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爱app客服

      泠泠七弦上,静听䐆松风寒;清越的琴音自她指尖下流泻而出,仿佛潺潺අ幽泉自山间叮咚流出,又如䆮银瓶乍破,珠玉飞出,随着她的琴音,众人都安坐于潺潺流波之曲水边的垫子上。

      原来是“曲水流觞”,最初在古老时期三月三作祭祀用的,周朝开始变成了文人墨客的娱乐即兴节目,呵呵,这里竟然也有,古人的娱乐还都一样呢。

      纳兰若初䔾也拉着韩菁玥一起在垫子上坐了下来。

      须臾,长公主以托盘盛了鸧酒觞杯酒,让侍女放进了溪水河中,托盘于水的上流使其顺流而下,酒杯止于某人面前即取而饮之,再即兴作出뗿诗来。

      셮但长公主和那些夫ᄂ人们都没有参加,安排好公子小姐们㱍,刄她们便赏花喝茶溫去了誌。

      今日的活菊动规则定的比较宽儊松,除了时㷷间有限,琴诗书画皆可表演。

      坐在水流掘边上的公子小姐们,几十双眼꽝睛都盯着那个随水漂流着的托盘,心情矛盾着,既期待它停在自己面前,又不希望它停在自己跟前。

      琴音停下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顺着托盘停留的菥地方齐齐抬头。

      还真巧了,第一个被眷顾的人,竟是太傅的长孙女韩菁⁼雅。

      韩菁雅坐姿端庄,含笑接过侍女手中的白玉酒杯,动作优雅屑的一饮而尽。

      뢭 “我来奏琴一曲,可好?”她起身去换了之前奏琴的绿衣女子。

      裋听说这太傅的长孙女是个才女,果真不Ⲅ负众望,韩菁雅高超的琴技赢得了一片喝쩞彩声。

      琴音再起,流觞继䍉续,众人的眸光再次盯在了流动的托盘上。

      当托盘正好流到纳兰若初面前时,琴音乍停。

      韩菁玥紧挨着纳兰若初,她뻨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纳兰若ᠷ初,乌黑的大眼睛眨啊眨的,“纳兰姐姐,我툾不会作诗哎。”

      ᘧ“没事儿,我来。”侍女已取了酒过来,纳兰若初接过酒杯,优雅遢从容的饮完,ᦤ又用帕子沾쌝了沾ꕿ嘴角,抬目싁看向前方的竹子,“就以竹为题吧:露涤铅粉节,风摇青玉枝;依依似君子,无地不相依。”

      “好!”

      “好诗!”

      纳兰若初的诗同样博得矕了大家的称赞。

      ⤛ ɺ 几轮过后,纳兰若初对这或奏琴,或作诗,或起舞的游戏甚觉无聊,嶜她开始观赏起那暈些画着精致妆藋容的小姐们,这੡些人表面上看起来퉵,一个个䛠的,仪态优雅、气ᘞ质高贵、举止端庄,服饰精美……可隐藏在这华丽外表之下的,又是一副怎样的一幅心肠?此刻的她们可能在幻想着能嫁入皇室,一跃成为人上人,但她们可曾想到,私底下的阴暗龌龊总是被表面上的风光掩盖?某一天她们⊕将会成为政治斗争下的牺牲品?或许哪一天ﳼ就会悄无声息的惨死于䫘王爷后宅里的勾心斗角,或ዪ皇帝后宫㿣里ꍕ的阴谋算计?

      为什么总是要把自己的荣华富贵寄托在不切实际的幻㮖想里?寄托在并不了解的男人们身上?纳兰若初摇头,可怜、可叹、可悲!

      ᝈ 她正想态着폂找个理由离开,就见㙩一个侍女跑过来说她的丫鬟෩找她,绿妩和红婵找她?

      纳兰若初装作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跟在侍女后面随她Ⴕ带路徐行,身后两道富有深意的目光追随着她。

      ރ 쐺七拐八弯的走了一会儿,侍女指着一处偏殿,“你的丫鬟就在里面。”

      “你确뢙定㙫她们在里面?”纳兰若初淡然的眼眸好似能洞穿ߞ一切,看得侍女浑身一颤,有些结빑巴道:“是,是蛌的。”

      “是吗?两个都在⁝?”她缓缓靠近那侍女,声音低沉。

      驠 侍女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连⮏声音也发不出来,更不敢看纳兰若初的眼睛。

      纳兰伋若初伸手捏住侍女的下巴,强迫她自己与对视,眼眸发寒,声音更加沉冷,“说,是谁指使你来的?”

      ꮿ 䴣侍女訙双腿发软,一下子跪在地上,“没,没……”

      䄆 “就你这胆子,也敢撒谎骗人做坏事?看你也是听命行事,只要你说出幕后指使之人,我就不为难于你。”⊉说完,松开踻了侍女的下巴。

      侍女整个人都扒在了地上,她㻎不敢抬头,颤抖着说:“是,是公主。”

      뮸 “说具体点。”

      “就是,就是要毁了纳兰小姐的清白。ꧩ”

      一听这话,纳兰若初心里了然,“那也就是说,这屋子里不是我的丫鬟,而是一个男人툑,对吧?”

      “是,是的。”

      䍧 纳兰若初抿了抿唇问道:“那这个男人是谁?”

      “是鰄封家的二公子。”

      “呵呵,还真是用心良苦啊!”唇畔掠过讥诮的冷笑,纳兰若初记得,这个封家⡨算是京城里的大世家,靠祖上积ㅷ累的功勋起䧍家的,到这一ᘞ辈已经有些没落了;而ﶗ这二公子是庶出,且在几年前被人打断了腿,是个瘸㿵子。

      纳兰若初无语望天:这得是多大的仇才㵋使得她们费尽心机的找个瘸子来毁她的清白,皇家㉰的人果然是自私自利,心胸狭窄,还睚眦必报。

      湻 况且,我招谁惹谁了?自始至终我都是反击的那一个好么。女人的嫉妒心真是可怕ꘪ,人性又是多么的丑陋,一个十五岁的少女竟用这样恶毒的手段,去毁掉另一个少女的清白。

      纳兰若初唇角透着讥讽的笑意,既如此,那也就不要怪我了,你良我便善,你骹毒我便狠,崺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辱人者,必被他人辱之。

      纳兰ꕎ若귰初拿出一粒药丸塞进侍女的嘴里,“给你吃的毒药只有我能解,你想活命的话,便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去向홦公主复命,就说事情成了,否则后果自负。”

      “是,是,奴婢知道。”四肢撑在地上,她햽从纳兰若初身上感觉到死神来临的寒意,害怕使得她摔了几次才爬起来。

      看着那跌跌撞撞跑远的侍女,纳兰ᇘ若初眼眸划过寒芒,转身向屋内走去……

      湹 正在流水边等消息的五公主,一听侍女说事情成了,立马笑逐颜开,起身道:“这都玩了快一个时辰了,㩢我们去走走吧。”

      公子们依旧留下讨论诗词,小姐们则一起说说笑笑的討在某些人有意识的带领下,向着那个偏僻的屋子而去。嬵

      “哎呀!这屋子里怎鬽么有声音啊?”五公主朝身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是呀,公主,奴婢去看看,这么偏僻的地方,怕是进了贼也说不定呢。”五公主촪身边的丫鬟马上符合着。

      “去,把门打开看看。”五公主蘤发号施令。

      五公主迫不及待的走进屋㰧内,可是,봥结果注定会让她们失望,里面并没有她期望看到的人,更没有她以为会发生的事。她有些不可思议地喃声道:“怎么可能?뵒人呢?”然后就张着嘴呆子那儿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