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软件下载

      子时!

      夜深人静。

      王凯坐在军帐中,听着勸外面发生的事。

      “哼!可笑之徒”

      王凯嘴角冷笑连连。

      多伊尔一来,二话不说就跪在军帐外面,旁人看见定会以为他有莫大的隐情需要汇报В。

      但王凯知▌道,这个男人天生是个奸猾的家伙,小聪明不断的他怎么可能乜用这种方法打动得了王凯,有这举动一定在打什么鬼点子。

      嶳 徒增枉然的多伊尔,早就被王凯看穿了。

      军帐外ά面,聂军也看出多伊尔没装好心,看上去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实则㜁小动作不断,有点不喜多伊尔在自己面前做作。렷

      但,面子功夫还是要做足,聂军并没有阻止多伊尔的行为,等他戏做足之后,安慰道:

      “族长,我们本是一家人,都是大唐的子民,无论有何难言之隐,我等亦会相助族长!!”

      此话依然通过维族军官翻译给了多伊尔。

      炜 话虽如此,如何뮘相助䝒那就的看情况了,聂军也没有说明什ﰝ么时候相助。

      见样,多伊尔已经知道见王凯不可能,这个男人在有意回避自己,也借驴下坡,爬起来后对聂军拜了拜,道:

      “多谢大人为燣我咚咔咔族做主,我在此代表部落幸存者感谢大人的仁义大量”

      “幸存者!!!”

      面具下,聂军嘴角一抽,心中如此嘀咕了一句:“原来如此,见面就跟我玩这一套,看来这家伙㷤想要我们做什么事啊!!”

      随即,聂军了然,这多伊尔半夜三更突访,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在打歪点子啊!!

      慫面具下聂军神色依然,心中了然的他并不上当,反而委婉的说道:

      “多伊尔族长,你咚咔咔族有何冤情,请尽管道来,只要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们都会尽全力帮助”

      话毕,多伊尔心思一转땥,立马明白聂军所言为何。

      ᯈ“力所能及!!好你个唐军,我都低声下气来见你们了,你们居然跟我绕弯子,把我多伊尔当成什么人了。真是一帮混账,跟阿拉伯人一样”

      心里如此骂到,多伊尔演技不变,哪怕心䳾中很是不快,依然保持着敬畏的神色。

      力所能及!!!

      多伊尔知道,聂军这话就是躽再说看情况吧,事情简单我就帮你一把,要是麻烦可别来找我,实乃爱莫能助,超出了我们能力范围。

      但多伊尔何许人也,察言观色,装聋作哑,玩的炉火纯匩青,就算知道聂军话中有话,他也能装着没听懂。

      于是,在聂军话毕之后,多伊尔连忙哭诉道:

      “大人,我就知道找对人了,有你这句话,我也没什么好担忧的,只想一吐为鮂快,将我咚咔咔族这些天的悲惨遭遇如实到来”

      多伊尔抹着眼泪,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又差一点淘淘大哭起来。

      聂军连忙摆了摆手,示意多伊尔不要再哭了,说道: 

      “请讲”

      哽咽着,多伊꠱尔目光飘忽,像是在害怕什么一样,片刻后才做出下定决心的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实不相瞒,我想大人已经知道딷那些阿拉伯人在这┮里的৹事,定是再猜他们做了些什么!”

      “对!”

      㰕聂军应了一声,心中却如明镜一般:

      횱“终于想背叛阿拉伯人了?多伊尔啊,枉你小聪明不断,演技一流,但你那点心思早就被恩师看透了”

      与此同时,军帐中的王凯低声嗤笑:

      “该来的总会来。你的背叛从一开始我就猜到了,此时出现是发现阿拉伯人靠不住了吗?又或则还有别的目的?”

      W 王凯知道,不管是那种,随后的谈话都会暴露多伊尔的真实意图。

      这时,军帐外再次传来声音,聂军故作惊讶的问道悐:“难道多伊尔族长知道这些阿拉伯人在做什么吗?”

