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波波官方网站

      䐬“都让开!”

      便在高衙内正调戏林娘子的时候,杨㟟晓已经赶到,一边分开众人,一边大檍声的叫道。

      “龙禁尉的人来了!”

      “来了有什么用?这边可是高衙内!”

      “说得也是!如果龙禁尉管用的话,这京城哪里还有那么多狗皮倒灶的事情!”

      围观者多是庶民,虽然㱟把道给杨晓让得开来,但是嘴里面却是怪话连连!

      “这位大人,我家衙内正在办事,还请留步!”

      百姓是让开了,但是却有几个帮闲拦住了杨晓的去路。

      䇡“让开!” 挧 ⷱ 杨晓没有心思和他们废话,将手一抽,便把刚刚从龙禁尉领到的绣春刀给抽了出辟来,架到了为首那帮闲的脖子上。

      쇧“呵呵!”

      那帮闲轻蔑的看了杨晓一眼,脑袋一歪,伸手一拍脖子,“来,爷们,﵆向这ࠝ砍!你若是情不敢砍,你就是我孙子!”

      “哈哈哈!”

      听着这帮闲的话,一干帮闲是大声的哄笑了起来。

      “是吗?”

      杨晓的唧眼睛一立,手腕一转,一刀横扫。

      “噗!”

      ௔一腔鲜血喷出,这쫦帮闲的人头是冲天而起。

      “啊!啊!杀人了!”쐑

      眼看到这一幕,一干百姓是疯狂大叫,拼了命的想衎要向后躲。

      “老爷!”

      杨戬看出事态不好,将手一挥。

      立时,便有十几个精悍无比的ΐ男子围了过来,把隆兴帝给围在了当中!

      ↋ 甚至于那两个一直跟在他身边的老者,也如雂鬼魅一般的瀳飘到了他的身边,一左一右的把他给护在了当中。 퇊

      “慌什么?”

      ﰄ 隆兴帝一声冷笑ﶢ,“这天下ṩ间,敢伤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阻挠龙禁尉办案者,杀无赦!”

      一刀枭首之后,杨晓是再不容情,高声断喝,冲드入到了场中。

      ὡ 到这时,他才算看得清楚,一个㕣约有二十三四岁的嶟男子,正拦着一个女子。

      看这妇人果然生得出̄色,体态娇人,面如春花,娥脸杏眉,雪肤纤腰,而最难得的还是她身上那种因为惶急而含羞带怯的姿态,那是相当的迷人。

      “衙内,﨑快走!那龙禁尉疯了!”䜑

      那几个帮闲虽然吓得要死,却还惦记着自己的主人,围ꮏ着这男子扯着疅嗓子大叫道。

      嘆 “什么龙禁尉,本衙内会怕他!他们不过就是皇家的一条狗鳄罢了幽!”

      高衙内被扰了兴致,蛮不在乎的大叫道。

      “大胆!”

      碦杨晓的眉头一皱,猛的一步便窜到了高衙内⻈的身前,绣春刀连着刀鞘狠狠ᡴ抽将过去。

      “啊莗!”

      高衙内发出了一声惨叫,낯满嘴是血。

      ᓟ “龙禁尉乃是天子亲军!尔好大狗胆,胆敢污辱৔龙禁尉!还不跪下!”

      再度断喝,杨晓的绣春刀用力的压在了高衙内的脖子上。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高衙内呆呆的看着杨晓⽘,自己横行京城数载,还没有看到敢管自己的人呢?

      “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再不跪下,杀无赦!”

      杨晓的声音愈发的寒冷,手腕轻轻的移动。

      “衙内,快跪吧!他真敢杀人呀!”

      几个帮闲吓得是要死要活,拼了命的拉着高衙内,同时还指向了地上的那颗人头。

      “卧槽!”

      高衙内一声惊叫,簪身体귾一软,扑通一下便跪倒在了地上。

      但是看向杨晓的双眼,却鶠是阴狠无比,其中的恨宿意当真是倾三江之环水亦难以冲刷。

      ⌎“这下子完了,得罪了殿帅府!肯뤶定是小命不保뮩!”

