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lD在线看

      浑身疼痛,仿佛身上没有一个好㈁地方。

      혥不,不仅仅是撚身上,他有感觉,如果散不是头上有这只公狐狸的魂骨,他很有可能直接就死捺了。

      还好,对方已经死ૅ了,虽然퀽并不是死在了他的手里。

      ᗂ 就是眼前这个极为美丽的女人,仅仅是用了两个魂技,就击杀了那青个邪魂师,顺带还救了自己。

      扭头看过去,她好像鉐在想什么,坐在渘窗边看繞向外面,时而眉头紧皱,时而露出微微的笑容寧。

      时而面色冰冷,让人心底打颤。时而面带春风,让人不觉放松。

      仅仅是看着她,就能让身体的疼痛舒缓一些,又让人不禁心疼她的过往。

      ⿹可掠惜,他的眼睛已经不允许他能看的特别清楚,只能静静地躺在床上时不时的扭过头去看一眼。瓸

      就这样一直횛沉默了许久,一直等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教皇冕下,图涂村村民一百余人全都安葬完毕。”

      ⠀鮕 薦 听到声音,她站了起来看向云山,问到:

      “你要不要去,我可以让他们搀扶你一下。”

      没错,锄这个人居然就是武魂殿新任教皇,比比东,原著中最大的反派。

      惹不起,云山鯑小心翼翼的拒绝了她的提议。

      笥 “谢教皇冕下好意,小人还甽是能站起来的。”

      说Տ罢,云山撑着身子想站起来,结果手一撑住床他就后悔了。

      本来躺着就够疼的了,现在他一用力气,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就像是针扎的一样,万针穿心啊。

      但是话都说出䜤去了,怎㱄么能后悔?

      퐗云山咬牙忍着疼痛把自己的身子撑了起来뎽,豆粒大的汗珠从额头不断滑落。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㽖。 킉

      对方好像看出云山的囧态,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把权杖横着拿,把另一端伸在了云山身上身前。

      䵭这一次븚云山并没有拒绝,他ᳪ知道,如果不依靠比比东的帮助自己今天恐怕站不起来了。

      权杖意料之中的稳当,颤颤悠悠的抓着权杖,云山跟着比ޭ比东的步伐走出了木屋。

      屋外白漂漂的,白色的灯笼,白色的纸鹤,包括在比比东在内都肩膀上都缠着一根白带。

      裆 这是灖比比东亲自下令安礆排的,以高规格形式的葬礼给村民们下葬。 ʽ

      见比낅比东出来,外面的所有身穿西式银色铠甲的光明骑士全部͍都单膝下跪行礼。

      比比东并没有回应,只是用权杖带着云山往前走。

      大量的光明骑士开辟出一条道路,顺着这条路走一直醱就走到了埋葬村跊民的地方。

      此时㈄,在坟边站立꠺着两个人뫪,一个看上去妖艳无比,头上带着一朵菊花的绅男人,还有一个被黑袍覆盖住看不清楚模样的人。

      见到两人,饎云山不用猜就知道,这两个人就是比比东的心腹。

      一个是号称武魂殿仅〤次于瞎眼斗罗素云涛的划水斗罗,月关菊斗罗,如果不是他,唐三早死了。

      还有就是鬼魅鬼斗罗了,这个人没ﭶ啥说的,很强,不用魂技硬扛全状态开了武魂真身的毒斗罗独孤博。

      “教皇冕下,还是让我来吧。”

      见到比比东带着云曑山,菊斗罗过来把早已经脱力的云山扶㨇了过来。

      䈪 此时的云山已经无力䆓说话,他的툌双眼看着这块石碑。

      这块石碑上面还有自己写的字。

      “大陆未来最强斗罗留。”

      一时间云山沉默了,他要保护的人就死在了他的面前驔,自己却没能亲手报仇。

      轻轻的挣开菊斗罗的胳膊,云山强忍着疼痛走到石碑前面,轻轻抚摸着上面的字。

      큒 来之前他想到뺵了自己会泪流满面,自己会仰天长啸恨上天不公。

      ⺨ 但是哪怕现在的逗他悲痛欲绝,却流不出一滴眼泪,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流泪并不代表伤心吧。

      见云山这个样子,比比东使了个眼色,带着菊鬼两个斗罗悄悄地离开了,附近的光明骑士也都散∮去,只剩下꘽几个光明骑堎士远蒪远的看着。

      “冕下,为什么……”

      鬼斗罗有些不理解,为汩什么因为这一个泜区区不到两百人村子ﲅ,让一个团的光明屜骑士和他们两个斗罗甚至꼶是比比东自己都带着白带跪子。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比比东打断了。

      “这是我们的一ꈽ个态度,你要知道,我现在的位置不稳,整个武魂殿上下퍇对我都不服气。

      我要通过这件事向他们传递一个信息,我,比比东,是个仁义的人。

      当然,还有大陆上的其他魂师,让㰝他അ们看看,我武劄魂殿一直没有放弃对邪魂师的打击,武魂殿一直都是为了保护大陆安稳而存在的。ੵ

      另外,把从那个邪魂师脑子里的情ﴓ报整理一下。

      给供奉殿꾕一份,加上我已经获得第九魂环的消息,询问大长老곕,是否由他亲自出手,这件事你俩一起去。”

      说完,比比东又走了回去,她挥手剩下的人全都离开雑,自己一个人现在了原地,远远的看着云山。

      她感觉这个小男溠孩䌰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슳 她可不相信云山的鬼话,什么对方本来就收了重ퟛ伤,他才侥幸逃脱,最后礨对方暗伤爆发才让ⳇ他逃过一劫。

      一个高级魂圣,哪怕是濒临死亡的魂䵘圣别说杀死一个没有魂环的十级魂튛士,就是二十级三十级的魂师也很难逃过一劫。

      更别说这种诡异的邪魂师,同等等婋级除了封号斗罗除外,邪魂师ᇪ可都有越级强杀的能力。

      ᨳ刚才的풀经过隔着权杖短时间接触軍,就让比比东察觉到,这个男孩的身体里拥有者堪比魂宗的魂力。

      这也是比比东刚才没说,也是她最想做的一环,拉拢人才,培养属于自己的班底。

      据武魂殿在这里的分殿记载,这个쬜小男孩叫云山,三年前觉醒先天魂力为两级,武魂是罕见的本体精神系武魂┒写轮眼。

      曾经和大师多次交流武魂问题,开发出能让双生唌武魂共存秘法的她,自然是看出了云山的身上的不凡,这种人只能属于武魂殿,只能㞋是她的部下。

      “뽶仁义?这种东西重要吗?”

      比比东走后,鬼斗罗看着身边的菊斗罗很疑惑的问퉡道ↁ。

      “仁义?多么奢侈。”

      看着鬼斗罗鄗身上覆盖的魂力,菊斗罗放下了自己的手,有些悻悻地说了一祰句就离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