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的老师破坏动漫

      生产队在九月底的时候,上交了第二次喆公粮。

      这次,季冬晨分到了30斤大米,180斤高粱米,60斤土豆,ꖳ30斤慿红ㄈ薯,15斤黄豆换了6斤2两油票,6斤花生,4斤小米。

      季冬晨分的这些粮食是要吃到明年秋收分粮的,将近一年的时间啊,那真ㄮ是不⧽够吃。

      但是,即使是炟你手里有足够的工分也不是你想换多少粮食就能换多少粮食的,还要看生产队总共粮食的产量,够每人每户平均分多少,如果觉得自己家的粮食够吃了,愿意把工分换成钱的也可以。

      펃 还能再干一个多月的活,等收了苞米、萝卜、白菜,尽量把工分全部换成苞米,避免后半年坐吃山空蟤。

      十月的北方已经开始冷了,人们开始穿起了线衣线裤(秋衣秋裤)銕。

      十月一日,各大生产队开始抢收苞米(玉米),由于怕下秋雨,为了加快抢收速度,大家在劈苞米的时候是不扒苞米皮,等拉回打谷场在一块儿扒。

      季冬晨为了多拿工分,多分粮食,那家伙,简直就与土匪拼命似的,把着两根垄一左一右,“卡巴卡巴䉶”的那速度,根本不费摧毁之䂿力就把大ൂ苞米棒子给掰下来了。

      这一手下来,让那附近几个挨着她干活的几孙娟和几个妇女,瞪目结舌。

      几个妇女心里想着,怎么着也不能让个姑娘给比下去了,那回家后指定让大老爷们笑话,所以,那也是拼着一口劲儿撵着季冬晨劈퓛苞米。

      为了让拖拉机和马车进地里拉劈下来的苞米,安排的有一些壮劳力在后面割苞米杆。

      负责割季冬晨这一片苞米杆的几个男人,晲眼瞅着要看不见劈롄苞米的人影了,不得不加快手上的速度追,如果偷懒歇会儿那就会被落下好远,这使得㒍他们几个在后边不停的割,十分醒目。就这样一天下来,可把这几个射大老爷们给累惨了。

      㝤 䢜第二天早上往地里走的时候,有几个男人一直暗中盯着季冬晨和几个老娘们,馦等开始分工的时候,那几个男人赶紧麻溜的挤过去先分工。

      心里打着主意,一定要与那几个干活不要命的娘们错开,可不能与她们分到一个组了,没看昨天其余的那些割苞米杆的人多悠哉吗?割一会儿停下来还能偷偷抽袋烟。

      季家屯生产队种的苞米最多,季冬晽晨劈了六天苞米才结束,胳膊疼的都快抬不起来了,两个大拇指上面那里都被隔得青肿了,这ⷵ些痛苦换来了每天爎16到20个工分。

      之后,生产队的社员们开始白天黑夜的在打谷场扒苞米皮。

      就快要扒完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大家赶紧把预防准备好的塑料布把苞米盖好럯,这才各自回家。漈

      ᶓ 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坪沟公社的袁副书捴记对公社的王社长严肃的봦问道。

      常 王社长递给袁副书记一份资料慎重的开口回答:“情况确定属实,好多社员都亲眼目睹,当时的情况十分危急,马车跑的太快,无人敢上前阻拦。”

      王社长汇报到这里,突然眼冒星光的继续兴奋道:“而想去拉住惊马的又一时追不上,可谁成想,那位姓季的女Ⰵ知青啊,正好就在马车奔去的方向,所以,她뮥突然英勇的纵身跃到了马背上,用力一扯,我滴妈,听说,当时那女知青的那动作那身手,老精彩老漂亮了,简直是太刺激猓啦,我跟你说啊ꐩ书记,ﬔ那就跟咱上次去看的电影里……

      “行了行了,越说잒越没个正行,就跟你亲眼看见了似滴,继续说正事儿。፮”袁副书记一脸不悦和不耐烦的打断道。

      “呵呵,那什么,我有듽点激动了。”

      王社长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立即回归正题:“那位女知青췹叫季冬晨,原本就是季家屯人,㽚大队长是她堂哥,有个亲的뇅三哥,刚刚从部队转业回来,听说转业前还是个正营级…………”

      袁副书记䏶听完汇报,沉思片刻后疑惑道:“ႆ你是说,上次季家屯生产队申请体育老师,是这女知青起的头,原因是民兵和学校的孩子想与她学几手?”

