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川夏目

      “…小♭潇,你最近少去后山那边。”

      奉海石面色凝重的拉着自己的小孙女,画刚说完,就顿了下来,放下힦手,垂眸坐⃸在旁边的木椅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奉潇看着爷爷的模样,心里有荑些害怕,见奉爷爷坐在木椅上神色沉沉,她目光却忽然飘忽了起来。

      హ 她的父母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都快十年了都不曾回来呢。

      ᮐ 想到这,她心口好像噎了一口气뼫,奉潇看着眼前的陈设,忽然有点喘不过气来,那些带了刀剑的人秘密到桃花村后山干什么的…

      双手无意识的捏紧了榻起来,直把她手心攥的痛了才恍然惊醒。

      “爷爷視,我去捉虫子喂小鸡仔。” 훹

      췑 惊醒的奉潇抬头ং看了一眼㒄坐在椅子上的奉앮海石,她有些急急的说完,就ぢ打开门冲了出去,全不像是去捉虫子的模样。 㱶

      奉海石因为她的一声似是适惊醒一样,刚一抬头䍁,奉潇离ᆪ去㝒的背影却让他又恍了神

       奉贤……

      Ꮬ闭了闭眼,奉海石呼出一口气:他一把年纪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活了这ᢻ么多年,也是赚了;但小潇不一样,她还如此小,不论如何她都不能有事,不然贤儿他们如若回来了,便没了念想阿。

      小潇口中的那两个年轻人后面的人究竟是好是坏都不重要了,不管如何,都得做띹好最坏的打算。

      刚准备从椅子上起来的身影晃了一下,奉海石面色顿时有些沉郁的扶着木椅,好半响,才慢慢的走出了屋舍。

      “古时候,大能修士搬山覆海,举手间山河破碎,这修仙阿,就是为成为这大能修士的第一步,这第一步的准备工໎作呢,⣖就是有灵根,而灵根的强弱,也是修仙第煂一关键的……”

      퀘닝而此时,跑到书院这边,已经靠坐在书院墙壁上的奉潇不能想象,什么样的修士是能搬山覆海,又是如何使山河破碎的。

      如果是大能修士재,像她今日遇到此种情况,必定能轻松解决吧;肯定不会像她一样犹如困兽,告诉爷爷,却叫爷爷也颇为难。

      双脚无意识的碾了碾地上的碎石,奉潇又想到㤔,癃她要修仙,可是按书院夫子刚刚所讲,修姚仙第一步就得有灵根,那灵根强弱她并没有听懂,但是这第一步的灵根,她有没有呢……

      殗 面色惨白的靠坐在灰石做的墙壁上,书院是栌整个村最有价值的地方,修建的也是最大最好的,连建筑材料都ٌ是选的城里才能用的灰石,她靠在上面,只觉身体和这灰石一样冰凉。

      갏她要修仙,如果没有灵根,又如湖何修仙……

      第一步都没有,如何走第二步?

      蝆 或许她想的过多了,可万一呢。

      轻轻闭目,鼻尖是᤯桃花村的微风带着一股淡淡的桃花香,村内因四面高山,四季如春,桃花从不败谢,整个山谷都似有一股淡淡的桃花清香,让人心神松快。

      她父母修仙应该是有灵根的,那他们是不是大能修士,能叫那山河破碎?

      他们有灵根,她是他们的儿女,会不会也有灵칎根?!

      可是就算她有灵根,她却连修仙门都还没有踏入,可山上的那些人却已经来了,最多不过五日,桃花村的结果就出来了,那些人会不会祸及桃花村,她,不知道,但攄祸及桃花村,那肯定也会祸及她,祸及她的爷爷。

      生灵涂炭……

      奉奲潇忍不住想到以前夫子说过的这个词语。

      死亡…又是什蔳么样的词,形容的又是什么样的妝场景?

      那山헨河破碎,搬山覆海呢?

      鵏又是何等场面?!

      修仙,又是修的什么,成的,又是什么仙?

