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大师

      睠众人正在浏览木工坊陈列品,店外传来仪小张飞的喊멠声,唐华随张老爹走出店门,见小张飞骑着一高头大马,后面跟着两匹马,两匹马的缰绳系在小张飞臀下的马鞍上。

      㲉张老爹与唐华各骑上一马,三人策马缓慢走过商街。张老爹骑马在前,唐华和小张飞跟在后面。ﰚ不断有店家向张老爹打招呼,张老爹举右手问候。

      三人自北向南,过了石桥右转,张老爹加快了速度。

      十华里的路途,骑马一刻钟左右就到了駡。路南,即唐华左手边有一处高墙围起来的大퍁院子,视线越过院墙可薰以看到数膯排东西走向的屋顶。

      下了主路向南有一条土路通向院子北大门쑗,大门关着,小张飞策马向前来到大门外ᨄ喊开门。不一会儿大门打开锱一缝,伸出一小伙子脑袋,见是小张飞,便快步打폮开双门。

      三人骑马进了院门继续往南,一直走到院子睪南墙才右拐,不远处有一个㶳院中院,没等走近,酒糟味就传了过来,张飞家的酿酒作坊就在里面。

      䮩小院大门开着,进了院子,三人下马。这时,作坊里有人快步出来,迎上张老爹,施礼道:“궲老爷,今儿您怎么来这儿了?有事遣人知会一声,在下便去庄子上听命,何劳您辛苦来此。”

      此人估计也年过四十了,看着与张老爹年掾岁相仿,说话谗媚,不似一般的管事。

      张老爹对此人比较客气,向此人叉手还了孹一礼,说:“吴管事,老夫陪这位唐先生过来看看,唐先生也ⴒ懂酿酒,请屹您头前带路,领唐先生进酒坊参观。”

      接下来却发生了出乎意料的情形,只见吴管事闻言立刻变了脸色,脱口얾而出:“不行!”

      张老爹一愣,沉下脸问:“穖吴管事,这又为何?”;

      吴主管:“꫈老爷,坓不是在下拂您面子,平日里您陪客人来此参观,在下每每都是热心接待。但是,在下曾有言在先,若非买家,其他闲杂人椰等恕不接待。这位年轻人不似买家,却懂酿酒३,在下更疑他来此用心不良,请老爷明察。”俕说罢,吴主管瞥了一眼唐华,目光不善。

      闲杂人等,用心ꢰ不良。

      唐华一听就火了,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知识青年,随身还带着数百G的文献资料来͛到古代,却被当地一个生产劣质白১酒(20几度,还辣藠嗓子)的小厂长轻视,更气人的是,竟被疑蜠为用心不良的技术偷盗之徒。

      是可忍熟不可忍!

      穿越前,唐华曾参労观过农家自酿纯粮食白酒小作亂坊,每家的白酒都比张飞家的好百倍,酒精度数都在五吸十度以上,这种自酿纯粮白酒以散装酒旳形式在许多县乡街市上有售,做的是熟人生意,客户多是附近居民,回头椮客。

      唐华自己也参加过专门集训,后世几大香型白酒的手工制作工艺都有学。

      寧见这个吴管事竟以小人之心度人,唐华正要⾯出言回击,小张飞看不下眼了,抢先说Ⱜ道:“吴管事,你不要出口伤人,谁珰是闲杂人了?谁又用心不良?”平时,小张飞喊此人为吴叔,㙿现在被气的改了称呼。

      正要出言回怼的唐华,听闻小张飞诘问之后,숿冷静下来了,没必要与一个古代小人逞口舌之争。

      唐华向这位吴主管䓪叉手一탑礼,坝很客气地说道:“吴主管,在下此楄行本来是想ꦒ传授与你改良酿造工艺,提升酒的品质,却不想垵你出言不逊,如此,在下不进去也罢,这就ꖆ告辞。”

      吴主管被晚辈小张飞诘问,本来就忍着ᛒ气了,但᧻毕竟是小少爷,不便硬话좝相对。这时又听闻唐华这个布衣小伙子竟以老师自居,当即暴发,说:“传授技艺?小小年ྩ级竟敢出口狂言,你也配!”

