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一本在线

      뗄黑暗教团秘密据点,一个小房间之内,凯恩独自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帄景色发呆。这几日帝都戒严,教团的人都缩在阴影里,少有动作。

      蜺 良久之后,凯恩轻轻叹了口气,喃喃说道:“那天在洞中的女人,还是有点让人放心不下…”

      뤇按照惰以往的惯例,凯恩是要杀人灭口,但他终究还是没有那么埦做。

      ⱼ 凯恩有些됟自嘲地笑了鈾笑,甩了甩略微昏沉的头颅,忽觉身体有些异动,皱了皱眉,Ꮈ迅速摊开땵一只手掌。

      只见手掌心处,淡淡的黑色纹路隐隐闪现。凯恩拽起了拳头欬,再度张开,竟有淡淡的诡异黑气ò从手心出升쭆起。

      “这股力量,越来䄘越清晰了...”

      凯恩喃喃说着,感觉身体似乎有点发冷,也不知是喜是忧。还来不及细想,他就听屋外有脚步声响起,紧接着是一阵清脆的敲门之声。

      “凯恩在吗?”

      熟悉的女人声音隔着房门传来。凯恩回过神来,吐出口气,收回掌心觥黑우气,转伽身走到门前将房门打开。

      一名身材火辣、紫发妖艳的女子走了进来,“几日不见,凯恩♚弟弟,想姐姐了吗?怎么见到姐姐也不问声好?”

      凯恩嘴角轻㹛扬:“长老大人,你来这里该不会是专程来调戏我的吧穻?”

      来人正是费罗赛普妮。

      费罗赛硪普妮被他的直接呆了一下,旋即嫣然笑道:“哟㵐,看你说的!难道你一个大活人,姐姐还会把你吃了不成!怎么?没事就不펼能来吗?莫非你这小小的房⯊间之内还呍藏着什么秘密?是女人?”謮

      费罗赛普妮凑到凯恩롿面前嗅了嗅,又走到凯恩的床前,作势翻了翻,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翘起了紃大腿,伸了个懒腰,摆出一副慵懒숏的姿态。 썶

      凯恩无奈地耸了耸肩:“ᰮ有事您就直说吧!”

      费罗赛普妮看了他一眼,笑道:“听说你顺利地完成了刺杀格里普顿的扉任务,ꨊ并得到了卓拉德的褒奖,贝伦多大人也正为你感到高兴呢!教团在帝国安插的人也将顺利继任伯爵樿职位,从此以后教团的活动也就邙更自由了一些,我这次来可是专程来表扬⋭你的哦!”

      凯恩怔ꓮ了一下:“教团还在政方㜵安插了人?”

      肥罗赛普妮点了点头:“是啊,凯恩弟弟该矢不会以为我们教团就这么点人⩯吧?”

      탡 对于凯恩而言,自己只需要接受教团的刺杀任务,想办法去完成就行了。一直以来都习惯了不用思考,瑥也懒得思考的态٩度。而他本身并不漦是一个笨的人,所以此刻想了想,顿时也就释然訟了。

      凯恩忽然想起了什么,嘴角一扬,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递了过去。

      这把匕首,正是那天刺进格里普顿皨眉心的那一把。凯恩敢笃定,隐藏在暗处的那个人就是面前的费罗赛普妮!

      ᧿不料费罗赛普妮接过匕首,只是略微看了一眼,笑道:“这么好的匕首,凯恩弟弟是要把它送给我吗?”

      ෙ 看着面前这个装傻充愣的女人,凯恩也不点破:“对,我‘再’把它送给你。”

      䀎 凯恩故意把“再”的语气加重,但费罗赛普妮却好似没有听出来,小心翼翼地将匕首收了起来,笑道:“这可是凯谕恩弟弟第一次送给我礼物呢!”륀

      凯恩一时有些语塞,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费罗赛普妮神色一正:“哦,对了,贝伦多大簸人正有事找你呢!”

      凯恩一愣:“什么事?”

      作为黑暗教团ꮴ的教主,贝伦多以红衣主教的身份一直隐⼖藏在光明教团的内部。凯恩已经很久没有见过곬他了。䜬

      䡎费罗赛普妮道:“这个嘛…,大概是有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他现在正在圣博文教堂弥撒,我看你不妨先去看看!”

      凯恩点了点头,吐出口气,“好,我这就去!”

      泌费罗赛普妮幽幽一笑,起身道:“由教主大人亲自下令,看来这次的任务不简单哟!我辉的凯庈恩弟弟,我们教团最年轻出色的暗杀者,你用不着这么严肃!好了,我先走了,你好好准备一下吧,一会儿再见!”

      翑 目送费罗赛普妮离去,凯恩略作准备,也走出了房间。

      费罗赛普妮口中所谓的弥撒,本质픹就是一种躢演讲,一般由威望较高的主教带着专门的祭司主持,无论平民贵族皆有资格参加。

      此时的圣䢺博文教堂之内早已人满为患,上千名信徒或坐或站,将偌大的教堂挤得满满当当。凯恩走进来的时候圢已经没有了位置,只好选〕了个最后面的位置站着。ꉅ

      贝伦多讲述的内容多是些战争给䒍人带来的痛苦和灾难,뚵所宣扬的当然是和平、反战的观念。

      凯恩对这깑些都不感䇗兴趣,只听得昏鮸昏欲睡。等了许久,直到弥撒仪式结束,所鬈有䪄信徒包括祭司都走了之后,方才长出口气䳶,深深呼吸,向着贝伦多走去。

      贝伦多看上去六十岁左右,半头白发x,一身红衣礼服把身材彰显得高大魁梧,方正的脸庞配上细长的眼睛,两道浓浓的眉毛,有股不怒而威的气츖质。

      贝伦多其实早就看到了凯恩,所以才提前将带来的祭司打发了走。

      凯恩走上前去,躬身行了个㆕礼,恭敬道௑:“贝伦多大人!”

      贝伦多微微一笑,露出个慈祥的笑容,道:“哦,不好意思,弥훅撒的时间结束晚了些。”

      凯恩连忙道:“謾没关系,不过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贝伦多沉吟片刻,环视了眼四周茧,小声道:Ⴢ“嗯,隔墙有耳,这里似乎不太适合讨论这些,你到我的ꩊ办公处来吧!”

      凯恩点了点头,跟着贝伦多腻走去。

      来到办公处,贝伦多长吁口气갵,转身对凯恩笑道:“许久不见狱,你现在过得驦还好吗풛?”

      凯恩欠身道:“托神父大䑼人之福,过得还不错!”

      贝伦多呵呵一笑◔:“呵呵,你我不用多礼,在这읭里叫我教主就可以鴨了。虽然我伪装成贝勒塞光明教团的红衣主教,但我真正的뢽归属还是黑暗教团。”

      凯恩连忙道:“知道了,教主ዷ大人。不过,您要给我的任务是什么呢?”

      贝伦儜多沉默片刻道:“嗯,你知道光之圣女被艾伦尼绑架的事情吗?”

      凯恩一惊,脱口道:“光之圣女?被绑架뉝?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