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皮警察

      米迦勒兴致勃勃地看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一招一式,内心潜藏的热情仿佛又被勾起。说到底他对格斗的兴趣并没有消失,只是不想再有被人压米迫和操纵的感觉。쯨

      牦愣着干嘛?开整啊!我米迦勒今天就要开始练拳!

      “你就待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弄点东西给你看!”没头没尾地留下一句话,米迦勒兴奋难耐地一路跑回小屋,拿上纸笔返回,便坐在叶泠泠身边开始写写画画。小丫头起初不以为意,兀自嗅着花香,但不经意间瞥到纸上的那些图案后,便挪不开目光了。

      “这是什么?”叶泠泠伸出扖手来指着纸上一条歪歪扭扭的曲线问道。

      “这是跳绳!锻炼体力迷用的!”

      “这个呢?”

      “这是哑铃,旁边的是杠铃,都是锻炼力量用的。”

      “那这个呢?”

      “这个啊,这是沙袋,ℨ是锻炼拳技用的。”

      ……

      尽管有着前世的基础,但格斗或者拳击并不能一蹴而就,打下扎实的基础是重中之重。米迦勒勾勾画画了好ﻜ一会,总算是设计出了一套训练用具,叶泲泠泠在一旁看得满头问号,讶异的表情看得米迦勒心头暗爽。

      画完图纸,米迦勒又开始写训练计划,俯卧撑、深蹲、卧推之类的训练用来锻炼身体强度;跑步、跳绳用来训练自己的耐力体力;戴上负重用以训练各种步法。凭着前世的记忆,똞这样的基础训练内容可谓是信手拈来。

      “我可真是个训练带师啊!”米迦勒越写越流畅,唰唰唰地写完计划,对着保持震惊地叶泠泠笑了笑:“泠泠,明天我就要开始锻炼自己了。뜷可能经常会受伤,到时候就靠你的草药知识给我治伤了!”

      叶泠泠消化了好一会,到了现在可算是平静了下来,点了ꊁ点头,平静出声:“好。”

      띀 㪟“哈哈!”米迦勒轻笑一声,收拾好纸笔站起身,挥挥小手又道:“我这就去找人把这套㥑玩意做出来,明天就能派上用场,先走啦!”

      “嗯。”看着米迦勒那副那兴冲冲的样子,叶泠泠露出微不可查的笑容,轻声应道。 헑

      ……

      米中玄和宁芊芊正在房中休息。三年来,米家仍是顺风顺水,商行生意蒸蒸日上,家庭和睦,手下忠心,凡事都不用自己亲力亲为蕚,米中蝉玄感觉自己没几年就要成咸鱼了。

      心神一动,又想ᓫ到自己那个不太正常的儿子。总听说别人家照顾小孩像是打仗,忙得大人焦头烂额,睡个好觉都是奢望,怎么自己家的小鬼生下来没几天就安安静静不哭不闹。

      䮊 虽然对父母也很亲近,言行举止也很有礼貌⟪,但一个两三岁的小鬼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发呆,一点小孩子的精슺神活力都看不出,这薰也太吓人了。

      米中玄偏头问道:“夫人,你说迦勒这小子,总是安安静静不爱动弹篏,不会是生了什么病吧ꕵ?”

      ꋁ 롎 宁芊芊脸色一僵:“不会吧?你看泠泠不也很安静吗?⻾”

      “那能一样吗?泠泠可是女孩子。”米中玄越想越不对,又辩了一句。

      “可能是迦勒跟泠泠都早慧呢?他俩总᭫待在郬一起,可能是不爱跟别的小孩一얄起玩闹吧?”宁芊芊这样一想,突然又来了精神,“你说迦勒跟泠泠从小就这么딛要好,站在一块又是金童玉女,多般配啊?”

      米中玄脸⭴色也是舒缓下来,点点头道:“这倒是,我儿子就是不一样。”忽然觉得不对劲,余光扫了下宁芊芊的脸色,连忙改口껚:“咱儿子!咱儿子!”

      顿了一顿,又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笑潩容逐渐变……失态,清了清嗓子:“夫人,你说如果迦勒修炼天赋高,又能把跟泠泠的亲事给成了,咱们儿子可就只顾得上照顾九心海棠宗的事情,家业可就没人能继承了啊。你看咱们是不是……?”

