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灵异>

      这些经过几天训练的难民们,不紧张?不害怕?不怯战?那都是鰫不现实的,是的,䱭他们害怕极了,可连日里一次次循环往复的刺杀训练,以及一声声下达进攻的口令,ɫ这些行动渐渐形成肌肉记忆,根本不及细想就果断跟随命令进行进攻,再杀死第一波敌人之后,紧张、害怕就开始随之减弱,当杀死了比第一波还多的敌人之后,他们的内心已经开始平复,恐惧也开始消退。

      鲜血是新兵的开刃剂!

      䄱“前进!”张牧一看敌人犹豫不前,立刻堓下令道。

      “杀!”郑森高声叫道。

      “杀!杀!杀!”所有战士每前进一步ꗝ就高声喊道,虽然他们装备极为睂简陋只有一杆竹枪,但此时此刻,他们觉得自己就是这世上最为英勇的战士。

      官兵后退了一步긏、两步、三步,庄兵们见官兵后退ᅳ,他们也纷纷开始后退。

      “杀!杀!杀!”他们前进的速度慢慢加快。

      “退!快退!”突然不知哪个官兵开口叫道ˌ,三十几人纷纷掉头就跑。

      “杀啊!”“冲呀!”

      此时整个营地一片大乱,火光冲天,车夫与青壮更是如没头苍畬蝇一먣般乱串,这给庄兵带来了极大的隐患,他们突然感觉找不到自己的上司,到处都是乱哄哄的场面,友军纷纷逃窜,官簎兵也很难组织起有效的防御,于是有些头脑的开始往中军大帐集结,但更多的是分别往쐼前后山路逃窜。

      “集合队伍!随我杀!”这时官兵将领才刚刚穿好퇃盔甲冲出军帐大喊道。

      “杀你奶奶个腿!”卢峰此时带着手下几十人冲到跟前暴吼道:“看你家爷爷取你性命!”

      “他妈的!”那将领大怒手持偃月刀叫道:“杀!”

      “统领!乱民人多势众,无法抵挡,还是趁乱撤离的好!”手下队䨫长一把扶住他说道。

      “报!统领,去往雁城方向的道路发现大量乱军!”突然一个士兵急冲冲跑来报告。

      “报!统领,陈家庄护院团练带着人往陈䭓家庄跑了!”又一个不好的消昋息传来。

      “他妈的!”统领骂道:“这个贪生怕死的小人!”

      ᇜ “统领快撤吧,属蠶下断后!”那队长喊道。

      “杀!”来自四面八方的喊杀声越来ఝ越近,声音也越来越响,每一次喊杀声都仿佛催命符뀜一般扣进统领的心坎。

      쮡“撤!”统领看着从四面八方冲进来的乱军,他已经无法分辨到底有多少乱杻军,无法思考下洉立刻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拦住贼将!”卢峰高声喊道:“我要杀了他!픤”

      “...。”

      “一、二、三队,收缴武器、装备、帐橛篷、旗帜等物。”张牧斩杀了面前一名官兵后命令道。

      “诺!”宋涛、潘良、吴鹏三䭬人齐声领命。

      “抓紧,把所有粮车全䵈部带走㭫!快!”秦庆生Ꮔ下令道:“卢峰开路,马登山断后!两刻钟后启程!”

      “是!”

      읩 战斗结束的很快,部队趁着天刚蒙蒙亮穊就开始⧒返程,打扫战场后统计斩爜杀官兵五十六人,庄兵八䇦十五人,民夫、青壮四十三人,义军战死五十二人,重伤十六人,轻伤无算。

      这次总体来说收获颇丰,除了一千余石粮食之外,武器、盔甲总计两百三타十余副,长弓三ᡔ十余幅,张牧手下人人换上一副皮甲,自张牧而下包括几位队长各得一禮副铁甲,竹枪也全部更换为长矛、盾牌,战刀人隷手一把,张牧挑了一副长弓爱不释手。

      虽然正面交手张牧部并不多,但战果确是值得肯定的,己方一人未伤,却斩杀四十八ؓ人,其中一半以上是官兵,余者皆是庄兵,只有张牧这里尸体最为集中,其他的几乎都是被五六倍与己的义军群殴致死,战斗力两相比较一目了然。

      “报!渠帅正在前面三里处等候!”

      “哦,太好了,快!”秦庆䪨生高兴道堍:“后面的抓紧!”

      톟 “驾~!”

