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一压在玻璃窗无需下载

      出了这么大一件事,祁玉和程敏自然不能直接回家,得跟着警方回洛杉矶警局,好好配合调查。

      尤其是在美利坚这个国度,两人一个游客一个移民者的身份,更会被洛杉矶警方重点关注。

      警方着重调查两人是否跟汉斯等匪徒有不知名的联系。

      此时,祁玉和程敏两人分别被带到两间审讯室,接受警方的盘问。

      祁玉面前坐着一名黑人胖警员,他叫鲍尔。

      “祁玉先生,请问你是怎么带着两位女士从中富大厦逃出来的?

      要知道,当时匪徒已经控制了整栋大厦,所有出入口都封锁了起来。”

      “我发现匪徒的时候,他们开枪射杀大厦前台,幸好他们没发现我。

      所以我急忙拉着我的两位女伴从后楼梯到达地下车库,准备从车库离开。

      正如你所说,车库的出入口也被匪徒们封锁了。

      不过我这个人天生神力,直接用力气徒手拆了一道闸门。

      我就是这样带着她们离开的。”

      对于鲍尔的提问,祁玉选择如实回答。

      反正力气大又不是罪,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天生神力?”

      鲍尔表示疑惑,到底得神到什么程度,才能徒手拆闸门?

      “需要我为你演示一下吗?”

      “最好如此。”

      接下来,鲍尔就见到让他惊爆眼球的一幕。

      祁玉双手扶着面前小桌子的两边暗暗使力,然后桌子上就像夹心饼干一样,“啪”的一声,从中间对折了起来……

      “Jesus Christ!”

      现在鲍尔相信眼前的光头年轻人能徒手拆闸门。

      实在太颠覆正常人三观,超出正常人能力范畴了。

      稳了稳心神,鲍尔继续提出第二个疑点。

      “那在你逃出来后,是什么驱使你回到大厦里面?你不觉得有危险?”

      这句话就问得非常诛心。

      一般什么情况才会觉得匪徒不危险?

      当然是匪徒的同伴不觉得匪徒危险咯。

      这是暗示祁玉认罪的节奏啊。

      “因为我好莱坞大片看多了,个人英雄主义思想严重,我在这里检讨。

      以后再也不做这种蠢事,给警官添麻烦。”

      好家伙,祁玉直接以好莱坞大片为借口,怼回鲍尔这个美利坚人。

      你们美利坚人不就喜欢拍拯救世界的片子嘛。

      我祁玉效仿一下怎么啦?

      接下来,鲍尔又提了几个疑问,祁玉都对答如流,让鲍尔找不到任何破绽。

      越没破绽,鲍尔反而越觉得可疑,可他没有任何证据。

      最终,在洛杉矶警局经过警方一轮详细的盘查后,证实祁玉、程敏与中富大厦事件无关。

      两人终于可以回家过一个平静的圣诞节。

      在两人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正要离开警局,去医院探望父亲的清子。

      不过此时的程敏与清子已形同陌路,不复早上亲如姐妹的关系。

      对于这个,祁玉没有什么想法,他本来就不喜欢和之国人。

      要不是看在程敏的面子上,祁玉估计理都不会理这和之国小娘们。

      当然咯,女友痛失朋友的心情还是要好好疏导的。

      所以他决定回去给程敏变魔术,哄她开心。

      他还真是个好男人呢!

      由于时间太晚,怕吵到家人,而且回家双方父母都在,不方便变魔术。

      所以最后两人去了比弗利的五星级酒店,度过迷人的圣诞。

      开了个豪华大床房,祁玉趁程敏去洗澡的空档。

      赶紧把今天的收获给抽了。

      心里默念“抽奖”,老虎机凭空出现。

      接下来不浪费时间,直接拉杆抽奖。

      第一件抽出的物品,来自王保强主演电影“道士下山”,是该电影中的绝世秘籍“猿击术”。

      猿击术是传自古代的一种十分高超的刺杀之术,分日练和夜练两种。

      不管日练还是夜练哪种练法,只要一旦功成,就能让人变得像猿猴一样灵活敏捷,行动快如闪电。

      电影中日练成功的章震更是能直接做到规避子弹的程度。

      不得不说,这是一本非常厉害的修炼法门。

      不过可惜,这个修炼法门有一个最大的缺陷。

      那就是修此法者,必须与一个同性同伴一起修炼,要做到“不离不弃,不恨不嗔”八字箴言才能练成。

      什么是不离不弃,不恨不嗔?

      电影里也有说,就是“听见大地吹箫,看见阴阳交合”……

      所以对这门功法,祁玉只能说:猿击之术深似海,一修女友成路人。

      是跟金大侠的“葵花宝典”和“辟邪剑法”并称的三大惹不起武学之一。

      第二件抽出的物品,来自罗宾·威廉姆斯主演电影“飞天法宝”,是该电影中男主角菲利普博士发明的绿色神奇橡胶。

      这块绿油油的橡胶可了不起,可以抵抗地心引力,只要将它涂抹在任何物体上,就可以让该物体自由飞翔。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玩意儿,颇具个性,而且顽皮,必须花费一段时间才可以掌握他的个性。

      有了这块飞天法宝,祁玉以后可以为程敏变真的魔术了。

      因为他现在可以飞啊!