      宁芊芊秒懂,也不反对,只是风情无限地白了他一眼:“哼。”

      米ᰋ中玄刚一探身想有所动作,突然敲门声大作,吓得他赶紧坐好,故作威严问道:“谁啊?縦”

      “爸爸!妈妈!”叫门的声音显然抑制不住兴奋。

      夫妻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露出笑容,这才是ʭ个小劍孩子的样子嘛。

      “进来吧。”米中玄开门迎进儿子。

      “爸爸妈妈,你们能帮我把这些东西做出来吗?”米迦勒递出刚刚的杰作问道。㪼

      “当然可以!”米中玄看都没看答应道,可接过纸张一看,当时便是满头问号,“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玩具?”

      “呃……”米迦勒笑容一滞,好悬没被口水呛到,组织了一下三岁小孩的语言,“不是玩具!我要锻炼身体,以后要当个厉害的人!”

      “哦?变强?”米中玄想到林茵的说法,不由地回头看了看宁芊芊,发现她也正若有所思地看向自己。

      “这傻小子,难道是叶泠泠跟他说了什么?”双펰手一合,米⺌中玄脑补一阵,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后,露出一副看穿一切的笑容看向米迦勒,说道:“好!不愧是我……和你母亲的儿子,我这就去让人뮈做出젪来,明天给你。”

      米迦勒本以为还锔要解释一阵,没想到这么轻松了事,父母这就接受了。

      珃 ꍲ“谢谢爸爸妈妈!”鞠了个躬,跑去抱住了宁芊芊。一时间房里弥漫着温馨的气氛。

      “这就是亲情吧。”米迦勒心中感叹,瀦双瞳中似有蓝光闪过,暗下决心,“这次我一定会好好珍惜。”

      ……

      “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夜晚更显安静的米府的后院里,米迦勒正咬着牙做着卧推。两年多的时间转瞬即逝,米迦勒也整整做了两年的锻炼。

      人和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或许自己这斗罗大陆上压根就没有正常人。米迦勒明显能感觉到这个世界的人体质远强于前世,还未满六岁的他卧推已经能达到接近300公斤,简直离谱,出拳时的拳劲已经能带出寻拳风。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更是意外之喜。 熾

      当初第一天力量训练完成后,自觉到达极限的米迦勒浑身酸痛正准备舒展筋骨,突然间从体内最深处漏出一缕金色ት的气息,拾这股气息流遍全身,感觉就似沐浴在阳光下,浑身都是暖洋洋的。当这股气息消耗尽时,虽然体力没有恢复多少,但是筋骨酸痛的感觉已经基本消除。

      这并不是偶㤏然,每当自己到达极限时这样的情况都会发生,训练时留下的扭伤、淤青,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恢复得极快,偶尔造成的伤口也会퀒极快愈合。

      得益于此,原本担心肌肉骨骼发育受影响的米迦勒并没因为这些年的锻炼练出一身夸张的肌肉,只是微微隆起,肌肉线条十分柔和。长期负鷻重下发育的身高反而比同龄的孩子高出几公分,看起来一螖副匀称的身材,完全想象不到这副模样下有多大的力量。

      ֤ 联想到自己的神格拳,米迦勒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这股力量,恐怕是“圣光ᤙ”。

      “五十!짴”完成最后一组卧推㖥,肌肉锻炼完成,又开始练起了自己的步法。跳完绳后再加上了交叉换步,左右移步,前后移步这一系列的练习。折腾完这些后已是浑身酸软,然而一股不迟到不缺席的暖流淌过,疲惫的感觉又消失了。

      感觉状态已经恢复的米迦勒开始修炼起神格拳。两年多的训练后,沙袋已经换成了硬木桩。实际修炼起神옦格拳并稧非是哪里亮了按哪里,虽然也有固定搻招式,但是大体也如格斗中一样,见招拆招。“大招肯定得要魂力啦!”米迦勒㶹乐观地想到。

      “但是我现在除了基础的出拳홱,固定招式怎么只会三个啊,用不出魂力来这也太憨了。”无奈地摇摇头驱散了心里的杂念,米迦勒接着练起拳来。在还无法动用魂力的情况下,米迦勒已经鋹算是府内的小小高手了,护院们时㽉不时地会被抓壮丁来对练,米迦勒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败绩了。

