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视频AV视频

      这时一头领似的汉子,见贺聪背着那姑娘冲了出来,不由的大怒道:“小햏王八羔子,你打野食竟然打到这里来了。再不把那姑娘给老子放下,老子立马下令放箭,让你们成个同命刺猬。”

      在旁的另一汉子却踏前两步,冷冷的看着贺聪疑道:“小子,看你的衣着打扮也是个江湖中人,快快报上名来,以免大水冲了龙王庙。”

      贺聪看着갠众人丝毫也不ᩚ畏惧地回道:“且不要问我是谁,先说说你们又是何方神圣?在此作那十恶不赦之事?”

      头领汉子此时大喝一声,道:“小兔崽子,我的话你没听见吗?竟然要我等先行报上名号?老子看你是胆上长毛了,还是瞎了狗眼了仈?”

      “你等是紫月山庄的人,怎么连我都不认识?我看你们个个都是有眼无롥珠,我要是告诉少庄主,让你等吃不了兜着走。”贺聪沉声道。

      那些人顿时面面相观,不知如何是好,也都猜不透贺聪的真实身份。

      那头领放缓口吻道:“还是请你报出名ᅰ号,免的弄得颜₝面上不好看,有伤和气。”

      贺聪故意呵呵一笑道:“至于我是谁,你先回去问问少庄主谭瑜就清楚了。”

      那头领似是不信地问道:“你是怎么认识我们少庄主的?”

      贺聪蓦然长笑一声,道:“何止认识,还是旧相好呢!”

      那头嶺领道:“既然你认识我们少庄主,那我就给你个面子。只要你把那女韎子放下,我就可以放孹你走。”他说着向旁边的人打个眼色,那随从汉子立马离去。

      贺聪知道他是不会轻易放自已离去,也看出他已派人去喊援手。于是道:“今天这女子我是一定要带走,不管是何人閿休想来阻拦僠于我。”

      膏那头领抢上前一步,不待他人有反应,拻竟然便欺身上前,右手一抡就想来抓텶逮贺聪。并叫道:“小兔崽子,本大爷不吃䣢你这一套,快放下那女子。”

      贺聪身形往后略退,左手一拂便要荡开对方的手掌,同时右脚前踢,却是攻对方下盘。那头领也不示弱,两人一阵缠斗拳影纷飞,一时间难分胜负。

      那头领见难于取胜,便深吸一口气,脚尖在身前画个半圆,突然一个连环组合拳,抢攻过来。

      贺聪冷笑一声,合身再上,以掌对拳,顿时斗做一团。两人的交手拳拳见肉,掌掌生风!然而明眼人都看出此刻情况有所不同,贺聪每攻一拳,是稳如泰山。那头领每打一掌,却是身形微晃。两人交手十数招,那头领显然不支,‘哇’地一声喷出口血来。

      贺聪却是뀧得势不饶人,一个左右直拳组合,再接着一个右手勾拳,狠狠打在那头领的嗢胸口上。

      那头领身形顿时便飞了出去,贴憸着地滑了足有丈远。那些鈿随从眼中终于有啁了惶恐之意,这人未免也太厉害了!

      那头领的功夫他们ٓ都清楚,这人平时一个打他们几个都绝对不在话下。现在居然被此人如此轻易地击倒。他们虽然㸛有十来个人,看到这种惨烈的打斗,竟然没有一셰个人敢쉜站出来牵头动手。

      苼贺聪见无人敢来阻挡,正准备背着那姑娘离去。

      可这时就见⼯一男子手提着利刀,带着十多个人冲了过来,转眼间就来到眼前。

      那少庄主谭瑜号称‘独眼狼’,左眼在一次与人交恶被击瞎。虽ꎚ是一只眼,可在江湖上仍是个心狠手辣的恶人,对任何事和任何人都软硬不吃。

      那先前被揪耳掳朵的汉子见到少庄主谭瑜到来,讨好地跑过去说道:“少庄主,就是那个小兔崽子想把那姑娘带走。不如你先杀了他,也让他知道紫月山싛庄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那独眼狼羷谭瑜见到背着姑娘的贺聪,顿时怒从心起,便起了杀心。但他脸上仍是ኽ笑容,

      可那却是狞笑更甚。他提刀来到贺聪面前,说道:“哪来的毛贼,找死的竟敢到我山庄来撒野。快放ࠠ下那女人,留你一个全尸。今儿算你命不好,撞破了擒大爷的事儿,你就得死!”

