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月向日葵那部最好看

      “大人,您没甉有看错,就光辉城本身而言㇋的确没有白河镇大,不过……”

      理 伷队伍一边朝쓊着光辉城走,雷蒙德一㺑边为奥古斯讲。

      贾尔斯伯爵领地豣比男爵领地要大不少,领涬民自然也多一些,领地内的规划格局也就不同于白河镇。

      银辉城堡的领民没有资格住在光辉城,只有贵族ആ才能在光辉城买地建房子,光辉城内基本是功能型建筑,숓贵族行馆、餐厅、杂耍场、酒馆、妓院、贤者院、兵营、神庙等,不ﴏ一而足。

      领民则聚集成村落零星分布在光辉城附近。

      奥古斯뚶听完雷蒙德的话点了点头,光辉城内就相对于是贵鬬族区和商业区,之前经过的熊头村就是平民居住区,这样规划会更加方便管理。

      蕒 崥说话之间,一行人抵达了城门口。

      说是城门,不过是在土墙中间打个通道加两扇木栅门,要多寒酸有多寒酸,比白河镇强点有限。

      奥古斯想起天朝古代的城池,十多米高的城墙巍峨耸立,城门都有᎒三四人高,那才是他心中古代城邦该有的样子。

      ᨊ其实奥古斯弄错了一件事,他脑海中古代城邦的模板是繁盛朝代的皇都,而他现在所处的不过是一个中等王国伯爵城池,差了不知道多少级别,完全没有可比性辂……

      “噢,久违的味道来了……”

      睊 뼙雷瀶蒙德咧嘴笑了笑,从兜里拿出香瓶,自从白河镇推行公共厕所之扬后,他已ᙊ经很久没有用过香瓶。

      光㥥辉赐城虽然没有平民居住,但同样聚集了不少人,总곕体而言比使用公共厕所之前的白河镇要好,但依然可以闻㖦到上头的气味。

      奥古斯也拿出香瓶,道:“白河镇平民,包括你们其中一些人,一开始不悊习惯使用公共厕所,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再来体会体会,是不是颇有感触㋫?”

      㘈 不仅骑士和战士们,就连随行的仆人都纷纷点头,原来只需要集中管理粪便,㌗就可以让整座城市摆脱鍱恶䂺臭,为什么这么简单饌的ퟟ道理之前就没有人能想到玞。

      “大人,您可以向伯爵传播主神的智慧,让光辉城也得到净化。”德拉克提议道。

      奥古斯笑着᝸摇了摇头,道:“主神쁠并没有允许我移把智慧传授给其他人。”

      文明的推进是非常艰难和缓慢的,阻力之大简直无法想象,奥古斯没有做黑暗之中灯塔的崇高觉悟,目前阶段能照顾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쎊不错了,穷则独善其身靰!

      넮 伯爵的城市还是有些꣮人气的,不像白河镇쯤那样十天半月也见不到外人,行走的商贩,拉着车的商队,往城堡送各种食材的农夫,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

      平民见到奥古斯的队伍,并没有像白河镇的领民那样毕恭毕敬,但依然都停下脚步微微行礼,并且主动的站到两边让出主路。

       ᖀ 进城的时候,离开一天的玛兰纳飞了回来暱,稳稳落在奥⦝古斯肩膀上,同时奥古斯脑海中出现一道声望进度条。

      【光辉城[1000/3000]中立】

      …………

      “尊敬的伯爵大人。”

      蛛银辉쑆城堡的会客厅内,奥黣古斯对坐在上䍶首位的贾尔斯伯爵行礼,雷蒙德墸跟在他身侧,摆出恭敬的姿态。

      进入光辉城安顿好之后,奥古斯第一时LJ间来梅银辉城堡拜会伯爵,他估计自己퉙出现在熊头村的时候,伯爵就知道了他的行程,同时肯定对查曼骑䯖士ᖠ久久未归感到疑惑,他必须尽快搞定◊这件事。

      银辉城堡会客厅的窗户开得很高,阳光可以直接照射到地板上,采光还算不错,两旁站着六名手持利剑的步兵,两名骑士一左一右站在伯爵身旁。

      伯ᤓ爵此刻脸色异常䄼难看,脸拉得长︓长的,他目光阴沉盯着雷蒙德手上拎着的铠甲,冷冷张的道:“奥古斯爵士,格里芬家族一直是安德森家族忠诚的部下,我和你父亲沃伦的࢘关系历来不错,可是䮀……你给我带来了什么?”

      会客厅内伯爵麾下骑士和步兵们面色肃穆,貉眼神犀利的盯着奥古斯和雷蒙德。

      伯爵已歧经认出雷蒙德手上拿着涝的是查曼骑士的盔甲,只见盔甲不见人,查曼自然凶多吉少㈯,在伯爵看来,奥古斯这样做无⴫异于是一种挑衅,可他又不相信对方会蠢笨铙到这种程度,但无论什么理由,也无法改变툂查曼已死这靮个事实。

      姩 奥뻪古斯听到伯爵的质问,感受到四周散发敌意的目光,他脸上露出难过神色,道:“伯밯爵大人,发生了一件悲䩧伤的事情,请允许我向您诉说事情的经过㙃。雷蒙德,把盔甲放㶸下,你先出去鏝吧。”

      雷蒙德心中犹豫,他十分不放心睯让领主一人留在会客厅中,哪怕领主能打嗭出奇怪的火球,可这里毕竟是伯爵的城堡,但命令如山他只能照做。

      ᬥ “伯爵大人,麻烦您也肃꺯清旁人……”

      奥古斯的目光在厅内所有人脸上转了一圈,意思㈼很明显,接㹫下来他要和伯爵说的事情不能让其他人听。

      贾尔斯伯爵皱了皱眉,他看着雷蒙배德离去的背影,麾下封臣都不怕独身一人在自己的城堡,碍于脸面他洇只好对步兵们挥䡧了挥手,随后指了指身边,道:“他们两人是我的亲卫骑士,没有他们不能听的秘密。”

      奥古斯也没有坚持,他不过是在营造紧张气氛,当会客厅只剩下四人,他拿慇起查曼骑士的盔甲走到离伯爵三四米᥽的地方站定脚步,஽因为他看到伯爵两侧的㫰骑士已经把手放在了剑柄上。

      “伯爵大人,相信您已经看出这-是查曼骑士的盔甲,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请看。” 

      说罢,奥古斯将盔甲调转,揭下盖在盔甲正面的麻布,阳腅光照耀在盔甲上耀目生辉,ꒊ印着安德森家族族徽ᜓ的位置三道䃨漆黑的豁口尤其醒目,豁口四周还有斑驳的血迹(伪造)。 獓

      “这……马休斯,快把盔甲拿来给我看看!”

      伯爵看到盔甲上的豁口略显惊讶,吩咐身边的人屏取来给他仔细瞧瞧。

      叫马休斯的骑士眼中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走到奥古斯面前拿న过沉重的盔甲,稍稍端详￯,脸上浮现一抹凝重的神色,随后把盔甲送到伯爵手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