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灵异>

      听到老痒的招呼声,周凡和吴邪也轻手轻脚的凑到窗户前面。

      悄悄的把窗帘掀起了一条缝隙,向外看去。

      只Ꞷ见院子中间,猇除了老板娘和两个帮工的人之外,还站着五个背着大包小包的人。

      蛻这五个人,正是他们之前在大排档吃烤串的时候,前来搭讪的老头,以及和他坐在同一桌的人。

      周凡比了个手势,三个人又把窗帘拉好,蹲在窗台底下。

      譵 ש 一边ꞿ用手机打字쿬交流,똵一边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蟖静。

      老痒打字道:

      ɒ“这几个人是不是跟踪我们过来的?”

      吴邪做了一个无语的表情,打字道:

      “别忘了咱们可是坐着汽车,半路被司⚣机撵下来。”

      “然后靠两疐条腿背着大包走了几﹣个小时,才过来的。”

      “你觉得他们有这闲情逸致,也扛着大包,跟在咱们屁股后面走过来?”

      周凡也是打字道:

      “看他们굻和老板娘的熟悉程度,应该是经常来的熟客。”

      老痒面色担心的打字道:

      ŭ “这帮人,先前在大排ꬻ档撸串的时候舔就盯上咱们了。”穥

      “也不知道老板娘会不会大嘴巴,把咱们住䝷在这里的事情说出去。”

      吴邪嘿嘿一笑,打字道:

      “那是,老痒你结巴的太有特点了,别人一说就知道是你了。”

      这个时候就听到院子里面,那个老头说宁道:

      “大妹子,今天怎么心情翝这醡么好?还送给我们一只烤鸡?”

      老板娘笑呵呵的说道:

      “泰爷,你也是熟客了,今个赶巧了有单生意上门,就分你们一只烤鸡滋补滋补。”

      ỽ老头招呼其他几个人,一边在院子里面搭桌吃饭,一边问道:

      “今天又开张了?”

      老板娘带着几分得意的说道:

      “隔壁村的二狗子,不是总在那几趟拉着外地人的车上接活灾嘛,他说叫什么,对,向导。”

      “今儿个二狗子遇到三个肥羊,不过那三个小伙没搭理他,二狗子就又把人给支到我这来了。”

      听到这,老痒简直气的冒烟,愤愤不平的打字道:

      “草,那个黑向导,说车没油的司机䡕,这个黑心的老板娘,还有那一堆的村民,合起伙来坑咱们啊?”

      外面一个年轻的声音说道:

      “老板娘,那几个人什么样啊즀?不会和我们抢ﬖ活吧?”

      㮘老板娘嗤笑了一声,道:

      “就是几个青瓜蛋子,一个结巴,两个小白脸。”

      那个声音沙哑的老头听完一愣,先是把老板娘打发走了。

      然后又跟另外几ꐸ个人,压低声音的说了几句什么。

      接着几个人就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声音,在院子里面聊开了。

      륨周凡的体质被챠系统强化过,他听到了那个老头悄声说的话。

      然后就去背包里面把地图和笔翻出来,又回到窗台底下靠着墙坐着。

      一边听外面那几个人扯淡,偗一边在地图上面写写画画。

      吴邪和老痒,没听清那个老头压低声音说的话。

      两个人看到周凡突然很认真的,对着地图做记号的样子,䆌有些纳闷。

      周凡打字道鲈:

      “刚才那个老头ᠸ说,‘店里住着的那三只肥羊,就是之前遇到的,刚上冈冈的青头’。”

      “然后他叮嘱其他人,‘等下放堫点饵,明天带着那三只肥羊上䶘路,关键的ﯖ时候让他们去趟雷’。”

      老痒一听就怒了,简直想冲出枭去打ㅬ人。

      吴邪一把拽住老痒,让他冷静。

      周凡也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几个人就专心的听着外面的人说说笑笑。

      外面没说几句话,就有௥一个年轻的声音说道: 黴

      “泰叔,咱们还得再走多远才能到地方?”

      沙哑声音的老头,泰叔,说道:

      ⍪“等到爬过了蛇头山,照着山路再走上两天,再之后就没路了,只能穿林子走,具体多쮆远就说不准了。”

      “你要是不行⼰,就趁早滚回去,别拖老子的后腿。”

      一个广东口音的人说道:

      “都再坚持坚持,这趟买卖做成了,大家都电可以提前退休了。”

      “我和王老板到时候,带你们去香港的花花世界尽情的享受。”

      泰叔呵呵一笑:

      “李老板,咱们也合作很多ᚻ年了,以前那些流墓你都找的极准。”

      “我看你的手段和传说中的摸金、发丘、搬山、卸岭相⓭比较,也不逞多让。”

      “怎么偏说这一次下斗,就是最后要쾎金盆洗手的一次了?”