      王社长点头:“不앤错,现在季家屯的孩子们上学的积极性和热衷性可高辧了,哦,你手里拿着的资料骨中就有几张纸是申请体育老师的岗位时,那女知青写的,我滴妈,那字写的老好看了,反正在咱们公社,我羛是没见过写字这么好看的。”

      王社长又是一顿䀞巴巴,等看到书记脸色不好时,这才反应ک过来说错话了,暗恼,自ᢀ己怎么长了这么张破嘴。

      袁副书记认真的看了看那几张资料,暗暗点了点头,觉得那女知青⑍挺有两下子,ㆪ简直文韬武略啊!

      市里和县城都有体育老师,公社的中小学并没有,之䣦前校长没提,估计也是对体育这块儿并不看重。

      可谁知,季家屯生产队整出了个体育老졫师出来,效果还不错,那马校长可不就急了,只不襧过嘛,那也不是谁想当就能当上的,那几个关系户什么的都在ᄟ他这里旁롸敲侧击不知多少回了,都想把亲人安上,切,竟想没事儿……

      公社的中小学是在一起的,一个体育老师就足够了,这个岗位必须由自己亲自把关才行,这季知青就不错,还立有大功在慚身,将来如果好好表现混出个啥名堂出来,那对自己而言也是大有好处的。

      袁副书记沉默思虑良久䑳后,抬头对王社长交代道:“这件事其他的几个公社与附近的生产队都知道了也很正ᧃ常,不知怎滴,旆还传到了县城一家报社,那边会派来记者뾌过来到季家꣭屯生产队采访,你准备准备,等秋收结束后,把季家屯生产队的大队书记叫来,我与他谈谈,然后我再亲自去季家屯生产队一趟荞。”

      能不去嘛,那可是要上报纸的好檔事儿,少了他这么重要的人怎么行。

      王社长虎躯一震,啥,啥玩意儿?

      哎呦,那可不得了啦,就他在这公社工作十几年,还就真没碰到过上报纸的好事儿呢!

      “袁副书记,季家屯生产队ꤿ的书记去年生了场疾病去世了,ᜡ目前还没有大队ബ书记,只有大队长。”

      王社长絸突然想起来提醒道。

      袁副书记一拍脑门,用力揉了揉眉心说道:“怎么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落实갥?那就把大队长叫来唙,这大队长是不是党员?趁着这次机会考察一下他,然后开个会,如果没问题就把那个大队长直接提拔成大队书记,然后再让欑他们生엶产队重新选个大队长。

      Ꭴ 十月底,收获了大萝卜和大白菜后,十一月初的时候,刚刚交完公粮,还没来得及分粮食,一件轰动几뼵个公社和附近十里八村的大事儿在季家屯生产队举斯行。

      “锵锵起锵起,咚咚咚咚咚,锵锵锵咚咚咚……”

      季冬晨站在简◑易的台子上,胸前戴着个红布拧成的大红花,嘴角直抽,脸都快笑僵了。

      大队长,现在应该是大队书记的季根生摆摆手,鼓声停止。

      一名戴着眼镜的男记者,手上拿着本子和笔上前问道:“季冬晨同志,您能对你之前的英勇事迹用一句话概括一下吗?”

       季冬晨想也没想高声ꛪ的豪言壮语道:“下覹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好、好……”

      壩“呱唧呱唧”的鼓掌和叫好声从台下打谷场上站着着的黑佹压压的一大片人群中热烈的响起,片刻后,气氛高杨的现场才又安静下来。

      大队书记季根生拿着个破喇叭高声宣布:“由请坪沟公社的袁副书记、王社长以及…………季冬晨同志上台合影留念。”

      表彰结束后,袁副书记临走时,对季冬⏑晨表示很是看中而又郑重的低声交代道:“小季同志你非常닚不错,我贷很看好郺你呦,有一个很不错的差事儿很适合你,等年前再正是通知你,你要好好롄表现啊,呵呵呵……”

      季冬晨顿时愣住了螹,一旁跟在一旁听着的季根生也怔퇃愣一瞬,不过썩他立马反应了过来,赶紧推了下自家还在愣神的老妹儿。

      然后脸上笑成了菊花,巴结讨好的对袁书䰵记道:“不好意思啊袁书记,这小季同志咋一听袁书记这么为她着想,高兴坏了خ所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您放心,小季同志一定会好핉好表现的,绝㝶对不会辜负了您的一番낸栽培与期望。”

      “对ꨞ对,不仅我要好好表现,我们整个季家屯生产大队也要好好表现,为咱们坪沟公社争光,给袁副书记争光。”季冬晨连忙接话拍马⦝屁。

      好听的话哪有人不爱听的,̂袁副书记果然心情非常䍄不错的开怀大笑几声,这렟才与公社众人坐上车,在群众热情的招呼声和鼓声中出了季家屯。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