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视频邀请码分享

      揶坂口安吾提着手提箱匆匆쨜离去。白川泉稳稳坐在咖啡店的位置上,直到喝完了这盏咖啡,才露出了肆无忌惮的笑容。

      “情报员先生,你真的知道我们在谈什么吗……”

      㴣 ㋷ 多想是聪明人的通病。 ㎭

      偋 本身似乎就不太干净的坂帕口安吾,情急之下在白川泉面前露出了太多马脚。

      从一开始,心虚的就不是掌握着证据的白川泉,而是身份来历不正的坂口安吾。

      휬坂口安吾,害怕的,自然不是白川泉说的潜入同事家中一事。

      白川ꅖ泉不知道对方想到了什么,但不妨碍他利用这一点对坂口安吾施加压力硘。

      “我൯又不蠢。榴”黑发少年抿唇轻声道。

      搜家搜到同事家里那种事,即便真传到港口黑手党内部,坂口安吾顶多也会被警告象征性惩处一遍。

      原因无他。

      뫱 酘 他们是同伴。

      日本黑手党是情义与利益组成的集团。

      没有严重的过错,自己人之间的纠纷一般不会往死里惩罚……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例外:背叛。

      也就是说,坂口安吾潜入同事家中,这只算冒犯,若是白川泉对外宣扬幆组织情报员的信息,无论致命与否,都是足以构成背叛的实据ݵ。

      白川泉不歸知道这件事吗?

       他知道。他也知道坂口安吾知道。

      所以,回想着似乎被抓到什么软肋的情报员,白川泉嘴角的笑意深了一䈟些。

      坂口安吾……是不清똈楚这个情况,明白他并没有威胁的资本呢?

      还是在畏惧其他什么?

      破绽太多啦,前辈。

      慦 这波啊,这波叫你以为我在大气层,其实我就在你底下!

      ඌ白川泉摸了摸自己的脸,眼底闪闪发亮。

      一回生二回熟。娴熟度up!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发财好办法!

      连续两次。

      又唬住了一个。 缫

      ꦰ自己果然入错行了,更适合去诈骗仹传销吧!

      系统的任务白川泉本是毫无头绪,一脸雾水——直到走到了坂口安吾身后。

      电光闪石间,一个绝妙的主意出现在了白川乮泉脑海。

       白川泉发誓,他只是想试试,不过坂口安吾对他的反应太过谨慎,让白川泉不由想到了铃木大雄,一不小心……

      就稍微过界了一些。

      受害者x2。

      从˟发展结果看,白川泉十分满意。

      焟试问,白嫖一名情报员的情报不是很值得尝试的一件事㵖吗?

      黑手党·父母未知·没有家产·自力更生·贫穷·白川泉亲自神现身说法。

      “把握这场抗争的发展,还真是麻烦。”随口自语着,看了眼手腕的绷带,完全没㉋想到会阴差阳错解决一个任务的白川泉去结蹀了账,走出咖啡厅。

      互 “虽说比起‘赢’这种要求,憪还是简单不少的……”

      风里带走白川泉唖安慰自己的轻叹声。

      在致命和次一步致命之间,白川泉只能优先选择苟住自己的性命。

      﫳 玻璃门的风铃声隔绝了咖啡厅的轻柔音乐声。

      此前白川泉与坂口安吾就是借此来掩盖含糊谈话内容的。

      现在,难的部分就交给坂口安吾了。白川泉可以好好想想怎么去完成这个任务后一部分的要求。

      丯实时信息源,达成。

      稍微辨认了一下路口方向,白川忬泉的话语多了分不确定:“唔,应该走这边,似乎?”

      伴随着白川泉犹豫怀疑的声音,少年的身影愈走愈远。

      月亮已经升起,照亮离去的影子。

      走远咖啡店的梮白川泉没有注意到,在他离开后,还有一人也推门走出了咖啡店。

      吃 身高腿长的异国青年在从꧌店铺用绿植铁架隔开的隔间沙发上听完了白川泉的交舸涉全程。

      此时,月华般的浅蓝眼眸深处是酝酿一೩般的悠远神色,饶有兴味,不像是喝完一杯咖啡,更像是在高雅的剧院听完一场优美的戏剧——他就像是会出现在那种场合的人。 ჩ

      白川泉与坂口安吾的对话,在咖啡店的轻柔乐声中,二人的声音被刻意压低掩盖,不解内情的人也无法听懂言外之意椠。

      可保罗·魏尔伦不在此列。

      用异能力隔开了现实世界的异能力者全程就坐在二人的不远깵处,像是取乐一般朙听完了全程。

      轻松任务的休假期间,他也不觉得这样的行为毫无意义,纯属浪费时间。

      “情报员吗?”

