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选莞式帝王视频

      罗老歪愣了片刻,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封思铭的胳膊,随后将头凑了过去,压低了声音说道:“胡兄弟,如今此地人多眼杂,不太方便下手,恐生哗变,

      不过昨天的倒是还有几个,若小六子想吃新鲜的也行,等会人散了,哥哥我给你安排。”

      闻听此言,封思铭则是一愣一愣的,不对劲啊?按剧情来说尸头蛮就是现在挖出来的才对,怎么这罗老歪说什么昨天的?

      “罗帅,莫不是我睡糊涂了不成?这尸头蛮昨日就挖出来了?怎么我记着好像没有的吧?”

      封思铭说完,还将手中的人头瓜递到了罗老歪的眼前,而罗老歪则是懵逼了,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

      “哦,原来胡兄弟,说的是尸头蛮?而不是那……”

      言尽于此,罗老歪赶忙是收住了话头,这他妈原来是个乌龙事件,还害得他罗大帅刚才尽力想着是不是准备找个借口杀几人呢,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虽见罗老歪话不说完,但观场中气氛,封思铭脸都黑了,这些人怎么一个个脑洞比他还大,老子一个新时代社会主义接班人会干这种事吗?

      封思铭也懒得解释,直接就将手上的尸头蛮朝后一抛,尸头蛮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直往小六的位置而去。

      而原本还静静匍匐在地的小六子,见那人头瓜尸头蛮飞来,背脊两侧收缩的一对黑翅一展,立马将大黑头浮了起来,于半空中将大嘴往两侧一咧开,在接住瓜后,虫齿一收缩。

      “咔嚓”一声,人头瓜就在它嘴中爆开了,红汁四溅,无数虫齿蠕动没过瞬息间直接就给吃了个精光。

      众人见此情形,一个个都是眼睛睁的跟铜铃一般,生怕错过了一个环节,封思铭将手中的尸头蛮扔出去后,直接回过头,看都不看背后一眼,就径直下到坑里。

      随后一手一个瓜,再次朝小六扔去,又是两声瓜皮爆响的脆响,此刻只要不是脑子不好使的,都知道了,原来这胡八一说的给蜈蚣吃的早餐就是这人头瓜,也不知多少人松了一口气。

      这一人一虫在场中就玩开了,封思铭扔瓜,小六子接瓜,动作连贯的一气呵成,跟演杂技似的。

      罗老歪和陈玉楼这看了没一会才是反应过来,忙招呼人过来将地上的一大堆尸头蛮给清理出去,给小六子一虫慢慢的享用。

      这尸头蛮还真不是一般多,这些工兵本来挖到的只是第一层,这清理之下才发现下面还有好多。

      于是在坑外就堆起了蛮高的一堆,罗老歪见尸头蛮的事情已解决,忙吩咐手枪连的人监督工兵们继续向下开挖。

      陈玉楼,罗老歪和封思铭等人,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小六子,欢快的在那尸头蛮堆里一口一个,一口一个的吃着爆汁北瓜。

      不得不说看久了,居然都想上去吃上一口,突然这时候罗老歪冷不丁的来了一句话,差点没把场中众人给呛死。

      “你瞧瞧,这小六子吃的多欢实啊,哎呦喂,老子前半辈子什么苦什么东西没吃过,但这北瓜确实是没尝过,总把头要不咱们弄一个回去切开试试?”

      陈玉楼听罗老歪这么一说,忙摇头晃脑的说道:“罗帅啊罗帅,这瓜岂是咱们消瘦得起的?这石头蛮聚怨气而成,乃至阴之物,恐怕人吃上一口,就得寒毒入体,不出片刻就得七窍流血而死。”

      见陈玉楼停住话头,看着自己,封思铭这才笑着说道:“小六本就是蜈蚣,喜好阴湿,这尸头蛮再怎么阴毒,也是对它没什么作用的,顶多也就和咱们吃西瓜,它吃北瓜,差不多吧。”

      罗老歪本来就是调侃一下而已,他又不是脑残,所以听到陈玉楼和封思铭这番解释,忙竖起大拇指对着陈玉楼说道:“还是陈总把头和胡兄弟有见识,那像我就只会打打杀杀,这盗倔瓶山古墓还是得靠两位才行啊,我老罗就负责把这瓶山里的宝器通通搬空就行了。”

      这时间又是如不要钱一般,一晃来到了晌午,烈日当空,吃完午饭的三位带头大佬抬着椅子到外面,如大老爷一般就靠坐在椅子上。

      悠闲的晒着太阳,晒晒那昨夜大雨倾盆的湿气,罗老歪此时头偏着,嘿,睡的那叫一个香,那呼噜声打的震天响。

      搞得旁边的陈玉楼和封思铭一脸无奈,只得喝喝凉茶,嗑着瓜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而陈玉楼则是很骚包的拿着扇子扇来扇去的。

      封思铭居然在那么一瞬间,感觉他不是在盗墓,这他妈确定不是在度假?

      就在此时,只见得那远处的挖掘现场,一阵沸腾,一人从那里快步赶回来,正是花玛拐,见他脸上那是一脸中了百万大奖的喜气。

      封思铭一看便已知晓他要说什么,肯定是挖到墓门了,应该准确来说是挖到瓮城陷阱的大门了。

      花玛拐来到近前,见总把头和封思铭都在看着他,于是不敢失了礼数,忙恭恭敬敬的说道:“禀总把头,弟兄们挖到墓门了。”

      陈玉楼脸上一喜,将手中摇扇一收,对着封思铭便说道:“胡兄弟,咱们去瞧瞧看,这瓶山墓门究竟有何玄机竟埋的如此之深。”

      话罢,从椅子上起身,手握折扇而去,封思铭将手中还未磕完的瓜子,扔进进了旁边的木桶里。

      朝着罗老歪的大腿上那么重重一拍,惊得屠人阎王罗大帅直接惊天而起,好家伙,他此刻正跟着府中刚娶过门的姨太你侬我侬呢,突然身体一震便惊醒了过来。

      美梦破灭,罗老歪刚要发飙呢,一听封思铭说那工兵们已经挖到墓门了,罗老歪立马把这刚娶进门的漂亮姨太给踹到了九霄云外去了,急吼吼的就和封思铭前往了挖掘现场。

      其实昨日陈玉楼闻土辩墓穴,定了十几个土坑,都没太大进展,一直到傍晚的时候天上雷霆轰鸣,他这才使出了,听雷的手段。

      他那在雷雨中听得这地下回响不绝,所以才定了个准确的位置,也就是挖出尸头蛮的那个土坑,很确凿的断定这瓶山墓门就在这下面。

      只是可能埋得极深,所以罗老歪才会二话不说让这工兵营是昼夜不停的开挖,这不还真就给挖出来了。

      封思铭和陈玉楼也是相识好几日了,再加上洞晓天机的情况下,所以对陈玉楼的性格还是摸了个门清。

      所以这一天下来,每次闲聊封思铭都会有意无意的去询问陈玉楼的看法和解释,反正就是搞得我不懂,大佬给我解释一下,这让陈总把头再次恢复了自信,果然这摸金校尉也不是万能的。

      这次见陈玉楼听雷定出墓门,怎么说他这个马甲胡八一也得上去拍拍马屁不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