      第三次抽奖还是出的物品类奖励,出自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执导的系列电影“侏罗纪公园”。

      该物品是“侏罗纪公园”第一部里吸有恐龙血液的远古蚊子琥珀。

      这玩意……怎么说呢?

      以后可以建个侏罗纪公园吓小朋友?

      嗯,只能暂时归类到没卵用物品收藏起来,等想好了用法再拿出来。

      抽完奖领取完后,祁玉就不等程敏洗完,直接冲进浴室,跟她来了个“听见大地吹箫,看见阴阳交合”。

      梅开几度,一夜无眠。

      第二天睡到晌午,两人才回到唐人街的别墅,跟家人过了个愉快的圣诞。

      过完圣诞,祁玉用“极乐空间”里的万能治疗机,帮全家人治疗了一次身体。

      尤其是焦仙和郑秋霞两个身子骨比较弱的,更是需要治疗机好好调理身体。

      虽然治完后,并没有得到系统提示,不过只要家里人身体健康,就比什么都强。

      治疗完,当然每人一发记忆消除清理记忆。

      一切结束,祁玉就带着程敏,去拉斯维加斯度假。

      之所以选择去拉斯维加斯度假,除了因为这是集旅游、购物、度假的世界知名度假城市外,最主要的原因是这里有全世界最知名的赌场。

      陪女友固然重要,赚小钱钱也同样重要啊。

      祁玉手下那么多张嘴等着恰饭,他不挣钱怎么行?

      什么?你说他手环里还有6.4亿美元的债券和偷天换日的3500万美元的黄金?

      那也得让他知道怎么兑换才行啊……

      他现在就是个空有无数宝藏,却不得门而进的可怜穷光蛋。

      况且他自从抽到赌神高进的赌术后,赌钱根本是稳赢不输。

      过来割一下万恶资本家的韭菜怎么了?

      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咩。

      一下飞机,祁玉就貌似闻到了空气中异样的味道,一种金钱发出的铜臭味。

      而且这种感觉越演越烈的,猛吸两口空气,望着这座越来越接近的城市,他仿佛看到无数绿油油的美刀在向他招手。

      两人出了机场,随意叫了辆计程车。

      “司机大哥,麻烦载我们去最豪华的酒店。”

      司机一听祁玉的语气,就知道这光头不差钱,于是把两人拉到了拉斯维加斯大道,最好的酒店基本都坐落在这条大道上。

      “给,不用找了。”

      “谢谢,你真慷慨。”

      祁玉豪爽地掏出一张富兰克林,然后就和程敏在街上到处转转,寻找心仪的酒店。

      最终,两人选择了凯撒皇宫大酒店。

      凯撒皇宫大酒店整体是古罗马建筑风格,神话故事题材的雕塑随处可见,真可谓一个艺术的宫殿,在巨大的雕塑间,螺旋状上升的电动扶梯更是高科技的典范。

      除此之外,恺撒皇宫还有一个排名世界前五、堪与纽约第五大道相媲美的购物商业街———罗马集市广场。这里汇集着世界顶级品牌,以极尽奢华的室内布景闻名于世,罗马雕塑与世界顶级品牌专卖店交相辉映。

      最特别的是,天穹是一个模拟天空,每隔一小时变换一次,或蓝天白云,或彩霞漫天,仿佛时空变幻。

      正是这别具一番风味的建筑特色,让程敏喜欢这里从而选择这里。

      对于祁玉来说,去哪都行。

      反正是来赢钱的,程敏喜欢就好。

      入住了酒店以后,祁玉就和程敏一起到餐厅,先大快朵颐一番再说。

      吃饱喝足,祁玉搂着程敏肩膀。

      “阿敏,难得我们来到赌城,要不去玩两把?”

      “玩一下可以,但不要沉迷哦。我可不想以后嫁给一个烂赌鬼。”

      “你就知道我一定娶你了?”

      祁玉开玩笑地打趣道。

      “你敢?小心我剪你!”

      随着两人相处越发深入,程敏说话越来越放得开。

      祁玉也是第一次见到程敏那么凶悍残暴,立马举双手投降。

      “娶你娶你,一定娶你。”

      两人有说有笑,直接乘电梯去往酒店开设的赌场。

      电梯门一打开,顿时让人有种来到了另外世界的感觉,整个赌场场子灯火通明,装潢极尽奢华,而且还让人有种舒适感。

      最主要是这里没有时钟,不会给人时间上的迫切感。

      让来客可以随便赌、任意赌,赌到天昏地暗、倾家荡产。

      这里的赌场跟亚洲国家的赌场不同,这里的人更喜欢玩扑克牌,所以入目所见基本都是玩扑克的赌桌。

      但为了迎合亚洲来的客人,边角也有几张玩骰盅的赌桌,那里围着的基本都是亚洲面孔。

      随意兑换了十万美金,祁玉带着程敏来到玩骰盅的地方。

      本来,按照祁玉的水平,去玩梭哈才能突显他高超的赌博技术。

      不过考虑到这个能力还是第一次用,所以他还是找个简单的玩意试试水。

      左手搂着程敏,右手把玩着筹码,祁玉全神贯注地倾听骰盅摇动的声音。

      “唰唰唰。”

      “二三三,小。”

      耳朵微微一动,祁玉在程敏耳边轻声说道。

      “请下注。”

      荷官对桌边的客人们礼貌说道。

      客人们纷纷下注,唯独祁玉仍然在观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