹到了荒塔下面,他用力的抬起手,摸向荒塔。

      ꘷ 蹳 可是段德刚触摸到荒塔的同时,后面有一人闲步走来,他无视了荒塔四周散发的神圣威严,一只手轻松的拿走了立于三尺上空的荒塔。

      威压瞬间解除,石年一手拿着荒塔战矛,一手捏羰碎了自己之前制作㽚的传送符。

      一阵光芒四起,呇传送符打破了五个大人物在这片天地设下的禁制,石年随后遁于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荒塔摸起来滑滑的。”这㊂是段德心中最后的想法,随后他一口逆血直喷而出,然后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五名大人꬀物比较靠后,他们看到了石年无视威压,闲庭若步的走向荒塔的全过程,甚至石年还无意的踩了一个大人物一脚。

      “啊!你这❿小贼,我誓闘必杀你!”

      姬家的一个大人物发出一声怒吼,随后在悲芴愤中几乎晕倒,他确定,刚刚那个青年是有意的踩了他的手,这是在侮辱他。

      “赶紧通知圣꣘地(家族),把媱这里的消息尽快传回去,请族中的一些老祖宗推演,这个得到荒塔的人究竟是谁?就算是把整个东荒翻个遍,我们也要找到他的下落。”

      几名大人䉢物吩咐道,随后,他们五人立即向远处飞去,去追那个抢到了荒塔的修士。

      顿时,一道道长虹飞向天空,픃一座座古战车回归故地,这几天,世家圣地发了疯的把整个东荒翻了个遍…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