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成版人抖音91成年抖音app破解版91成版人抖音app

      第二天一早,卡嘉莉终于见到了父亲阿恩特。

      쮧 看着父亲在一个印第安战士的陪同下,缓缓朝办公大楼走来,卡嘉莉双眼湿润了。她扬起手,大声地喊道:“臩父亲、父亲。”

      正在朝四处观看的阿恩特,恍惚中仿佛听见女儿的呼喊,不禁苦笑起来。怎么可能!

      然而声音越来越㌉清晰,他终于看见了前面不远处一座四层大楼的门口,站着几个人。其中正朝着퉯他挥手的不正是他的小女儿卡嘉䓻莉么。

      “你怎么来了?ᑙ为什么不是你的哥哥?”搂着扑在怀囯中的小女儿的头发,阿恩特问道。

      “母亲不放心,我就来了。”在外人面前,卡嘉莉并没有说母亲不放心的缘由。阿恩特怎么会不清楚。

      “进去找个房间再谈吧。”张大力在旁边道。

      奣 “就是这样,我们印第安人历来是爱好和平的。我们不愿也不想与西班牙王国继续战争下去。我的人民븂希望休养生息,开始发展农业和畜牧业。现在我们出产的棉布已经在西班牙国内开始了销售……我们希望阿恩特伯爵,能够在觐见陛下的时候,表达我们的观点。”

      张大力非常诚恳地对阿恩特说道。

      “神使阁下,我衷心希望印第安人与西班牙王国之间能够和平共处。不过,要表现出贵方的诚意,是不是先将我쩈方被俘人员释放?”阿恩特看着张大鸰力问道。

      伺“呵呵。”张大力笑了。

      “鉴于西班牙历年来对我美洲造成了难以估算的伤害,尤其是在墨西蜆哥掠夺了难以计数的财富。这一批西班芾牙俘虏以及目前所有的俘虏,都必须为他们以及他们的前辈赎罪。长老会已经决定,这些俘虏会在部落里,服劳役3年至5年不等᫿。然后,会⃺分批次逐渐地释放他们。“张大力坚决地对阿恩特道。

      “任何人,只要犯下軺了罪行,都要付出代价。这一点,阿恩特大人是否赞成?”

      阿恩特不想和张䲪大力摆谈这些,他只是公司雇佣人员,而不是政府的工作人员。

      ”关于战俘们服劳役一事,我巾会在觐见陛下时告知。神使阁下对和平的期望,我也一定会转告的。不过我的身份不允许我在这件事上继续和您商谈下去。”阿恩特婉转的拒绝了印第安神使的﬊深入交谈。

      “也好。马上就是㑀雨季开始了,你们父女二人现在也无法成行,要在部落呆上几个月。这段时ɠ间,阿恩特伯爵不要到我们的工业区去㲝,其他地方都可以看看。”

      “神使大人,不知我带来的两位仆人现在在什么地方?”卡筭嘉莉问张大力。

      뤹 梅伦在一旁看着张大力﯉和两个西班牙人交谈,一句都听不懂。只把两个大眼睛在张大力和卡嘉莉的脸上瞄来瞄去,想看出点什么。

      张大力轻抚了一下梅伦的头,对她低声道:“等我一会。” 䮺

      “两个仆人就在你昨夜住宿的旁边,等会你和阿恩特伯爵回去时就能见到。再见。”

      说完,张大力牵着梅伦的手,便离开了。

      卡嘉莉带着阿恩特,也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罩

      䕐“神使,为什么不把那个老头关롼起来?”梅伦羊挽䤩着张大力的手臂边走边问。

      “我准备让他幪当我的使者,怎么还好把他关起来。”

      “Ṍ哦,现在我们上哪里去?ᖛ”

      “⺙去큵钓鱼。뛥”

      在纗卡嘉莉居住的茅屋퀾中。

      “父亲,您好像对神使的建议不太感兴趣?”

      “卡嘉莉,这本就不是感兴趣和不感兴趣的事。首先,我来到美洲,并不是奉国王陛下的命令,而是弗雷斯尼洛公司聘请的我,所以,我没有与印第安人谈论这件事的权利。其次,美洲与西班牙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和平,积怨太深。第三퍪,神使有其他的企图,我并未想明白这企图是什么。从他不愿意释放俘虏来看,我猜测,神使不想与王国开战,是有他的想法的。”

      阿恩特头媍脑还是非常清楚的。

      卡嘉莉听到这里就觉得有点烦躁,男人们都是这么复杂的动物么,整天勾ᠾ心斗角。

      “父亲,我们何时回国?” ⛆

      ㌻“神使说的没错。雨季就要来了。这几个月我们༔都无法离开印第安人的营地。暂时住几个盪月再回去吧。”

      这障段时间的风比前段教时间凉爽,空气中的湿度明显增加。远山绿叶葱葱,小河边,水车旋转。

      犛 张大力坐在一띺张马扎凳上,头上带着梅伦用野花编织的花环。自꾆制的钓竿插在脚边,靠着大树低着头,张大力睡着了。

      脚边的小木텋盆里,有几尾小鱼。梅伦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又跑到草丛中喘不知道在干什么。

      过了不知道多久,梅伦头带着花环,回到了钓鱼的地方。

      “哼。一个懒人!又在睡觉,这几条鱼可不够晚上吃的。”梅伦一边腹诽,一边轻轻走到张大力面前。

      蹲下身,梅伦看着眼前正在睡觉的鄅神使,很想用花瓣的汁水,在他的脸上作画。

      看着看着,梅伦的眼神有些迷茫起来,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张大力睡着了,迷迷쮋糊糊中,感觉面前似乎有人。他譝闭着眼,仰起头伸个懒腰。

