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满园txt

      谢韵也呛声了:“既然你对李彦博这么上心,也不见得你去歌手大赛,天天到创造计划冒泡,我还以为你是特邀嘉宾呢。”

      被说的哑口无言的任延敏想反驳什么,但窥见宋越然的眼神,她说:“我也不知道事情是这个样子,我也只是听说,不止是我,以种种的迹象加上外面的传闻,这想让人不误会都难。”

      “但谢韵你要知道我绝对没有任何幸灾乐祸的意思,毕竟我俩还算有点交情。”

      宋越然:“?”有点交情。

      任延敏继续说道:“可能是我被误导了,创造计划里不是有个小男孩叫柳泰文吗?就是他告诉我这些的,他跟李彦博是好朋友,肯定就误会了,毕竟这种事所有的时间都完美符合,想不误会都难。”

      是了,就是这样,有事去找柳泰文,千万千万别找她啊!

      谁人不知道真相啊,谢韵只是不想浪费这个时间而已。

      她哦了一声,然后看着宋越然,把处理任延敏这个重大的任务交给了对方。

      宋越然:“接下来,培月会好好考虑要不要跟任小姐继续合作。”

      任延敏慌了:“这……”

      宋越然说完也不管对方的反应,径直地走出了演播室。

      谢韵满脸复杂地看了看任延敏破灭的神情摇摇头,也走了出去。

      她刚踏出一步,抬头就对上了柳泰文的脸。

      她有一瞬间的恍然,又看着柳泰文背后,空无一人。

      这宋越然腿长走得还真是快。

      ...

      “那个……谢韵,李彦博真的不是被你挤走的吗?”柳泰文收起了一如既往的攻击性,难得地对她很温和。

      “你直接问李彦博就好了啊,当事人不是最清楚吗?”谢韵还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她接收到柳泰文错愕表情的同时,随后给了柳泰文一个白眼。

      所以还没有问过当事人吗?

      ...

      柳泰文这才想清楚了前因后果,此时任延敏还坐在演播室里保留最后的体面,正在思考要如何做才能挽回宋越然的决定。

      她还没想清楚,演播室的门就被推开。

      她扭头看过去,竟然是柳泰文。

      “泰文弟弟啊,是来找我的吗?”

      柳泰文被气到:“是的,我想问问任老师,名额被挤的事您跟李彦博确认过了吗?”

      任延敏啊了一声,迟疑了一回然后说:“算是确认过吧。”

      柳泰文没说话,拿出手机直接给李彦博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李彦博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喂,泰文,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柳泰文:“怎么会,你怎么跑去了歌手比赛,不是说好一起出道的吗?”

      说到这,李彦博还有些不好意思:“这个都是我的错,我忘记跟你说了,就在比赛前几天我改填了歌手大赛,听说吴齐老师回来当神秘嘉宾,我一直等待着!!好期待。”

      柳泰文:“……”

      原来李彦博是因为这个才去参加歌手大赛的...

      有一点点心塞也有一点点草率。

      任延敏刚想说些什么,柳泰文又接着问了:“彦博,你什么时候认识的任延敏?我都不知道,你可太不够意思了。”

      任延敏在一旁就这么看着柳泰文做戏,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然了解清楚柳泰文的意思了。

      意料之中的答案传来:“我不认识啊,你又是哪里听到的小道消息。”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柳泰文随意说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所以说,一切都是任老师你利用了我?就因为你看谢韵不顺眼?”

      好一手借刀杀人。

      任延敏只好承认:“这怎么是利用呢?舆论可不是我让你写的?谢韵临期才报名比赛误会了很正常,她和宋总私底下本来也有关系,要是我说的一些话误导了你,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柳泰文:“……”

      没事,他还算得到了一点安慰。

      起码他粉谢韵这件事是对的,不是他眼瞎。

      ...

      培月娱乐总裁办公室。

      徐秘书根据宋越然的通知请来了任延敏。

      上次的事情差点出差错,幸好她及时通知了宋总,不然麻烦就大了。

      “任小姐这边请,宋总就在里面。”徐秘书礼貌而又客气地招呼着任延敏。

      任延敏点头:“嗯,知道了。”

      进了办公室之后跟她相信的场景不太一样。

      宋越然戴着金边眼镜坐着办公,身上并没有多少凌人的气质,这让她放松下来。

      “宋总,请问有什么吩咐?”

      宋越然头也不抬地说:“桌上的合同你看一下。”

      任延敏顿时警铃大作,昨天宋越然暗示过要解约。

      她也想过,她的合约还有两三个月就到期了,最多以为是不续约。

      没想到……

      “宋总就连两三月都等不了吗?据我所知,宋总可不是做亏本生意的人。”

      宋越然抬头,轻瞥一眼:“别说三个月,就是三个星期亦或者说三天,培月娱乐都容不下造谣生事者。”

      更别说,任延敏还有那么些黑料,在培月娱乐公司所属的艺人当中,是很严重的了。

      当初要不是任延敏那份对职业的热爱,以及少有的天赋,说什么他都不会要这个人的。

      任延敏才不相信这等肤浅的道理,她冷笑道:“呵,不就是挡了谢韵的道路吗?大家都是娱乐圈的人,真就以为谢韵有这么单纯?宋总我只恨谢韵他骗到了你,是我不够努力。”

      “你竟然鬼迷心窍到为了她跟我解除合约?”

      宋越然皱眉:“请你认清自己的位置,有你没你都一样。”

      “再者说,你算个什么东西?跟她比较?”

      哥哥的人设得凹好,就是谢韵本人不在这里,不然肯定感动死。

      宋越然想到这,突然轻笑出声。

      这声笑容在和任延敏谈话的气氛有些不相违和。

      任延敏:“……”

      算了,她一定可以找到谢韵假装失忆的事。

      “行,那我就期待有一天,她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位置,可别说,说不准你为她做了这么多,她却只想利用你回归娱乐圈。”

      “我等着你难堪,宋越然。”

      宋越然:“还是赶紧签字吧,我很忙,没时间跟你周旋。”

      任延敏双眼立马变得通红,盯着桌上的合同,看也没看,直接在最后一页签上自己的名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