      ⠑ 说罢,吴管事向张老爹一礼,“在下先行告退,冒犯之处,吴某改日定登门向张老爷赔罪。뱏”봦

      唐华见状,抢先一步䐑对正准备转身离开的吴管事说道:“吴管事בּ,临别赠言与你,庭你出言不逊,晚辈不计较。只썯是你不该怀疑,尊敬的张老絙爷是专程陪同用心不良之人来你处图谋不轨,你这样当面疑心张老爷实在不妥,以后还望慎言。”唐华还是没忍住,偷换概念扎了吴管事一针。

      没等吴管事反应᜖,张老爹听罢鼻子哼了一声,转身上马离开,唐华与小张飞跟着离开,只留下吴管事还愣在原地。

      返回张村的路上,张老爹打马先行,唐华与小张飞则晃悠悠掉在后面,骑马慢行䚆。

      唐华开口问小张飞,꯼“这个吴管事为何态度如此?”

      小张飞:“此人确有些酿酒的本事,在这十傛里八乡远近有襡名。被我爹聘为酿酒坊管事时,我爹许他红利三成,此后,小飞二粮液的销售地界和数量均有大幅增加。”

      唐华:“难怪此人敢不给你爹面子,原来如此。”

      小张飞忽然问道:“唐大哥,刚才你说可以传授酿酒工艺,你确实懂酿造白酒?”

      唐华:“那是自然,我曾学习过酿造技法,虽然没有촬批量生ꎵ产过,但实操考试时爺,我酿造出的样品酒棒极了,同学们都抢着喝,比你家小飞天二粮液好喝百倍。Ⴥ”

      “小飞二粮液,大哥,不是小飞天。”小张飞在旁纠正道。不等唐华回应,小张飞接着说,“大哥能造出好喝百倍的佳酿,馋死小弟我了。本以为我家白酒天下无敌,却被大哥唤作辣嗓子白酒,是我井底之蛙了。”

      唐华:“不喝也罢,喝白酒误事。”唐华想起成年后的张飞嗜酒如命,酒后常鞭打士卒,最后也是酒后酣睡被手ᑧ下两牙将杀ᇀ害,死的憋屈!

      小张飞不赞同唐华的说法,“喝酒哪里会误什么事吗?大哥若还记得酿酒技法,不如我俩另起一个作坊酿造大哥考试做过的白酒,如何?”

      唐华:“酿酒技法,我自然☳记得详尽딪,你忘갷了大哥有一个彩色脑袋,强闻博记。只是,”话说一半,唐华停쫮了下来。他若此时告诉小张飞,天下马上就要闹饥荒了,酿酒实则是从百姓口中夺食,估计会被小张飞嘲笑,草民替皇上操心。

      小张飞:“只是什么?大哥,你快说呀,有᜙何不妥?你担心抢了我爹白酒的生意,他不高兴?”

      唐华:“那倒不是,你的生意与你爹的生意有区别吗?你还没成家分家,你的都是你爹的;你爹只有觸你一个儿子,他的将来也都是你的黤。”

      小张飞想想,点头说:“确是如此。那大哥还有什么晉顾虑?”

      受限于东汉交通装运条件,没쬗有火车车皮、没有汽车集装箱,只有硬轮马车与牛车裖,ﵫ官道又崎岖不平,还没有精钢盛酒大容器。如此条件下,任何酿酒作坊的服务对象都是本地及周边客户,产量注定上不去,酿酒作坊只能挣小钱。

      唐华现在时间很紧迫,要做的事太多了,不能够为挣小钱而花费时间。

      唐华忽然对经营酿酒作坊失去了信心。 펭

      见唐华不回应,小张飞有点急了,打马靠过来,两马즎并࠯行,“大哥,㓰要不我俩先做一个小作坊,自给自足,先䒳解了自家的馋虫,如何?”

      唐华听了摇了摇퉷头,否定了小张飞的解馋主意。

      唐华骑在马上摇摇晃晃的走着,心里在想:在东汉这个遍布小作坊值的环境下,如何才能挣到天下所有饮酒人的钱呢?理论上讲,饮酒人的钱最好挣,如果再将饮酒包装成一种酒文化,那挣的便是暴利。

      冥思苦䅳想。

      东汉酿酒行业突破口在哪里呢?

      可惜东汉时期祗没鸔有麦肯锡之类的经营战略咨询公司,否则可花钱立项请个外脑机构来解决这个难题。

      但是,唐华心里清楚,作为二뾓十一世纪的青年代表,穿越到二仟年前的古代社会,有责任把后世辉煌的白酒文化,提前推广到华욊夏大茛地的边边角角。一想到这,唐华深感双肩责任重槱大。

      面对东汉极为恶劣的营商环境,唐华这时又想起了后世那句名言:办法总比困难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