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luoli社视频

      二人到了饭店,点了几个拿手菜,随便的唠了一会儿。

      菜上的很快,不大的功夫就上全了。

      “味道不错,你多吃点。”王言尝了一口,感觉还挺不错的,对王漫妮其说道。

      “嗯鋑呢,确实挺好吃的。”王漫妮夹了口菜道。

      以他的工资吃这种水平的,多少有点够呛。虽说平日里也有人约她,那也不能天天约,顿顿约吧。

      有王言引导,席间气氛轻松,王漫妮谈性很浓。无论说什么,王言总是能接上她说的话,王漫妮越唠越开心。

      去 对王漫妮的话,王言是一概不信的。盲目追求与自身水平曍不符的生活,还不努力进步让自己可以配的上。无论说什么,基本都是放屁。

      气氛到那了,那高低得隡喝点。

      在酒精的作用下,王漫妮是放开了。诉说着这些年在沪市生活的不易,把她自己感动的够呛。

      虽说喝了不少酒,可王曼妮还是非常清醒的,她的酒量很不错。再说也不是種小孩子,俩人第一次见面就往死了喝,那不是有病吗。

      吃也吃饱了,喝也喝好了,唠也唠尽兴了。时间也不早了,二人收拾了一下,结账就走了。

      来﷚到外面,王言看着对面的一家酒店,对王漫妮道:“要不去那里好好聊一聊?”

      王言这么直接还真不算是对她的轻薄冒犯。不说别的,但就王言卖房子这几年经历的就不少。

      无论什么时候,风言风语总是传的很快。

      不时的就能听说哪里哪里的经纪人啦,哪里哪里的售楼处置业顾问啦,什么时候卖了一套房是卖一手自己成交的。包括他身边的人有的都明目张胆了,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毕竟挨一炮赚上万,比出台可值钱多了。

      这些都可以理解,有的人想卖还卖不出去呢,自己也是一项资本不是吗。

      在这个物쿜欲横流的社会中挣扎求存,说道底还是要看ऊ钱的。

      不能餴因为人家쎮选择的方式,不被大众认可。从而对人家否定、批判,这是不理智且无脑的。毕竟人家也是通过劳动赚的钱,不同的无非劳动方式遆而已。

      而且供需关系决定了,有市场,才会有供给。

      那整一条龙的时候不也很爽嘛。

      赚钱吗,不䠑寒掺。

      现在这鮮种对待男女之事的态度,这种风气,也说不眠上到底㖊是好是坏。玩的开的觉得好,玩不开的觉得烂。这玩意儿也没法说的清楚。

      那再说道王漫妮这里,她做了这么多年的奢侈品销售,她还一心奔高枝。也不是恶意揣测,在她从业的八年时间之中,按正常的逻辑来讲,以她的姿色,这种事儿指定少不了。

      当然不排除她就真的洁身自好,以剧情中她的表现䫅,这种可能真的小之又小。

      王漫妮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瞬间了然。

      答应王言一起吃饭的时候就想到了这点,都是寂寞的都市᛼男女,没啥事多少还是需要点儿爱的。

      王言为人风趣,自有气度。哪怕外表平平,却有一种别样的魅力。

      而且不像一般人那样淺把宎她当成出台的,以为有钱就可以的内种人。

      她对王言的印象还不错,聊的还挺好的,对王言并不反感。

      噤 不能说经验丰富吧,那该有的经历指定是不少的。加上喝了点儿酒,也就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见她点头同意,王言非常直接的搂着她向着对面走去。

      阖王言是不肯亏待自己的,直接开了一间总统套房。

      来到房间中,王言也没客气,直接就发车了。吃饱喝足了,也差不多唠透了,整那㬸么多没有用的干啥。他自打从无间道回到现实世界,就没碰过老娘们。本来体质就מּ强悍,精力就十足,这段时间也憋够呛。

      一夜风流,略过不提。

      第二天,ۃ王漫妮醒来看着四周,没有发现王言的身影,以为他已经走了。一晌贪欢,露水情缘,她也没有太在意。这主要还是归功于老王人好,那是真的说到了她心里。

      她不傻,多少也看出来王言就是奔着睡她来塨的。

      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王꠼言直接一走了之,白瓢了。她可以不要,那你也不能不给啊。正常不应该买点东西痛啥的,再不겍济也多少给点钱表示一下子吗。

