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恬恬韩陌小说免费阅读

      ᛍ白马守将乃是东郡太덜守刘延,也不知这东郡有何魅力,现如今叱咤风云的英杰之中,曹操、刘坚皆是在东郡为Ꟍ官后剑指天下。

      衃䤲刘延上任以来便倍感压力,䲐整日读兵书习武艺,丝웖毫不敢怠慢,生怕自己成了东郡郡史上唯一的黑点。

      也不枉费刘⣆延뮱的苦读钻研,白马地理位置重要,袁绍若要渡黄河攻打曹操,此处乃是必经。

      无论袁绍想要如何攻击,首当其冲的必然是刘延。

      因此刘෱延到白⛓马当日,便兴修城防,将弩车、牠投石机等城防利器全都摆到城头,同时在城墙ẜ外⦅修建三层台阶状夯土高台擰。

      若袁绍大军来攻,必然要先架梯攻上三级土台,随后才能挖倒城墙。

      但三层土台只容两排人并肩而立,袁绍军若硬攻,必然还是要先挖倒三级土台。

      刘延一方面兴修城防,另一方面则抢收粮草,做好久战准备。

      一切安排妥当还未过五日,颜良果然来攻䱣。

      袁绍军一万来挔势汹汹,而刘延军不过八百余欯,算上原本白马民兵酟,也不过千一百人,与ꂘ精锐的袁绍兵马相比,简直是螳臂当车。

      “袁军四面围城!不留活口与我等,开城必死!”

      颜良性格急躁,见城中兵少,当即下令四面围城,波次进攻使守城曹军疲于本命。

      但围城战之大忌便是四面攻城,围三缺一,城中敌军知有生机,必然往生,否则城中之兵知定死无疑,便以玉碎䵌之觉浴血死战。

      “⑥唯有死守此墙!尚得一线生机!”

      袁ê军攻城,一时间箭鍼矢漫天,石块若雨点般砸下,刘延当㶞即命军士将泼火油的滚岰石蒩投出。

      投石机吱嘎作响,拖着阆长长尾烟的投石若流星破空一般砸在袁绍军阵型之中,顿时死伤十余。

      双方激战,颜良亲自冲阵,手持环刀木盾亲自冲阵,曹军᧧严守土墙的军士立即迎上,却不料颜돺良勇猛,手中环刀起落,眨眼间便斩翻两名军士。

      土墙狭窄,军士无法对颜良行程合围之势,只能硬着头皮前后两两冲上。

      狭窄的地形此刻反倒成了颜良的主郁场,手中环刀上下伸翻飞,挡路的曹军被接二连三砍下城墙,諻不过一会的功夫,曹秱军被颜良斩杀数十人,袁绍兵马也顺着颜良打出的缺口成功占据第一道土墙。

      뻐见颜良如此勇猛,后两层土墙曹军当即后退,将土墙挖塌,登上城外土墙的袁绍军不备,从数米高处摔下,与攻击土墙的其他袁军砸在一处,顿时翻倒一地。

      “瞄准云梯!ᆡ”

      刘延撒手放弦,箭矢呼啸而去,옔正袁绍士兵肩头,寻常士兵没有肩甲,推动云梯的士兵顿时放手,躲到云梯后。踑

      “切莫要云梯靠近!”

      白马久攻不下,曹军城防森严,颜良猛攻䁄数次,袁军甚至登上城墙,魊但奈何守城曹军坚韧异常,数次击退颜良冲城,两军交锋数日,曹军死伤百余,而袁绍军却死伤近五百,士气越发低迷。

      见强攻不成┃,颜良只能命大军围城,与刘延采取对耗的战术。

      相比白马,袁绍亲率五皓千兵马试探性向延津的进攻则要血䂄腥不少。

      郭嘉不是不쟢认可张绣的勇武,但如今뗟袁绍十一万大军只调来五千,明显是为了试探,此事将好牌出了,那就没有组那种神兵天降的效果。

      因此张绣被调离延津,只留下乐进驻守。

      蘤 延津曹军有两千余人,相比白马地势,更适⛀合骑战,袁绍军渡河而来,阵型尚未展詨开,之前一直采取坚守态势的延津守军突然一转风格,궿主动进攻。

      红袍将乐进手持铁槊催묱马横冲入袁绍军阵。

      袁绍军前阵立即上前迎击,却被骑兵绕靠,紧跟在骑兵后的曹军步앎兵则与迎击的袁ᄧ绍前阵撞得结结实实,鮿两军展开白刃战厮ಢ杀。硈

      而绕开砭步军렩的骑兵趁촤势从侧翼对正在渡江的袁绍军发动넼猛攻,袁绍兵马下船需列阵,不뵃然长兵短兵混做一团难以为战。

      但偏偏乐㚈进不给袁绍这캎个机会。

      手中铁槊左右挑刺,左右袁军竟Ҁ无ꍻ一人拦得住乐进。

      乐进一时如入无人之境,单枪匹马竟杀了퐝四个来回,紧跟着乐进的渔阳突骑也没闲着툨,就如吕布在大城一战所发挥的作用一样。

       乐进成为整支队伍的矛头,将袁绍中阵的防御打得支离破碎,百余突骑兵在渡口来回践踏,袁绍军一时竟被杀得丢盔弃甲。

      “谁敢与我뭖一战!?”

      又策马冲了一个来回,乐进迎面一枪将袁绍军战将挑下战马,左右军士根本不敢靠近乐进,竟让乐进的骑κ兵队在袁绍军中踏出一片无人带,硬是隔断了袁绍前军与中军之间的联系。

      “鼠辈可敢来战!?”

      没뎞有中军的支援,袁绍前军兵力根本不敌ኚ曹军,双方厮杀半晌,袁绍军伤韞亡超过三成,又得不到增援,当即败溃。

      在黄河对䍄岸观战指挥的袁绍懞见强渡不成,便命士兵停止渡河,聚拢成军同时登河岸向乐进反扑。

      但五千兵马已有半数ₕ渡河,岂能轻易撤退。

      袁绍命令下达,袁军渡河兵马见渡河船只不动,以为被袁绍抛弃,廉斗志全无,乐进再入阵冲杀,缜竟势如破竹袁军一触即溃。

      捞袁绍无奈,只能全军撤退。

      但渡船有籄半数留在对岸⸞,乐进又怎能放过,既然躏袁绍不敢打过来,那便自己打过去。

      袁绍军前脚刚撤湧退,于河岸整军的乐进当即下ٻ令全军强渡,于对岸扎营。

      袁绍五千兵缵马乃是从汲县与获嘉县别营抽调,如今大败,两县兵力匮乏。

      乐进虽无쥱重妥型器械攻城,但奈何乐进勇猛简直无人能敌,攻城云梯一架上城墙,ᮧ乐进持ꬥ环刀小盾先登城头。

      守城袁军本就兵力空缺,更拦不住乐进砍瓜切菜一般在城头撒野,只能弃刀投降。

      袁绍前脚刚撤回大营,没两盘日便听闻汲县、获嘉县相ꟗ继失守,不バ由得大怒欲再出兵征讨。

      但还未点兵,前釢方便又传报告,曹操已经领蘫着大军祐,驻扎延津一闎带。

      ⚙ 若袁绍妄动,只怕要满盘皆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