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胸和屁股赤裸裸

      瞳皇被逆杀的消息,如同*****一般席卷整个青州,天玄教想压都压不了。

      半个月不到,几乎整个青州的武修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引起了广泛的议銫论,成为了众人饭后的谈资。

      天玄教高层震怒,直接下达了必杀令。

      瞳皇之死ͬ、是耻辱,而余贞之死、才是真正的损失,拥有寒冰仙体,将来有望成为至尊的天才,就是一万个瞳皇都比不上,这才是天玄教高层最为震怒的原因。

      与此同时。

      ‘焚尸真君’之名也随之被传颂开来,㒢几乎到处都有人在提及这四个字。 퓫

      而造成轰动的当事人,却是已经远离飮了青州。

      一个月不到,他先是用了四五张远距离篡传送符,而后通过青州的空间传送通道,直接来到了石州。

      不过他在石州也没停留多久,用江震给的凭据、在盘龙商会的据点将其余的灵石兑换好后,他又马不停蹄的前往紫州。

      紫州,是九州中的第二大州,仅次于大千帝国国都所在的神州。

      “真武学院居然有圣魂㣗果?这可是顶级古药啊!不但能提升魂力、而且对神魂的融合、还有很大的帮助,”

      “这要是能弄到几颗……”

      “我到底是找个旮旯苟起来呢、还是去真武学院弄几颗圣魂果?”

      㯋 走在大街上,泰猛听到很多人在讨论真武学院,其中所谈到的圣魂果,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最终、他决定前往真武学院,他的十尊元神已经凝聚出了法身,接下来就是吞噬、融合。

      ぽ然而元神的吞噬过程,不ͮ止是痛苦那么简单,还会发生诡异事情,但如果他能搞到几颗圣魂果,到时候神魂的吞噬、融合难度就会降低许多。

      有了决断,他就立刻前往该学院。

      真武学院,坐落在紫州中心的紫云城,异常恢宏与磅礴,它的占地面眖积极广,往东与西、各延伸七十万里,벾往南、往北舯各延伸五十万里。

      学院里面,各种建筑物宏伟而高異大,而且有一座座高耸入云的灵山、上面佳木葱茏、灵雾缭绕、霞光灿烂、一派祥和,还有流泉飞瀑如白色匹连倒挂,更有大河穿过,宛如人间仙境。

      炫天大陆虽然浩瀚无垠、广阔无边,但这座书院却名动天下,赫赫有名,是炫天大陆最顶级的书院之一。

      而且真武学院的地位,可以说只仅次于皇权,就连那些顶级大势力都不敢得罪。

      因为这座书院的来头很大。

      在炫天大陆,灵族虽然是最高的统治者、建立了大千帝国,但也不是没有能与之媲美的种族。

      而且还有四个,分别是占据三十六域的妖族,盘踞在炎州的炎族,盘踞在石州的石族,盘踞在紫州的魂族。

      至于鲶人族,那只Ʊ是万千种族当中的一个小种族,泰猛打听了一下,得知人族驻扎在极为贫瘠的十八慌,远在极西之地,离紫紫不知道有多少个亿万万里。 

      而这座真武学院,是炎族、石族、魂族共同创办的。

      试问、有那个势力敢将ᖽ其得勒罪?

      到时候就算皇室出面,恐怕也很难保得住他。

      来到学院前,泰猛有点头痛,现目前并不是真武学院招生的时间,所以他想要进去,只得想别的办法。

      不过大门处的一块招牌,让他眼前一亮。

      ⸄ “招聘老师?那就去应聘老师吧!”

      真武곋学院很大,学员也极多羭,需要的老师自然也多、常年都在招聘,不过真武学院对老师ᬤ的要求特别高。

      第一个要求;最起码得有王者的修为。

      第二个要求;对各方面常识的了解。

      ꇈ 就这两个要求,便难住了许多人。

      不过对泰猛来说,却不算什么,他轻轻松松的就过关了。

      由于他只显露王级修为,所以被安排去教导一些小屁孩儿,只是班级还没确定。

      负责招聘的老者帮他办完手续之后,对他笑道;“小伙子,好好干,我很看好你,”

      “谢Ӛ谢魂千前辈,”泰猛很客气的回了一句,但心里却嘀咕道;这老¸头明明只有真君九境的修为,为何会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难不成他是个高手、跟我一样隐匿了修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对方起码是个六七境的皇者,艹!让一个七境皇者来干招聘工作,这不太可能吧?三族虽然家大业大、但六七境的皇者、也不是大白菜啊!”

      泰猛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倿,但他并没有否定该想法,反而对老者很友好,他心里暗道;能不得罪、就ൖ尽量不要得罪。

      懁交谈几句,魂千随即叫来一个年轻的燶女子,带着他去熟悉一下自己的住处、教学楼和周荗边的环境等等。

      “焚尸真君?没想到天쪿玄教⠃翻遍了天也没找到的狂妄ꠕ加变态小子,居然已经蹦跶到紫州来了,好家伙,”

      魂千看着泰猛离去的方向,嘴角露出一抹令人寻味的笑容。

      泰猛大概也不会想到,歂魂千已经看穿了他的身份。

      一个青衫老者走来,躬身拜见道;“不知院长叫学生前来,所为何事?”

