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邪尊

      틚 “嗯。”陈悠点头,“李总知道他在哪吗?”

      “我和他不是一路的人。”李总摇摇ᐟ头,又问道:“怎么?他得罪你了?”

      “没。”陈悠站在桌旁㸠,毫无坐下的意思,“只是想找他聊聊。”

      鎬“你想找他有点难。”李总失笑道:“他只认富豪家里的贵东西,可不认什么人,也不想和谁聊。不像是我,好客。

      但你要非得找他,我给你说个信,你得找他的大哥,秦老板,他是阳译市秦老板的人。秦老板뭧在阳译市有个古玩市场,平常都在那里。

      只是冬子是他㼌手下的消息,这个没几榎个人知道㙿,我也是碰巧在他那牺里⛆做客,见到了冬子,才知道冬子跟着他的。”

      李总说着,看到陈悠一䇥直没有什么敌意ꉫ的动作后,身子ᵻ也稍微往后,脸上带着客气,

      “陈兄弟的事情说完了,那我也说说我的事。你知道老郑和我是什么关系吗?”

      “怎么?”陈悠笑望着他,“你要帮他报仇?”

      ☌ ᇫ “这个不是㓹。”李总直接否决,“我和他只㕖是利益来往,但是你现在把他杀了늉,我这边랂很多事情都运转不过ԇ来,只能让我兄弟去冒险做。

      咕 再说了,老郑哥和我这边的人,篬关系都不错。

      我要是没有一个交代,这个说不过去吧ꀣ?

      䆎 所以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턭想让兄弟帮我做点事,把先前老郑没办完的事办完。”

      李总쳠说到这里,手指沾点酒水,在汃桌上画了一嵳个数字,“帮我接两次货。等事完成땷,我给你五十万,咱们的恩怨帐也两清,你感觉怎么样?

      到时候我也可以把你送到秦老板那里。”

      “五十万..”陈悠望着等待回答的李总时,却忽然抬起枪口,指向李总的脑袋,

      “李总,你是想先把我从这톶里支开,保证你安全。等几天后办事的路上,顺便把我解决,对吧?

      包括你说的这位秦老板,也不是善茬吧?”

      畿 哗—

      在陈悠掏枪的时候,旁边的小쑚庆也再次指柋向陈໻悠,和陈悠举枪的时间差不了多少。

      要不是保镖一直挡着他这边的位置,他没法一击打中陈❺悠的要害,怕陈悠喘息间,伤帙到李㈱总,他早就开枪了。

      同时,于哥看到陈悠举枪偒,也是紧盯着陈悠,虽然他手里没有任何武器,但是一米九的身高与强壮的身材,却给人带来一种压迫。

      吴子是悄悄移动脚步,想要靠近衣架。

      “慢慢慢..”李寠总见偤到陈悠看出他驱虎吞狼,或者说驱狼扑虎的心思,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异色,但在枪口下也无法保持平静,只剩干笑着菴举起㞅双手,辩解道:“大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他说到这里,又望向大厅中想要移动位置的小庆,与想要取枪喊人的吴子,“都别动!我和陈兄弟正在谈生意!”

      李总说着,看到小庆不情愿的放下枪,吴子也不动以后,又望向陈悠,希望陈悠也放下枪ዃ。

      钱的事情,与刚才的事情,都可以慢慢商量。

      婶 为郑哥报仇的计划,ű也可以慢慢布置。

      陈悠隔着保镖,余└光看到小庆收起枪械Ꜭ,却笑了,“李总,你要是没有让他䗀人收枪,我还真不敢动手..”

      话落的刹那,陈悠扣动扳机打死李总的同时,推开保⋘镖,调转枪口,伴随着枪响在包间内回荡,小庆刚要举枪的动作停顿,额头多出一个枪眼,流出猩红。

      偏移䚎枪口,陈悠一枪打在了想要取枪的吴子背心,䫓再把离自己最近的保镖击毙。

      쯯 뺶可在⭗下뽩一瞬间,陈悠再度调转枪口瞄向卓侧于娚哥的时候,于哥却没有取枪,反而是猛然撞向陈悠的右侧肩膀,二百来斤的身子,强大헒的冲撞力道让陈悠脚步不稳,枪口偏移,‘砰咯’子弹打碎了墙壁荧幕。

      于哥同时一手抓在陈悠的肩膀,一手抓̔在೫腿侧,举起陈悠,朝玻璃桌쇍子砸去!

      鐷썔哗啦—

      桌子被陈悠压碎,枪械混合着碎片,跌落进沙发底下。᧸

      于哥脸色狰狞的大步走到仰面摔倒的陈悠身前,举䊳起右手,对准陈悠的⛞面门。

      正躺在碎玻ュ璃中的陈悠却忽然勾起右腿,扫ᩁ向于哥的右腿窝,同时半起身子,左手抠着他袭来右手腕,朝旁借力一拽起身的瞬间,右手朝前探去袖箭的机关启动,箭矢从袖中飞出,‘噗呲’打圑进他的左侧胸腔,近앩距离的弹射,四寸的箭鈾矢仅有两寸在外面。

      一时间于哥腿弯关节受拌,胸口受伤,被陈悠一捞的刹잱那,重心偏移,身子前倾摔倒。

      陈悠在他将要摔倒的时候,左手一松他的右手腕,朝前探去的右手扒着他的左侧肩膀,借力在空中翻转身子来到他的身后,按压着Ĕ他的肩膀쾧,顺势把他砸在了地面,箭矢᫚完全涌入他⨴的胸腔。

      㫻 拔出腰间匕首,对准慸他的后⡥脑,刀刃从脖颈位置斜上完全刺入脑干积,血液涌出。

      于哥顷刻间不再挣扎。

      㜥拔出匕首。

      陈悠扫了一眼渗血的腿侧伤势,和右手被玻璃划开的小伤口,翻转他햋的身体。

      ‘哧’匕首挖进㛈他的胸前血肉㬋,锋利的刀돋刃刮着肋骨,挖出箭矢尾端挑出娉一截,用瑍力一拔,胸口的箭矢倒钩拖拽着血肉涌出,皮肤完全撕裂。 

      陈悠甩了甩上面的鲜血肉沫,放进包里。

      扫视一圈,用匕首逐个抹过李总等人的脖颈,拿起沙发底边的枪械。

      做完这一切,陈悠走到翻到的桌弞子旁边,鞋子扫过地面上的酒水与碎片,捡起两瓶铝罐啤酒,脆在李总的衣服上抹掉上面的酒与血水,沾上的玻孀璃碎片。

      来到门边的衣勾前,打开一罐,啤酒冲着,用一件衬衫擦了擦手上与脸上沾染的鲜血后,取下一件干净的外套披上,再把他们的枪支装进背包。

      房门打开,剩焮下一罐啤酒拉环勾掉,冰镇的酒水入喉。

      㮇 䥧 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向着过道口走来送酒的美女服务斀员报以同样的点头微笑,继续走向外面。

      等来到舞池外,伴随着身后传来服务员的尖叫,推车倾斜、酒瓶打碎的崗声音。

      过道口的打手听见喊叫,向着包房位置跑去。

      舞池中心的人听着振䧴奋的音乐,霓虹灯耀眼,依然陷入૭沉醉。

      ℶ ₯陈悠慢条斯理的穿过扭动的人群,路过卡座,顺手把喝完的啤酒放在쩞无人的桌边,向着迪厅外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