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热Tokyo0708

      譩 此时的余安民,业已率军出了安阳,距离萧远的位置,大约有五六十里左右ꍣ。

      眼下,与安阳城内一样,余安民正在宴请众ﲬ人,饮酒作乐。

      他묨位于正上方的主位,两侧皆是各地县令,身前各置一案,中间,则是有数名披着轻纱的歌伎,身姿曼妙,在ﲜ起舞助兴。

      席间,众人那是推杯换盏,欢声笑语,不绝于耳,余安民更쾻是喝的红光满面。

      ꗰ须知,现在前线,正在血战!他们这帮人,窚却在这里享受。

      他的军师蒋兴,就坐在他的下手边,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蒋兴微微侧了侧身,朝余安民低声说道:

      “大人,现在萧远ⳬ正在猛攻丰城,对于詧我ְ们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丰城破䄶,萧远死,功劳尽归大人所有。”

      “恩,先生说的好,说的好啊……”余安民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一名郡军却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接着单膝跪地,抱拳施礼道:“大人!”

      ✺“嬕停。”余安民抬了抬手,随着他的动作,雅乐停止,中间的歌伎也都停了下来。

      “何事啊?” 㯭 뱃

      “萧远遣将拜营。”郡军直接说道。

      “来者何人。”余安民又问。

      “萧远麾下,大将彭双。”

      “哦?”听到这话,余安民뀃忍不住站起了身,他当然知道彭双的名字,可还未等他再说蹂什么,外面已有脚步声传来。

      彭双身着盔甲,正浑身浴血,大步流星。

      随着他的出⃾现,厅内众人,也全都停下了喝酒的动作,看向了彭双。

      后者吗无视众人,直剢接推开鱡前面的歌姬,气势汹汹的走到了余짴安民案前站定。

      看着他刚刚经历血战的模样,余安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随后连忙朝那些歌姬挥手道:“下去!快下ݽ去!”

      等几名女子施礼退后,他也望向了彭双,干笑道:“彭将军,何……何为啊?”

      彭双的双眼,是气的㽖有些微红的,他先是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继而怒气不减道:⑫“我军将士,正在ᵡ前方浴血奋战!可你们,不予支援不说,却在这里饮酒作乐!”畩

      怒喝过后,他也刺啦一声ཕ,直接抽出了땖腰间战剑ꈜ。 뜭

      见此情形,众人大惊,余安民更是吓了一跳,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了톭:“彭将军!你,你要干什么ඪ……”

      ߁ 涵‘砰’的一声,未等他把话说完,彭双已直接将战剑钉在了他身前的几案上,并一指剑锋,震声说道:

      “㏫郡守大人请看!我军拼死杀敌,末将的战剑,因砍杀贼쾰寇,早已崩缺!可大人答应的粮草,却迟爽迟不到!”

      原来ꞁ是这个!余安民闻言㈁,不由暗出了一口长气,当即说道:ᛥ“将军放心,粮草即ݨ日就到。”

      “大人所说,不擠足为信,不知又要等到何时⋛!”彭双毫不客气。

      在当时,上下有别,尊卑鲜明,余安民可是堂堂郡守,封疆大吏,比彭双的级别不知要高了多少,后者此番如此态度,已可问ᦽ罪了。

      但余安民此时,哪里又敢说什么,见彭双不是来ㅐ杀他的,他反而心中宽了不少,马上又道:“若将军不信,本官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此保证!”

      “几ꔚ日?”

      “两日必到。”

       “好!那末将就在这里等着!粮草不到,჻末将不走!”

      “럴这……”余安民先是顿了一下,接着又笑ꧯ呵呵道ᯡ:“好好好,本官这就命人下去安排ꄅ……”

      数日后,由彭双亲自押运,粮草斳抵达前线。

      䫾不过这个时候,萧远是早已攻破了丰城,并生擒了周齐。

      ㊩ 城头上,见到萧远之后,彭双气愤难当的说道:“将军,余安民实在太过可恶!若非将军有所交代,当时,末将真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倡

      萧远心中,当然也是愤怒至极,他缓缓摇了摇头,说道:

      “杀了余安民,你也活不巔了,在我心中,你比他可要重⳷要的캫多,且他是安阳ꝭ郡守,朝廷命官,杀了他,是可以逞一时之快,但却收不了场。”

      他是冷綫静的,可彭双性情中人,闻言之后,那是狠狠叹了口气:“哎!真是气死人了!”

      两人正说着,城外,却来了大队人马。

      眼下,因丰城已破的原因,余泽也是率领郡军糷,连忙赶了过来,想窴要分一杯羹。

       他骑着高头大马,穿着一身有模有样的盔甲,后披披风,到了城下之后,直接薻朝身侧一人微微仰头示意了一下。

      檿 那人辞会意,立即开始朝城头高声喊道:“余将军在此!还不快开城门!迎将军入内!”

      前番血战丰城,余泽躲着,未曾派一兵一卒支援,现在城破了,他倒是来的真快,而且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搞得就跟丰城是被他收复的一样。

      城头上的彭咂双见状,鼻子都差点气歪了,也当即鏏说道:“这狗东西!什么玩意儿!打仗的时候㺟不见他,现在倒来了!”

      픎随后,余泽率郡军入城,萧远也下了城头,准备回己方驻军之地,犒赏一下将士们。

      可他刚刚下去,余卜泽正好进城,见到他之后,亦쭁是出声挳喊道:“萧远!”

      萧远懒得理他,可后者却轻砸了砸马腹,硬凑了上来,轻笑着说道:“这丰城,有一万贼军驻守,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攻下来了,不错不错ꃟ。”

      ᷣ 说着话,他又摇头晃脑道:“当然,若没有我夹郡军相助,你扚们也不可能收复丰城。”

      ⅼ“你说什么쾸!?”没等萧远说话,彭双已是大怒,瞪眼喝道:“收复丰城,乃我军将士血战的侮结果!与你余泽남何干!你们除了在后面饮酒作乐,还做了些什么调!?”

      “哼!”哪知余䀦泽非但没有羞愧的意思,反而冷笑了一瓁声:“本将军说有,它就有!唒”

      “你!”

      “好了!”萧远打断了两人,也懒得看余泽一眼,直接走了。

      余泽这明螸显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뱒,想分一杯羹,看着萧远的背影,他亦是冷笑쓴连连。 輹

      㟞 这时候,其副将♒也凑了上来,巴结的说道:“公锏子,郡守大人此策高明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