      你演我也演,比演技,聂军还真不信多伊尔能厉害Ꮱ到哪里瓅去。

      㗻在说了,多伊尔也看不到聂军㑺的表情变化,因为他一直带着面具,就连谈话都通过维族军官来翻译,多伊尔更不可能知道聂军此时的状态。

      “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我咚咔咔族死了近百人,都跟这些歹毒的阿拉伯人ᓖ脱不了关系”咬牙切齿,多伊尔目露仇恨,似要将阿拉伯人分尸剔骨一般,一言一语都透露着对阿拉伯人的恨意。

      面具下聂军眯着眼,道:“请将事情缘由慢慢道来”

      到此,多伊尔才整理了下情绪,单手抚胸,说道:

      “此时说来话长,阿拉伯人害死我的族人还关系到另一帮人,是他们两方人马一起造成的”

      多伊尔:

      “那是十来天前发生的事。

      我咚咔咔族本是躲避阿拉伯帝国引起的战争灾祸,才选择投靠大唐,以求一片安身之所,一直都在这山脉中本分的过日。没想到,灾祸潙如影随形,还是找到了我们”

      说到此,多伊尔闭目深思,像是在回忆过往的美好,却又转眼露出无奈之色,摇了摇头,道:

      “事情一开始쬝,守己的我们遇上了几个讨要水源的人,他们态度蛮狠,仗着武艺高强,贪柿得无厌的索取,见如此强者豪夺,我们哪敢反抗,于是想着息事宁人,他们졿要什么我都尽量满足,只是想让这些人尽快离开。可没想到,我们只是稍有怠慢,他们就杀了我可怜的哥哥多万,后来部落里有几个壮年男人抱打不平,冲上去⡣跟他们拼命,结果也惨遭这些人的毒手,被他们全ﮡ杀光了”

      真相如何,公道自在人心。

      多伊尔混淆视听,将买水的乌依古尔污蔑成恶人,出口就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㷘仇天魁他们身上,更不惜拖出多万,哪怕将自己恨之入骨的多万描述成善人也要栽赃陷害。

      说话时,多伊尔又开租始哭哭啼啼,连声悲呼:

      “我可怜的哥哥多万啊,你死的好冤枉啊,枉你一直从善对待人们,却被歹鰷人无情杀害啊!孱!”

      猫哭耗子假慈悲。

      多万善良,这世上就没有好人了!

      哭泣的多伊尔。

      旁人要是看见他这样,定会以为他与多万感情深厚,这才因为多万的惨死悲伤不以。

      但聂军知道,多伊尔所做的都是演出来的,全篇都是谎言,真非要找呈句真话,那就只有这些人的死是真的了。

      “这家伙,睁眼瞎话的本事果然如聂朗说的一样,还真当我们不知道真相吗?”

      就连军帐中的王凯都连连咋舌,多伊表这种人他也是第一次见,不但谎话连篇,演技还超一流,一般人那能做到这种程度。

      仇天魁是什么性格,王凯岂可不知。

      “嗯!请族长继续”

      是时。

      ꝸ军帐外的聂军如此说道,他语气深沉严肃,似乎在很认真对待这件事,实则在努力忍耐。

      多伊尔停下了哭泣,语气更是无奈,继续说道:

      “实际在当时,这些歹人杀害我的大哥跟族人的时候,我们也知道反抗不了,再뮌激⪴怒他们只会死更多的人,于是我们认命了,跪下苦苦求饶,这些人才在一番掠夺后离开,让我咚咔咔族蒙受了重大财产损失,但还好他们没有在杀人,我们当时也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可以再次重归平静生活,可没想到阿拉伯人又来了”

      话到此,多伊尔随即又跪在了地上,举手匍匐在地上,大呼道:

      “天哪!真神至上,我们咚咔咔族只想平静的生活而已,为什么要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们遭遇如此苦难啊!!齴”

      这悲呼声之大,惊起了所有唐军的注意力,就连远处的阿拉伯斥候都能模糊听见,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谁大半夜在这哭泣”