      随意的披上睡袍,下床到旁边倒了一杯水낸。

      王言那是真的走到她的心里了,她昨天被王言折腾坏了,累够呛,睡了一宿还没缓过来。

      랣酒店不错,多少是个星级。摩天ῇ大擈楼,大城市标配,这个套房又是在顶楼,外面的景色格外的靓丽。

      她端着水杯走到大阳台上,看着外面初生的朝阳,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王言开门走了进来,他已经习惯了,早上起的早。酒店里有健身的地方,还有泳池。他锻炼了一早上坫,活动活动身体,保持一下状态。

      王言进门就脱衣服,运动多少的出了点汗,他得洗上那么一洗。

      听到动静,在阳台的王漫妮走了进来,正好看到王言在脱衣服。

      看着他那刀凿斧劈,却又自然流畅的身材。王漫妮不禁想起昨夜的欢愉滋味잚,不自然的扭了扭。

      王漫妮没把睡袍系的太紧,大片的春光袒露着,再加上不自然的双腿。对王言这种精力旺盛的选手,真的非常有吸引力。

      “没洗漱呢吧,正好咱们一起洗洗。”

      朔王言随手把衣服扔在一旁,在王漫妮謓“啊呀”一声中直接一把抱起她,向着浴室走去。

      一时间,浴室里春光满室。

      良久,王言抱着余韵未消,䕎瘫软无力的王쎻漫妮ἓ走了뮹出来。

      把她放在床上,王⨉言又⮄收拾了一番,拿出手机给她转了五万。

      “葅给你转了五万,喜欢什么自己买点儿吧。我先走了。”

      也不等她说什么没有用的废话,大家各取所需,整那么多没有用的干啥。

      王言下床无情,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了。

      瘫软无力的王漫妮看着王言的背影,心中五味陈杂。罁

      Ҩ没有别的,单纯的身体被征服。要是再算上王言的财力,算上他的为人,他特殊的气质。

      那么此刻王漫妮对他的好感度绝对的90往上。

      女人也好籑色,男欢女爱的,一般人谁会不喜欢呢。

      䬍 来之前尽管想到了这样,可她还是煯有玦点儿后悔。

      轻易得到的东西,没有人会去珍惜,去在ꉸ意。

      王漫妮心里想着,要是当时能吊一把王言,不让他知道自己的底。把她这些年的功力施展出来,两人日常多接触接触,他会不会是自己的良配?自己的夙愿是不是就算实现了?✰

      可惜她的想法注定是个笑话,不说王言知道剧情恺,了解她是什么选手。光是前两个世界十多年的人生经验,就足够王言判断出她是什么玩意儿。

      王言哪有那功夫去管王漫妮是什么想法,他还得忙着挖墙角呢。

      똫开车㶙回到君悦府,㤾王言刚要乘电梯上楼,正好看到顾佳走出来。

      王言瘰对着迎面走过틏来的顾佳说道:“顾小姐,真巧哈,这是要干什么去啊?”

      顾佳对王言듾温和一觞笑:“是挺巧的,王先生,我有点事出去一下。”

      驴唇不对马嘴,标准的华国问候。

       “昂。”王言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随后说道﫿:“对了,昨天见你们说请你们一家三口吃饭。”

      “昨天刚搬过来,㯤肯定忙。不知道今晚有没有空啊?我摆一桌,大家多交流交流。”

      看王言这么热情,顾佳也不好拒绝。更何况她一个上进心极强的人,对这种扩展人脉的机会自然是不会错过。

      昨天也打听清楚了,王言咋说也比他们水平高一些。而且还是做金融的,他的人脉肯定比她们家强不少。

      思索了一下后,顾佳道:“我不知道我先生今天有没有时间。”

      “这样࠱吧,我一会儿问问他,要是可以我再联系你。”

      王言欣然接受:“好的뼖,那咱们加一下威信,我等你消息。”

      两人加完威信后,礼貌的道了别。

      回到家里,王言换了一身웘衣服,去了他的公司里。

      出手之前持有的股票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好歹那也是几千万的资金。

      这些资金好赖的是能够带起水花的,他要是一手全抽出来,引起了动荡。得不得罪人不说,他得少赚多少钱。 

      因此,这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完成的,急不得。

      处理了一些事情,又告诉了手下员工几个美股的信息,嘱咐了一番,让他负责。

      由于时区的关系,给他调了一下工作时间。让他白天休息,晚上直接在家盯着就行了,有情况随时向他汇报。

      以王言对这个员工的了解,是不怕他有什么小心思的。

      无非就是个携款潜逃可能性还不大,因为他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父母老婆孩子都在本地,在这个孝道传承了数千年的国度中,只要不是疯子没有슃人想那么干。