      “圣拳连击!”摆好架势,米迦勒低喝一声,快速出拳,刺拳直拳摆拳三连击后,前脚掌猛一蹬地止住了身体前倾的趋势,恢复了重心。

      “刺拳猛击!”调整完毕后,米迦勒又是一꟤阵迅猛的连续刺拳,打得硬木桩疯狂颤动,发出“咚咚”的闷响。

      “不错不错,有两秒十七拳的速度了。”米迦勒满意地点点头,再度站定。

      ꘎ “神圣组合拳!”一击右叕摆拳发出,借住身体的摆动和腰部的力量,再度使出一击左摆拳,脚下发力蹬地守住重心,再次以右手击出一计直拳。“咚”的一声闷响,在空旷的院子里又显得特别响亮。

      낶 神圣组合拳是米迦勒目前能使出的威力最大的招式,第一次练习时直接打爆了沙袋,从此改成硬木桩后。自觉有挂任性的米迦勒再次尝试时印证了科学,打裂了自己的指骨。

      收拳的米迦勒龇了龇牙,揉了揉右手,“真疼啊。”刚准备吹几口凉气给自己表演一个痛痛飞走了,就看到一个身影ڙ从院外进来跑到跟前。

      “迦勒,你又练那个组合拳了?”叶泠泠神色不善。近三年来,每天训练完的ॏ米迦勒几乎总要添新伤,近来伤是越来越少了,但第一次练完拳后,皮开肉绽的双拳把叶泠泠吓ꍈ得眼泪都要下ⱪ来了,气得她脸黑了几天没理米迦勒的搭话,之后的日子里每次上药换药的时候总会有好一顿说教。

      不过朝夕相处的两人感情是越来越好。也因为总是受照顾,再禬加上叶泠泠的早慧,米迦勒也已经不再把对方当个几岁的小丫头了。

      “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啊!”强䬌烈的求生欲及时启动,米迦勒来了一记否认三连,熟练得让人心疼。叶泠泠早已看穿他的嘴脸,掏出常备的药膏来,看着䍐他缩在背后的手,冷冷地命令道:“手伸过来。”

      “哦。”米迦勒不敢再多嘴,乖乖伸出已经有些淤青的手来享受上药服务。

      “怎么每次都这㿂样곡,你干嘛这么拼命。”叶泠泠熟练地抹着药,头也不抬地说教起来,“锻炼不都是循序渐ר进吗,你才不到6岁,怎么能这么练?”

      米迦勒听着这话脸一黑,什么叫你才不到6岁?我两世为人都快30岁了,退一万步讲我俩也是同一天生日,我不拿你当小丫头,你怎么总拿我当个弟弟。不过高情商选手此刻只知道点头称是。原本就安静的后院这一刻更显宁静。

      묩涂完药,叶泠泠又拿着一大包药草递了过来ꋂ:“配好了,这是你下个月药浴用的绝药材。”米迦勒点头接过홛,道了声谢,随后互相道别。

      ……

      米迦勒这个小少爷现在已经是米ﴟ府人尽皆知的天才,虽然还没有觉醒武魂,但是似乎是天生神力,而且小小年纪就有一俢身好功夫。人人吹捧下也没有自满,仍旧每天勤学苦练。米府上家都说老爷夫人生了个不得了的好儿子。

      垚这一点林鯻茵自然也是知道的,自觉和米中玄同样机智的她认定是米迦勒的父㊱母和他说了些关于叶泠泠的事,这些年来看着米迦勒是越看越满意,已经和米中玄夫妇俩暗中敲定,两个小家伙要真是互相有意那就定下亲事。

      ꛘ “这小子真不错,小小年纪就能为了泠攩泠吃这么多苦,以后肯定能对她好”

      벀 叶泠泠刚回到母亲和自己居住的小院,就看到母亲带着满意的笑容看着自己,脸上有些燥热地迎了上去。

      “去送药啦?”

      “嗯。”

      “膥迦勒修鐏炼得怎ᰬ么样?”

      寧“他……他很厉害。”

      “是吗?”

      “嗯……嗯!”

      ……

      铎 泡完药卋浴,躺在床上的米迦勒算䂣着日子,两个月后就能进行武魂觉醒了,抚摸着自己刚刚上过药的右手,不免对自ᛗ己即将觉醒的武魂有了憧憬。

      “我这⥹双辅助魂师的血统会觉醒出什么武魂呢?要真是觉醒个滉辅助系的武魂,以后쀃岂不是真真成奶爸了?想锤人当䙘个插地奶也比这强啊。”米迦勒如此盘算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