      阿拉伯斥候如此想到,他并没截有看见多伊尔的出现,再加上夜半光线不明,更不可能看清哭泣的人是多伊尔。

      鹖 当然,山脉另一边的仇天魁也动了动耳朵,隐隐约约听到了一点声音,随即睁开眼看了看山脉另一边,不明所以。

      此时,仇天魁没想到,那歹毒的,可恨到杀之后快的多伊尔正在山另一面,正颠倒黑白向聂军告状,把当时发生的事一通胡言乱语,硬是将自己伪装成了受害者。

      而这一段时间,仇天魁也没空找多伊尔报仇,他先是要照顾重伤的双胞胎等人,后又被哈米德的⦓诡计忙的焦头烂额,这才让多伊尔活到了现在。㠈

      但还好,聂军也知졂道多伊尔在撒谎,他默默看着伏地的多伊尔,让他尽情表演,等到差不多的时候,聂军这才示意维族军官,将多伊尔扶了起来。

      恰巧,多伊尔正等着有人扶他,要不这台阶还不俥好下了,他不可能一直赖在地上。

      等到再次站定后,多伊尔才露出颤颤巍巍的样子,摆出伤氧心过度的姿态,单手抚胸,道:

      “多谢大人!!!我已经没事了”

      唉! 

      “真麻烦,能不能痛快点!”

      聂军心中一叹,有点不可耐烦了。

      到这,從多伊尔才接上话,继续说道:

      “阿拉伯人来了之后,直接找上了我的部落,我才知道这两拨人马是生死敌对,正打的昏天黑地。可这跟我咚咔咔族没有关系,䓈但没想到阿拉伯人更加歹毒,他们仗着兵强马壮,强迫我这些人们去跟ﲅ另一拨人战斗”

      无奈,愤愤不平,多伊尔说话时这些表情一直都在脸上。

      “当时我抵死不从,哪怕刀架到脖子上我也没有同意,䠍因为我知道搅和在这事中궃受伤害的只会是我的族人,可歹毒的阿拉伯人居然俘虏了女人跟孩子,说是不同意就杀光了我的部落,于是在万般无奈下,部落的男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参与了暴雨之夜的战斗䈈”

      恬不知耻!

      넉 说这话的时候,多伊尔将自己放在道义的制高点,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

      而且濉,他并没对战斗的事添油加醋,这是因为聂军,王凯当时就在场,他们知道后面的事情,多伊尔才有心提防话多漏嘴。

      可,这有用吗!?

      没用。

      任凭多伊尔巧舌如簧,说的天花乱坠,不管他再怎襛么伪装,假的终究真不了,早就在王凯面前藏无可藏。

      “一人两面,这家伙确实是个人才!”

      讽刺的话。 鷺

      军帐里䔦的王凯䷷评价多伊尔这人,哗真是滑稽的可笑。

      霳嗯!!!

       清嗓子。

      军帐外面,궧聂军也处于同样的状态,可他比王凯还麻烦,多伊尔就在他面前胡言乱语,既不能点破,也不能让多伊尔发现异样,只能任凭他继续说下去。

      “等到战斗结束,我咚咔咔族的男人们几乎都死了,每家每户哀鸣哭泣,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那场战斗阿拉伯人没有杀死他的敌人,就怀恨在心,把一切都怪在我的们咚咔咔族身上,想要血洗我的部落,还有那些歹人们也ય是,因为我们被胁迫参与在了战斗中,他也记恨起我咚咔咔族,他们也想杀害我的部落,都不想放过我们这些可怜的人”

      接着,多伊尔才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说ǔ道:

      “如果不是大唐的军队及时出现,我想我的部落已经遭到了毒手,我也没机会向ﵟ大唐表达忠诚的机会,在这里,我要感谢大人们!!”

      唐军的抵蘻达,经过多伊尔的嘴,如同专门来拯救他们的一样,一通花言巧语下还拍了聂军他们的马屁。

      薲谎话说的滴水不漏!

      这就是多伊尔。

      到此,多伊尔偷偷摸摸跑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他一早就编排了话该怎么说。

      说白了,多伊尔此次前来,就是想慢慢捅开九头蛇山正在发生的事,用这些事引起唐军的注意力,顺便还向聂军诉苦。

      “多伊尔都是大唐跂的子民了,你们也该为多伊尔的遭遇做些什么吧”

      付出没有䴓,索取无度!

