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幻情>

      “戴伦딤,你现在对顄我们的产品,应该콳有个大致的了解了吧?”

      杜菲尔德微笑,“如果有疑问,你直接提出来就好了,讲我都一一解答。”

      쨠夏景行基本听明白了,这凥就是一家为企业提供Saa蕙S(软件即服务)的公司。

      企业软件,种类繁多。慊

      这家公司属于垂直细分领域的那类,主攻人力资源管理。먆

      企业뛦按年购买软件服ꯚ务,使用Workday这个软件来帮助自家公司做绩效评估、薪酬计划、优Ⓙ化用人成本等䁠等。

      举个例子:在进行绩效分析的时候,不但可以看到员工的绩效与薪酬的挂钩,甚至可以追溯到员工是通ྏ过哪个渠道招聘入岗的。

      㘐 美国企业软件市场发展很繁荣,哪怕是一个十几个人的小企业,也⇊会购买和使用B端软件。

      懲 而国内的中小企业家缺少这方面的意识,很多都还在用土办法管理员工。

      大型企业,则一般都是选择定制化服务,不会使用Saa噷S服务。

      所以跟美国相比,国内即使十几年后,也没诞生出算两家像样的企业软件独角兽。

      而美国市场的企业软件公司则活得很滋润,甲骨文、Salesforce全是千亿美金级的大公司。R

      满意归满意,但夏景行还是得装模作样给挑挑刺,答应太爽快了,接下来估值就不好谈了。

      “据我所知,甲骨文打算让仁科持续一段时间的低价策略,直到击垮你们为止。”

      夏景行摊开双手,“如果没猜错的话,工作日的种子客户肯定来自于仁科的老客户,因为ૻ大家有一定交情在。 頜

      可如果仁科提供更成熟、稳定的服务,在价格上面又有优势,那点交情可经不起考验。”

      杜菲尔德微笑,“你说的没错,再好的友谊,也经受不起利益的考验。

      但戴伦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拉里·埃里森这么怕我们?匛” 詺 ﺏ 㔀 “怕你们?”

      夏景行歪着头问道。

      杜菲尔德一脸鹭自信:“是的,如㫒果他不㒽惧怕我们,何必又是搞低价竞争策略,又是在创投市场放话㖂威胁投资机构?”쳝

      夏景行摇头,“不一定是怕你们,也可能빜是想把所有的不安定因素给消灭?”

      老头虽⽡然一把年纪了,但思维很敏捷,一下就抓住了夏景Ᵹ行话中的破绽,顺着往下鐆说道:

      “像戴伦你也承认了这一点,工作日对甲骨文、对仁科来说,是不安定因素。

      我们这个不安定因素发展ꤢ下去,可能变ᮃ成搅局者,让甲骨文的⎄一百亿美金全部都打水漂!”

      媹“我不否认工作日会对仁科造成一定的威胁!”

      夏景行看着老头的眼睛,非常诚恳的说道:“因为甲骨文这次的收购,明显是不够圆满的,收购了公司资产,却放走了最宝贵的资产——人才。”

      听到夏景行如此评价甲骨文的收购行动,老头脸上忍不住浮现一丝笑意:“是的,戴伦,因为是恶意收购,注定甲骨文无法圆满的接收仁科的一切。

      从涑手指缝里漏出的,全部会流૆向工作日,包括人才、客户等等。”

      镣夏景行摆手,“我们不需要再辩证工作日这家公司对甲骨文的威胁,我现在想要的是一个答案。뫱

      请告诉我,你们要如何应对甲骨文的打压?

      这个问题很重要,也是融资扛谈判的基础。” 悭

      “甲骨文、仁科不可能垄断整个市场,我们正在和几家大型企业谈判,拿下了他们,会起到风向标的作用。”

      杜菲尔德让布斯里抱来了几叠文件,递给了夏景行,全是妘一些意向合作协议。

      夏景行仔细翻看了一遍,只能说老头行业威望确实高,公司才成立几个月,就把原来仁科的大客户给撬了。

      怪不得拉里·埃里森那Ⱁ么发狂,这是真的想要让人家的一百亿美金打水漂,买一个空壳子。

      尊 “这种关系式的生意,注定是无法长期持续的,要想吸引更多中小客户,着䬐力点还得是产品本身。”

      夏景行把文件轻轻放回桌面,淡淡说道。

      “是的,所以我们最近在组织技术骨干开㑞会讨论,准备针对봂仁科原来的人力资源管理软件,来一次大升级,一举解决原来存在的不足或者说缺陷。”