      ฑ李老ෂ板得意道:

      “我也不是故意瞒着,就是这个事情吧,说出来都怕你们不敢相信。”

      “本来嘛,这件事情我是打算带到棺材里去的。”

      “不过这次之后,反正我也打算要金盆洗手了,你们大家又都跟着我这么久了,我垡就说一下吧。”

      蹲在窗台底下的周凡,吴邪,老痒,知道重头戏就要来了,连忙打起精神,聚精会神的听着。

      李老板又是沉吟了一会儿,缓缓的讲述了一件他祖上的쀎秘事。

      北魏的时候,李老板的先祖遇到了一个哑巴伤兵,得到了一㽵卷写满字的麻布。

      可惜李家先祖看不懂那些字迹,但是又觉得东西珍贵,死前做成了一件寿衣。

      直到晚清的时㡠候,李家迁祖坟。

      李家先祖的棺材摔坏了,骸骨散落一地,唯有那件做成寿衣的麻布保存完好。

      嚔 李老板的爷爷找古董商人给看了看,发现那个写满了字迹的麻布,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河木集”。

      众人震惊的沉默。

      疮院中另外一个声音说道:

      “听闻北魏的时候禡有一只军队,明面上是皇帝的护卫。”

      “实际上他们的真实身份则是,神秘的四大뷂门派当中的,摸金校尉和发丘天官。”

      “他们所倒斗的经历,只有他们自己和皇帝知墇道。”

      “其中一些古墓,找到之后暂且不急着开挖,而是做下记号。”

      “这些记录古墓准确位置的东西,就叫‘河木集’。”

      李老板称赞了一ὗ声:

      仿 “师爷就是博文广记。”

      烈然后李老板又是惆怅的叹了一口气道:

      “不过我家祖宗得到的这块‘河木集’,上面只记载了二十四个古墓的位置。”

      “现在咱们要去的这个,就是最后一个了。”

      “如此一来,等到做完这一次买卖,我就要金盆洗手了。”

      话已至此쥈,院中的几个人又闲扯了一会儿,便回到农家院扠另一侧的屋子里。

      周凡,吴邪,老痒,也从窗边退了回来。

      几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又怕隔墙有耳,便还是靠手机打字交流。

      老痒啧啧称奇的打字道:

      “他们说的是真的吗?还整出来一个劳什子的‘河木集’,听着神神叨叨的。”

      吴邪面色认쨈真的打字道:

      䋹“我听说过‘河木集’这种东西,确实是真实存在的。”

      “就是不知道,那个李㞞老板手里的是不是真的。”

      “但是他们ᖙ说之前合作过多年,挖了不少古墓,应该是真퇩的吧。”

      周凡也是打字道:

      “之前那个老头泰爷,不싅是交印代他们几个人想拿咱们当趟雷的,让他们放点鱼饵吗?”

      “这个‘河木集’就是鱼饵了。”

      “不过他们把咱们当肥羊,咱们反手把他们当免费的带路向导。”

      “等到进入了墓里面,就各凭本事了。”

      然后周凡停顿了一下,神色又有些奇怪的打字道:

      “有一点我很纳闷。”

      “咱们先假设,李老板手里的河木集是真的。”䯯

       “但是他的这一份河木集,是来自于北棍魏时期,一个哑巴伤兵的遗物。”

      “ꀨ以当时的风气,他们这一只军队为皇帝做这类事情,自然就是皇帝的亲信。”

      “去探查那么多的古墓,并且记录下来等待日后再挖,如此重要的事情,肯⭋定不可能只有一份记录쀚。”

      “即便ἥ当初的那支部队全ꁌ军覆没,也会有相关的信息上报告给当时的皇帝。”⫳

      畬“例如哪天,谁带队,带了多少人,分别都是什么人,从什么地方出发,目྄的地的范围,什么时候遇险,什么时候失踪,等等。”

      “一旦到了规定的时间,这些人没能归队,皇帝必然会根据相关信息,再加派人手前去探查。”

      䚾“一批人栽了就换第二批,第二批再栽了就再派第三批……栽的人多了,就直接大军压境推平古墓。”

      “毕竟流传下河木集的哑巴军,是直属于皇帝켄的,和咱们这些普通的手㔆艺人,完全不是一回事。”

      “我觉得这类古墓中的问题都很大,就好᤬像炑是故意留下来的‘鱼饵’,用来吊着后鶞来的盗墓者,一批又一批的进去。”

      吴邪和老痒也是悚然一惊。

      老痒搓了搓胳膊上起的鸡皮疙瘩,打字道:

      雞 “听你这么一顿扯淡,我竟然觉得有几分道理,感觉背后确实有什么阴谋似的。”

      吴邪心里一突,不뻨知道怎么的,回蓔想起了之前遇到过的血尸,以及当时正在蜕皮的诡笑干尸。

      吴邪摇了摇脑袋,暂且把这些事情都抛到了一边,肃然道:

      “不论怎么说,咱们最好都警惕着点,这一趟倒斗应该很危险。”

      “因为根据经验,只要一个人说出来他想▱‘金盆洗手’,那基本上就落不了好了。”

      壅周凡和ɍ老痒也都神色郑重的点了点头。

      毕竟大家都知道,如果一个人说出类似于,“等到做完一件什么事情之后”,打算金盆洗手、回家结婚偺、随身带着全家福……基本上就等于身上插满了旗子。

      釅 随后几人就놵各自睡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

      院子里面就传来了说话声音,似乎某个人因为还没完全清醒,一下子Ṧ没站稳,直接把一个桌子撞歪的动静。

      周凡和吴邪直接就被吵醒。

      周凡颇邗为无奈的悄声说道:

      “这帮人,为了让咱们跟上去当華趟雷的也是拼了。”

      吴邪打了个哈欠,说道:

      “要不是老痒非要去的那个破地方,和他们的目的地很可能就是同ᛊ一处,我都不想搭理他们。”

      说完就一脚把老痒踢醒了。

      老痒就迷췒迷瞪瞪的爬了起来。

      随着农家院的破旧大铁门,发出了吱扭一声响动,泰叔那一伙人离开了院子。

      又等了一会儿,周凡,吴邪,老䭘痒,三个人就背上装备,远远的吊在那一伙人的身后,跟了上去。

      ࠒ(求收藏!求票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