      远远的,卢剑星看到了发生的这一幕,当真是如丧考比。

      心中打定主意,一会回家的第一件事,便是把自己赚的钱都从地下刨出来,全部都花个净光。

      要不然,天知道将﫬来会便宜哪个王八蛋。

      ᬕ但现籜在,他却还得老老实实的去到杨晓的边上,摆出来一幅共进退的样子。

      “娘子,你没事吧!”

      便在此时,一个大汉从远处冲了过来。此人身材高⯲大,豹头环眼,燕领虎须,八⇴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紧紧的抓着张贞娘的胳膊,上下不断的打量着她ၗ。

      “你没有失节吧!”

      看了几眼,但看张贞娘衣衫完好无损,林冲这才松了邚一口气,忙又问道。

      “我没쟸事!多亏这힭位军爷!”

      张贞娘的脸一红,感激的看向了杨晓。ꫫ

      “多谢军爷,抓拿住这狂徒!”

      林冲亦是感激的走了过来,向杨晓施礼道。

      垫 “长得好似有些难看呀駳!”

      只一看对方那豹子一般的脸形,杨晓便也猜锽出来他的身份,心中有些嫌弃。

      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好汉无好妻,赖汉娶个娇滴滴돠吗?

      “林冲!”

      跪在地上的高衙内还真没有想到林冲便是张贞娘的男人,忙叫了出声。

      “高……高衙内!”䵩

      林冲低头㗝看了过来,心里不由是咯噔一下。

      “哈哈哈……”

      毊高衙内放声大笑,接着伸手在地面一춚扶,便要起身。

      “给我跪老实点!”

      杨晓ꏺ一脚踹了过去。

      “这位郋大人,敢问我犯了什么罪?”

      高衙内还真是有些急智,张嘴反问道。

      藞 “当街调戏民女!”

      杨晓皱了皱眉,淡淡的回答道。

      “我只是与嫂夫人开个玩笑,怎么能算得上是调戏民女呢?你说是不是呀,林冲!”

      櫟 高衙内一声冷笑,看向了林冲。

      “这……”

      林冲的脸当时就是一僵,无比为难的看向了自己的妻子张贞娘,又看了看杨晓。

      欚 “怎么?林冲,你৶想陷害我吗?”

      高衙内的声音陡然转冷。

      멷 “林冲,难道不是你刚才让衙内去找你的老婆吗?”

      ⛙ 一个帮闲大声的叫了起来。

      “没错,当时我也在呢?你说让衙内帮你带个话!”

      又有一个帮闲说道。

      “夫君!ﵬ”

      眼看着林冲那左右为难的样子,张贞娘无比担忧的叫出声来。

      “大人!”

      林폍冲甚至都没有敢看张贞娘一眼,双쥿腿机械的走向了杨晓,一抱拳,“这一切都是误会!高衙内的确是受林某所托……”

      “夫君!”

      闻听得林冲的话,张贞娘一声悲鸣。

      无比失望且震惊的看着林冲!

      自己的妻子被调戏,他滟不给报仇也就罢了,怎么还帮着那做恶事的狂徒说话呢?

      这还是自己心中的那个任侠豪情的丈夫吗?

      “还请军爷放了衙内!”

      听到张贞娘的叫声,林冲的Ӈ嘴角一阵的抽搐,眼露痛苦之色!甚至蠨都不敢回头去看自己的妻子一眼,而且无比坚持的看向了杨䣾晓。

      “林冲,官位来讲就那么觋重要吗?”

      田 杨긺晓笑了,收똠刀向后撤了一步。

      这果然便是水洑浒之中的那个胆小的官迷林뚆冲。先是发现调戏自己妻子的乃是高衙内,而不敢动。

      앯误入白虎堂之后,宁可与妻子和离,也不敢得罪高俅。

      直到最ቝ后,被一把火烧了草料场之ӡ后,彻底的绝了当官之路,才被逼上了梁山。

       在交投名状时,为什么要火拼杨志。

      不是因为他想通了,而是因暥为杨志当时只是单身一人。在前面有个商陿队三百多人,他可是根本就没敢出手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