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越历史>

      “西拉斯后裔已经被你灭族了?”

      “西拉斯王朝也被你灭了?”

      穧 “……”

      瑞德站在废墟中心如同弱智一般对着空气疯狂试探。

      难道刚才是错觉?片刻后,说得有些口渴的瑞德暂时放弃与空气἗斗智斗勇,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喝着水一边想到。

      不对,他当时确实感到吞噬感有一息停顿,那一瞬的差异十分明显。

      那会不会是那股蛎死念已经杀死了‘他’死前想要杀死的对象了呢?又或⬀者‘他’死前的执念不止一个,而杀死西拉斯后眖裔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呢?괜

      其他的执念?卢西娅……

      Ḷ 想到这里,他又站起身说道:“我带你回去找卢西娅……”

      「簌~簌」

      瑞德猛地扑向右手边,ۯ这次他很清晰地感觉到了,死念在这个方向剧烈地波动了下。

      “你不甘心死在这里吧?”鄗

      他猜对了,那个人最在意的还是卢西娅。

      “你想回㡗去找卢西娅吧?”

      瑞德掀起一片憕断壁在碎石中飞快地翻找着,

      斈 ꥧ“你想与卢西娅的灵魂安放在同一艘伊莫之船中抵达同一个来世吧?”

      死念爆发出更剧烈地波动,让瑞德更加精确地锁定了‘他’的位置。

      “找到了……”

      ᧴瑞德挖开地面,看着土中露出的一角金属。

      “真是不可思议……”瑞德望着手中的半片金属徽章,有些许失落但更多是惊叹地感慨道。

      失落是因为「容器」上并没有他想要找到的线索,惊叹錓则是因为对方鲅对于回到卢西娅身边的执着。

      如果有一天自己死在ス了这个世界軲,会不会也因为执着于「回家」而化镺为永不消散的念呢?

      想到这里,他轻羘叹一声将金属徽章收入手环,虽然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但他还是准备将对方的执念送回到卢西娅身边。

      这算是来自一个同病相怜的人的一点慰藉吧。

      ……

      “你找到「容ν器」了?”逐渐沦为工具人的莱妲惊讶地问道。

      “嗯,那块废墟已经不会再吞噬周边的生命能量了。”瑞德淡定地握着水杯道。

      “「容器」呢?你ϝ不会放身上了吧?”莱妲忽然有些戒备地问道。

      “如果我放在身上,你觉得这艘๒飞艇还能起飞吗?”瑞德翻了个白眼,抬了抬手环。

      “是哦,那「容器」ꩱ是什么?”反应过来的莱妲问道。

      “半片印有羽蛇纹的金属徽章。”瑞德回答道。

      좺 “你准备怎么处理它?协会的除念师可除不了死念。”莱妲好奇地滥问道。

      “放心,⨨我会把‘他’送去一个难以找到的淂地方的。”瑞德看着舷窗外远处的森林道。

      十二天后,瑞德总算是在伽百柯森林内围重新找到了羽蛇雕像所在的峡谷。

      不知道还会不会撞到那只缎色园丁鸟呢,瑞⑹德轻笑一声跳入峡谷。

      穿过羽蛇通道,经过暗河洞窟,瑞德再次来到白色之城。

      站在忒修斯宫石阶下,他先取出半片徽章,接着进入「绝」锠才踏入宫殿中

      握着徽章步入后殿,瑞德感觉到了徽章上的念变得愈发躁动起来。

      他将徽章轻轻放入卢西娅軤交叠的双手中,然后将小舟重新推到水池中央。

      希望你能找到通往卢西娅的来世吧…灑…

      섞瑞德转身离去,走出宫殿后,他自然地解除「绝」发动「缠」,忽然他顿住脚諻步。

      吞噬感没了?他回过头望着忒修斯宫,小心的一点点展开「圆」,真的不见了?

      瑞德收起「圆」,重新步入忒修斯宫中。

      后殿门口,他停住脚步,感圻受着熟悉却更加强烈地סּ吞噬感。

      缩小了范围,提高了质量吗?

      也好,这样他们也不会被打扰了,瑞德Ɯ心中想到。

      他转过身,看ጋ向庭院内的喷泉,他刚刚蹜展开「圆」时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

      퀖 他蹲下身摸索着喷泉底部的壁画,没多久,他就摸到了一处不明显的凸才起。

      他先后尝试了按触、旋转、敲击等方式,喷泉都无动于衷,正当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时,他忽然想到西拉神使都是会使用念的。

      他再次将手指靠在凸起上发动「练」,机括声响动,喷泉缓缓移动向后,露出一道螺旋向下的石梯。

      瑞德打开手电,顺着石梯向下,里面是一处十几平米的小房间,

      房间的中央有一方石台,硉石台上展开着一本金色的厚重书籍,

      瑞渽德左手拿着手电,右手轻轻扫过书殺籍上的灰尘,

      这是黄金做的?瑞德感受着指尖传来的冰凉坚硬的感觉想到,

      扫掉灰尘后,他看黄金书上刻着的西拉斯文字与熟悉的黑色纹路,有些惊喜,

      这是「神字」,这本书是西拉神使关于念的记载,瑞德轻翻黄金书页浏览着上面的内容。

      片刻后,瑞德合上黄金书,可惜了,除了「神字」以外,书中记载的经验对他来说都没什么用,西拉神使的经ퟡ验如同他们生活的年代一样大多都有些落后了。

      瑞德收起黄金书,越过石台走向靠着房间里侧的一张小圆桌与一把石椅,小圆桌上也放着一本沾满了灰尘的书籍。

      忏他走到小圆桌旁小心翻开书籍,借着手电浏览着上面的内容썹,

      这是一个名叫维托的人的日记本,这人似乎是个神使候选者,瑞德翻动着书页浏ď览到。

      嗯?瑞德的手指忽然停在某一页,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西拉历471,炎46,晴。

      今天又被特里老师骂了,很难过,

      卢西娅姐姐一直安慰我,说老师잷是觉得我有成为神使的希望才对我这么严格,可我还是觉得不开心。」

      卢西娅、维托?他就是死念的主人吗?

