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videossexotv另类0

      第108章-捐款

      把手枪还了回去,又去挑了一把步枪。

      这会陆绪挑읪了一把国产的QהBZ95式步枪,而邓伟杰拿了一把M16。

      QBZ95式步枪,就是95式步枪,部队制式步枪之一。而M16是镁军制式步枪之一,也被誉为当今世界六大名枪之一。

      两把枪原本都是自动步枪,只不过枪会里的步枪都被改成了半自动步枪,也就是按一下扳机,才能发射一枚子弹的那种。

      95式装配的弹药口径是5.8MM,而M16装配的弹鄮药口径是5.56MM,两把步枪都算是小口径步枪,后坐力在蔤步枪里不是很大,不过也不小。

      步枪的子弹엖初速度要远远高于手枪,例如濮QBZ95式步枪,子弹出膛的初速度大概是950米每秒。100米的靶,不考虑빪阻力瑰也就0䝈.1秒左右,重力影响的下降高度펿约为5CM。

      考虑到阻力,实际的数值还会稍微大一些,另外还有风力的作用。

      陆绪很快就心算好了这些数据,然后戴好装备,枪托抵住肩窝,三点一线瞄准100米外的靶扣动扳机。

      “9环、10环、10环、10环…”

      步枪没有斋专门的报靶员,要想知道自己的成绩只能拿起边上的望远镜。

      步枪子弹犞的糩威力比手枪大很多,打在靶子上的弹뙁孔自然也就大,加上望远镜倒也不虞伧看不清。不过看100米距离的계靶陆绪还用螑不着望远镜,一边开枪陆绪一边留意着命中的目标点,除了第一枪有点误差外,第二枪陆绪就已经调整过来了,后续都是10环。

      甚至弹孔都无限集中在靶心。

      10发子弹结ٺ束,陆绪99㝎环,而一旁的邓伟杰63环。

      嗯,63分也算⛀及格了。

      步枪邓伟杰玩的不多࢏,一般来说日常办案ይ一把手枪也就够了,总不能Ὤ每天身上都挂着一把步枪吧。

      步枪这种军用级别的武器,作为警察,一般的日子还真用不到。

      堊拿着望远镜看了一下自己的打靶成绩໭,看到有两枪打在了1、2环上,邓伟杰都没去统计自己的环数。 ㋏

      摇了摇头,邓伟杰索性不打了,自觉地把枪拿给陆绪,然后在边上看着陆绪的表演。㰹

      笑着接过了邓伟杰的M16,陆绪开始了他第二回듲合的射击,刚刚㫎10发子弹里面第一发没熟悉失误了,只打了个9环这让陆绪很不爽。换上M16,陆绪瞄准靶子,连扣扳﷌机,10发点射。

      ‘10环、10环、10环、、、、、’

      一旁的邓伟杰拿着望远镜,看着繼陆绪一枪一枪的名字胸环靶最中心白色的10环区域,即使弹孔密集在一起有点分不清,但是总环数分外的清晰,子弹数乘以10就行了。

      想着自遌己刚౪刚打的1环和2环,同样是M16,差距넸咋就这ʘ么大呢。

      ሪ 邓伟杰心里却不由惊叹,陆輺绪这水平得是部队里的精英才能做到吧。

       只是这样的成绩得多少子弹才能喂的出来?

      100米靶打完,陆绪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换200米靶。

      ‘10环、10环、10环、、、、、’

      看了陆绪前三枪稳定10环,邓伟杰已经没心情继续看下去了,200米的靶他都看不清靶子,更别说靶心了,陆绪是怎么不靠瞄准镜打10环的?

      “变态”邓伟杰无语的放下望远镜,嘴里吐出两个字。

      没有继续推进靶位,就在200米的距离上,陆绪打完了两把步枪所有的子弹。

      验枪完毕后,摘下耳麦,陆绪不由的对着邓伟杰똃说道:“爽,男人就是要这样。”

      陆劉绪却不知道他这句话在邓伟杰眼里是典型的内地部队的思읩想。

      “好了啊,快到中鰛午了,先去吃饭。”邓伟杰现在一点都不想待在靶场,嗯,鞄是不想和陆绪一起待在靶场。作为副处长的儿子,他的射击能力在圈子里一直是炫耀的资本,今天却被陆绪打击的不轻。

      两个男人,都啿不是美食爱好者,㍻也不用追求什么浪漫的气氛,随便找了个安静的地窑方邓伟杰请客请陆绪吃了顿午餐。

      “我要开车啊,所以中午就不方便请你喝酒了,喝杯冻柠茶吧,健康又营养。”两人虽然没认识几天,但邓ꂌ伟杰仿佛和陆绪很熟悉一般,一边说着一边毫不犹豫的点了两杯冻柠茶。

      “冻柠茶可是港岛的一大特色,我们内地的想来港岛喝一杯正宗的冻柠茶都不容易啊。”陆绪笑着回道,港式䥗冻柠茶的名头他上一世就听过,据港岛旅游回来的人说想要喝老店里正宗的冻柠茶还要排好久쏕的队。

      邓伟杰一乐,点了几个菜,然后把菜单还给服务员,笑着回道:“那今天别和我客气啊,多喝两杯,呵呵。”

      没过多久,服务员先端着两杯冻柠茶过来。

      ꃾ 邓伟杰亲自给陆绪递了杯冻柠茶,说道:“陆少,来,正宗的港式冻柠茶,内地估计很难喝到的啊。”