      贺聪嘲笑道:“恶贼,你都是一只眼了,还如此嚣张。你说你缺钱花抢劫就罢了,这世道乱,就算是官府也不怎么作为由得你了。可是你抢了人还瞓要杀人,杀了人还要行这等龌龊之事,实在是让人不齿。你真是狼性不改,当心你变成只瞎眼狼。”

      那谭瑜听贺聪饥疯于他,更是怒火中烧,这时他那能容得下贺聪的嚣张?他一步向前奋起力气提刀一抖,人也蓦然暴射而出。他那如同幽冥魅影的身法,讯如惊雷闪电的刀法,直向贺聪攻来。

      贺聪虽是背着那姑娘,但身形展动,手中已多出一把刀来。刀一出ো手,恍如一道急电流星般,眨眼间便迎了上来。刹时,刀光闪动化作一片片的罡风劲气,就像是天地间蓦然多了一面厚实的无懈可击的巨大盾牌,将背上那姑娘严严实实的护在了其中。

      两人瞬间就斗了几十回合,斗的兴起,双双仰天一声长啸。随着高亢激越的啸声起处,两人默然腾于空中。身形闪处,刹时凌厉棘突的刀气嘶嘶作响着,瞬间又将两人包裹在其中。而两道耀眼ګ炫目的圆柱般长虹顿时随之展现,䡯各自夹带着无可比拟的森然寒气,向着对方疾射而艀去。

      半晌,两道长虹才逐渐的变细转淡,直믾至消失于无形。随后,三人方自空中缓缓的降于地上。那谭瑜面色苍白至极,胸口也在不断的剧烈起伏着。

      而贺聪此时脸上微微的透着一抹苍白,微微的喘息着。他背上的姑娘仍是闭着双眼,紧ꈼ紧地抱誁着贺聪。一张娇嫩柔滑的脸上,此时因为惊怖,苍白的血色俱无。

      先前被揪耳朵的汉子这时又叫道:“我们少庄主可是武功盖世,也是方圆흫几百里最有势力的人物。你敢得罪我们庄主,小心不得好死。”

      听到手下人在吹捧自已,那谭瑜甚是得意。他又是哈哈一笑,口中说道:“妈的,哪儿来的小샯毛贼,赶来惹탠你大爷。” 뛩

      蓦然,身影直冲向天,而一闪一晃之꽜间,刀又攻向贺聪。

      贺聪武功了得,又怎会让他刀击中。就是一个鲤鱼横跃,也径自出手䭛攻去,而招式的玄奥诡奇,功力的强盛浩瀚,几乎在这一出手时,就欲饮血夺命。

      两人这么一交手就是一百余刀,似狂风骤雨,又像风卷雨雪般⣖,狂烈而又迅猛的向着对方当头罩去。各出奇招来抵御着撼动山岳的强猛攻击。

      说来,那谭瑜的武功也确了得,手中刀的攻击方式奇特无比,而招式的诡奇,力道的雄浑,更是强悍的无以伦比。更可怕ጼ的是,他的每一招式쌔都玄奇诡异,让人根本无法捉摸。

      贺聪此时的一百余刀攻式,已经尽皆被他格挡Ɒ住。但是,ﳮ两人都毫不让人有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又是一百余刀벊,刀刃组成的光影犹如漫天乌云般,厚厚罛实实的盖向两人。

