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灵异>

      经过几轮比ư试,最后杀ꘁ出重围的是裴无衣。谁也没有料到,一个豆蔻年华的娘子,仹竟然棋艺远超他人。

      徐山君未曾上沧澜楼的냅看台。此刻他正在楼中后院饮茶,黄衣的小童前来相报。

      翈 “师傅,比试结果出来了。”

      “哦?”徐山君是位身穿布衣,宽袍大袖,面相颇有隐逸之风的中年人䡙。“徒儿,是何人呐?

      “是位娘子!”小童名唤徐在洲,在河之洲的洲。他这般说着,神情满是㮴不可思议。

      “师傅,那位姊姊是出身河东的都州牧裴使君家的女儿呢。”

      听罢,ឲ徐山君笑了笑,“河东裴氏』裴老夫人李氏,烏出嫁前是陇西李氏的嫡女。李氏素来以ખ棋艺高超闻名于世,ẅ这女郎定是承鶊袭了她祖母罢。”

      语落,他又问:“同她对弈襩的又是何人?묿”

      ꄃ “师傅,您忘了來么?是谢七郎!”提到这个小童就更加兴奋了。“可惜了今日徒儿不能见到王三郎了。” ᣷

      在几年前,谢七郎曾与徐山君下过一盘㧠棋。那时两人下了个平局,没能分出胜负。于是徐山君便约定谢岑他日再会。

      椥 小童徐在洲一提醒,徐山君立马就想起来了。他笑眯眯地说:“走喽,咱们该去瞧瞧了,看看到底是这巾帼厉害,还是谢家那小䠸侄更胜一筹了。”

      “师傅等等我!”小童也稞高高兴兴地跟了上去,朝着徐山君的背影大喊道。

      ……

      擂台上,裴无衣安安静静地坐着,等待着对手的前来,

      ﺒ 谁也不知道最后与之对弈的人是谁,只晓得是位徐山君特许的郎君。

      当谢岑缓缓从楼上下来,璤行至擂台前,场面一度寂静无声。

      他摩向裴无衣颔首,眉目㴮温ᡡ润。“又见面了,裴四娘。”

      裴无衣抬首,面上仅䞏有一瞬间的惊讶。她亦优雅地回了一礼,“郎君安好。”㎽

      垳人群一阵哗然。

      裴无衣的名讳在此之前无人知晓,而䲺谢七郎的名炮讳却是天下㠐人无人不知无人不䴱晓。

      看他此番言论,只怕是两人是识得的。而且见谢七郎主动向她打招呼,莫非这女郎是位仪容才华㡋皆出众的美人?鲁

      再细细看去,只见女郎白衣胜雪,幕篱半遮,隔着一段朦胧的朱颜。通身的气质冷清淡漠,似是蕴了霜雪。

      她站在谢岑身旁,同样的白衣广袖,气质清华,莫名地有些相似。

      这时又有人眼尖瞧见了沧澜楼上的动静,虽着布衣,却캆气度不凡的中年人领着一个黄衣小童上了看台,然后ᾬ坐下。

      “徐山君来了!”

      잔 “是徐山君!”

      人群一阵骚动,吵吵嚷嚷的声音夹杂在一簚起,很是聒噪。ឯ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管事地敲响了锣鼓,大声呵斥维持秩序。

      “老夫徐玄,谢过各位捧场。”正吵闹着厁,徐山君带着内力的声音高昂洪亮,一时间传遍了整个楼中楼下。“请各位安静!”

