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到在线是免费观看

      最终两只小鹅还是没服,倒还把李宽累的够呛。

      在两只鹅的追杀下退出这一块小区域,“极品宠物”才算善罢甘休。

      “嘎嘎嘎”的叫声中,好像是对战斗胜利的宣告。

      将自己满是汗水的身体清理干净,李宽换身衣服,准备在这皇宫之内好好转转。

      “王爷,陛下的禁足令可还没到呢?若是您出去的话...”

      还没走出院子,护卫吴忠将李宽给拦了下来。

      李宽眼睛一转:“吴忠啊,虽说父皇将我禁足了,但是不是没有说我不能出这个院子?只是不让我出宫罢了。”

      本以为吴忠会轻易上钩,谁知吴忠根本不理会李宽,并说出李二旨意就是不让李宽走出自己的院子。

      李宽:……

      “那我院子怎么一个下人都没有?”

      “禀王爷,这是皇后娘娘的安排,陛下的皇子中除了您之外都有侍女伺候。”

      李宽抽了抽嘴角,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

      天可怜见,以前在秦王府中李宽因为跟随张须陀习武的原因才将侍女遣散的,可没有一直不要人伺候啊,没想到长孙以为是李宽喜静,这才没有给李宽派遣侍女和下人。

      “王爷,不如还是回去吧,离禁足期满也不过区区两日。”

      李宽瞪了吴忠一眼,觉得这个自小跟在自己身边的护卫真是一点儿眼力劲没有。

      还区区两日,现在他一天都待不住了。

      “去皇后娘娘那里就说我这边需要侍女和下人伺候,然后再去给我找个称手的兵器,这个方天戟现在显得轻了一些。”

      吴忠点头应诺关上门就准备去办。

      “还有还有...给我找两个雕刻手艺好的师傅,再给我找一些玉石过来。”

      嘭~

      在李宽交待结束后,大门被吴忠紧紧关闭。

      “哎...”

      李宽看着紧闭的殿门,不由开始唉声叹气。

      吴忠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不,应该说长孙对李宽的要求,满足的还是挺快的。

      不多时十数个侍女和下人出现在李宽所居的殿内,另外还带着两个看起来有些战战兢兢如临深渊的老头,重新挑选的方天戟也被放到了演武场。

      再与李宽见礼过后,李宽留下一个看起来挺机灵的小侍女,其余人挥手让其退下。

      将院内迈着大爷步低头觅食的两只“极品宠物”,交给这位机灵小侍女照顾,并告诉她切不可将两只鹅给养死。

      养鹅为什么要找机灵的侍女?

      太笨的李宽怕这两只鹅给人啄哭了,机灵点的最起码知道跑。

      打发走这个小侍女,李宽将目光落在这两个样子有些惶恐的老头身上。

      打断了两人的见礼,李宽直接开口问道:“你们雕刻的手艺应该很好对吧?”

      “禀王爷,小老儿确实有些许微末之技,不知王爷想要刻些什么?”

      我说刻玉玺你们敢刻?

      李宽也不废话,把两人叫到一旁,蹲下身子在地上一阵写写画画,并且其中的颜色也说了个清楚。

      “这些东西对你们来说应该没什么难度,就是本王刚刚所说的小鸟一定要雕仔细了。”

      两个老头儿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正所谓十亿人民九亿麻,用来打发时间却是再好不过了。

      麻将这个东西,李宽只能说会玩,但是却不精通。

      眼下你想在唐朝找点娱乐,麻将就成为了李宽最好的选择。

      扑克牌李宽倒是擅长,但是想做出扑克首先必须要解决纸张的问题,李宽可没有那闲情逸致为了做扑克牌而去鼓捣纸张。

      麻将也不过是为了打发这两日被禁足的时间罢了。

      这两位不知是吴忠哪里找来的雕刻师傅,手艺确实精湛,不到半日的功夫一副麻将被两人全部雕刻刻出来。

      而且大小做工一致,尤其是那幺鸡简直传神极了。

      一脸兴奋的李宽将麻将收起,风风火火的跑进房间。

      将麻将扔在案几上后,李宽再一次纠结起来。

      案几的高度实在太矮了,这打麻将可不是三两分钟就能解决的战斗,这一直跪坐即便李宽受得了,这腿也接受不了啊。

      “两位师傅,你们可有木工做的极佳的相识?”

      李宽的称呼让两个老头吓了一跳,连称不敢。

      要知道师傅在现代不过就是个称谓而已,但在隋唐只有读书人才有机会被人称作师傅。

      隋唐时期如他们这班匠人行业也被称为贱业,其社会地位之低仅仅比锦衣不能上其身的商人高一点。

      士农工商,以农立国,以士治国,这工和商的地位就变得尴尬起来。这两种行业之所以还存在,就是因为社会需要。

      在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匠人的地位其实并不低。但从汉武帝为了皇权的稳固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始,匠人的社会地位开始了大倒退。

      而到了隋朝开始科举制的兴起直接让匠人的地位变得边缘化。

      科举制度对促进社会平等,阶层流动起到很好地作用,使平民子弟能够进入到国家的管理层。

      社会上的聪明人都想着去读书,应考,当官。

      而去做工匠的,往往是被生活所迫的贫寒子弟。

      而一个能工巧匠如果凭手艺过上了不错的生活,手头宽裕了,他想到的一定是让儿子去读圣贤书,参加科举,脱离工匠阶层而做官。

      由此可知匠人在隋唐时期的社会地位究竟如何。

      没过于与这两位手艺精湛的老头客套,李宽再次追问,不过这次却没有再称呼两位师傅。

      “禀王爷,若说木工手艺精湛者,小老儿倒确实有一熟识。”

      李宽闻言连忙将吴忠唤了过来,按照匠人师傅说的地址,吴忠很快将这位姓刘的木工带进了皇宫。

      本来李宽心中还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些人能够轻易进入皇宫。仔细询问之下才知道他们都在工部当差。

      如此李宽心内再无纠结,蹲在地上又是一阵写写画画。

      后世桌椅的雏形在李宽的描绘下,在刘木匠心中慢慢变得立体。

      只是桌椅李宽仍不满足,琢磨一阵后将摇椅的样式也说了出来。

      然后默默盘算着应当打造多少份出来。

      母后那里是一定要有的,皇爷爷那里也不能落下,大伯和三叔那里,因为李宽拉着李承道和李承业下水,不给似乎也不好。

      嗯,这个也要算上。

      李恪虽然自己钻进来的,但好歹也算是因李宽而起。

      他和他母妃那里也要送上一份。大哥李承乾那里同样也需要送去一份。

      还有与李二一同唱双簧的李道宗应该也送去一套。

      最后默算下来,应该就是这么多人了。

      吩咐木匠刘师傅尽快做出一份桌椅送到皇宫来。

      看看做工如何,在决定是否开始送给长孙等人。

      麻将同样吩咐两位师傅多雕出几副。

      并且郑重警告三人,切不可将这些东西泄露出去。

      麻将这东西李宽暂时倒无所谓,即便泄露了,别人也不知其中道理。

      可这桌椅就不可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