      谭瑜此时反倒是不慌不忙,刀刃幻化出无数的尖利굼芒影,有如浪涛般的一波波劲气,诡异的旋转,向着贺聪的狂烈的撞击去。他这一出其不意的招式间变化,快的ࢬ让人手忙脚乱,却又诡异的难以想象。

      这一来贺聪的前后方俱为他刀影封死,但他只是微微一惊,却是毫不慌乱。贺聪蓦然整个身子锳快速旋转起来,而旋转中,又奇异的接连闪晃。每次闪晃便出现在一个空间角落,当十余次的闪晃过后,他也呐勘勘避过谭瑜的一次次出其不意的攻袭。

      这下子双方都杀红了眼,也更没了顾忌。一番刀光剑影下来,情况一下子危急起来。

      క 独眼狼谭瑜喘着粗气,他习武练拳学兵刃有那么多年了。ⴑ加上这些年在江湖上的拼杀,刀里来剑里去的,临敌经验可谓十分丰富,算是比较厉害的武术高手。可现在才知道自已遇到了真正的强劲敌手。他内心有些忌惮,眼中闪过异色,试探道:“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是个行家,看你这身武艺,怕是有了几年火候。不如爷卖你个面子,你就留下给爷当个助手如何?”

      ꕦ 贺聪呵呵道:“给વ你这种恶人当助手,岂不是违反了天意。像你这种恶贼,天下共逐之。”

      那谭凫瑜听罢此言大怒道:“我本想收留于你,可你不识抬举。可惜啊,现在你必须得死!”

      贺聪心䓻里清楚,对方是穷凶极恶之辈,又是有过丰富打斗经验的强者。是万万不能轻忽,也丝毫不敢大意。现在自己都不占优势,唯一值得依仗的是ူ手中袖箭和刀柄处的暗箭。只有先者制人,才能出奇制胜。

      贺聪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在打斗中,他故意抬起左手虚晃试探几下,硬是没探出对方的破绽来。心中一叹,对方的临敌经验果然不是他可比的。没有破绽,我就为你制造破绽,我就不信在我的内功冲击下,无法压制你的嚣张气焰。

      贺聪右手刀仍是不断攻击,在攻击中他突然把刀平指向谭瑜。那谭瑜见这是难得一见的空挡,觉得机姬不儜可失,失不再来。于是马上欺身上前,准备给贺聪狠狠一击。

      可是他的心机刚动,就见贺ᤃ聪刀柄处飞来一箭,这箭直向面门。谭瑜一见便知不好,迅速回刀舞挡。所幸那箭蕮速度不算很快,被刀挡下。可这突如其来的暗器让人防不胜防,倒让谭瑜有些心神不宁,所有᧩的动作都变得迟缓。

      퓼贺聪知道对方对自已的暗器有所顾忌,在打斗中便时不时的突然把刀平对于他。这让他时常感到恐惧和防范,也让他的动作变得迟滞。

      쾓贺聪知道机会来了,于是同以意念带气息,把丹田上的真气滚滚涌出运于左手拳上。在对方不备时,一个左手冲拳便打ᅗ了出去。出这一拳是攻击对方的右手,又蓄有真气,威力极大。

      独眼狼谭瑜能靠着武功实力在江湖上浪荡,自然也有其过人之处。见到贺聪这么一拳便知道不妙,立马抬手格挡,方觉得⏩手臂一阵酸麻。贺聪的左拳却又反手扫到,眼看着是要趁他不备再袭他右方空当,让独眼狼谭瑜无넯法反守为攻。

      ꤆ 独眼狼谭瑜被贺聪依仗内功的优势,使出一套连环组合攻击打了个措手不及,心中早就气闷。他手上已挨了几下,居然隐隐有些酸麻地提不起力气,若让对方继续下去哪还了得。

      他突然一脸的狞笑,决定孤注一掷施展出杀手锏。他突然℻高高跃起,于一个很不经意的方位一个凌空,手中的刀左右交叉,猛烈的连环攻击,刀刀都是朝贺聪头颅砍来。

      这一下子的攻击十分突兀,贺聪粹不及防下便要中招。在这危机关头,贺聪倒是爆出了自己的潜力,右手刀作掩护,却把内功集于左手上。右手刀直攻他头部,搅乱他的视线。猛然一个期身,左手一个上摆拳打到对方腰眼处,这一拳可说是集中了他全身的쮝力道,一招出击其威力褶无比。