      梅伦正想的入神,突然发觉神使要醒过来。像是什么秘密要被发现,急忙站起身。谁知道蹲久了,脚发麻,就朝一边倒去。慌忙迈腿,又拌在地上插着的鱼竿上。结果还是倒在了地上。

      梅伦倒地的声响,彻底惊醒了张大力。急忙휾过来拉梅伦站起来,一边顺手给梅栆伦拍打身上的泥土。

      “啪、啪、啪。”嗯手感不错。

      张大力停住了手,看着眼前挺縹翘的臀部,又扭头看见梅伦脸色绯红地看着自己。

      “啊,梅伦,我不是故意地。”张大力举着手在半空,僵住。

      參梅伦突然就像美洲豹一譟样朝张大力扑了过来,룿一下子冉将张大力摁在地上。

      “梅……唔,唔萦……”张大力不说话了,迎接着梅伦疯狂的吻。

      ⠥张大力伸出舌尖,顶向梅伦唇间,这都是这段时间两人晚上常干的活计……两人又是一段法式的湿吻……

      特兰来找张大力,结果在远处就看见梅伦推到了神使大人,在旁边默默地欣赏了一分钟,见没有进一步的发展,转身便走。

      뗴“梅伦推到了神使大人了嘿。惲”

      ꥗ “小河边,梅伦推到了神使大人́了嘿。”

      一边走,特兰一边喊。

      张大力这一次是彻底放开了心扉,和梅伦如胶似漆的抱在一起拥吻。直到梅伦再一次喘不过气来,才松了ᄪ口。

      他撑起手臂,支起头,看向梅伦,然后……

      梅伦久不见神使动鐺作,仰起头,然后被张大力压下去,再仰,又被压下去……梅伦火了,使劲撑起身,结果发现,除了河边一侧,四周全是部落族人,正津津有味地围观他俩。

      梅伦大羞,一头扎进张大力的怀里。

      不知谁开的头,围观群众大喊:

      “在一起!”

      “在一起!”

      炼钢厂,按照瓦鲁尼提供的밷图纸和张大力的解说,经过铁匠们手工制作零件,一款车床刚刚组装好。目前可以加工木器。由혯于没有高速钢或工具钢,加工钢材还是不行。

      按瓦鲁尼的说法,只要找到钨矿,他能够得到钨粉,然后可以采用粉末冶金的方法,少量制作机加工的刀具。

      不过,目前殷商部落范围内,没有钨矿。

      只有后世๑的巴拉圦圭才有少量的钨矿,而且还是白钨。以现在的条件,䄁瓦鲁尼也不能从白钨当中뇊得到钨粉。

      在炼钢厂,观看了组装好的车床,张大力深深地吸了口气。

      “老瓦,我要到哪里才能得到钨矿?”

      “恐怕,得和明国的商船交易。明国有许多的黑钨。”

      今年的季风刚过,就算从ԛ明国购买,也得明年的商船到来,谈好购买事宜。再等下一次季风……

      艹!不得两年过后?᜔

      张大力实在无♮语望青天,两行清泪挂腮边。

      前段时间,已经快马分别将科尔伯特和拉䝈斯姆斯送往了图斯潘港口。

      两人也顺利地赶上了最后一艘开往西班牙的客船。

      墨西哥总督佩雷斯在这条船上,他要回国与菲利普三世商议目前椷美洲局势ꅁ。在这里,他诸事难为。

      张大力和梅伦的激情表演,在部落里被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卡嘉莉由于语言不通,并不知晓。

      每天呆在屋里,对于卡嘉莉来说并不太适合她的性格。

      父亲也ᨐ放了出来,心中也没有了担心。在Ꮻ屋子里呆了没几天,卡嘉莉便感到셭了无聊。

      雨季已经来了,៱整日里都是下滕雨。望着屋菷檐哗哗流下的雨水,想了半天괎,卡嘉莉决定还是去找部缕落里唯一能与她㕡说话的神使,打发时间。

      这段时间,她已经知道,白天的时候,神使都要去他口中的办公大楼,那里有他专门的房间。他就在那里处理部落里面的事情。

      撩起裙摆,金发美女便冲进了雨幕中。

      距离不算太远,在头发被完全打湿前,卡嘉莉冲进了办公大楼。

      门口的印第安战士看了她一眼,并没有阻止她的进入。

      神使正和那个须臾不离开他的小姑娘在一起,两人在桌上正在笨拙地穿针引线。

      鸱 ”呵呵,卡嘉莉来了。坐吧。“

      张大力见卡嘉莉湿漉漉的样子,便招呼梅伦帮她擦一擦。

      经过河边的事,梅伦现在对卡嘉莉的提防之心减轻不少。拿过一条毛巾递给了卡嘉莉。

      这是一条淡黄色的毛巾,卡嘉莉接到手中便感觉到了毛巾与㆕她摸过的所有织⟮物不一样的地方—ᝫ—厚实、柔软。特别是擦在脸上时的感觉,非常细腻。

      正在观看手中的毛巾,就听见嘭的一声,஠就看见神使手中撑开了一朵花。㍧

      ”啊,这是伞!“

      ”是的,这是一把可以折叠的伞。“说话间,张大力就把伞收拢,短短的只比一个手掌的长度长一点。然后又撑开,在自己的头上比划了一下。 朶

      ”卡嘉莉,如果你看见有人卖这把伞,你会去䇋买吗?魇“

      ”当然!“卡嘉莉道:”我一定会买횉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