      億她伴着诸多疑问,随着夕阳的落下,沿着桃花河岸边,慢慢踱着步子,顺着夕阳的尾巴回到了院子……

      蹲在鸡笼外,她看着树叶包着的鸿小虫在小鸡稚嫩的喙下,被啄的支离破碎⾾,拼䭩命奔逃的样子,她竟然有种她就好像那小虫,明知逃不掉,却拼命想跑。

      目光扫ꖈ过乘机跑出围栏的虫,奉潇没有抬手捉回来,不知道ﳪ是想放过她还是虫的一线生机。

      寅“爷爷,我觉得我们像这小虫……”

      见爷爷灰尘满身的站在门口,奉潇没有抬ֶ眸,目光清澈却呆滞的看着围栏中的场景,嘴中喃喃着。

      韑见小孙女的模样,奉海石心中一痛,昏沉的眸光扫过围栏中的景象,心里叹了一口气,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如同那围栏中被雏鸡追的四散而逃的虫。

      “好了,小潇ဢ别看了,准备吃饭吧。今天爷爷做你最爱估的菌菇汤。”

      奉海石慈爱的笑笑没有回答奉潇的喃喃自语,将人从围栏旁拉到厨房。

      蒨 无极大陆距离五皇大陆需要横跨凤域山脉,紧而极渊大陆则需要连跨无极,凤域,所以极渊大陆上的宗门都会提前数年开始赶路。

      传送阵根本没有联通各大路,不仅有各大路表面平静却暗里纷争的现实,也有跨陆传送阵其实早已失传,原有的也早在数千年前的大陆崩碎成六陆而破碎了。

      沧澜湖是极玱大陆五湖之一,但实际面积却比同⽵海域,ȭ贯穿⪩众多大꼰陆。 䦌

      “这次玄玑宗俱洭说是璇玑元君去五皇大陆。풸”

      望不见边界的海域上,云道中疾驰的玉舟内容色清丽,身姿修长的女修拨弄着面前的镜光阵,声音平静的道。

      “不错,璇玑元君俱说豦是那一辈中玄玑宗匢中测算最准的愊,距离五千年仅有数百年,恐怕大陆宗门又准备ᐶ突破海路了。”

      ♒接了话茬的男子高鼻眼窝略深,目光深邃。

      畒 “灵姯(guang)锓师姐,玄玑宗俱说原先是准备派元婴后期陌寂真君去五皇,但璇玑元君却突然代替了陌寂真君,恐怕玄玑那边겅有发现了。”

      䛤 灵姯闻言明眸微眯,手边却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璇玑元君的画像。

      画像在桌面缓缓展开,坐在灵姯旁边的男子灵瀛目光随灵姯看向了画中人,但画中的人却银面附面,仅凭双目中清亮却深邃的目光,灵瀛就唲知道璇玑元君必定容貌绝色。

      “玄玑宗因为玄机术闻名于世,但玄极术却极易被天道反噬,所以每一个精通玄机术的玄玑宗人都以银面附面,以防天道追寻。”

      灵姯说着,目光却在璇玑元君画像上的银面具上顿了一下憾,声音轻轻的峿接着道

      “但是,玄机术派却有一猅人如若玄机术登峰造秤极者,银面纹以玄机术,逆天而行的说法。”

      灵姯说着,将目光转向灵瀛:

      “璇玑元君不容小觑,你我二人在她面前心中所思所想具不骎能展露,这璇玑恐怕就是这玄机术登峰造极者,千年未出犸世,但这次却为一小小宗门䷐大选而行켎,看她行事,我们先机能不能沾上且看她。”

      灵瀛闻言,深思了缜一下,略有好奇“这璇玑元君既然如此能耐,那其他宗门可知?” 鵾

      或许是知道的,但那又如何,璇玑元君行事뤪众宗都想占先机,却垝又有›几分可能用一些结丹都不到的弟子,在一个元君手中占那一分先机,这玄玑宗真真算的极好。

      去五皇大陆的宗门大选的宗门规格早已约定俗成,⤢这一次恰好是玄玑宗派遣元婴真君,但这个恰好,可真是鮉太过于恰好了。

      一个关乎大陆的宗门大选,派去的元婴真君却仅有一名ퟦ,魔门那边一次去五皇大陆,想浮尸百万忆以求化神的元婴后期也仅去一个人,又是如何巧合,巧合了数千年,不过是约定俗成的乱法而已。

      去的弟子多是筑基快进结丹,想和一个去了的元婴后期宗门抢ꈵ人,又如何可能!

      真真是非常好的恰好阿……

      凤域山脉上空的云道上的云舟内,云风将桌面的东西收入储物袋,眉宇间䢌俱是冷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