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湿的动态图片gif

      灰胡子,一个游走在奥古城与千流岛之间的走私者,其本身的实力仅仅为初ෙ阶战士,更没有什么ᶵ贵族背景。

      但他却胜在总能抓住机遇,正如自己放弃了原本佣兵团中的小队长职位,做起了这见不得光的买卖。

      他是鬈奥古城黑市的最大供应商,更是陋角巷无数商铺的合⑜作伙伴。没人不知道灰胡怡子的鑫大名,包括御前首相与奥古王。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生意,而生意则分为千万种。没人想杀了灰胡子,因为死掉一个,或许会冒出更多。 

      因此在这种大家默许的情况下,他常年往返于奥古城,今天带来一些珍宝,明天又背着金币离去ፖ。

      但没人知道他的家在何方,更没人见过他的家人。这킗是灰胡子的底线仾,也是一个无形的条件。

      藲쒕六花之前杀掉的疮脸大汉,不过是其在奥古城中的集散点⾕之一。他不在乎主人是谁,只关心能否得到报酬。

      큽这天灰胡子坐在餐桌前,一边쀅喝着妻子端来的肉汤,一边指导着自己的独子剑术。他的儿子远比其父更有天分,小탧小年纪便达到了初阶战士水平。

      “戈丁城즗那边又催뱂我了,看来老子要再去一趟王城,这不是折腾人么。”覭灰胡子怞将信笺扔进炉火里,抱怨道ﳯ。

      “我就说你早该抽身了,这种买卖你要干到什么时候?枱不想想我,也要想想儿子吧。”妻子为其蓄满酒杯,一샆脸不高兴地回道。

      “嘿嘿,是不是想我啊,老子鋺十天后ጸ就回来,咱们也该要个女儿了。”灰胡子一边㾾抠着鼻子,一边兝傻笑道。

      烒 “想你个大头鬼,早去早回,然后问问城主大놋人,咱鏐们能不能推掉这份工作。ᨀ”妻子脸色一红,但随即起身走向屋外。

      四天后,灰胡子风尘仆仆的来到ꂪ了奥古城,在几枚金币的诱㦧惑下顺利进入。此时天色已经漆黑一片,灰胡子想⋡了想,便径直朝黑市走去。

      셤 老习惯、老样子,灰胡子不知道此次运送的东西为何物,但却不影响其交易与收钱。 軍

      鋀前方的马灯虽然还是那么昏暗,ㄻ但只䞵要将东西扔进院中,自己就可以뢒快点返回千流岛。

      然而就在他即将到达时,身边却突然冒出来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很像人类的生物。

      暗...暗精灵?灰胡子常年游走于奥古大陆,自然知道这种可碜怕的异族。他们以残忍著称,以鲜血为乐。

      噗!腰间的尘雾弹瞬间破裂,这是他从地精商人那里买来的保命之物餚,足足花掉了四十枚金币。 갑

      뗌 圆球瞬间凹瘪,足有十平方米的烟雾ꗌ悄然而至。볳灰胡子一头钻进了某条暗巷内棈,将ᥦ自己藏匿于垃圾桶里。

      떶 而这个垃圾桶,则正是布姆与六花先前暂住了多日的地方。缘分,还真是一种说不清道밫不明的东西。

      时间一퇒分一秒流逝,四周静悄悄的,好似早已摆脱了那个暗精灵。灰胡子现在只希望晨光快些来临,自己也好离开这个是非쉯之地。 ㋔

       他不认识那个暗精灵,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王城黑市里。但多年的走私经验告诉他,这퟉种没来由的惊喜大⇭多是灾祸。

      洒 因此他ᬥ才会如此行事,宁춺可误解一万个陌生人,也不要疏露一个潜在危险。这是他活到现在的最大依퐰仗,或者说是本钱。ᚔ

      垃圾桶或许是仅次于污水沟的肮脏之地,灰胡子皱着眉ᑱ头,一边ꀡ忍受着那些臭虫们的围观,一边想着老婆与儿子。

      “或许真应该收手了,那爚几箱金币足够花几辈子了,泧儿子越来越大,妻子正在家中为自己祈祷。”灰胡子咧了咧嘴,心中升起一丝得意。

      然而虣就在这时,一道身影ᡜ突然出现在巷子口。来人正是个那暗精灵,如同鬼魅,毫无声息。

      灰胡子瞬间屏住了呼吸,甚至连眼睛也一动不动,只是直勾勾地从缝隙间望着对方,希望他会转身离去。

      而然他却注定失望,只见那个暗精融灵抬脚走进了巷子。㿜月光下,䈲那血红色的眼眸,好似英灵殿外的引路灯,提示⚌着自己即将逝去的生命。

      “人类,你知道我们ᡂ何为被称为暗精灵么?䈄因为我们天生就是黑夜的宠儿。”暗精灵站在垃ꍓ圾桶前,幽幽说道。

      “人类,你知道我靠什么找到了你么?那是你身上的气味。”暗精灵缓缓掀开了盖子。

      毁“人类,你知道什么叫秘密吗?那是只有一个人才知道的事。”匕首刺进了灰胡子的喉咙,凉凉的,不带一丝阻碍。

      “错误的时间Յ,遇到了错误的我,这就是你错误㼦的命运。”暗精灵转身离꾇去,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

      灰胡子始终捂着自己的喉咙,见对方走后,适才᳧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大把药丸。捏碎,涂抹,做完这些事情后,他靠着墙壁陷入沉思。왁

      他看着自己的胸膛,那些毒素已然就要蔓延到心脏。然而灰胡子却毫无办法,甚至连抬手都做不到̄。

      ༷ 妻子的音容笑貌好似幻灯片一般在眼前浮现鷦,儿子的古灵精怪掺杂其中,增添了无数欢声笑语。

      影像再次变幻,自己仿佛也回道了童年。在뜡千流岛的某个小镇上,灰胡子正汗流浃背地挥舞着木剑,发誓将来要成为一名大剑师。

      귋但圣十字工会的斗气测试结果,却如一记重锤ⴿ般将梦想敲碎。灰胡子虽然努力,但奈何天赋平平无奇。

      十几年后呦,他走进佣兵团,每天与野兽厮杀,虽然辛苦,但也活的充实。并且还认识了自己未来的妻子,一个性格火辣的放羊女。

      又过了七八年,他有了自己的儿子,也早已成为了一个走私者。危险伴随着金币,风餐露宿换来了吃食。

      影像就此定格,灰胡子望着不远处的小院,那里是自己今天本该뉮前往的目的地。马灯依旧亮着,想必门内之人也早已等候多时。

      缓缓闭上眼睛,䵖此时灰胡子的皮肤喰呈现出深紫色,犹如一个巨型茄子。如果ꑷ仔细观察,还会发现其上布满了无数细孔。

      他期待已久的晨光终于降黇临,愄可在这辰个世界上,却再无灰胡子。因为其早已化为了一滩黑水,甚至돲连储物袋与衣服也腐蚀殆尽。

      而那个暗精灵,却再次来到了这个巷子。只见其抬腿跨过了灰胡子的“尸体”,闪身缩进垃圾桶里。

      奥古城迎来了新的一天,黑市也再次陷入了沉睡。暗ᦾ精灵缓缓闭上眼睛,而头顶的那只ﴠ云雀,则煽动翅膀飞向王宫。

      至于六花挂了一夜的马灯,却依旧亮着。那昏黄的灯光忽明忽暗,最后化为一缕青烟,随风消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