      “有意思ᥒ的孩子。”

      保罗·魏尔伦轻笑道。

      披在脑后的柔软发丝扎成宽松一束,如同月华与流水。

      螈夜ᒁ晚攀上Ϻ天幕,上弦月隐没在乌云之中。

      “啊,救命——”

      尖叫声打破了静谧氛围笼罩的土地。

      白川泉走的是镭钵街的近道。

      曾亲眼见证了租界这一侧被炸成镭钵街,白川泉对于这片呈现漏斗ຠ深坑状倒扣的区域还算了解。

      近来非法组织间的斗争暂时在表面上平息,因此,人们也不必过于胆战心惊走这条道。

      当然,这里的“人们”仅限于此地的居民,以及斗争肇事者非法组织成员们。

      白川泉被声音吓得一激灵,主动离声音来源远了一些,不想被掺和进去。

      可惜,事情并非他不想就不会发生。

      小巷尽头的那一声嚎䜏叫,把他恰好暴露在了巷子的视野中。

      白川泉转过头,恰好把懜所发生的事纳入眼中。

      处于绝望中的成年女性爆发出了过人的力量佳奔向巷口,虽然不过几步间,从身后赶᲼来的男女就再次把她压在了脚下。

      褐色卷发的女人一把抓住她的黑色长发,恶狠狠地从鼻子里吐出气息:“頢怎么,石川,你再跑试试啊!”

      脸压在地面的女性满面泥土,呜呜痛哭,“饶了我吧,太悲哀了,这样的生活……”

      “太可笑了……”

      褐色卷发的女人从后面拉起石川的脑袋,头发被她粗鲁地抓在手中,一种野蛮的气质油然而生。

      “是你欠了我一大笔钱吧,石川,你在这装模作样哭什么?”

      褐色卷发的女人昂着脑袋,看上去似乎恨不得再狠狠往被靡叫做“石川”的女子头上踩上几脚!

      “每次都说借钱借钱,前前后后永远不会还的人到底是谁啊……!”

      “怎么,想抛弃我吗?”褐色卷发女子哼笑一声,厉色道,“你想丢下我和京子吗!”

      “永远都是这样,你这个懦夫!”

      石川呜呜哭着,“我会死后保佑你的……”

      “哈!”褐圶发女子加重了脚下的力度,“依旧不뒁知悔改啊!你!”

      “……呜呜呜,饶了我吧……节子……”

      褐色卷发的女子丝毫不见动容,恶意地弯起嘴唇:“你来横滨是有认识的人在这吗?是有人会借钱给你吧?”

      “要不要带我见见啊,亲爱的,从来᯷在身上留不住钱的家伙!牭”

      “呜呜呜业……”㴰

      石川被她踩在脚下,也不反抗,只是一昧的哭。

      突然,她像是发现了救星,看着巷口站着的身影。

      “救命啊——”

      歘⨢褐发女人下意识压紧了脚下的䚢力道,让石川只能把脸埋在泥土里发出“呜呜呜”类似挣扎的声音。

      她整个人坐在石川背上,看着不知道在巷口看了多銒久的人影,没有路灯的街道黑糊糊一片,只能看见轮廓。

      “别多管闲事,小鬼!”褐发女子大大咧咧地威胁着,“我可是堀合家的女儿,别给自己惹麻烦!”

      “哪个堀合?”

      巷口看不清的身影传来少年的声音。

      “议员堀合!堀合节子!”

      一辆夜间开过的车辆正好开着亮灯从巷口经过,借着亮起的刹那,堀合节子看清了巷口的人影面庞텥。

      的确是一个少年。个子不高,身材单薄。穿着乥及膝的浅色风衣,袖口露出的手腕有着绷带痕迹,遮住脸的高领上方,是黑发下平静的眼眸。

      少年垂在身侧的手中随意提着一把黑色手枪,修长的手指搭在扳机上,似乎下一秒刋就会抬起手对准巷子深处。

      堀合节子僵住了身子,很快恢复了镇静:“喂,小子,你是本地的黑手党成员吧,我劝你别给你家老大惹事……我来这只是为了把逃走的懦夫抓回去,和你没有关系!ꜯ”

      “不好意思,看你的架势,我以为你也是我㇪们一员呢……”

      似乎斲听懂了堀띟合节子的意思,巷口的身影竟然真的把枪塞回了风衣内兜,插着兜说道,一副友好的样子。

      “毕竟……这么自丠然在横滨大动干戈윳,总煹会让人难免蛉有些误解。”

      ᴖ 少年轻笑了两声。

      “你们应该知鸳道,最近横滨市不太安全吧?”

      堀合节子没有说话,不知何时,被她压在身下的石川也停止了挣扎。

      ——别放松警惕,危险碟还在。

      这是石川告诉堀合节子的话。

      巷口的少年似乎没有半点杀伤力,眼底一派平和,黑暗掩盖了一切,只听到他以微笑的声줱音开口:

      “所以说,为什么……在平民纷纷逃离的时候,选择䮫进入横滨呢?”

      “守在各个菮要道◈,不让外来势力进入分一杯羹的守卫,果然是玩忽职守了吧?”

      白川泉收起枪,自然是因为枪没有用处。他看见围护在堀合ࢧ节子身边的男女,腰间摆放的,并不是玩具。

      所以。ඡ

      “看来只能麻墦烦⏋你们到我们那儿坐룢坐了呢。”

      听着远方綊驰骋而来ᖕ渐渐清晰的车辆声,白川泉收回口袋里发短信的手,将现场交给了专门负责此类外勤工作的港口黑手党战篏斗人员。

      至于白川泉自己?

      明天在刑讯层,他也许能再见到他们吧?

      흞 议员?

      在外国势力、本地势力、黑道势力、白道势力横行交织鱼龙混杂的横滨市,尤其是现在各个非法组织打破脑袋的情况。

      外来的议员家属,依旧是繈可疑人员。

      如果出了什么事,也是官方推给非法组织,非法组织互相抛믨锅的结果,毫无意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