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阴破解版蓝奏云分享下载

      女人黑发垂腰神情冷淡,肌肤胜雪,目似寒星,唇如玫瑰,手执黑色椭圆羽扇,身着黑红相间长裙,黑色皮鞋栃在阶梯上ꄈ发出哒哒的清脆声。

      她缓步走至靽大殿中的主位坐下,西蒙垂手敛睫站在她身侧ꋼ。

      亚撒呼吸一滞,无论第几次见她,他总是会为她摄人心魂的美貌心悸不已ꘟ。

      “宿主,宿主,清醒点!”统子在他脑海疯狂呐喊。

      完了,宿主老毛病又犯了。

      他咬了ꚲ下舌尖肉,在脑中与统子交谈,“放心,我很清醒。”

      墙我并没有很放心啊,宿主。

      他死了八撨次,眼꼷前这人便是罪魁祸首,这次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他可一定要小心눻小心再小心。

      “暗夜骑士德林参见爱沙公爵。”

      爱沙倚着软꠵榻,一手随意搭在竊大腿上,另一只手时不时的扇动两下羽扇,微微颔首朱唇轻启⇑,“起来说话。” 㮡

      㕊 德林起身说道,“吾王新得一对天使兄妹,当世罕见,妹妹已被王留下ꭢ作为血源。吾王命我等将兄长送予公爵享用。”

      爱沙听完后,只看了一眼亚撒,便移开视线,“代我谢过王之好意。”

      “我等定将公爵之意传ក达吾王。”

      ໕ 爱沙轻“屽嗯ჼ”一声,不再说话,轻阖上眼,如뙏同睡去。 㩑

      菲尔曼见状上前对굘德林说道,“我送各位出去吧。抲”

      大殿很快又空了下来,亚撒乖巧的坐在笼中,幫静候接下来发生的事。 齒

      他记得之前有一次,᭞他剑走偏峰模仿小说人物,对爱沙公爵伬大肆咒骂,宁死撼不屈。

      你们以为从此就走上了相爱相杀的欢喜冤家?让爱沙公爵觉得这 ̄人真特别,别人都怕我,就他不一样?

      呵呵茎,真是想太多。

      当时,爱沙坐在椅子上,眼皮子都没动一下,便由西蒙上前利落的划开他的手腕,搬来一大桶。最后他血液尽失而死。

      䧺 瞧瞧,让他死还不忘留下他断最后咏的︒价值。

      Κ西蒙送完骑士걨们折返回来邴又重新站蚙在她身侧。

      爱沙忽的抬眼,黑色瞳孔隐隐有红光闪过,鼻尖轻嗅,“天使啊,闻着就很不错。”헇

      西蒙闻言上前,一手쐅放于胸前,밌一手詻垂至一侧,半鞠躬,“大人稍等,我这就为大人取来。”

      女佣适时上前,手持㰍托盘。

      黑色绒布包裹的托盘上放置一柄锋利小刀和晶莹剔透的红酒杯。

      亚撒看着西ᔐ蒙朝他走来,牙齿轻咬腮肉,这次他可乖乖的,应该不会让他流血至死吧。

      뱂 西蒙利落优雅的拿起小刀握于右手,快步朝亚撒蟬走去,女佣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他嘴角噙┘着一抹浅笑,绿色眼眸却是一片冰凉,“䄙小家伙,胳膊伸出来。”

      鼹 你才小家伙,你全家小家伙,亚撒心里对这位心理扭曲的管家疯狂吐槽,表面上却乖巧的将手伸出笼外,一副予ѽ取予求的模样。

      西蒙都愣了,他原以为笼中的小天使并不会这么听话,㦛都做好催眠的准备。

      他很快反应过来,利索的在亚撒胳膊上划了一道,血液顺着伤口涌出。

      他将亚撒胳膊一翻,顺手将刀放回托盘拿起红ꕫ酒杯接在下方,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浪费뫦一滴血。

      亚撒仰头瞧着高台上的女子,舔了舔后槽牙,这个难搞的反派。

      他是记得的,她与其他血族不同,빭从不肯与血源进行亲密接触,只是让人取了血放摘在杯中饮用。

      前几世襙中,他也曾与她发展到亲密爱人的程度。

      迋那时,她总是将他抵在床上,或墙壁,챊或树干,花丛中,倾身俯首,亲吻⸱他的脖颈,舌尖在他的肌肤上打转,贝齿轻咬諱磨娑,趁他不备时,獠牙迅速穿透他的血管。

      若你被血族吸食过血,便知这是一种极致享受,让你获得毕生难忘的快感,使你沉溺其中,恨不能时间就此停留,在靠近一点,将更可口的自已献于对方。

      其实开始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被吸血明明是件可怕的事,却能让人感到愉悦沉迷苘?

      后来他想明白了,越是对人有害的事物往往也会给人栗极大的快感。

      㳯 西蒙ꪢ举起亚撒쪂的胳膊,吻上伤口处,舌尖轻舔而过,狰狞的伤口瞬间光洁如初。

      血族有着强大的自愈能力,自暮色之㨮战后,更有甚者能治愈旁人。

      “大人,请㎕享用。”西蒙一手扶着杯底,一手扶着杯身。

      水葱般的手指在血液的映照下白蘠的晃眼,爱沙眯着眼细品杯中血液,嵓仿佛尝的不是血,而是上品红酒。

      许是她对血液的味道感到满意,终肯正眼打量亚撒。

      少年一头明亮金发与这幽冷诡异的城堡格格不入,一对浅蓝色的眸子正好奇的看着她,唇瓣因失血而变得有些苍白。

      澥 他忽的对她露出一个怯生生的笑,如天空般澄净的眼眸亮晶晶,湿漉漉。

      她抿完最㣎后一滴液体,神情冷淡的打量着他,倒是ﲿ乖巧。

      ⏈“大人,王还是念着您的,刚得到一对天使,便派骑士日㫮夜兼程,披星戴셫的给您送来﷌了。”西蒙自然接蚭过她手中空杯,笑道。

      ǂ 她冷淡的面蔌容随着西蒙的话쮎竟浮出一丝笑뎎意。 ⓿

      亚撒自是没ﱨ错过她脸上的细微变化,他垂下头呲了呲牙,这笑意在他看来真是碍黧眼极了。㨁

      “大人,这血源如何安置?”

      爱沙心情不错,也有了几分交谈的兴致,便盯着笼中少年开口问道,“你可有名?”

      他仰起头,眨了眨眼颇有几分灵动,嗓音清透悦耳,“漂亮姐姐,我有名字,我叫亚撒퉣。”

      西蒙颇为惊异的盯着亚撒瞧,似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

      苗她心情好,也不与他计较称呼问题,只是觉得好笑。ᰎ

      “你来翵之前可曾见到王?”

      “见过。칇”

      “王如瀫何?”싎

      亚撒面上笑的更甜了,“王很好,也很想念大᫽人您呢。”

      该死的,就这么关心那个王?

      你在关心也没用,王是这嶿个世界的男主,注定有女主陪着。

      她“嗯”了一憭声,偏头对身旁的西蒙ᅊ说道,“把笼子打开,安排他住三楼,好生照曀顾。”

      “是。”

      她交代完后,便起身上了二楼꜆,西蒙待她的身影洓消失不见后,方才缓步靠近将笼子打开放亚撒出来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