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三个地址18狼

      李汗青既然敢在雉县城外硬撼八千汉军,自然也敢硬撼包힑围波才等人的万余汉军。

      但是,雉ẑ县城外已经伤亡了七百将士,若再打一次硬仗,跟他从雉煝衡岭上下来的将士还能剩下多少?

      波되才确实于他有恩,但麾下将士们的命也是命啊!

      쨿

      既뒛然攻破了围困雉县的汉军夺取了粮食,那么,接下来就要尽量减少伤亡保存实力了。

      于是,他和钟繇一番商议之后,便订下了这个“围魏救赵”的计策——佯攻鲁阳,威逼肇县,逼围攻波才所部的汉军回援肇县,然后再伺机破敌。

      此番谋划能否成功,最关键却在佯獧攻鲁阳。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乪佯攻鲁阳便是要牵住汉军之“一发”,只有牵住了这“一发”才威胁到肇县,逼围困波才等人的汉军回援。

      为此,李ꊀ汗青和뽊钟繇已经提前推演了战局,在他的预判옜中,兵临城下时,鲁阳的守军肯定不会再降!

      所以,钟繇此刻见到鲁덛阳⇊守军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才会由衷地夸了这么一갌句,“汗青果真料事如神!”

      他这么一夸,李汗青心头㌰再次涌起了那种熟珦悉的酥麻感,随即,脑海里便闪过了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料事如神!

      这一刻,他突然有了一种明悟:所谓料事如神,不过就是对人톏心、对人性髊的洞察,对局势的精准判断和推演! 㓩

      就比如眼下,波才和颍川黄巾军的主力被困于肇县西南,覆灭在即,但凡鲁阳城中的守将还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再向黄巾军投降!

      큃 事态的发ᑙ展既然与自己ⶊ预判的一样,李汗青也就不再耽搁,扭头冲䨈钟繇爽朗一笑,“元长,此处就拜托你了!”

      钟繇连忙神色一肃,“汗青多加小心!不论᮰结局如何,雉西都离不蘥开汗青!”

      他的패意思很明显,不论此行能不能救出波才,雉西这个烂摊子都只有你李汗青才能撑得起来了!

      李汗青笑容一敛,满脸肃容,ꨍ“元长放心,我军一定能救出波帅和令尊,以及被困的兄弟!”

      钟迪是钟繇的亲爹,还有被困肇县的数千将士,他们的眷属都Ṥ在雉衡삣岭上,所以,肇县李汗青必须去。

      将佯攻鲁阳的事交给了钟繇,李汗青便带着亲卫队的骑兵钻进了南面的树林里。

      兵出雉⭜衡岭时︹,亲卫队共有퐰两百三十九骑,在雉县城下那场血战中,战马损失五十二匹,骑兵阵亡一十三人,伤三十余人,엡如朳今的亲卫队已经不足两百骑了。

      但是,那一战也缴获了千余匹战马,如今的亲卫队已是一人两骑的配制,大大地增强了长途奔袭的能力!

      当然,李汗青此时带着亲卫队往树林里钻,自然不是要长途奔袭肇县。

      鲁阳城都还没有乱呢!

      “城上的守军枆听好了,我等是颍腱川黄巾李汗青将军所部……”

      膵当李汗青带着亲卫队的骑兵朝密林深处钻去时,身后已响起了劝降声。

      开ㅸ战꣜之前先劝降,这已经成为了颍川黄巾的常规操作。

      ༆ 只是,就眼핓前这形势,鲁阳城中的守军셸怎么可能会投降?

      李汗青和钟繇自然也没指望⻗城中的守军能投欈降,他们要传达的信息只有一个:李汗青已经杀到鲁阳了!

      如果说在如水河畔被曹操率部追上时,李汗青还觉得自己的威名不够响,那么,经过汝水和雉县两战之后,他已经有底气把自己的威名当成一种﮽倚仗了。

      就如此时,他相信,只要在鲁阳城下叫响自己的名头,坐䂃镇肇县的汉将肯定会坐不住的,当然,还有那位很可能已经逃回了肇县的“大汉车骑将军张”……

      沿着密䤖林向东南摸出了三十余里,约莫已经到了鲁阳和肇县交界地带,李汗青便率㈪部埋伏到官道旁,静静地等訁待起来。

      众将士一面休整,一面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溜走,日渐西沉,暮色降临……直到深夜,官道上终于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풧,“哒哒哒哒……”

      听到那马蹄ᑕ声,李汗青顿时精神一振,循声望去,黧果然萱就见ꭼ前后三骑自西北方向狂奔而来。

      这三骑正是沮儁派往肇县פ求援的信使!

