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动漫片

      吴用震惊地盯趫着萧嘉穗,⽲打量着眼前这位新来的兄幃弟,眼中却生出了几分异样。

      “若用此计,退得官军便好,若是退不得时,我梁山必遭残杀!”公孙胜阴冷着脸看着萧嘉穗。

      “不可不可!使⭖我梁山枉遭兵灾!此计如읺何行得!”朱武站起身连忙摆手,先前那听到有令宋江回心转意的妙计时的欢喜已经一扫而空,剩下的只有警惕,⼦这等计策,岂不是要置我梁山于蠺死地!

      萧嘉穗不理会ֵ两人,转过身望着沉思的吴用,心想吴用已有心矣,何不激他一激,便大뭖声说道:“此计虽然弄险,但却可以揭朝І廷之弱,示륹梁山之威!如今那朝廷已是朽木枯骨,不堪一击!想来军师定有良策,萧某不才,尚有一身武艺可핲用,愿遵军师妙计,凭手中齐眉棍,定教那官军有来无回!”

      吴用闻言,心中又是一惊,此人好生毒辣,就此一语,已把自己拉下了水,他既已请命退敌,自去便是,却惟听我计,若我不应,岂不是示弱于人!吴用阴沉着脸,沉吟不语。

      “썓哥哥!休要ꢖ听此人言语!此人初来乍到,我等对其知之甚浅,如今又道出这等计策,难保不是朝廷的细作!”朱武看着吴用有些意动,㮯心下一紧,连忙劝道。

      “呵呵,萧某漂泊四方之时,多闻梁쫂山好汉啸聚山㑄林,个个翍英䭑雄好汉,因此前来相投,今日咿方知人言谬矣!某献此ᾃ计,乃为梁山,为尔等!尔等不加斟酌,便诬某为这等卑劣小人!既不见容,萧某去也!”说罢뤩,萧嘉穗转身便往外走。

      “萧兄弟!”

      “且慢!”

      廈朱贵听到争吵声从鮧门外而入,拦住了萧嘉穗,吴用也抬뽭手挽留。萧嘉穗心中一喜,成矣!吴用叹口气道:“萧兄弟此计虽使梁山横㵆遭兵戈,但若早做准备,杀官军一个措手不及,也未尝不是一个好计策。焥”

      朱武听罢,张嘴又想劝道,只见吴用摆摆手,便也就没了言语。

      “既如此,敢问哥哥此计谁人行得?”公孙胜见吴用䝓已经同意,便不再反赃对,转而问道。

      “元宵佳节,哥哥定会入城看灯,这梁山众人中皆是对哥哥言听计从,若说谁敢在哥哥面前使性子,恐怕只有一人耳..........”

      “李逵!”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吴用笑了笑:“正是,但哥哥知铁牛这等性子,却又如何肯带他去?”

      쎐 萧嘉穗近前道:“此事易耳!听闻李逵最怕那燕青的摔跤术,若得此人蚸同往,就监顀李逵,宋大王必不⑫推辞,某再请命同去,就中取事可也!”

      “既如此,那便依计而行!”

      ...................

      屋子里,宋江焦急地来回踱步,这公孙胜怎么还不来!自己不明就里地被吕方郭盛抬回牎房间欱,百无聊赖,却又想起那梦星之事,如今却是焦急万淪分。 쥱

      “哥哥!魁”一声轻呼,公孙胜闪身入内。

      “哥哥夤夜唤兄弟前来,遱不知所为何事?”公孙胜刚从吴用屋中出来,덮正欲回房,却被宋江派人唤来,心下也是茫然。

      “公孙兄弟,前日我夜发一梦,梦一星,毨大如斗,紫光四射,轰然落于我梁山寨中,心下骇然,只为此事,多日不安也樫!故夤夜请兄弟前来,为我开解一二!”宋鞩江满脸焦急,死死瞪着公孙胜,迫溄切地得到对方的NJ回应。

      公孙胜左手掐诀,右手捋须,口中念咒,脚下踏步,端的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宋ᴡ江却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正要开口催促,却见公孙胜猛地睁开眼:“回哥哥!想必哥哥记得那石碑乃是天外来物,如今这紫荡星同那石碑一般从天而降,一红光Њ,一紫光,此皆乃天降祥瑞!若我所算无差,此콈兆正应我梁山该收一员虎将!”

      “若如此,我心安矣!”宋江闻言,心下一宽,转念一想,前日梦星,今日那唤做萧嘉穗的雄伟汉牊子便来投,虎将.........那萧嘉穗英武不凡,手中齐禕眉棍ᅉ也不是一般兵器,可见此人武艺非凡,难道是此人不成.........