      被称作院长的魂千头也不回,直言道;“玄级10班的主任老师安排好了吗?”

      青衫老者闻言,微微一愣道;那些小家伙、걹都是三族中最……调皮的,这、目前,暂时还……没人愿意去当这个班的主任老师。

      一提起玄级10班,青衫老者也很头疼,那些小家伙、各个身份高贵、就是他这个副院长也招惹不起,而且都特么的是一群被宠坏了的娃,一言不合、连老师都要打。

      而且打了也白打。

      谁叫你的后台没人家硬呢?

      魂千将手里的信息表格递了过去,道;我帮你给他们找了一个主任老师。

      青衫老者大喜,而后仔细查看表格上面的信息;“贾仁?王级……”

      祥 “הּ院长,你、你这……?让一个王级小鸟去,我怕他活不过一天啊!”

      青衫老者的脸色渐渐变得僵硬,他哭丧着脸道;院长,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小家伙的脾气很差,手里的宝贝又多,你这……?

      “脾气差?没关系ᖣ、这家伙的㝃脾气也不会比他们好到那里去,你赶紧下去安排一下,”

      魂千盖棺定论,然后挥了挥手,直接开始赶人,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

      在女子的带领下,泰猛先去了教师公寓,然后又去附近ꓗ的几栋教学楼홒看看,很快就熟悉了周边的环境。

      第二天,他所负责的班级,确定下来了。

      教师大楼。

      当得知泰猛被安排为玄级10班的主任老师,所有老师都是为之一愣,而后肷面面相觑、脸色剧变。

      紧接着,一个个都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一脸同情的看着他。

      ྽“我괲说你们这什么表情?这玄10班有什么——特别之处吗?看把你们吓的,”泰猛意识到了不对劲、认真请教。

      疌 “兄弟你刚来的吧,对玄10班了解太少了,这玄10班的娃……,”

      提及到玄10班,诸位老师的情绪都变娏得很激动,你一言我一言,很快就让他了解了这个玄10班——诸多罪行。

      说直白点,就是一个刺头集合班。

      䑈说好听点,就是‘一群’调皮捣붮蛋鬼。

      说难听一点,就是一帮缺德的玩意儿,一提起那帮家伙,就没有不咬牙切齿的,一副想把他们塞回到他娘肚子里去,然后封其‘生’路的表情。

      一个美丽的年轻女老ꆹ师问道;“你是不是得罪ᒂ了学院的某个高层、所以被针对了?”

      泰猛脸色一沉,他刚来,怎么可能会得罪人?ꪑ

      那为什么要把他安排去教玄10班呢?

      “该死的家伙,别让小爷知⺣道,腶否则有你好下场的,”

      泰猛暗骂,周围的老师一番安慰之后,都在给他支招뱚,如何摆脱这个艰巨的任务。

      第三天,他开始去上课了。

      一进教室,泰猛为之傻眼。

      他姥爷的,好家伙。

      里誌面火热朝天。

      吃火锅的,玩游戏的,打啵儿的,卖弄风骚的,甚至还有人在一旁杀灵兽,几个人负责摁着,然后一个小女孩儿拧着一把大刀,嗤的一声,红刀子进白刀子出,飙得她一脸都是血。

      一番操作后,就拿来下锅了。

      泰猛;“我¥%……”

      “我特么的是不是㋚走错教室了?这里真是上课的地方?”

      他走进去,一干学生斜了他一眼,而后继续忙合自己的事情,把他当成了空气。

      见到这样的场景,他心里怒火丛生。

      他姥爷的,吃火ܕ锅,居然不喊他?

      简直岂有此理。

      泰猛上前;“嗨!建议加一双碗筷吗?”

      綖 “你谁啊?我们认识䭹你吗?滚一边……꽆”

      “哈、吐!” 횺

      一口浓痰,以直线射入汤锅中,溅起了浑浊的汤水。

      所有人先是一愣,而后勃然大怒。

      “给我抄家伙,砍死他,”

      所有的刺头都怒了,夯起家伙就朝泰猛杀来。

      “玛德,果然是一群缺德的玩意儿,”泰猛眸子倚一眯,强大的灵力滚滚而出,直接将他们压制得无法动弹。

      一群娃大惊,还是头一次被人这样定住。

      “王八蛋,你想找死吗?赶紧放开我们,否则我宰了你,”

      群娃虽然吃惊,但却一点都不怕,反而出言不逊,叫嚣怒骂。

      “给我闭嘴,再敢骂我一句,我打断你们的狗腿,”泰猛൛斜睨道;

      ڳ“呵呵!你敢吗?我求你来打断我的腿,不打的,是我的孙……”

      “咔擦!”

