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小说

      л这个来找李爱牛的陌生的女孩子,她的目光向李᭗爱牛看去。

      в翌李爱牛,是Ꮐ他吗?

      쒔这个女孩旊子在心里疑问着,过来的这个身材很高的男人,一看就是文质彬彬的大学큼生。

      他,一身的䚷蓝色运动服装扮,充满了青春活力,不过运动服棉袄的帽子并没有戴在头鹼上,因此头发上沾了一些洁白的雪花。

      Թ

      ઴ 女孩子没有说砺话,她只是眨着自己的大眼睛,静静的看着李爱牛。

      “你好!”李爱牛很友귰好的向陌生女孩问候起来,᷹“我叫李爱牛,请问是ꢍ你找我吗?”

      陌生女孩羝子听到了李爱牛த的话,才开了䁩口,说:“你好!”

      摱随后陌生女孩子又是上下看了穅一下李爱牛,接着又说㕱道:“嗯,是我找你的!”臾 鱈

      힟 “你是?”李爱牛开始询问着。

      “我…你记得,一个叫如梦女孩子吗?”

      李爱牛听了这个陌生女孩子的话,他就是想着,如梦的名字,突然觉得有印象。

      ഞ“如梦…”李爱牛说了一下,䴽他就想起来了,那不是,在ጼ昨天晚上,自己收听뺐收音机,一个叫如梦的女孩子在交通台《生活放歌》里,讲述了自己的挫折心情。

      “你就是,那个《生檾活放歌》里的听友,那僾个说自己青春没有颜色的如梦?”李爱牛说着看向了陌냮生女孩。

      这个陌生女孩点点头,说:“无谓,人生如䖃梦,奈何你青春的颜色;但有,最真的梦,何惧一抹灰色惆怅!”

      뽡李爱牛一听,这个陌生女孩说的正是自己送给她鼓励的诗句,于是就确定了跟前的陌生女孩就是如梦。쿥

      “哦,你就눳是如梦!”

      如梦湊再次点头,她说:“谢谢你的䏏诗句,说的真好,我会记住一辈子的!”

      “呵呵,不客气,不用谢的,我只是当时心血来潮,随口说说的,샛可不是什么好的诗句。”李爱牛倒是谦虚起来,突駐然还有点酸酸的不好意思玲。

      “对了,我们能一起走走吗?”如梦问道。

      “哦,好的!”李爱牛觉得辤走쀇走也好,雪中漫步也是别样的风景。

      “那里有个公园,我们就过去走走的!”李爱牛指着西山公园的方向对如梦说道。

      “好的!”如梦答应着,她就是随着李爱牛꘻一起向西山公园走去。

      켰 李爱牛和ᒗ如梦两人开始是졛一起走着,彼此都没有说话,只ἔ有脚下的积雪被踩着“吱吱”作响᦮。

      没有北风呼啸,外面就不是很冷,满天飞舞的቎雪花,带觝来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䍓ꛑ 李爱牛和如梦,两个人走在一起,在别人看来,宛如一对初恋的情侣在雪中漫步。耴

      二人来ᬥ到了西山公园睊的北门口,如梦还是转身看了看公园和周围的一切。

      “我是第一次来这里,雪天的匄公园一定很美,我们进入看看吧!”如ॺ梦的心情ෆ有些舒畅쩷起来,她就开口说了起来:“我住在虎滩那里,平时在单位天天돓上班ਠ,我也很少出来,偶尔晚上出来,就会去虎滩海边走走。今天早晨我就想过来看看你,因为你是唯一一个让我感受到心灵安慰的人。”

      “那我们进去看看的,对了,这个公㜁园叫西山公园,平时这里的景色还不错,不过这是冬天了,只能欣赏一下公园里冬天的雪景了。”ቔ

      “走吧!”如梦说完,就是抢先퀇一步向公园里走去。

      湭 李爱牛一听如梦从虎滩那里过来的,虎滩是兴安区的一⟥个海边읓,李爱牛曾跟随丽莎去ٔ玩过一次,丽띒莎喜欢看海,于是非要李爱緾牛陪着一起去礪的匭。

      虎滩껪在大旅市ᩩ内的东南誳端,而大旅中医学院是西北端,两处的距离∧有二十多公里,坐两遍公交车到这里,也需要一个小时四十分钟的。

      “早晨我从虎滩走的时候,鏁雪还是刚刚下的,也不是很大,没想到到了这里,雪就是下的这么多了。”如梦一边走着一边伸手去接着落下来的雪花,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不过她的脸上却不见笑닉脸,但能看出౰来她的心情很好。Ᏹ

      “啊,好美的风景,好喜欢这漫天飞舞的雪花!”如梦自言自语着,她自己看着公园里䵛的风景,接着再看看漫天飞舞的雪花,她自己转动了一圈,开心的迎接着落下来的雪花。

      如梦就这样开心的走着看着,不觉间李爱ᛑ牛就带着如梦来到了那个小松树林旁边。

      “哎,那里有媁松树,我们过去看看的!”如梦一眼看到了青翠的松树,皑皑白雪中,只有这青翠的颜色显得格外刺眼ꤳ,于是如梦用手指着松树林,对李爱牛똾说了一声。

      缅 雪中留下两串脚印,李爱牛和如梦来到了松树林里面。

      松树林里面的积雪不是很多,因为雪花压满了松树枝头,随着雪花越下越多,偶尔还会有树枝上的积雪落下来。

      突然就有一大块积雪从树ꝰ枝上落下来,积雪落下来的方向就是如梦쮾站着的地方。

      “小心,落雪!”

      跍 李爱牛距离有如梦不到一米距离,于是李爱牛挺身赸而出,他伸拳就向落下来的积雪迎上去。

      ꗨ ၎如梦明白了的时候,李竬爱牛已经靠近了她的身旁,此时被打碎的积雪四处飞落,白花ᢅ花的一层落在了两个人的头上。

      “谢谢了!”如梦看着ሧ贴近自己的李爱牛,她说完话,如小鸟依人一般的低下了头。

      “没事的,其实树上的积雪落下来打在身上,也⮹没有多大的事,진就是会被碎了的积雪落在脖子里的,那就是…”

      李爱郧牛说着就是赶紧用手划拉着脖子上的积雪,因为李爱牛没有戴上棉袄的帽子,所以刚才碎了的积雪不少都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呵呵!”如梦一下子笑了,仿佛所有心里的不畅,넓都针是忘却了,甚至忘却了二人贴身近距离的尴尬,她看着手忙脚乱的李爱牛,说:“呵呵,让你不戴上帽子的。”

      李爱牛不过是本能的反应,其实这点积雪对他来说,一点不起作用的,如今李爱牛的体质,就是穿着单衣服,也不会冻坏的。

      “哎,中间那里有一处答空地方,那里没有松树的,我们过去,就不用躲着树上的积雪了。”如梦一眼웖看到了小松树林中间位置是个空的地方,于是ģ她用手敲了敲,李爱牛的胳膊。

      “嗯,我们过去吧!”李爱牛答应着,他自己就是低头摇晃了一下,头上和肩上的落雪,就是被甩到了地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