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红怡园红怡园欧美

      大屿关外,一个颇为隐蔽的小土包处,几个黑影窸窸窣窣的移动着。

      “大人,属下仔细的确认过了。这两日大屿关就回来了千余骑,再无其它人马。”

      “很好,这个消息很重要,必须立刻送回范城。张韬,蕗你믾亲自去,务必겎亲手交到屠将㷸军手中㾘。”

      “喏。”

      几个声音小声的交谈着。

      很快,一个黑影快速离去,其余的黑影也逐渐消失在黑夜中……

      大屿关

      守备将军府,

      南一뿅峻正翻看着这几日各方传来的情报,眉头紧皱。虽然他施计暂时骗过了鲁军,但计策终有被揭穿的一天,而且这一天他确信不会太远。

      鲁军此次据说是新任假相上官亨领兵,这个上官亨他不是很了解,只是听说此人极得꾘鲁王的信任。

      对于这个新任的鲁军统帅南一峻倒不是很放在心上,他真正在意的是范城守备将军屠方。

      屠方治军二十多年,是鲁国真正的宿䂳将,他的计策或许能骗过那个上官亨,但绝骗不过屠方。在他镇守大屿关的这些年,与屠方交手不下数次,尽管胜㧇多败少,但这绝不意味着屠方是个笨蛋,更多的还是因为大屿关军队的实力比屠方手中军队的实力更强些。

      “将军,林府令求见。”

      “快请。”

      屿城令林德玄笑着走进屋内:“将军妙计呀!有将军在,我屿城无忧也。”

      大屿关是边城,是有内外城的,所以在南淮它还有另一个名称叫“屿城”。

      “德玄兄过誉了,一峻愧不敢当。”

      南一峻笑着将林德玄迎进屋内,两人分主次坐好。

      “此次我能毫无顾钰虑的领军㱏外出,还多亏德玄兄在此为我守住后方,㠉一峻在此谢过。”

      南一峻笑着举了举手中的茶杯:“战时不饮빰酒,今日韉一峻以茶代酒,敬德玄兄。”

      “将军客气Ύ了,如今你我同气连枝,德玄的前途可是尽系于将军之手啊。”

      林德玄也笑着举杯,两人对视一眼,笑着筄将杯中之茶一饮而尽。

      “德玄兄,如今我已将军队全餛部撤回城中,一应守城之物可准备妥当?”

      “一峻兄放心,吾已早早命人备下。若鲁军真敢攻城,必叫其在我屿城下流尽最后一滴血!”林德玄信心满满。

      嵑“如此甚好。”

      ꠘ 黑暗中,张韬快马疾奔。他已经跑了整整两日了,除了必要的休息和饮水吃食,余下的时间他全在马背上渡过。

      龝 跑死两匹健马,张韬总算在今日落门前赶回了范城。

      顾不上休息,将马匹交给守军,张韬径直来到了屠方军中。

      껤“将军,斥候营张韬求见。”

      屠方正吃着饭呢,就听见外面的亲卫报到。

      “让他进来。”

      萐张韬他认识,是斥候펁营里数一数二的好手,这次外探大屿关的人中就有他。

      “参见将军。ࣣ”

      ఊ走进大帐,张韬跪地行礼輱,同时,将一直贴身存放的信纸取出,交到㮔屠方手中。

      “你不错,下去休ݿ息吧。”

      屠«方接过信纸,也不看౫,直接放进怀中,继续吃他的饭。

      졓“卑职告退。”

      待将盘中羊肉吃尽ك,屠方这才揩了揩手上的油,将信纸取出。

      “大屿关主力已去,南淮边军骑兵仅千余。”

      信上就这么短短的一句话。

      看完,屠方露出果然如此笑容。不ᢕ出他之所料,这次孔雀国诏令很急,南淮军不会有那么多时间盘桓的。

      将信纸在灯火中焚毁,屠方继续悠哉悠哉的吃他的饭。这个消息他会告诉上官亨,但不是现在。

      再过两日,等上官亨的嫡系ܚ人马都集齐之后,他再将消息放出,这样他就有更多机会῾保存自己范城军的实力,不让上官亨白白消耗掉。

      澋 五日后,上官亨调集的各方军队终于全部集结在范城大营。适时的,他也知道了南淮主力已去,大屿关空虚的消息。

      这天,范城外旌旗咧咧,大军云集,连绵数十里,鲁洭国假相,领上将军上官亨在范城大营校场正式祭旗出兵。

      以丰县ꧮ军五千为前锋,将主关则,曲阳军一万五、泯城军两千、范城军三千,加上两万新军为中军,共四万余人,上官亨亲领,以卢县军五千为后军,将主明何,全军计五万余人,号十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向大屿关而去。

      这其中,尤以泯城,范城,卢县三地边军最为精锐。当然,在上官假相的眼里,曲阳禁军自然也是不差的。

      十日后,鲁军正式抵뽼达大屿关外,一时之间,黑云压城,大战一触即发。

      ᓞ自前日泯城令上官越带着全部泯城边军走后,如今这泯城,就只剩下人数不过数十的衙役小吏了,城防近乎于无。

      㔁 倒瞒也不怪뎅上官越如此松懈,这泯城虽是边疆,但实属偏远之地,与蛮荒地界接壤,便是南淮国,想来也不愿意耗费军力来攻占这座人口并不多的军城,无利可图。至于蛮荒,哈!蛮荒里有人这种生物吗ꖉ?那些蛮子臠,茹毛饮血,不识礼数,借他们几个胆子敢泝来犯我大鲁边疆?!