      ࿤ “邓SIR亲自送的茶,港岛都不一ᑅ定有憎几个人能喝道吧。”陆绪伸手接过茶杯,笑着说了句好话。

      邓伟놫杰笑着摆了摆手,道:ꔄ“哈哈,在港岛啊,能让我敬酒的人不少,但是能一起喝冻柠茶緜的人不多啊。”

      菜上的很快,뜎两个人4菜一汤,不算豪华却也够了。港岛人一般吃饭尽量杖会避免5菜一汤或者4菜两汤,因为6个菜在以倢前是死囚的最后的晚餐,港岛人对于这些不吉利的东西都很忌讳。

      男人吃饭大多都很快,饭后两人⵺又找个个风景好墤的地㹝方坐下点了杯茶。

      室外遮阳伞下,吹着微风,邓伟杰拿出一个小木盒,从中拿出一根雪茄递给矛陆绪,问道:“来,阿绪,这是我朋友从南美带来的雪茄,要含不要尝尝䨢?”

      看到雪茄,陆绪想起来了上次金砂赌场也送了自己一盒雪茄,但是被著他扔进了空间就没再想起来。(是没必要想起来)这会看到邓伟杰低过来的雪茄,陆绪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高

      这两天做了一回真男人,双射一血,陆绪此刻的心情十分好,索性再尝试一下新事物。

      ⠵雪茄不比卷烟,作为쬊二次发酵的烟草,其里面含有的ᖞ焦㖹油和尼古丁要远远少于普通అ的卷烟。另外抽雪茄是不用吸入肺部的,吸一口在口齿间充分流连后Ɥ,缓缓吐出才是雪茄的真正抽法。

      上好的雪茄吸后不生ᮓ痰,甚至还有止咳清痰的作用。

      用雪茄剪剪段一端,接过邓伟杰低过来的火柴,陆绪抽出一根僁划燃,等火柴头部的硫燃尽后,将雪茄烟身在火焰上不停且有规律的转动略烤,再均匀地点燃雪茄头뷆。

      轻轻吸一口,一股浓郁醇厚丰满的香气沿着雪茄进入陆绪的口中,토没有任何任何的人工香气和怪味。唇齿留香,火红的雪茄头慢慢被烟灰遮盖住,只剩尿尿腢的云烟冉冉消散在眼前。

      缓缓吐掉,陆绪烇没有急着抽下一口,尼古钼丁的刺激这神经中枢,也使陆绪的心跳和血压略微上升。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陆绪又从容不迫的的抽了一口,刚刚完全被烟灰盖住的雪茄又ꂌ重新亮起了深红色,又燃烧出了自己的活力。

      好的雪茄,不吸是不貒会燃烧的,并在数秒钟之内停止散发烟气,三至五分钟就熄火,再次吸用时必须重新点燃。二次点≠燃雪茄则需要完쬆全减去上一次的烟灰及黑色未燃烧充分的黑色碳化烟叶,这是很失礼的一件事。所以抽雪茄时就要掌控节奏,既不能让雪茄熄灭,也不能过于频繁的吸。

      낍 雪茄的魅力就在于它的从容不迫。能姡够这样细细地一口一口品味一支雪茄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体验,沉醉在淡淡的烟云中,回忆Ь一段往事,沉思或者闭目养神都是惬意的。

      一支雪茄吸了一半陆绪没有在抽下去,放在烟灰缸边上,任由长长的烟灰挂在雪茄上,然后慢慢冷却落下。

      看着陆绪的动作,邓伟杰深深吸了一口也放下了ꌺ雪茄,几꽿秒后缓缓吐出一口长烟,想说点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本郤来按他的计划,礖要是陆绪只是普通的商人,那么他有把握或殲者有吸引对方的条件来谈。但是经过上午射럸击的事情和这半天的试探后,邓伟杰发现陆绪的家庭教育背景可能十分不简单,计划搁浅的他反而有点不好开口。

      䳅⯎看出来邓伟杰的纠结,陆绪心里摇了摇头。他看出来邓伟杰应该是有事求他,今天邓伟杰给他的印象不错,如果是力所能及的,那么陆绪不介意帮忙,就当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了。

      想了想,陆绪还是直接说道:“邓SIR,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你脸上的皱纹都能夹死蚊子了。”

      邓伟杰一愣,不过立马就反应了过来陆绪实在促狭他,于是故作幽默的回道:“我现在看起来这ﯟ么苍老么?我可是才24岁啊。”

      胛陆绪笑眯眯的唘看着邓伟杰,这货还在打马虎眼。

      被陆绪看的不好意思,,邓伟杰直接投降似的说道:“好吧,好吧⌾,那我就直⃓说了。”

      “是这样的,我老爹是港岛警队行动处的处长,也是警务处副处长。”邓伟杰说道此处看了一下陆绪,等看到陆绪还是那副表情没有变化后只得继续说道:“港岛警务处处长,也就是一哥,快要退了。”

      好吧,陆绪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原来邓伟杰的老子是想要上位啊。但㱤是他一个大陆人也插手不了港岛的政坛,邓伟杰找他有什么用,除非是为了……ᓂ

      솇“所以你老爹缺少政治献金?”陆绪问道。

      “不,不,我老爹可不想被ICAC(廉政公署)查啊,而且又不是选举,也不能叫政治献金。”邓伟杰立马解释道。

      也不能叫政治ṏ献金?陆绪挑眉问道:“那还是좌钱的问题咯?”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