      老头耸耸肩道,“到时候,客户就知道该选择哪家公司的产品了。”

      ௫这会儿云计算概念还没流行起来,工作日公司显然也没往这个方向去想,或者叫已经在䃬朝这个方向努力෿了,还浑不自知。

      ꀣ 夏景行也쩠不想现在就去揠苗助长,何况投资的事八字还没一撇,轮不到他퇁来辶指手画脚。

      又问겏了几个问题,老头都一一给予了答案。

      “好,那聊聊估值吧。”

      杜菲尔德点头,这正合他的心意。

      “林先生说,你们想以2亿美金投后估值融资1000万美金?” ␱

      杜菲尔德正色道:“丢是的,园在几个月前,公司刚创㼌办的时候,我、布斯里、格雷洛克共计投入了1500万美元,当时公司估㽖值是1亿美金。”

      听到这,夏景行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老头有些不实诚,有哄獛抬估值的嫌疑。

      頹笑了笑,缓缓说道:“工作日是3月份成立的,这才半年不到,产品也没正式推向市场,估值不至于涨一倍吧?

      而且,工作日的A轮融资,没有实际产品做支撑,又有创始人加入,更类似于种子轮、天使轮融资吧?

      杜菲尔德先生,远景资本成立时间৲虽短,但我们可不是对行业一窍不通。”

      老头面色平静ѩ,“人力੹资源软件,是一个百亿美金级的赛道,市佸场潜力,已经在仁科身上验证过了。

      닰 毫不夸张的⬨说,工作日目前70名工程师,再加上我和布斯里的行业经验,这就可以估值一亿美金了。

      再加上目前的半成品软件,我认为估值两亿美金,一点问题都没有。”

      న 猥 夏景行知道䟜,即使和创埌始人交谈再融洽,但涉及到估值、股权浑稀释比例等问题,没一个创ⵜ业者愿意轻易让步。

      和老头在言语上争锋了一阵,谁ꃨ也不肯庄让步뭌。

      ′ 一直没怎么插话的布斯뱶里此时跳出来说道:“戴伦,这样吧,我们让步一点,以2亿美金的投后估值,融资2000万美金。”

      杜菲尔德故意皱了一下眉,半晌后才叹ꊾ气一声:“哎,也行吧,戴伦,你是个懂企业市场的投资人,歒今天跟你聊得挺畅快的,跟你合作,应该不会是什么糟糕的选择。”

      两人一唱一和,配合巧妙,一心想要把面前这位年轻的投资人拿下。

      夏景ᛔ行不吃这一꤀套,比了一根朠手指头,“1000万美金,10%股份,这就是我们的最终报价,你们好好考虑一下。” 昩

      说完,夏景行就᭽要▖起身走人。

      见两人没有挽留的意思,夏景行只好把戏演到底,真的走了。

      …………

      …………

      接下来一周,杜菲尔德每天都给夏景行打电话,嘤围绕着估值谈判。

      ꛄ最终双方各退一步,以投前1믏.35亿美金,投后1.5亿美金的估值达成了协议,远景资本向工作日投资1500万美元,占股10%。

      老头本来不想稀释这么多股权出来的,但夏景行在估值上面做了一盞定让步,于是他考虑一番,也就同意了。

      劂对这个结果,夏景行大体还算满意。

      他也没法真的把老头逼到墙角,因为老头通过甲骨文恶意收购,套现了六亿美元,即使缴纳了税款,也仍有四五亿美元。

      之櫢所以不选择自己注资,而是外部融资,也是目前老头也没太大的底气,公司一定就能做成。

      夏景行清楚的记得,在工作日后续几轮融资中,老头加起来跟投了一亿美金,Ѩ直到公⋲司上市,都还是控股大股东。혈

      所以,除칃了这次的机会,后暼面软件正式上市后,基欮本没有再大捞股权的可能性。

      投资意向协议拟定后,夏景行还试探性的问过老头:按照两亿美金估值,投资四千万美金,获得20%股权行不行?

      这个提Ყ议被話老头毫不犹豫地否决了。

      因为多融两千多万美金,对工作日起不到什么特别大的帮助,他们眼下资金已经足鮣够充裕了,能一直支撑到软件上市。

      软件上市后,成功了,则估值暴涨;失败了,则一切归零。 勺

      泠虽然可以多拿点资金在手上,搏第二次。

      但老头有自己的想法,如果真失败了,那就彻底退休,不再折腾了,因为时代已经不再属于他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