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灵异>

      肥猪是老妈去年就开始养的,就是为范伟进预备的。

      它也活不了几天了,等范伟进收到大学通知书的时候菿,就是它钵摆上餐䳳桌的时候。

      农村家庭供出个大学生是件㲧大旒事,摆酒席肯定是少不了的流程,一方面是庆贺一番,一方面膀也是为了筹集大学的沓费用。

      ⚀ 謁 范伟进记得看过的一个段子,讲的骝是他们这代80后,他们上小学的时候大学免费,上大学的时候梹小学免费,他们刚上学的时候国家包分配,他们毕业了工作又不好找了,总之干什么都赶不上趟。

      自打1994年教育改革以来,高昂的大学学费已经不是一个普通农村家庭能负担得起的,升学宴也算是农村家庭筹款的一种方式,

      这不是后世那种借机敛财,赴宴的没人会攀比红包的大小,大家都是量力而行,亲近点的可能多资助点,关系一般的就多少意思下。

      ນ当然,摆宴席也是要花钱的,陈妈是个精打细算的,恨不得一个大子掰开花,自家有的尽量不会去花钱,鸡鸭肉蛋这些都是家里自己准备,可以省下一笔不小的花费。

      혧“你大早上的跑猪圈干嘛?”

      范伟进正愣神呢,被老妈的喊声惊醒,说道ꌕ:

      ١

      “妈,我起来看厨房里没人,正四处找你呢!”

      老妈没好气地说道:

      “找我?找我站猪圈干嘛?也不嫌味大!縐”

      猪圈修ᄏ的离家挺远㸈的,周围味道确实不怎么样,范伟进讪讪地问道:

       “你刚才去㣇哪了?”

      “还能去哪,挑水去了!”

      范伟Ⓥ进好奇地问道:

      “妈,水井里压不出水了?”

      “昨天晚上就没了,老天爷也不下雨,再这样下去吃水都困难!”

      范伟进有丝恍然,最近没有降雨,气温高蒸发量大,再这样下去就成旱灾了。

      쯶 襄阳这地方紧挨着豫省,地势气候有很多相似之处,尤其是范伟进的老家离豫왳省的邓州很近。

      就更加相似了,自古就缺水,大旱也时有发生。

      范伟进不是学历史Ꟗ的,不麪过也知道些历史,尤其是看过小钢炮拍的《一九四二》以后,他还专门去查过㵲豫省的相关情况。

      电影不是史实,不过当年的那场灾朳难不是杜撰的,灾难的起因휴就ᢋ是干旱。

      脮 范伟进脑海里还清楚的记得,2014年的豫省又发生了一次大旱,受灾人口近一千五百万,造成的直接的经济损失几十亿元,这些钱对国家来说或许算不得什么,不过干旱直㊒接受损失的都是农民,他们ࡹ的境遇可想而知。

      范伟进置身其中,他也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妈,咱家都没水了,你去哪挑的水啊?”

      “去长旺疡家挑的,他家是深井。”

      范伟进有点无奈,挑担水回家起码要走两里路了,녽这得费多大矟劲,他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看着。

      白天天热,他有伤只能待家里,无聊之下打开电视看看新闻解解闷,结果发现停电了,想想也够倒뜲霉的。

      家里人倒是对停电习以为常,农村供电不足,亂又逢干旱,排灌站大量用电,停电就成了家常便饭了。

      范伟进心里惦记着旱情,忍不住问道杖:

      鈦“爸,咱家的地要浇水吗?”

      “这几天还轮不上咱家!”

      范伟进也有点无奈药,地里的玉米秧都蔫了,可再着焫急也急不来水。ꡂ

      王庄村也没水ﭕ,附近没有鐦干髩渠,都是打了机井,而且普遍都不深,水量不足,灌溉就需要一家家轮着来,就这鬼天气,只要不下雨,长久下去,看来地里的收成就够呛了。

      范家人为闈干旱闹心,邹家人也没闲着。

      “姓邹的,要去你自己去,别拉着儿子跟你一起丢人!”

      于敏的嗓门㡢很大,气势很足,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ꀐ邹广财肺都快气拳炸了킅,他从来都没有没有今天这么后꟨悔过,怎么娶了于敏这么个泼妇。

      ৐ 他昨㻪天섆回家忍不住想教训败家子一顿,结턅果还没等他动手呢,这婆娘先护上了,又띳是打又是骂的,他脸上倒被挠了几道血痕,弄得狼狈不堪。

      家효里好不容易平息了,听了玩德贵的劝ꁔ,邹广财今早祊就想带着儿子鉸去⓪范家走一趟,没奈何那小兔崽子死活不愿意去,这败家娘们也在一旁帮䢆腔,一直拖延到现在,鶆这样下去可怎么成。

      邹广财也忍不住了,直接放话道:

      虘“今天他就是不去也得去,还不是你们娘俩干的好事,邹家궎的脸面都快被你们丢尽承了뎟!”

      于힍敏一听这话珽,当即不愿意了,破口大骂道:

      “邹广财,你好意思跟老娘提名声,你们全家老小当年穷得都要去要腧饭了!” Ź

      “要不是我爸,梶邹家能有今天?现在有了俩糟钱,就抖起来了?我告诉你,门也没䔦有!”깈

      于敏骂起来没完没了,邹广财气得脑冎仁疼。

      当年邹家日㧹子确实不好过,好不容易巴䂺结上끜在食品㜬站工作的于家老爷子,靠在镇里杀猪起家,可真要说帮多大的忙,那也算不上,邹家现在的一切都是他起早贪梑黑挣来的,跟于家没多大关系。

      再说了,这么些年下来,他也没少帮衬于家。ꆇ几个舅老倌时不时就上门打秋风,他也没说啥,可就算是这样,逢年过节还要受于家人的挤兑,仿佛他邹家该着他于家的,尤其是家里这婆娘,动不动就拿出来说事。

      ﺥ他这时쥴也忍不住了,脱口骂道:

      “你们于家能有什么好货色,就你那几个弟弟,整天就知道吃喝嫖赌,要我讯说连要饭的都不如!”

      于敏䖽是于家的长姐,在家里最是护短,哪听得了这个,瞬间就爆发了: 鵮 ᭨ “邹广财洫,老娘今天跟你拼了,ज़你这个忘恩纁负义的王八蛋!”

      好吗,邹家的战争又爆发了,劭打得那叫一个热闹。

      “哎呀,ሧ砸榐电视啊,砸空酒瓶子算怎么回事吗?”

      “就是就是!”

      “哎哟,这于敏下手太黑了,邹广财脸都不能看了,啧啧!”

      햌 围在邹家院门外看笑话的不老少,一个个的唾沫横飞,小声讨论着里面的战况,今天可算是不虚萔此行,回去又有得吹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