      血 “辛苦诸位兄弟了!”于大伟上前与众兄弟一一拥抱。

      “哈哈!”几位兄弟都高兴的哈哈大笑。

      “大哥,这些粮食够咱们这些人吃上两个月的。”秦庆生笑道。

      “咱这次回去那刘大帅一定会给犒劳咱们的。”卢峰开心的ꇲ笑道:“刘大帅定会高看哥哥的。”

      “哎,这都是兄弟们的功劳,哥哥我可不퀣敢独享。”于大伟跟着嘿嘿笑道。

      “我等可要先行祝贺大哥一番。”张牧左右一看,也不観想扫了釾大家的兴致,于是跟着一ำ起起哄道。

      “哈哈哈。”

      “报!大帅,于渠帅带人回营㑹了。”大帅刘同昌正与军师秦元林等人商ᾆ议如何筹集粮草一事,忽然哨兵来报。

      玽 “哦?可曾看见粮ꃜ草?”秦元林关心的问道。

      ⢦“整整四十余车!”那哨兵也是喜上眉梢,又有粮吃了。

      “太好了!走!尔等速速与我出去相迎。”刘同昌哈哈大笑道。

      “走!”秦元応林在一旁说道。

      “哈哈哈쨀!于兄弟果然神梆勇蚄!”㖢刘同昌在大营门口迎住了于鞕大䎏伟的队伍笑道。

      “哎呀,如何劳烦大帅亲自出迎?”于大伟也是兴奋不已。

      “告诉大家,按我说的办,小心谨慎一些!”张牧小声说道。

      “是!”郑森低声应下,然后下去四下检查他们自己的车辆。

      ≁ 这些武器装备张牧非常看重,些许粮食,根本不被张牧看在眼里,武器装备才是真格的东西,虽然几人得了铁甲,鏁但对外还是保密的,外面都是披了长袍,不仔细查看,根本无法发现。

      “✦参见大帅!”于大伟带领众人参见刘同昌。

      “诸位快快请起,于将军快快请起!”刘同昌笑道:“我已命人备下酒宴,为几位兄弟接风洗尘。”

      “请!”丛秦元林伸手虚引道。

      “请!”于大伟抱拳道。

      晚宴很热闹,所有军指挥使以上人员ᅓ全部参会,其实自⣆从义军起事之始,各路渠帅就开始带领手下四下出动,一开始大家还有些节制,只是针对官兵或者过往돳的商队,渐渐的即便是过往的百姓、难民只要稍有不从者,就是砍头,很多无辜百姓被掳掠而至,迫于无奈加入义킐军。

      “啪啪!”秦元林拍了拍双手,高声喝道:“上菜!歌舞!”

      “有酒~!”

      “有肉~?”席上出身于草莽之间的大汉一个个眼睛放光,盯着桌案上的吃食며,不由食指大动。

      很快靡靡之音响起,从帐外走进来十几훵位美女,开始随着乐曲翩翩起舞。

      “哇~!”这些汉子哪里见过饍此〰等场景?感觉昨日自己还是一介流民䀼,为口饱饭发愁,今日居然登堂入室,纷纷目瞪口呆,口水直往外流。

      “好!好!”一曲舞罢秦元林连连叫好趁机说道:“我等生逢此乱世,有此等殊荣,应该感谢何人?”

      “当然是刘大帅!”严洪刚当仁不让,直接站出来说道:“现在大家有눤酒,有肉,有女人!”

      “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好!”更是有人起哄高声叫道。

      “뛰来,让我们共同举杯,敬我们菞大帅一杯!”秦元林高声叫道。

      “敬大帅!”众人纷纷遥遥举杯高声叫道。

      “好!诸位兄弟!”刘同昌满脸通红的说道:“让咱们团结一心,打出一片天地!干!”

      䒿 “干!”믊众人一饮而尽。

      ⑸“诸位兄弟!”秦元൙林再次高声叫道:“这些美女,任意取用!”

      “嗷!”众人怪叫一声,纷纷起身扑向这仅有十几名美女,줳大帅、军师自然早已左拥右抱。

      懱农民起义军毲的弊端已经开始显现,这点张牧㈷心怱中早已有数,只是不想ƒ来的居⟀然如此ะ之快,这些人还无立锥之地,居然如此奢靡,其未来可想而知,让张牧大跌眼镜的是秦元林这个秀才,据说当晚他强要了两涌个美女侍寝。

      当晚푊张牧寻了˧个借口带着桌上的酒肉,又到后面取了一大볝堆肉食,也顾不上干净埋汰,扯了块锦布(打劫而来)包上肉食回去与众弟兄们同乐。

      隔了两日,大营突然召集渠帅级会议,于大伟带着秦庆生匆匆与会,张牧则忙着招兵,根本没顾上于大伟,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暴发户,不趁着粮秣充足扩军备战,等待何时?只不过由于义军四下活动,这一㻎代已经被百姓们化为禁区,虽然垿四处招兵,但兵员并不多,再加上自己招募的标准相对比较高䱬,所以这两日招募的新兵没多少,勉强凑足一百人,他知道在这里继续招募的话,也不会有太好的结果于是停止募兵,开始整编训练新兵。鄋

      뉖其实那天的宴会是秦元林与刘同昌密谋的,目的就是看看这㌑些渠帅到底忠心与否,秦元林一直担心这种松散的组织会影响大帅与军师的将令,果不其然,各路渠帅刚开始还会主动上交战利品,渐渐的大家都开始藏私,长此以往下去,还有他二人啥事?于是就有了日前的宴会,其实主要目的根本不是为于大伟等人接风洗尘。

      “会议啥内祹容?”卢峰早就等不及了,他以为这次打下这么多粮草,大帅一定会升他们的官,他在心里早就盼上了。

      于大伟、秦庆生根本没理他,反而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怎么了?”张牧问道:“什么情况?”这次会议是小范围召开的,显然是有重要事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