      看清官道上疾驰而来的三骑,众将士尽皆精神振奋,跃跃欲试,但李汗青却迟迟没有下达阻击命令。

      三骑疾驰而来,又迅速消失在了视野里,周武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汗青将军,怎㏎么让他们就这么走了?”

      李汗青笑呵呵地望了他一眼,Ұ“不让他们先过去,我们怎么能过去ꡠ?”

      牵一发为톁何能动全身?

      因䯄为,如果被牵住了一发而身体却不跟着动起来,瑿就会觉得疼!

      如今已经牵住了汉ޝ军之一发,自然愆要让处于肇县城中的汉军首脑知道才行,而这三个信使༧干的便是这个活儿롆,李汗青哪能在此拦住他们?

      他之所以埋伏在此,就是为峰了确认鲁阳确实派出了信使!

      如今鲁阳城的信使过去了,他就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周武,立刻派人去通知主薄:可以进军肇县了!”

       凡 说罢,他又补了一句ﱩ,“让他ャ注意鲁阳方向澝的欻尾巴,不能再让鲁阳方向有消息传往肇县!”

      他毕竟有着领先于这个时代将近两千年的常识,自㗥然知道信息对一场战争的重要性。

      他要传递给肇县汉军主帅的信息只有一个——李汗青来了,正在猛攻鲁阳!

      夜已深,三个信使匆匆地赶到已经城门紧闭的肇县城下,说明情况后就被放进城中,直接带到뺡了朱儁和张忠面前。

      ᅡ 县衙大堂里灯火通明,公案后的张忠一身长袍,不断地打着呵欠,颇有些不耐地望着堂下的信使,“这大半夜的,到底有什么紧急军情?”

      闻言,坐在堂下的朱儁不禁嘴角一抽,终究还是忍住了。

      爔领头的信使虽然只认得朱儁,却也不敢怠慢这位显然比朱儁来头更大的人物,连忙掏出沮儁的亲笔信双手递了上എ去,“禀将军:晌午时分,一队黄巾军突然出现在鲁阳城퓮外㰃,约莫有两千人马……”

      不待他说完,张忠便是眉头一挑,有뼦些不乐⵰了,“两千人马就把你们吓成这样?沮儁是干什么吃的?”

      说着,他从亲卫手里接过了沮儁的书信,看也没有看便随手扔在了面前的公案上,“回袶去告诉沮儁,务必坚守三日……不,让他务必坚守五日,如若丢了鲁阳,本帅就砍了他的脑袋!”

      랭 那信使一怔,求助地望向⠹了坐在一旁的朱儁,姦却见朱儁的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只得又硬着头皮补了一句,“大人,那伙黄巾虽然人数不多,但领头的却䢌是李汗青……”

      퀖“李汗青?”

      不待他说完,张忠便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紧紧地盯着他,脸色已然变得煞白,“你是说李汗青在攻鲁阳?他攻鲁阳做什么?难道……他是想先攻鲁阳,然后再与波才部夹击肇县?”

      这一刻,他根本没有怀疑李汗青能不能攻下鲁阳,只怕李汗青是冲着肇县、冲着他张忠来的!

      昨日雉县兵败之后,李汗青可是追了他张忠十余里地,摆明了就是要杀了໹他张忠而后沥快啊!

      如今,李汗青不去救波才,却跑去打鲁阳,肯定是猜到自己已经逃回了肇县!

      那信使却不知道眼前这位就是那个在–雉县城外被李汗青杀得落花流水的张忠,见他反应这激烈,不禁心中惴惴,只得硬着头皮答了一句,“这个……小人确实不知!”

      他只是沮㺀儁的一个亲随,哪里知道李汗青想干什么?

      朱儁自然戆明白张忠的担忧,连忙劝了一句,“张将军勿忧,李汗青所部不足两千人马,只要沮县劗令能抱定必㳨死之决心,定能守住鲁阳,䠛趁此之机,我샐军若能迅速调集兵马攻至鲁阳,内外夹击之下,定能一举攻破李汗青所部!”

      ꔤ张忠神色一ࢹ动,却有些迟疑,“可是,李汗青……和所部人马战力强悍,我军谁人可当此大任?”

      于他来说,李汗青已如梦魇,如果能趁此机会除掉李汗青,他自然乐见其成。

      繦 可是,那般悍勇的人物真能熑如此轻易地就除去?

      眼见张忠动心,朱儁精神一振,“朱儁愿为前驱!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