      瑞德放慢了翻页速度,开始认真浏览日记本。

      ⌬「西拉历476,冰23,雨。

      我终于成为正式神閁使候选者了,更开心的是卢西娅姐姐也和我一样被特里老师选上了,真是太好了,

      可惜,希罗没选上,不能和我还有卢西娅姐姐一起继续留在忒修斯宫中学习,

      不过,长老们说希罗他们会先行回归至高神西拉的神国,所以我们还是会在神国相遇婱的。」

      长老?回归神国?瑞德붱皱了下眉头,蕾娜当时也说过一旦选出新神使,老神使与其余神使候选者就会回归神国,他当时没有细想,但现在看来似乎有些不对劲?

      「西⫖拉历477,冰9,雪。

      特里老师告诉我们,神使候选者只会选出一位新神使接替他的位置,而其他的神使候选者将在他的带领下回归神国,

      虽然能回归神国也很늗好,可一想到我可能会和卢西娅姐姐分开,我就有点难过,

      퓥卢西娅姐姐将她的羽蛇徽给了我,然后又拿走了我的羽蛇徽,她说这样无论我们中谁成为了神使,对方的羽蛇徽都可以陪伴着她/他直到我们再次在神国相遇。」

      羽蛇徽就是那半片金属徽章吗?瑞德继续翻动书页。

      「西拉历482,炎7,晴。

      特里老师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他告诉我那是仁慈的西拉在召唤他൛回归神国,让我不用担心諷,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西拉历482,冰39,云。

      今天老师向长老团提出想选出新神使,长Ἡ老拒绝了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两人大吵了一架,

      我有些担心老师的身体。」

      老神使想选出新神使,长老团却拒绝了?他总觉得这里面有些阴谋的味道。

      「西拉历483,炎6菶,雨。

      老师的身体越来越差了,长老们终于同意了选出新神使。」

      「西拉历483,炎12㵙,雨鎢。

      今天就是西拉之选的日子了,我很激动。」኷

      淶「西拉历483,炎15,云。

      卢西娅姐姐受伤了,幸好我用新觉醒的神恩治愈了她的伤势,可她依然陷入了昏迷,

      特里老师将西拉之书交给퀇了我,他说我通过了西拉之븺选,成为了新任神使,我很开心但又有쀮点舍不得与卢西娅姐姐分开。

      长老带走了卢西娅姐姐,说要送她回归神国,

      我有些不安,但頋没关系,卢西娅姐姐的羽蛇徽会陪着我直到我们再次在神国相遇的。」

      西拉之书大概就是那本黄金书吧?

      「西拉历4ᷰ83,炎16,雨。

      ԉ卢西娅姐姐혘突然回来了,她说西拉之选意是个阴谋还让我小心长老,鏶接着她就被突然闯쐗入的长老们带走了,

      我想问清楚卢西슆娅姐姐在说什么,可长老们告诉我,卢西娅姐姐被森林里的恶魔蛊惑了,必须尽快治疗才能回归神国,

      我有些慌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卢西娅姐姐怎么会被恶魔蛊惑了呢妨?」

      “呼~”瑞德轻吐一口气,接下来大概就是维托转变的契机了,他翻开下一页。

      ᯤ「西拉历4醶83,炎17,雨。

      长老们忽눢然又带着卢西娅姐姐回来了,这让我很惊喜,他们说卢西娅姐姐接受过治疗࠿后已经清醒了,所以过来和我道别,然后准备回归神国,

      蒌卢西娅姐姐或许因为刚肽摆脱恶魔蛊惑的缘颬故,脸色还有点苍白,她拉着我的手说了很좣多,还让我湬好好照顾我自己,

      我笑뙍着和她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笑了笑没说什么,然后和长老们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卢西娅姐姐的笑容总让我觉得有些不安。」

      卢西娅真是个傻姑娘,瑞德轻叹道。

      「卢西娅姐姐死了,我救不回她,她死了」

      维托的⫸字迹中透着勿一股刻骨的绝望。

      「西拉(划掉)

      长老们欺骗了我!他们欺骗了所有人!

      没有什ꘇ么回归神国!也没有西拉!

      一切都是长老团编造出来的谎言!

      我⁇要将他ᚌ们抓回来扔进恶魔洞窟!

      就像他们这数百年对神使与神使候选者做的一样!」

      这篇日记的笔迹十分潦草,书写者似乎非常愤怒。

      「卢西娅姐姐,等我回来,콈我就去来世找你」 ꒷

      日记到쒉此结束,之后维托应该离开了죹白色之城去追杀长老,谁知最后却死在了布尔索伦。

      瑞德轻叹一声,合上日记收入手环中,然后离开了密室。

      从羽蛇雕像中走出,瑞德望着雕像犹Ꝺ豫了下,还是拔出宿雪对着前方连斩几刀将雕像劈碎封住通道,接着转身离去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