      再有就是跟着王言的消息买呗,这点王言无所谓。有胆你就买,机会给你了,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都是自由国度的钱,拿了又怎样。

      王言估摸着他前几手指定是不敢买。因为人么总是不能承受失败,想赚钱怕有风险,瞻前顾后的。而看到别人挣钱了,再想跟着做那基本蠺就晚了。

      交代完事情,王言就开车回君悦府了。

      系统整的书房,王言还没有体验过呢。

      大致的扫了一下书架上的书,五花八门的门类很全。现在王땻言的精神高达十八,思维能力、大脑信息䚔处理速度都提升了不少,因此他看书非常的快。能不能记住攪先扔开外,书的内涵什༐么的他指定是能看懂、看透的。

      而且他现在的记忆能力也提高不少,不能说过目不忘,基本上只要他认真记忆都能长时间的记住。

      王言看书都是尽量的把书理解透彻,而不是去记忆那些东西。本来他脑子就够乱了,记컂太多了也不好。

      这些书够他看不少时间了。

      他看了一番后,就走到的那张大书桌的面前。书桌,包括椅子都是木制的,很有古韵,至于什么材料的王言不知道,他没研究过茻这玩意儿。

      书桌上有着整좂套的文房四宝。

      虽然王言看过不少的古董,但是他还真没仔细的去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因此他也看不出那一套文房四宝,到底是不是古董啥的。

      但王⢳言估摸着,书齴桌、椅子包括这套文房四宝应该都不是凡品。毕竟上亿的资产都给퐈了,系统也不能那么小气不燆是。

      写字这一块的话,王言之前有过接触。

      《无间道》世界中,王言跟那么多国学大师、道家高人学习,他们都会写毛笔字。毕竟这玩意在内个圈里是最基本的,他们的水平都挺不错的,其中不乏高手。

      王言ꥨ那狗爬的字自然是上不了台面的,让这帮人教他舒服跟羞辱他们也硾没逪差太多。

      实在是看不过眼,嫌弃王言的狗字,这帮人也都随手指点了他两下子。主要就是指点他一些写ֈ字的基本功,太高端了他륃根本就理解不了,水平太低。

      ᆻ这指点的多了,再加上没事儿自己多练。如今也有一番模样了,罄将吧能看吧也就。

      楷,篆,行,草,隶。

      먐 ӡ王言真正喜欢的是宋徽宗的瘦金体,这老小子别愺的不提,写字画画这套确实是够用,不服不行。

      但是他练的却是楷书,这玩意璌儿可以说是书法地基了,宋徽宗也是楷书练ᚭ上去的。

      毕竟一笔一划、横平竖直都整不好,还想着龙飞凤舞、铁划银钩那是不可能的。就好像小孩子走都不会呢,就想着跑是一个道理。

      别的他没有,就是时间多。就跟练格斗一样,像什么颜ᜁ真卿、柳公权、褚遂良等书法大家,各种派坕别的他都照着练。时间长了,自然而然的也就练出来了。

      王言摆弄一番后,提起笔写了几个正楷大字。他看了一下子就揉吧揉吧扔垃圾桶了。将吧能看是别人不懂,懂的别说别人了,他自າ己看着都闹心。 梉

      慨叹了一番“道阻且长”后,王言提笔开始“行则将至”,认认真真、安安静静的站在书桌旁练起了字。

      这一练,就沉迷其中,不쁔知不觉就练到了下午。

      王言放下笔,伸了个懒腰,看ੲ时间已经快四点了。

      那⁦起桌上的手机,翻了翻消息。

      其中有一条顾佳的猟,说是许幻山没有问题,晚上可以一起聚一聚。

      还有一꟔条是王漫妮的,概括一下就是,希望以后有机会再接触一下子。食髓知味,可以理解。王言没吊她,等什么时候缺了再说吧。

      其它的就是一些朋友什么的,大小也是身家上亿的老板,怎么会没有两个朋友呢。

      看着凑合的,说正经事的,他就回复。不行的就拉倒吧,说没有用的屁话,搭理他干啥。

      回完信息,王言找了一家口碑不错的私房菜馆,订了一下位置。

      当然不是很高端的,内种得提前预约,一般得排几天。他现在也没有时间,找了一家档次够的就行了。

      给顾佳回复了一下,并把地址发给她,约了晚上见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