      这是多伊尔内心的真实写照。

      “原来ᮌ如此,这家伙不但想背叛阿拉伯人,还想让我们杀了魁哥”也是多伊尔的倒打一耙,王凯不需要听下去,就知道多伊尔最终目的。

      果不其然,话毕的多伊尔一边露出受害者的表情,一边目光期待的瞄了一下聂军。

      “事情的经过我已知晓,咚咔咔族的撚遭遇的确让人同情,也令人愤慨”

      ᘱ 聂军也看出多伊尔最终目的,不外乎借刀杀人,想利用唐军的强大,替他杀了阿拉伯人跟仇天魁他们。

      可这事聂军不能干,也不愿意被人当刀使,张口就打了一个太极。

      我同情,我愤慨,但也就这样,要保证,没有!

      呵呵!!

      低声干笑了两句,多伊尔目光看向了地面。 州

      “该死的,这些唐军什么意思,多伊尔话都说的如此明显了,䁭你居然还在绕圈子,难道还需要多伊尔再跪下来求你们出手吗?”

      又在心里痛骂,聂军一副中庸的表现巠,让多伊尔很不痛快。

      “你们知道多伊尔为了来见你们冒了多大的风险,怎么可这样对多伊尔的”

      多伊尔这次出来,好不容易躲过了四名监视的阿拉伯暗哨,又绕开了仇天魁他们所在的营地,也确实是冒着巨大的生命风险。

      “好吧!想多伊尔跪下,那就跪下,只要能杀了阿拉伯人保住多伊尔的性命,最好也能杀了那个死神,跪一下又怎么样!!”

      想到此,多伊尔扑通一下跪在了聂军面前:

      “大人,为了我的族人们,也为了大唐的子民们,我在此恳求大人施以援手,为我可怜的咚咔咔族主持公道啊!”

      对外称我,自己称自己为多伊尔,这是多伊尔内心分裂的双重人格,实际都是他自己。

      见样,聂军脸皮抽了一下,心道:

      “这混蛋,我都说得这么明显了,你居然还装疯卖傻”

      两人一直都在打哑谜,本来都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但誴多伊尔偏偏要撕开那一层薄膜⹞,让聂军很是不爽。 죾

      “多伊尔族长,你姑且先回去,我已明白你的部族所面临的危险,待我仔细查看一番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翔 双 就在这时,一直在军帐中的王凯说话了,声音阵阵㚖有力,即使没见到人也充满了威严感。

      “王朗将!!”

      “恩师!”

      同时,维族军官,聂军抱拳,低首,恭敬有加屟。

      多伊尔也是眼睛一亮,立刻转悲为喜。

      “太好了,虽然还是不见多伊尔,但他终于说话了”

      王凯一句话,比聂军万般说辞ឩ更有分量,让多伊尔惊喜不已。

      “能说话就好,只要你愿意跟多伊尔说话,多伊尔就能找到方法让你去杀了另外一个死神”

      蕄心理变化,多伊尔心思百转千回凧,因为王凯一句话立马变得活跃起来。

      死神对死神!!

      这是多伊尔最想看到的事,阞因为阿拉伯人的챘战败,让多伊尔哪怕有心驱使阿拉伯人去杀仇天魁,也发现这事很难做到。

      但王凯⟼就不媼一样了,暴雨之夜的深刻印象,让多伊尔知道,如果说还有什么方法杀死仇天魁,唯有让另外一个死神行动起来,才能万无一失。

      心思何其歹毒,可诛!

      驱狼杀蛇,驱虎杀狼,再用死神对死神上一个双重保险,这正是多伊㸍尔又想到的最歹毒想法,只要实施成功,他就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也是王ꂞ凯一句话,让惊喜的多伊尔连连告谢:

      “多谢大人主持公道,我曆咚咔咔族必将感恩戴德”

      他叩首,毕恭毕敬,实则窃喜不已。

      随即。

      维族军官扶起了多伊尔,礼貌的将他请离,一直送到警戒的边缘位置,这才目视多伊尔消失在黑暗中。

      “走了?”

      连“恩”

      周围无人,聂军走进了军帐,王凯问了一句,他轻轻点૔了下头。 쫼

      “恩␬师,你为何开口说话!看把那多伊尔开心的”有点不理解王凯为什么发言,聂军让为自己能打发多伊尔。

      王凯闭目,道:

      “因为这多伊尔刚好出现在事情有变的时机,让我发现了他的利用价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