      听到他的声音,吵闹的声音慢慢止歇下来。于是又恢复了先前那般,保持安静。 俥

      “晚辈拜见徐山君。”裴无衣朝沧澜楼的方쉌向行了一礼,青丝随着她的弯腰蜿蜒其下,衣袖翩然。

      谢岑也道,“晚辈谢岑,拜见先生。”

      “好好好。”徐山君徐⏓玄朗声大笑,笑罢,道:“不必多ᇻ礼,开始罢。” 椩

      香点,比试起。﫸

      “徒儿你瞧瞧,这玉人雪女,倒是登对。”徐山君饶有趣味地瞧着下面,好心情地指给小童徐在洲看。

      徐在洲顺着自家师傅的手看去,当真如此雔。他道:“徒儿珵虽不知那位裴家姊姊相貌如何,但瞧着烀通身的气质定然是差不了。师傅说得对,似是一ⶕ对璧人。”욓

      蘵有这个想法的不仅是뵵他们,还有在雅间里看着下面情况的裴静姝。

      明月低眉看了眼䤶下方的情形,语气委婉道:“女郎,小娘子同編谢家郎君……”

      “怎的如此相뀾似。”

      “胡说!퍋”

      裴静姝睨ᕞ她一眼,“你这小婢可莫要坏了小娘子的声誉䯇。”谢七郎虽好,可在她骚心底,便是再好也比不过自家妹妹的。明月这话若是传了出去,有扏可能就会害了裴无衣。

      “奴婢知错,请女郎责罚!”明月砆连忙告罪,神色有些慌乱。

      “算了,日后莫要再犯就是。”裴静姝摆摆儽手,也没打算责罚她了。

      榹见状明月舒了一口气,惹得繁星暗自ʯ瞪她一眼,真是Ꭹ说话不知道把门!

      这一幕落在华歆眼中呢ꕚ,却是万分的不适。他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莫名的就ꑪ对这裴家女郎⿖有种执念。

      头 自那日松隐寺一见后,如同中了蛊,怎么也毤不能忘掉她。去细想,心中无端涌上来淡淡的涩意。

      华歆被自己的ㇳ想法↿下了一跳!

      他看着擂台上裴无衣的身影,眸光暗了暗,心中却寻思着改日得找个大夫看看了。

      谢岑让綄裴无衣先落子。

      販裴无衣执的白棋,谢岑选ꩮ的黑子。

      二人都没说话,只见裴无衣指尖捻着温润的棋子,从广袖里溜出一截皓࿭腕来,衬得肌肤似雪,莹润光华。

      光是这般瞧着,⭽如此容色,可比玉人,倒也不差谢岑什么了。

      谢岑亦跟着落子。他下完这一颗棋子不샡久,扦便听见耳畔有细微的声音,是什么东西的敲击声。

      㰏于是他抬眼望去,只见裴无衣的左手正无意识地弯曲着指关节⵲轻轻叩击棋案边缘。

      “怎么不下了?䴥”裴无衣的思绪都落在棋局上了,半天不见谢岑落墽子匔,她不由得小声询问了一句。

      “到郎君了。”

      谢岑简短地“嗯”了一句,道蟫:“你在叩棋。”然后施然࠘落下一子。

      ⭱ 这话让裴无衣一愣。她陡然回过神来,于是收回手,指尖掩于袖内。眼睫微垂,如同凤尾蝶栖息,“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殶因为幕篱是半젾掩着的,不像隔着远,相对而坐便能瞧见对方的眉眼。美人如花隔云端,清펷艳得很。

      ⊂随着她收回手的动作,白玉般小巧玲珑的耳垂上戴着的一对莹润透亮的珍珠耳坠晃呀晃,晃进了谢岑的心里。

      谢岑的眸光幽深,他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硺线,面上又恢复了一派从容淡定。道了句,“无妨。”

      깨 说됢起来,这也是他平生第뫇一次如此认真地瞧过了一位女郎的容颜。谢岑向来见惯了自己的皮相,世上没人有➹比这更出色的容色了。裴无衣是唯一一綂位能쮦让他称퓕赞一句美人的人了。

      时间慢慢过去,棋盘上的局势越发地紧张,两军交战的厮杀也越发地猛烈。大家都屏住呼吸瞧着,生怕错过了一丝精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