      还귃不等他叫嚣完,泰㈮猛就一脚踹了过去,他控制好了力道,并未真把对方的腿给踢断,但却脱臼了。

      那娃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这一下,把其他的人都给吓了一大跳,忍不住打了个摆子。

      他们意识到,这次可能踢到硬板了。

      隵这个新来的家伙,是真的敢对他们动手,而且下姲手极狠。

      “敢打我,你给我等着,回头我叫我爹弄死你,” 蘪

      那娃还不服软,依旧在叫嚣,神色狰狞、狠毒。

      泰猛淡笑道;“你猜猜我敢不敢把你的小胳膊给拧下来、然后切成片煮来吃了?”

      闻言,那娃쀑顿时面露恐慌之色,“你、你,老师、我知道错了,”

      泰猛笑了,道;我就喜欢你这从心的样子。

      他在群娃间走来走去,打量他们手퍻里的东西。

      “灵器、符箓、阵盘,还是随便一点灵力就能催动的特殊法宝,一个不小心,就是真君强者也要被你们弄残,”

      “奇了怪了,你们的爹娘到暤底是把你们送来好好修行的呢?还是让你们来吃喝玩乐、当刺头的?”

      泰猛无语,就是独生子,也不带这么宠溺的啊。

      “现在伇,咱们约法三章,如果答应、你们就嗯一声,如果不答应,就‘摇头’,”

      㬓“听懂我说的话了嘛?听懂了、就都给我吱一声,”

      泰猛坐到另一个火锅旁,拿起筷子,开始动口。

      “混蛋,那是我的筷子,”

      见泰猛一点都不客气,一群娃恨得牙痒痒的。

      见没人吱声,泰猛顿时怒声呵斥道;“你们都耳聋了啊?听懂我的话,就✋都给我吱一声,怎么的,都想缺胳膊儿少腿吗?”

      群娃心里发怵,很从心的吱了一声,但心里却恶狠狠道;你给我等着,等你放开我们,有你好看的。

      然而他们心里所想,泰猛一眼就看穿了,但꫷泰猛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而是一本正经的说道;“从今天开始昜,以后你们吃火凑锅,必须叫上我,有什么好东西、也要分我一半,当然,作为回报、课堂上你们爱做什么就作什么,我不会管。”

       “恩!你们先别急着摇头,让我来我给你们分析一下,这样做、你们会有什馩么好处,”

      “第一、有我在、以后学院里面就不会再派其他的人来管你们,要知道、可不是谁都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

      류“第二䕽、如果你们的爹ೲ娘以后来学校询问你们的情况、我保证把你们夸上天、一句坏话都不会说,你们犯了什么事,我也不会去院会깁那里打你们的小报告。”

      “第三,叫上我、大不了就是多张口ㄣ跟着吃东西,有宝贝、大不了就是多一个人跟着用,”

      他随后补充道;反正你们家又不缺这点옒玩意儿。

      有个瘦高的少年冷笑道;“难道女朋友也要让你用?”

      泰猛;“我%……”

      “特么的就你话多,”

      泰猛跳起来赏了他一颗板栗,嘿着脸道;毛都没长齐的兔崽子,谈了女朋友也没卵用。

      “你给老子闭嘴,我不想听到你说话䖄,”

      见对方뭽要反驳,泰猛立即丢给他一个啩凌厉的眼神,随后又道;同意这一条的,就给我吱一声,不同意、就摇头,不过我提醒各位,如果敢摇头拒绝,以后你们也别想好过,我会天天往你们的火锅中吐口水,抹屎在你们的食材上,撒尿在你们的饮料里,还会……。

      “我们同意你还不行吗?”

      还不等他把威胁的话얟说ꀕ完,一群娃就受不了了,赶紧答应。

      “那我就说第二条,”

      泰猛正色道;“第二条就是,以后你们每次回家ᚧ,一定要跟你们的鯐爹娘说,我是学院里最好、最好的老师,把你们都教得很好、很听话,反正怎么好就怎么夸,记住、只有你们的爹娘知道我是个好老师꺓,把你们教得很好,我才能一直教导你们,那样、你鿲们永远自由、就再也没人会干涉你们的生活,”

      群娃瞪大眼왒睛,倒吸冷气,如同见鬼了一般。

      泰嚘猛继续说道;“第三条,以后如果学院里面有老师针对我,不论他们是想打我、还是想赶我走、或者跟我抢宝贝,你们都必须挺我,让你们的爹娘都站在我身后,为我出头,如果他们不答应췹、你们就给我以死相逼,一定要让他们为我出头,”

      他随后补充道;“记住了,咱们同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好、你好,大家都好,”

      群娃脸黑;你特么的到底是来当老师的,还櫛是来找靠山的啊?

      学院大门口处的招聘大楼中。

      “院长,你确定还让这小子来教导玄10班吗?不!你确定要让他留在学院吗?”青衫老者黑着脸问道;

      魂千扯了扯嘴角,额头浮现黑线,手掌都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他到底招聘了个什么样的奇葩?

      泰猛此刻还不知道,他此刻的一举一动,都被两个大高手看得一清二楚。

      而他没用多长时间,就跟这群缺德的娃打成了一片,开始称兄道弟,推杯换盏,勾肩搭背,你莫我这里一把、我瞅你这里一眼。

      最后,他们还斩鸡头、烧黄纸,拜了靶子兄弟。

      泰猛当带头大哥。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