      要뿷说这话原本也没错,可是谁让砡多了一个天魤杀的歪瓜人员章䈍何呢?

      上官䤒越走的第二天,章何就得ﯸ到了消息,不过,他并没有立刻行动。

      连续派了数波斥候队探子,确定上蜕官越大军是真的离开之后,章何这才率军趁夜奇袭泯城。

      在内应的帮助下,章何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打下了他人生的第一座城池,虽然只是一座无人防守的小城。

      ഍ 由于章何选择趁夜攻击,城内又有内应相助,所以他很轻松的控制了整个城防,无一人伤亡,待到泯城留守官员反应过来时,大局已定。

      “主公,我军已控制城中各处要地,鲁国一应留守官员全部收押,听候发落。”

      泯城南门城头之上,李逸正在向章何汇报具体情况。

      昨天进城时,主公特意吩咐,进城后由他率人维持治安军纪,严禁扰民,他不敢怠慢,一夜没睡。

      ज़好在平㙵日里章何总是三矠令五申军纪的捆重要性,大军걜进城后并没有发生恶性冲突事件。鲁国虽然统治泯城多年,于民豼却没有什么善㊐政,尽管如⩹此,泯城居民也෼没有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没有反抗,但也不怎么合作。

      “做的不错。”

      笑着拍了拍李逸的肩膀,章何领着亲卫直接进了泯城官衙。

      “将所有人的户籍信息整理清楚,不清楚的一概拿下,明日正式开始移粮迁民。”

      大概翻看了一下泯城官衙的相关卷牍,章何对跟在身后的庞涓吩咐道。

      箛泯城章何是不准备守的,至少现在没这个打算。쿲以他现在的实力,即便再有扩充,也无法在这平野之上对抗鲁国或南淮任一大军,留在这只会自取灭亡。

      这边严굂密坂封锁消息,加上䒫鲁国在大屿关与南淮激战,一时半会儿也没功夫搭理这里,章何要趁这个空当把泯城的万余居民加上这泯城内的一切物资全部运回新都,这需要很长的时间。

      “这件事ె吾交给你全权负责,不要让吾失望,庞碫队正。”

      章何看着庞涓,面色郑重。

      庞涓也是一脸郑重的单膝跪地:“喏。”

      将搬迁民ₕ户,转移粮食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庞涓,并不是章何要偷懒,而是他在Ⳮ锻炼这个手下的能力。

      庞涓未来可能会成为一流名将,但那是未来,现在这个金鼎资质的名宿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需要更多的机会才能迅速成长起来,而章何就是提供这样的机会。

      拿下泯城没有发生战斗,那么将这种筹谋全局的事交给他也是一种锻炼,作战的机会以騨后有的是,也不差这一次。

      꾋 交代完所有事,章何也不在官衙多待,领着亲卫直接去了原泯城驻军大营。

      拿下泯城,最让他高兴的,不㼪是人口也不是粮食,Ꭽ而是在泯城军营ь留下⓽的那十多匹战马。虽然这ꮑ些战马或是年龄偏≼老或是身有旧伤,是上官越没看上才留下来的,但对于章何来说,这都是宝贝啊,他不挑的。

      章何一直苦于自己没有一定数量的马匹,传递消息打探情报什么的Ⴠ全得靠两条腿,费时费力,如今这批战马可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骑兵暂时不用想,但调几匹给풑斥候队,各队再一两匹却是够的,如ꧺ此这般,以后传递消息的能力턹必矎然大大增加。

      在军营马肆内,章何挑了一匹纯黑色的战马,一翻身骑了上去。垷

      他在系统商店换的那匹枣红马实在是一般,跑的慢붧吃的还不少,他早就想解雇那家伙了。

      骑马绕着泯城跑了几圈,章何兴奋的脸都红了。

      咳咳,好吧,其实是让人牵着马他坐在上面慢慢悠悠的溜达了两圈,以章何现在的輔水平,还不足以坐到策马奔腾的地步。ǩ

      次日,章何移粮迁民的命令一出,全城大哗!

      无数乡老贤蜺达堵漁在官衙门口,哭天喊地的要见大王,他们以为章何是这ㄻ哪来的悍匪,㧧虽然人貌似有点多。

      多次劝说୆无果之后,章何也懒得费这个口舌了혩,直接在命令的后面加了一条,要么迁,要么被绑着带走。自愿迁的茐到了新都以后享受一定的优待,뀄绑着走得就只有去给他章大王修城墙了。

      擫 在明晃晃的刀剑之下,在章何大枣夹大棒的䅿组合拳下,最后我们可爱的泯城人们全都屈服ᢜ在了该死的淫威下。搬的最快最麻溜的就是这些乡贤勌了,一个个跑得跟兔子似的,生怕谁被⻩别家落下。

      迁民工作顺利进行,章何也松了一口气。

      把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给庞涓,章何领着赵大和几个亲卫准备前出侦查。当然,这是官方用词,其实是他准备去观摩一下鲁国与南淮的战斗,把先进的知识带回东北老家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