      ᫍ “哥哥!”公孙胜见宋江想得入神,心中疑惑,轻声唤了几句。“咳!푂多谢公孙鹡兄弟开解疑虑!夜已深,兄弟早些回房歇息罢!”宋江尴尬地轻咳一声,ẓ笑呵呵地说。

      “哥哥无事!兄弟告辞了!”

      ..................

      次日天明,众好汉齐聚忠义堂。

      宋江坐于主位,精神奕奕,目光与公孙胜一触,两人皆是会心一笑。

      “萧兄弟何在!”宋江大声喊道。헋萧嘉穗闻言,从队列뢰末尾走出,来到宋江面前施礼:“宋大王!”宋江脀大手一挥:“萧兄弟不必多礼!我梁山之上皆是兄弟相称,你这一声大王却是折煞我了!昨夜我醉酒乱语!扰了诸位兄弟雅兴,又怠慢了萧兄弟,是我之过啊!”想起Q昨夜公孙胜所言,纤宋ᦞ江看着萧嘉穗也是多了几分欣喜。

      “不敢!”

      “哥哥ฒ哪里Ἃ话!”

      众好汉闻言也是纷纷摆手摇头,宋̶江呵呵一笑:“不瞒众兄弟,我两日前夜梦一星,其大如斗,紫光四射,极天际地,轰然落于梁山寨中,自此心神不宁,多有失语。昨夜幸有公孙兄㇁弟为我解梦,乃是祥瑞之兆,正应我梁山合收一虎将!两日前梦星,前日萧兄弟便来相投,岂是巧合!”

      “萧某安敢当此!”萧嘉穗连忙樚辞道:“萧某流落至此,蒙众好汉不弃,这梁山之上皆是当世豪杰,某安敢领虎将之称!”

      公孙䏕胜见状,灵机一动,上前说道:“萧兄ꭣ弟不必过谦,那石碑之上,ð只刻一百零八人姓名,萧兄弟来投,却无姓名座次,⍀因此天降一星,以兆萧兄弟来投!䉞此正合天命也!”

      萧嘉穗听罢一脸震惊,这公㕂孙胜葫芦里又是卖的什么药!

      宋江哈哈一笑“是矣!是矣!我梁山又得一虎将也!”

      “恭喜哥哥得一虎将!”众好汉⤍闻言也刖是纷纷恭贺꿼。

      宋江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今៽日在此,却还有一事!几日后是元宵佳节,我今日唤兄弟们来,乃是我欲入东京城观灯,为此安排ꂃ梁山事务也!”说罢,宋江转身向卢俊义说道:“敢请륟卢员外坐守山寨!”

      퇷“哥哥有命,安敢不从!”卢俊义连忙起ﰴ身领命。 『

      “不知哪些兄弟可与我同入那东京城?ꎬ”宋江转身环视众人,只见吴用上前道:“哥哥!柴大官人熟悉쬟东京城,可袋以同往。那东京城人多杂乱,也须有人同行,史进、朱武、时迁三位兄弟可也!”

      “既如此,那柴大官人与我一ྰ路,朱武、史进、时迁三位兄弟一路!”

      ⰳ“哥哥!哥哥!莫曌要忘了俺!俺也要去!”一声惊雷,李逵大声吼道。吴用、公孙胜、萧嘉穗听罢,啭心中一泉喜。

      ៚“这番去东京城,森只宜低调行事,你这般脾性,如何去得!”宋江看着李逵大吵大闹,ᩡ眉头微皱,这么多兄弟中,就这李逵最是胡闹!

      萧嘉穗见机,连忙上去说道:“哥哥勿忧!某闻浪子燕Ḿ青囏摔跤之术天下第一,李逵兄弟ံ最是磚惧怕,可使燕青兄弟同行,某虽不才,愿与燕ⵐ青兄弟同往,就监李逵兄弟,使他耍不得这等㊞脾性!”

      “嘿㻦嘿!俺黴管不得这许多事来!俺只想进那城中看灯!俺不胡闹便是!讼”李逵听罢,连忙说道。

      “也罢!便着燕青、萧嘉穗二位兄弟与李逵兄弟同行!”

      “嘿嘿!多谢哥哥!多谢萧兄弟!嘿嘿!”李逵听见宋江同意,咧嘴便笑,随意地拱手行덫礼,惹᧯得众人也是一番大笑..........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