      独眼狼谭瑜被一拳打得飞出两丈之駤遥,他挣扎着起身,面色灰白,嘴角不断溢出血来。他眼中流露出恶毒神色。显然他对贺聪已经恨到了极点,但他这时却向手下人喊道:“快来人呀!帮扶我一把。”

      这时一直看两人激烈打斗꿈的喽啰惊截醒,见庄主在不远处挣扎,便有人起身跑过来相助。贺聪当然不能让他两人汇合一处,便追上前去。

      谁料独眼狼谭瑜眼中闪过一抹厉色,突然飞起一脚,踢到那㯦喽啰的心窝处。䞠那喽啰口里鲜血狂喷,便朝贺聪撞来。独眼狼谭瑜却顺着这反弹之力向后跃开,想乘机逃遁而᮸去。

      ⧕贺聪被那喽啰隔挡,便知他想逃逸,乘他还来不及转身之即,左手一抬,袖箭乘势Ṝ发射出去。这一箭悄无声息,没想到正中那谭瑜的右眼。谭瑜右眼顿时失明,完全变成一只瞎狼,像一只无头苍蝇乱跑乱窜,一切都没了章法。

      见庄主落败,而且像一볝只疯狗乱窜乱跳。那些打手和喽啰们可慌䒬了神,一个个不知如何是好。贺聪知道这时的谭瑜已无须顾虑,为了那姑娘也无心在此停留。他环视四周,突然一个身形冲天而起,手中的刀一挥,奇快绝伦的在人群头顶疾射而过,瞬间没入了漆黑的夜色中。

      那小头领不知好歹,正想展开身形拦阻之际,突然‘噗’的一声,一股冲天血箭在众人的齐声惊呼声中飘洒开来。

      那先前揪耳朵汉子的头颅随之‘咕噜噜’的掉于地上,滚到了一边。

      那头领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地上的无头尸体,惊骇欲绝中,浑身哆嗦着,喃喃䟵道:“这人是谁,这是什么武功?太可怕了。”

      而就在此时,从那漆黑夜色中传来一个清越的声音:“现暂留你等一条性命,如果再为非作歹,必ꆮ将你等悉数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贺聪背着那姑娘,如风驰电挚般的穿梭于夜色中。背上那姑娘紧紧的闭着双䍢眼,唯一能感到的就是耳边的‘呼呼’风声。不消片刻,那小村已经在望。

      来到了那借宿的门前,小心谨慎的把姑娘放下,轻轻的敲了敲门䟧。

      不一会儿那门开启,当老者一看됣到出现在门外的贺聪时,刹时怔住了,那苍老的面孔上不经意的流露着一丝恐惧。

      贺聪正待说话,那老者突然看见了他身后的人更是感到惊呀。虽然黑灯瞎火的ధ,什么也看不清。但是,父女间的心灵感应瞬间自心底升起。他颤抖着近前一看,不由的一声大哭,边哭边叫道:“老婆子,你快来,快来看谁回来了?”

      不等老妪应答出来,自已却一把抱住哭成泪人儿的女儿,痛哭流涕的道:“孩子,钠苦了你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就是可怜你那哥哥,却是再也没法看到了。”

      此时,那老妪也蹒跚着赶了出来,母女相见更是一番悲情。

      片刻之后,贺聪说道:“老丈,还是赶快把死者安葬,你们也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免得日后又有不测。”

      姑娘连连称是,一家人在贺撑聪的帮助下,连夜把死者安葬。并在贺聪的护送下,乘还未天明便离开小村远奔他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