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乱淫

      等李长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在回府城的马车上。

       身边,还曊有他的一位同乡,河阳城主府里的一Ꭷ位管事,大家都叫他“邓伯。”

      萩 “孩子,你命可真大ﴅ啊!要不是仙师..........”

      㸪行了~!大致经过李长安清楚了。

      他是๞被“쏫仙师”救下的⽼,通知了基本厮杀结束,拿下了整个山寨的镇抚司校尉韷。

      ꌍ三河书院的先生,带着幸存的赵갛家人去认人。确定了身份,就让人抬上了马车,由邓伯暂时负责照顾他。쮻

      ✂ “仙师?”

      心有余悸之余,李长安也对这个称呼产生了兴趣。

      只是邓伯知ᡜ道的也很有顽限,只知道对方是“神仙,”姓甚名谁,厜来自哪里,什么手段,一概不知ร。

      㤌 受人๬恩惠千年记。别管对方是有ꗝ心还是无意,这个情,李长安算是记␵下了。有机会,必须要还。

      不过短期内肯定是不行了,等将来吧!

      李长閟安觉得,这些人既然被尊称为“仙师,”那他们的实力肯定很强。泼

      盼ѭ 无他,看邓伯的样子就知道了。当李长安询问他们㤫名字的时候,邓伯赶紧捂住堼了他的嘴,那惧怕敬仰的样子,感染ආ的李长安都心有戚戚。

      툰 也正是这个误会杛,在不久的将来,刬让李长安差点“恩将仇报。”

      当然,这是后话,暂时不提。

      队伍走走停停,李长安一直在试着恢复法力。结果几天的时间,也才勉强恢复到聚气一层的初期。心道:“果然,灵气才是修士的根本,凡间根本不适合他们生存。”

      直到第四天的中午,李长安才进入府枻城。

      赓 尽管他身体已经康复,但经历离奇,已经学乖,知道隐藏的李长安,还是装成了极度虚弱的样子。在邓伯的搀扶下,进了位于“鸣梁湖畔”的“三河书院。”

      風샍雨컦文学舍联排。客房是独院单间,背靠矮山,面朝湖面,风景优美。

      毕竟是书院重地,邓伯不便久留。与两个乡人젿送他进来后,就告辞走了。

      他们前脚刚走,一个“半熟人”就来了。

      ⑺“赶骶紧躺下休息,些许虚礼就免了吧!知你行动不便,老夫已安排小厮,暂时伺候你的饮食起居。”

      来者是“钱钧,”字蠐“伯长(chanޟg),”书院的“下院先生。”也是这擥次为李长安ﰦ出头,与赵家一起剿匪的那个“九品文士。”

      他的名字,都是自我介绍。在路上,已经跟李长安聊过一次。只是那次,李长安装作伤很重,也就简单的听了几句。

      “刚安顿好就来?”

      䩔李长安知道,这位看似是关怀备至,但ⴭ事情绝对还有后续。

      无他,李长安是什么筳人?前世本身就通人情世故。㴭这养辈子重生后,更是基本没遇见过好人,越是傟这种“笑面虎,”他越是警惕。

      ꃑ 不过现在人在屋檐下,뤀身无分文的李长安,ӂ面子还是要给足。于是佯装艰难起身,拱手道:“谢过先灑生~!”

      ᮅ 见李长安能行动,钱伯长眼睛一ꋅ亮,摆샛手让小厮退出关门。回过身来抚须褕深思道:“ⴎ长安远来求学,依例当交束脩,吃住也需自备,如今盘缠行李丢↮失,这可如何是好?”

      说完话,还一脸的痛心疾首,扼腕叹息。这戏演的,崚李长嗁安都不知道该说啥了。

      李长安是“借读生,”原本需要自己在外找住处。瘞是眼绗前这位钱先生见他可怜,“好心”安排他先住了客房。

      而且,“借读”也得交钱,不仅要交,还得加倍交。

      涚 这个世界的基础货币是“铜钱,”也是民间流通的主力。再往上就有意思了,称“文武币。”

      据传,“文币”含有“灵力,”可辅助文士修行。“武币”则是玄铁,可制成吹毛断发的“玄兵。”

      ᜉ具体真假李长安不得而知,因为他根本就没见过。他来三河书院求᪷学,家中可谓倾尽所有,还借了外债,这才凑了鏶“五贯钱。”

      џ

      这ꃁ个世界的一贯,也是一千枚方孔铜钱。

      狼只是身处“玄幻世界,”魏国发行的钱币,防伪做的肯定好。໹光滑细腻不ᦩ说,还有防伪标识和“流光,”一倝般人别说造假,㏃就连原理都弄不明白。

      㒬 这样的钱,其购买力之“硬,”也可想而知。一石一百二十斤的脱壳糙米,商贾收购价,也不过八到十个钱。为了ﵳ平衡物价,各府不得已,甚至还发行了一兑百的“铁钱。”

      “三河书院”的学费是每年两贯,加倍之后是四贯。算一算,仅一年的ꊄ学费,就需要糙米四廋五百石,是二百多亩水田,一年的收成。

      来“三河书院,”也基本就是前身李肃的最后希望。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要是还不能入品,那就得回河阳。种田倒是不至于,但再想折腾求学也别铗想。

      钱伯长一취张嘴,李长安就基本ꚡ知道他要干嘛了。

      只是自己的财产,帮忙运送的赵家人能不清楚?再说了,几个铜钱他也能看的上眼?

      “哦,明白了!”

      看着一脸忧愁,扼腕叹息的钱伯长一跺搆脚,恨声道:“实在不行,先生豁出这张老脸,去﷏府衙帮你讨回公道。”

      好吧!情深意切溢于言表。䋑只꒎是,你能表现的,再不要脸一点吗?对这位钱先生,李长安在感激之余,也给他下了评ׁ语:“ࡠ爱贪小便宜。” 쇭

      作为重生者,李괵长安其实并不ꮇ讨厌像钱伯长这样的人,反而有些喜欢。

      别忘了,他来书院是干嘛的。 귫

      前身是为了入品继承家业,可他不是。他现在迫㱣切需要弄明白的是,“武道文宗”的俨修炼方式,“仙师”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在河阳,山长和先生们都在敝帚自珍,别说“教材,”就连入品的步骤䳠,都讲的云山雾罩。稍一打听,皆言:“自己悟去.........”

      “我尼玛!”

      葕稍一回忆,李长安就想骂人。不过这种事,쒫绝不会仅仅出现在河阳。否则,人家也不可碆能放心大胆的让他来。

      稍一思索,李长安赶紧拱手道:“那就太感谢先生了!”

      “不忙!”

      钱伯长捋须摆手道樒:“若只是几贯铜钱,老夫还是颇有家财的,补给你就是..燈.........”

      ŀ好吧,人액家都已吤经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了,李长安要是还不知道㱮该怎么接,那他就真是白活了。

      当然,这也就是现在的李长安。换成了不开窍的前身李肃?能听出来潜台词,那就真是奇了怪了。

      等钱先生感慨完,李长安赶忙道:“若只是些许钱财,肃身为贵族后裔,也不敢劳烦先生。只是家祖临终前,曾交与℘肃入品典籍一篇,文币五十,武币一百。若能追回,文武钱币皆酬先生,但求典籍束脩无损。”

      “上道~!”

      钱봀伯长意味深长的看了李长安一眼,心道:“聪明人啊~!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